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修真世界 > 第一百零七节 再见师兄

第一百零七节 再见师兄

    结成三转火阵,室内温度陡寒。

    便是斗笠客亦不自禁地向后退了一步,流转不休的火阵,所散发的寒意更加刺骨。

    三转火阵,并不是太复杂的符阵,它能够提高火种的威力,无论是寒火还是炎火。每多一转,威力便提高一倍,左莫现在最多便能完成三转,四倍威力对目前为的他来说,完全足够。

    目光专注,左莫所有的神识全都调动起来。哪怕他如今有妖核,神识控制力大涨,但是三转火阵对他而言,难度依然极大。用神识小心地控制钟笋火,感受着体力灵力以惊人的速度消失一空和随之而来的疲倦。

    左莫强忍住,小心地控制着神识。

    滋一声轻响,寒磁铁应声而落成四块。

    左莫松了一口气,两百颗三品晶石到手。说起来,人的极限还是个可怕的东西。就在不久前,自己每年的收获也不过几十颗二品晶石,转眼间,自己如今一次性便能拿两百颗三品晶石。若论纯收入,左莫在东浮绝对属于高收入人群,但他却从来没有富裕的感觉,相反,他发现自己似乎陷入一个越来越缺钱的怪圈!明明赚到的晶石越来越多,可是永远身无分文,现在倒好,甚至还背上了巨额债务。

    不过,他很快就释然。这年头,什么东西是凭白得来的?自己已经占了很大的便宜,若没有蒲妖,固然没有这些债务,但也没了《胎息炼神》,没有阴火珠,没有钟笋火,甚至自己都不一定能筑基成功。

    “幸不辱命。”左莫把四块寒磁铁递给客人。

    斗笠客接过寒磁铁,赞了句:“左兄的控火真是出神入化!”接着十分爽快地付了两百颗三品晶石。

    “过奖过奖。”左莫眼光有一大半落在这两百颗三品晶石上,心不在焉地客套。

    “不知左兄有没有报名参加这次试剑会?”对方似乎有几分和左莫攀谈的意思。

    “没有。”左莫可没时间与对方攀谈,刚刚的三转火阵,几乎把他体内灵力一扫而空,饶是魔纹不断地自发强化他的身体,他也感到有些吃不消。

    有了魔纹之后,进步最快的,便是《金刚微言》。短短时间内,《金刚微言》左莫就修炼到第三层,运转心法时,连皮下血肉都开始带上一点点金色,这便是“肉身金衣”。

    《金刚微言》可不是什么速成的心法,按照上面所说,起码要修炼五六年才有可能达到第三层“肉身金衣”,而第四层“红莲流金”则需要十年时间。达到“肉身金衣”之后,防护力大增,全身有如金石,普通飞剑难伤。

    左莫的身体比起以前要强悍许多,只是不知为什么,他的体形瘦弱依旧,加上那张招牌的僵尸脸,倒是极易辨认。

    三转火阵抽动的灵力太猛了,他现在急需要恢复。见对方似乎没有离开的意思,他便不得不抬起头:“阁下还有事?”

    “呵呵,过几天再来找左兄。”对方笑了笑,这才离开。

    左莫懒得理他,重新闭上眼睛,开始运转《胎息炼神》。只过了一会,他恢复精神,一旁的李英凤见状,连忙喊了句:“下一位。”

    除了晶石,左莫收获良多。每一位客人的需要各不相同,而他需要提纯炼化的东西也各不相同,平均一天下来,他要炼体十多件各种奇奇怪怪的东西,有的是灵草,有的是矿料,甚至还有人拿出一枚雪熊妖胆,让左莫来炼化。接触的东西多了,除了大开眼界之外,左莫对物性的理解也突飞猛涨。

    光灵草,这些天他炼化提纯的,就不下数百种,可谓经验大涨,对炼丹帮助极大。他现在十分庆幸这个决定。若他在门派里,哪有机会见到如此多众的灵草,更别说其中不乏珍品。

    只可惜钟笋火是寒火,有很多东西无法炼制,他接触的大多都是一些阴寒的原料。

    “什么?炼化不了?炼化不了你开什么店?”一位大汉手上拿着一块三品火玉,破口大骂。

    “在下是寒火,不适合炼化火性和阳性的原料。”左莫不咸不淡道。

    “靠,浪费老子时间,你他妈的要赔老子时间损失……”

    对方的声音嘎然而止,他一脸惊恐地看着左莫,僵立当场,一动不敢动。

    左莫若无其事地收回剑意:“不好意思,大家相互体谅一下吧。”这种情况不是第一次发生,左莫也老到许多。

    大汉一言不发,灰溜溜地离开。

    时间要紧啊!

    左莫深感效率的重要性,一寸光阴一寸金,没有比这更至理的名言!

    香秋叶、连理枝、琉璃光石、恒河沙……

    一天下来,左莫炼得脑子都木了,终于吃不消,喊了句:“大家明天再来吧。”

    李英凤按顺序发给这些人每一块刻有数字的木牌,明天早上将这块木牌的顺序开始。让左莫松一口气的是,今天算是赚到了,一笔两百晶石的大生意,可以抵得上平日一天的收入。

    按常交给李英凤一颗三品晶石,这是给门派的,毕竟是借用了门派店铺的地方。大概再忙个七八天,就能还清这笔巨额债务了,这让他觉得舒坦了许多。

    正欲去休息的左莫,蓦得听到身后传来一声叫唤:“师弟!”

    左莫脚步顿时停住,转身便见到韦胜师兄站在店外门口。

    “师兄!”左莫大喜,连忙跑了出去。韦胜师兄和上次告别时简直像换了个人,虽然还和以前一样旧衣短衫,但浑身盘旋不休的凛然剑意全都消失不见。韦胜师兄的相貌本就相当普通,这一身打扮,没有半点气势,整个人就像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低级修者。

    从这点便可以看得出来,韦胜师兄的修为大进!

    但很快,左莫心中更加惊骇,韦胜师兄竟然突破凝脉期!他的神识灵敏异常,而且曾与快凝脉的常横交过手,立即察觉这其中的玄机。

    这……这怎么可能?

    师兄进剑洞的时间,不过刚刚筑基,现在竟然就已经凝脉成功!

    左莫自己的进境已经算得上变态,这还是因为有蒲妖的存在。可师兄呢,剑洞左莫也跟着蒲妖偷偷进去过,也没有发现有什么特别之处。

    师兄才是真正的天才啊!

    左莫这些天不断听到各种夸赞,此时警醒过来。不过他心中只有欣喜,师兄的成功他觉得再理所当然不过。若师兄这种人也默默无闻,那才是没天理。

    “师兄什么时候出来的?”左莫有些傻傻地问,忽然想起一件事:“师兄,我筑基了!”

    李英凤此时亦听到动静,连忙跑出来,看到韦胜时,也不由露出喜色:“师兄!”

    韦胜先和李英凤打了个招呼,目光落在左莫身上,豪爽大笑:“走,喝酒去!今天我们兄弟,不醉不归!”

    夜色如水,星光点点。

    左莫和韦胜两人坐在屋顶上,吹着凉风,大口大口灌着酒。

    “这酒味道不错啊!师弟从哪搞来的?”韦胜忍不住又灌了两口。

    左莫已经喝得有些迷离:“嘿嘿,这是王叟酒。王叟一直想买金乌丸,这次师兄来,怎可无酒,便去向他讨了几坛酒。”

    “哈哈!快哉快哉!”韦胜仰面狂灌几口。

    下面院子里的李英凤直摇头,平日里那么沉稳的韦胜师兄,平日里那么木讷冷漠的左莫师弟,一喝了酒,就像换了一个人。

    “师兄正好赶上试剑会,这次试剑会规模好多人,我这些天就见到很多很厉害的人。”左莫斜着眼睛,微熏道:“不过,师兄要把他们打趴下,统统都打趴下!”

    看着憨态可掬的左莫,韦胜放声大笑:“好!把他们都打趴下!”

    左莫嘿嘿一笑,又灌了几口酒,抱着酒坛,忽然陷入沉默。

    察觉到左莫的异样,韦胜不由关切问道:“师弟有心事?”

    “师兄,你说,人活着是为了什么?”左莫沉默了一会,开口问道。

    “人活着为了什么?”韦胜不自主地挺直腰背,目光投向远方:“我不知道别人是为了什么,我的想法很简单,我就想看看这剑,到了极致会是什么样子。”

    “剑到了极致?”左莫喃喃,他的目光也投向远处。坐在屋顶,可以看到夜色中东浮美景,远处的灯火,还有隐约可闻的各种叫卖声。他摇摇头:“我以前的时候,只是想能过好一点,就去拼命学灵植。可现在,拼命想变强。”

    “变强?”韦胜歪转头,惊讶道:“为什么?”

    左莫的声音中透着深深苦涩:“去找以前丢掉的、不能忘的东西。”他没有告诉师兄自己改容抹识的事情,若是师兄知道了,只怕又是镇怒异常。没必要因为自己的事,让师兄也跟着不开心。

    韦胜安慰他道:“师弟莫要着急,以前的事,总是会记起来的。”左莫失忆的事,整个无空山无人不知,韦胜以为左莫今天是因为这件事伤感。

    “哈哈,是啊,该来的,总是要来的!今天我们兄弟重逢,说这些煞风景的话,实在不该!继续喝酒!”左莫提起酒坛,狂灌了几口。

    “哈哈!”韦胜也展颜大笑,跟着提起酒坛:“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