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修真世界 > 第一百零三节 启发 【第一更】

第一百零三节 启发 【第一更】

    左莫之前觉得,两年的时间,他对这个世界已经有相当的认识,再不济东浮这一带,他还是相当了解的。但是一条只刻了《英武》符阵的装饰性腰带,竟然能卖出这般价钱,他忽然觉得,自己还有相当多的东西不够了解。

    他很快便从晶石的冲击中恢复过来。

    回过神的左莫,这才发现街道上的行人要比以前多了许多。许多穿着奇装异服从他身边擦肩而过,一眼便可以看出是外地人。

    “兄弟,多了很多人啊,莫非东浮最近有啥大事发生?”左莫随着找了一位站在店门口摇铜铃的店员问道。

    这名店员隐蔽地扫了一眼左莫身上的各色法宝,连忙堆起笑,恭敬道:“前辈有所不知,这些人全都是为东浮试剑会而来。这次试剑会,轰动天月界,有半年以上的年轻高手,几乎全都云集东浮。”然后小小拍了一个马屁,言辞恳切道:“小的观前辈年纪虽轻,但实力深厚,若要去试试,定能折桂而回。”

    左莫恍然大悟,原来是试剑会,他之前就听说东浮要举办一次试剑会,没想到却能有这么大规模,倒是让他十分意外。

    弄清楚情况了,他就兴致缺缺。试剑会什么之类,和自己没有多大关系,像那种高手云集的地方,自己一个筑基期,跑去凑什么热闹。除非韦胜师兄去参赛,他才会去观看,其他人么,没兴趣。

    还是赚晶石、修炼实在啊,他哼着小调,坐着纸鹤,一路摇摇晃晃地回无空山。

    走进西风小院,他呆立的原地。

    一只雪白的大鸟,立在他屋顶搔首弄姿,那个神情傲然,就像一位高高在上的公主,对着镜子自顾自地打扮。

    这年头,鸟咋都变得这么骚包了?

    他隐约觉得这白鸟有些眼熟,但无论他怎么努力,也不记得本门谁有这么一只卖相不俗的大鸟。这只大鸟通体雪白,没有一根杂毛,喙呈现出有若天空般纯净的蓝色,而且看其极其人性化的模样,颇有灵性。这样一只座骑,价格绝对不菲。

    谁遗失的座骑?左莫不禁有些纳闷。

    正在搔首弄姿的雪鸟眼角余光看到出现在院门口的左莫,身体蓦地一僵。

    这个不起眼小动作恰好被左莫捕捉到,他先是一愣,紧接着毫不犹豫破口大骂:“傻鸟,给我下来!”

    原来这就是自己那只灰喙雁,可是,怎么变成现在这般模样了?左莫心中暗暗称奇,难道是石乳的功效?

    雪鸟忸忸捏捏地从屋顶下来,跑到左莫面前,讨好地蹭蹭左莫。

    左莫浑身汗毛直竖:“离我远点,母鸟!”

    雪鸟一副委屈似地低头。

    “咦,果然是换毛了。唔,体形也变大了一些。”左莫围着雪鸟转了两圈,见左莫打量自己,雪鸟立即昂首挺胸,摆出傲然姿态。

    一看雪鸟这副表情,左莫就气不打一处来,啪地一巴掌拍在雪鸟头上,恶狠狠道:“你差点把哥灵田毁了,知不知道?啊!我可告诉你,你要把灵田糟蹋了一点,哥就把你拔毛炖了!”

    听到左莫说拔毛两个词,雪鸟大惊失色,一双翅膀死死护在胸前,蹬蹬蹬连向后退了几步。

    看到雪鸟这么充满人性化的动作,左莫也不禁莞尔,自己没事和一只傻鸟去计较什么。

    “一边老实呆着去。”

    左莫霸气无比丢下这句,便施施然走进房舍。

    他的生活终于回归了正常,付清欠款后,剩下的晶石再次被蒲妖给悄无声息摸去了。对此左莫也无可奈何,蒲妖手段高明,根本不需要经过左莫同意,也不怕左莫把晶石藏在哪,他都能轻易地找到,然后毫不客气地全部拿走。

    当左莫发现时,晶石早就消失了好几天。愤怒之下,左莫跑去跟蒲妖理论,不过每次他都会被蒲妖的无动于衷打败。

    眨眼间,便从身家深厚一下子变得身无分文,左莫几欲吐血。

    不过,让他心底稍感安慰的是,不知道是不是这些晶石的作用,识海的火海重新恢复不少。

    没了晶石,就没有折腾的余地,左莫也只有老老实实地生活。

    灵园的赤红花长势十分良好,不久之后,便可以收获了。相比之下,灵园他种植的那些灵草先一步成熟,这让他颇感振奋。这些灵草全都是他为了新炼制的丹药而准备的,并不打算出售。

    二十亩的灵草,足够他一个人使用。把所有的灵草采摘之后,经过处理,他得到大量的灵草,以至于他不得不专门划出一间房间来作仓库。

    他现在炼丹不需要再去丹房,拥有钟笋火之后,他便可以随时随地炼制灵丹。这也是为什么每一位炼丹炼器的修者都希望能拥有一种火种。再加上玉佩上的流火心御阵,如今炼制灵丹对他而方最大的关卡反而是他的修为。筑基期的修者能够炼制的丹药最高二品,想炼制三品灵丹,必须有凝脉期的修为。

    没有晶石的左莫,斗志旺盛,索性大门不出,每天疯狂地炼丹。

    炼骨丹、祛邪丹和益神丹,在他疯狂地炼制之下,数量迅速疯涨。这些低阶灵丹,效用并没有太出色的地方,但是左莫打的是数量压倒质量的算盘,也不管其他,一股脑全都炼了。

    两百颗炼骨丹,两百颗祛邪丹,两百颗益神丹,左莫用三个葫芦把这些丹药分别盛装起来。

    让左莫感到惊喜的是,他竟然无意中炼得十颗二品炼骨丹,八颗二品祛邪丹,十颗二品益神丹。这三种灵丹,一品都不值钱,二品可以卖个不错的价钱。但左莫一颗都不打算卖,卖了晶石也是被蒲妖给摸去。

    服下炼骨丹,左莫开始运行墓碑版《金刚微言》,果然有一丝药力,融入他体内。而每次服用祛邪丹再修炼,身体表面会便出现一些黑灰的污渍。服用益神丹的效果最明显,每次服用后运行《胎息炼神》,便可以清晰地感受到灵丹中的药力被掠夺入脑中。

    见这方法有效,左莫手头上灵丹多得很,每次修炼之前,都拼命往嘴里塞灵丹。

    十多日过去,《金刚微言》已经小有成就,他的胸口处,有淡淡的金纹,如果不运灵力,用滴水剑都伤不了他。而神识进步更加明显,他竟然不知不觉,突破四息的境界。在他识海虚空中,四颗星辰错落排列。

    这全都是吃药吃出来的,一品灵丹他吃了几十颗,效果就几乎接近为零,他便只有把那几十颗二品灵丹给吃了。把二品灵丹吃下来,他便深刻地感受到品阶间的巨大鸿沟。二品灵丹的效用是一品灵丹的十倍有余!

    剩下的每种一品灵丹都剩下一百多颗,但这些灵丹去卖的话,也卖不了多少晶石。又偏门又低阶的灵丹,是没有市场的。

    他便索性把这剩下的灵丹来喂那只傻鸟和黑金虫。

    黑金虫吃灵丹就像干脆的薄饼,咔嚓咔嚓,灵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小。而傻鸟吃灵丹就像吃炒豆,嘎嘣嘎嘣。看它们吃得那般香甜,左莫有时也嘴馋,便也跟着把它们作零食,没事就嚼两颗。

    傻鸟自变异之后,左莫专门拉它去评定了一番。它如今是三品蓝喙雪雁,身价倍增数十倍,当场便有人问左莫卖不卖,愿意出两百颗三品晶石买下。左莫很是心动,傻鸟见状,连忙跑到他面前装可怜,还用那双翅膀装模作样地抹眼泪,让左莫哭笑不得。围观的其他人大为震惊,认为此鸟极具灵性,价格立即飙升为五百颗三品晶石。

    不过左莫还是拒绝,唔,倒不是哥舍不得这只傻鸟,只是晶石拿来也只会落入蒲妖的魔爪,他看着一脸得意的傻鸟,如是对自己说。

    他的所有精神全都放在修炼上。当初为了炼制阴火珠而使用“漩涡吸灵法”他觉得相当实用,吸取灵气的效率远超过其他心法。只是这样吸取的灵气所含杂质实在太多,若是能够想个办法把灵气中的杂质给去除掉,那自己修为的增涨肯定迅速得很。

    他忽然想到用钟笋火炼制灵丹的过程,钟笋火能够把不需要的杂质给炼化,得到自己所需的药液。

    或许,自己可以用钟笋火去除灵气中的杂质。

    越想他越是觉得这个办法可行。

    左右无事,他便开始着手尝试这个奇怪的想法。对于尝试新奇的念头,左莫从来是不畏惧的。比如金乌丸,比如漩涡吸灵法,比如剑意融合等等,没有人告诉他可以这样,他都会自己去尝试。

    反正自己修为低,就算受伤也伤不到哪去,他经常这样安慰自己。

    这里面牵涉的问题很多。像如何利用钟笋火来炼化,从来没有哪枚玉简上说,能够用火种地炼制灵气。而且这种炼制过程需要在体内进行,灵气被吸入体内,是经过经脉之中。也就是说,炼制灵气的场所需要在他的经脉之中。左莫很怀疑,自己脆弱的经脉能不能承受钟笋火如此恐怖的东西。

    他觉得这种可能行太小,那就又涉及到一个必须克服的问题:需要先强化自己的经脉,保证钟笋火不会伤害到自己的经脉。

    一连串复杂无比的问题,让左莫大为头痛,他竟然有几分无从下手之感。

    不知怎么,就在此时,他忽然想到把自己打得满地找牙的常横,刚刚有些气馁的心中涌起一股斗志。

    他咬牙切齿自言自语:“哥是记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