69书吧 > 都市小说 > 修真世界 > 第一百一十一节 为了美味 【补】

第一百一十一节 为了美味 【补】

    五颗三品晶石组成的补灵阵不断补充灵力,但左莫体内的灵力还是飞快地下降,补充的速度明显跟不上消耗的速度。补灵阵的设置方法并不止一种,但五颗晶石组成的五元补灵阵,已经是他能够做到的极限。

    灵力疯狂涌入,经脉便会感到撕裂的痛楚。刚刚进入经脉的灵力,又以更加惊人的速度被抽空,随之而来的是强烈的虚弱。撕裂和虚弱反复交替,哪怕魔纹这段时间不断强化他的经脉,左莫也差点疯掉。

    可他知道自己不能疯掉,甚至不能有一丝波动,任何一点细微的波动,脆弱的四转火阵就极有可能刹那间崩溃。

    那时,颗晶莹水嫩的莲子便会失去所有的束缚去压制,无色无形的剧毒不会放过房间里任何一个人,首当其冲的自己绝无可能幸免。

    紧紧咬着牙关,一缕血迹,从他的嘴角,悄无声息溢出。

    左莫完全没有一丝察觉,他怒目圆睁,死死盯着火茧,以及火茧内渐渐露出全貌的晶莹莲子!

    十六道火线交织形成的光茧,它们释放的极度冰寒之气,压制着莲子的毒素,不让它们释放出来。莲子上的表皮越来越少,红袍男子三人的神情愈发紧张,他们的呼吸急促无比。

    噗!

    五元补灵阵的五颗晶石骤然齐齐化作五蓬石粉!所有人脸色骤变,功亏一篑?

    石粉烟雾中,听得左莫一声竭尽全力的暴喝:“叱!”

    在火茧散去前的一刹那,晶莹水嫩的莲子准确投入他左手中不知何时出现的玉瓶中,右手闪电般盖上塞子。

    粉雾散去,露出狼狈不堪的左莫。他头发、脸上、身上全都沾满石粉,嘴角的那缕鲜血和石粉沾在一起,看上去十分骇人。

    “幸不辱命。”

    左莫右手把手中玉瓶放到面前地上,他的声音沙哑微弱,可见他的情况到了何其糟糕的地步!

    红袍男子一伸手,玉瓶便飞入他手中,略一探查,脸上露出狂喜之色。不过他很快神色一肃,先朝左莫一拱手:“左师傅果然好手段!”说完便把玉简放到左莫面前,他想了想,忽然歪过头问鹰鼻男子:“上次的《金炼残篇》还在么?”

    鹰鼻男子一怔,点头:“在。”说完从腰间百宝囊中取出一枚玉简,递给红袍男子。

    红袍男子把《金炼残篇》同时放在左莫面前,神色诚恳道:“之前失礼之处,还请左师傅大人有大量,包涵则个。这枚玉简是我兄弟无意间得来,便作赔罪之物!日后若有劳烦左师傅的地方,还请能帮则帮!”

    此人厉害!

    左莫心中暗自凛然,对方这一手漂亮得很,便是他心中有怨气,但光听这枚玉简的名字,左莫便知道自己无法抵挡。他只好苦笑道:“只要别像今天这样玩命就行。”

    “哈哈!左师傅说笑了,这次确是我等孟浪!不过若非如此,也难见左师傅这般惊天手段!”红袍男子豪爽笑道,说完拱手告辞:“左师傅好好休息,我们就不打扰了!”

    三人离去,劫后余生的左莫终于松了口气,藏在袖中的左手松开那张符兵。

    这次可真是元气大伤啊!

    不过看着面前的两枚玉简,他又觉得没白干。早就被吓得半死的李英凤连忙拿来一大堆的灵丹,连声劝左莫干脆回无空山算了,这生意做得太危险了。

    第二天,当李英凤看到昨天还奄奄一息的左莫像平时一般活蹦乱跳时,登时傻眼了。

    师弟看上去这么弱不经风,难道是外干中强?

    体内伤势比左莫想象的要好许多,他现在身上的魔纹对恢复有着极大的帮助。他本来也以为自己要休息十天半个月,没想到第二天便好了大半。当然,他离痊愈还是需要几天时间。

    在没有痊愈之前,他决定回山一趟。那些凝脉期修者的脾气可不怎么样,万一又有凝脉期修者找上门来,那就不妙了。

    驾着傻鸟,左莫迅速地回到自己的小院。

    回到无空山,他的心才终于落地。别看无空剑门小,但从来没有人敢在掌门他们在山中的时候来惹事。韦胜师兄筑基的那天晚上,辛岩师伯一剑震慑无数修者的画面他还记忆犹新。同时有四名金丹期修者坐镇的门派,放眼东浮,也没几个。

    只可惜韦胜师兄不在门中,这令他感到有些遗憾。

    从巨额的债务中挣脱出来,又收获大量的玉简,对他来说,现在无疑是相当惬意的时期。他一边养着伤,一边研究着手上的这些玉简。

    他赚来的玉简五花八门,什么都有,不过精品并不算多。

    其实他现在并不缺玉简,门中的所有玉简全都对内门弟子开放,师傅的典籍室左莫也可以随时去。光这些玉简,都需要左莫花费大量的时间。但是门中唯独少了他最需要的符阵玉简,他也不得不用这个办法来收集符阵玉简。他收了不少符阵方面的玉简,但是这些玉简都十分零散,不成系统。

    好在左莫也不是太挑剔的人,能有这么多他能学习的玉简,他已经相当满足了。

    在几枚精品玉简中,有一篇名为《青花》的剑诀,颇为精妙,只是过于阴柔,适合女子。留在手上也没用,左莫决定把这部剑诀送给小果,李英凤师姐现在几乎从来不修炼剑诀,每天只忙于打理生意。

    可是当左莫跑到东峰时,才得知小果已经筑基成功,成为内门弟子,同样拜在施凤容脉下。

    没想到小丫头倒成了自己的师妹了。

    当左莫找到一处山谷,看到谷口苹果形的木牌上写的“小果的家”,顿时失笑。

    小果的山谷没有禁制,左莫大摇大摆地走进去。

    正在练剑诀的小果看到左莫时,先是一愣,然后露出欣喜之色,但旋即又怯怯地喊了句:“师兄。”

    “唔,练得不错。”左莫随口夸了句,其实在他看来,小果的剑诀还是破绽百出,徒具其形。随手把那枚《青花》剑诀丢给小果:“喏,这个给你,你可以参考一下。”

    他又问了几句,心中顿时了然。师傅依然在闭关炼丹,根本没有时间指点她。

    看着那张苹果脸上的汗水,左莫觉得有必要尽一尽师兄的义务。便开始一点点地指点,他毕竟修炼剑诀颇久,虽然不如韦胜师兄精深,但是到底领悟了两种剑意,目光见识比起秦城等人都要胜上许多。

    “你基础太差。”左莫这句话一说出来,小果眼中泪水顿时涌了上来,但强忍着没哭出来。

    “唔,以后你每天可以到我山谷来练剑,我有空,就帮你看看。”左莫接下来的这句话,顿时让小果破涕为笑。

    西风小院,左莫晒着太阳,闭着眼睛悠闲地躺在藤椅上,一晃一晃,脑海中在琢磨记下来的玉简。在他不远处,小果默不作身地一遍遍练着剑,苹果脸上全都是汗水。层顶上,傻鸟傲然挺立,不时地用蓝喙收拾自己雪白羽毛。

    遇到一个难题而心情大是不爽的左莫睁开眼睛,正好看到傻鸟那副臭美的模样,顿时更加不爽,从地上捡起一块石头,一抖手朝傻鸟砸去。

    “骚包!”

    傻鸟尖叫一声,连忙扇动翅膀,闪过飞来石块,眼神中充满了对左莫的鄙视。

    正在练剑的小果顿时吓一跳,待看清左莫指着蓝喙雪雁破口大骂时,大眼睛顿时弯成月芽。

    注意到小果脸上的笑意,左莫清咳一声,他决定维持一下师兄的形象,踱着步子走到小果身旁。

    “练剑最忌分心,你要专心致志,才能……”

    一旁的小果想笑又不敢笑,表情顿时怪异得很。左莫没有注意到,他摇头晃脑模仿蒲妖的口气总结道:“有什么比剑诀更简单的事?被……唔,练个几万遍就会了嘛!”

    说完摆摆手:“你继续练。我出去走走。”这才施施然从西风谷走出来。

    自从小果每天按时到左莫这练剑,左莫的伙食得到迅速提高,小火熬制其鲜无比的肉汤,灵气浓郁的灵食等等吃得左莫胃口大开。唯一让他觉得不爽的是,傻鸟每次都会来分一杯羹,尤其是这傻鸟发现在小果面前装可怜奏效后,左莫也无可奈何。

    “啧啧,她的味道一定相当鲜美!”走出山谷,蒲妖冒了出来,他舔了舔嘴唇,有些留恋地回望了一眼谷内。

    对于蒲妖都会出现的表情,左莫已经习惯:“哼,这无空山上,想斩妖除魔的人多了去了,不怕死你就去!”

    “他们找不到我。”蒲妖自信满满。

    “你吃了她,我就没东西吃了。咱们同归于尽吧。”左莫同样舔了舔嘴唇,小果的手艺真是不错。

    “哼,不吃她,但你不能让我总饿着。”蒲妖冷哼道:“我需要魂魄!”

    “你不是说剑洞的阴煞还需要时间才能成形么?”左莫学蒲妖耸耸肩。

    蒲妖再次露出馋的表情:“今天应该差不多。我们去猎一两只,解解馋也好!”

    说完不待左莫说话,便丢下几颗晶石,只见光芒一闪,左莫便消失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