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修真世界 > 第一百零八节 两条路
    韦胜师兄第二天一大早就离开了东浮。

    左莫又重新恢复疯狂赚钱的生活。

    “真是出乎我意料啊,你居然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全都还清。”蒲妖带着遗憾道。

    左莫只觉得浑身轻松,巨额的债务,这些天给他巨大的压力。他问起另一个问题:“蒲,关于储存灵力,有什么新进展么?”

    蒲妖耸耸肩:“没有。”

    左莫如今吸收灵力的速度比起以前不知要快多少,然而奇怪的是,这些吸入体内的灵力如果不迅速用掉的话,它们就会慢慢消散,而无法储存在体内。对任何一位修者来说,灵力的多少就代表了修为,若灵力不够,基本上,百分之七十以上的法诀都无法运用。越是高级的法诀,就意味着需要越多的灵力。

    他很怀疑这种情况和蒲妖在自己身上刻的魔纹有关。他能清晰地感受到雕刻魔纹前后自己修为增长速度的差异,这令他感到忧心忱忱。

    “蒲妖,如果无法储存灵力,我的修为就很难增加,境界无法突破……”他很想让蒲妖认识到,这是个很严重的问题。

    蒲妖满不在乎道:“那和我有什么关系?我们货讫两清。”

    “你这个人妖!”左莫立即被蒲妖的恶劣态度点爆了,勃然大怒破口大骂:“骗我刻什么魔纹妖核,现在他妈的摆出一副不关你心的恶心样子!以后你就别想从小爷这弄走一颗晶石!”

    “我可以自己取。”蒲妖丝毫不动怒,嘻笑道。

    左莫怒极反笑:“从今天开始,爷一颗晶石不要,只换实物、玉简!你自己去取啊!爷看你从哪取!”

    “唔。”蒲妖摸着下巴自言自语道:“这倒是个问题。”

    左莫冷笑地看着蒲妖,恨不得上去把男女难辨的家伙给剁成肉渣!这个渣!恶棍!贪婪、丧尽天良、无恶不作的变态!

    蒲妖很无辜的摊摊手:“这种情况,我也没想到。符阵之类,对我们妖魔来说太复杂。不过,这世上没有解决不了的办法。我倒是可以帮你出出主意。嘻嘻,这次就算免费吧!”

    左莫强压把这厮撕了的冲动,问:“你说。”

    “喏,既然你现在灵力增长变慢,你可以从两个方面着手。”蒲妖薄薄的嘴唇弯起微微弧形:“一个是从根本上着手,人的身体就像一个完整的符阵,它的一项特性发生变化,那肯定是符阵的某个部分发生改变。你只需要找到改变的原因,就能够重新修正符阵,这个原因就轻松解决了。”

    “怎么找到?”左莫不得不承认,蒲妖说得很有道理。

    “这个我可爱莫能助,反正你从符阵着手,符阵方面,你们修者可比我们妖魔要厉害多了。”蒲妖摇头道。

    说了半天,原来说的是废话!左莫心头邪火蹭地蹿了上来!

    “你于其把时间浪费在不断抱怨以前做过的事,还不如趁早开始研究。”蒲妖嘿然道。

    这句话登时把左莫心头刚刚升起的邪火给扑灭,蒲妖说得对,现在都这样了,再去抱怨以前的事,那只是浪费时间。他抬起头:“还有一个方面呢?”

    “噢,这个方面就更简单了。你既然现在修为增长缓慢,为什么不提高你对灵力的控制?”蒲妖眼中闪过一丝得意:“只要你能够精确控制每一丝灵力,同样多的灵力,你能释放的法诀更多。不要眼红别人的晶石多,只要你把每颗晶石都花在刀刃上。”

    “精确控制?”左莫顿时怔然,在他炼气期的时间,这是一个他经常会考虑的问题。因为他需要给许多灵田施展《小云雨诀》,就像蒲妖说的那样,他需要把任何一滴灵力都花在刀刃上。可自从他筑基之后,他的生活迅速变得宽裕起来,这个问题也渐渐被他忽视。

    “没错!就像你这些天提纯和炼化,你需要更吝啬地使用任何一丝灵力,一分灵力可以完成的,就决不花两分。当你能够精确地控制任何一丝灵力,你就会发现,你只需一丁点灵力便可以催动以前你需要花费很多灵力的法诀。”蒲妖补充了一句:“绝大多数富翁,在起步阶段,都是这样。”

    之前一段话,左莫不自主地听得入神,蒲妖的形象也似乎一下子高大许多,然后随后补充的那句话,顿时打回原形。

    呸!这个渣!

    作为受害者的左莫义愤填膺,但脑海中却不自主地琢磨刚才蒲妖说的话。

    李英凤发现这几天,左莫师弟的状态好像不是很正常。他炼化的速度明显慢了下来,而且每次炼化之后,都坐在那发一会呆。和前段时间,赶死赶活判若两人。难道是晶石赚够了?她不免心想。师弟也该休息一下,这些天,师弟赚了多少晶石没人比她更清楚。

    她到现在都有些难以置信,看上去木讷冷僻的师弟竟然有着如此恐怖的圈晶石本领。这些天他一个人赚的晶石,就相当于她经营的这个小店五个月的总额度。这是一个极其惊人的数字,若是师弟是凝脉期,她还不会如此奇怪,可他是筑基期,她从来没听说过哪个筑基期弟子能赚这么多。

    或许,师弟也是个天才呢。

    很快,她的想法似乎得到证实,师弟依然接生意,但是他不接受晶石,只接受玉简来支付报酬。但让她感到奇怪的是,师弟似乎像玉简爱好者一样,各种各样的玉简他都收,只要他没见过的。不过观察了几天,她就发现,师弟最爱符阵的玉简。

    师弟真是聪明啊!她心中暗自赞叹。本门是剑修门派,最多的便是剑诀,其他类的玉简少得可怜。以师弟的聪慧,倒是的确挺适合学习符阵的,日后对其炼丹也能大有裨益。她隐隐有种感觉,四师姑日后未必能教得了左莫师弟。四师姑在左莫师弟这般年龄,可没有这么厉害!

    符阵是每位修者的必修内容,也是基础中的基础。炼丹、炼器、禁制等等,无一不需要和符阵挂钩。这是谁都知道的东西,但是知道归知道,没有条件,也没办法。无空剑门本就不是什么富裕的门派,哪来的资金去收集这些玉简?

    她忽然有点惋惜,若是师弟在一个大门派里,只怕更厉害吧!

    “天香液,这是我能炼化的极限了。”左莫有些疲倦地把一件小玉瓶递给客人。

    客人忙不迭接过,打开玉瓶的塞子,脸上不由露出喜色,赞不绝口:“左师傅的手法真是一绝!厉害!”小心翼翼地把玉瓶收了起来,然后急匆匆地告辞。

    左莫没有起身,而是拿出刚才到手的那枚玉简,心中也不由有几分欣喜。

    刚才炼化天香液,他拿出看家本事,才堪堪炼化,从而得到这枚玉简。这枚玉简里面也不知道哪个门派流传下来,应该有相当年头了,里面有三种符阵,颇为精妙。

    蒲妖冒了出来,他对左莫这段时间的行径相当不满:“我已经告诉你两条路,你这是不遵守约定!”

    “有吗?”能摆蒲妖一道,左莫心中大爽,他慢条斯理地把玉简收到怀中,瞥了蒲妖一眼道:“我们有啥约定?而且我这也是按照你的指点走的嘛!你让我研究符阵,你又没符阵玉简,那我只好自己动手喽!”

    蒲妖一愣,他这才想起来,上次自己的确没有说什么约定之类。他忽然抬头一笑:“不错不错,嘿嘿……”

    看着蒲妖阴恻恻的笑容,左莫心中凭空升起一股寒意。

    不怕不怕!能整整这人妖,哥就算吃个苦头也值得!左莫心中连忙自我安慰。

    蒲妖消失后,左莫很快沉浸在工作中。

    这段时间,他对灵力的控制进步迅速。被蒲妖指出这个问题后,他开始有意识地锤炼自己这方面的技巧,更加“吝啬”地运用每一丝灵力来炼化。不过,虽然进步迅速,但是他还是不满意,自己无所谓的浪费还是很难避免。

    而且,他很快发现这其中的关键。要做到完美地利用灵力,仅仅依靠灵力的精确控制是无法实现的,还需要对将要实施的符阵有着深刻的理解,两者都具备的时候,才能够让灵力的使用效率最高。

    因为只收玉简,左莫的生意受到了一定的影响。

    但是,能来他这的,大多都是一些颇有实力的筑基期修者,他们手上大多都会有一两件质量不错的玉简。很快,客人们便知道左莫偏好符阵玉简,他们会尽量挑选一两件比较好的符阵玉简。左莫的行径并不奇怪,越是厉害的修者,尤其是从事炼丹炼器这些非战斗修者,当他们的技艺日渐深厚,他们对晶石的需求会越发小。

    这类奇人异士,他们往往会有着许多奇奇怪怪的要求。至于像玉简、珍稀材料这类的要求,反而是最常见的需求。

    虽然每天炼化的次数要比之前少许多,但左莫手上的玉简,依然以惊人的速度在增长。

    这些玉简五花八门,绝大多数都是普通货,但是亦有几枚精品,刚刚到手的那枚玉简,便是其中之一。

    忽然,李英凤面色怪异地走到左莫身边,俯身在他耳边低声说了句话。

    ***************************************************

    晚上有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