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修真世界 > 第一百零二节 看不懂 【补】

第一百零二节 看不懂 【补】

    左莫悠悠醒来,他的脸贴着地面,嘴里还沾了不少泥,是在自己的小院,他才稍稍安心下来。

    可是当他检查自己体内时,一颗心才彻底地松驰下来。情况比自己想得好,虽然伤势颇为严重,尤其是经脉,但是比他想象得要好许多。他最怕的是伤是本源生机,那可是连金丹期修者也无法解救的致命伤。

    还好还好……

    他挣扎着从泥地中坐起来,浑身酸痛他倒是习以为常,现在想想,他好像经常把自己搞得如此狼狈。凡事次数多了,总会习惯的,就连忍痛这类事也是如此。

    不过当他看到灰喙雁像滩烂泥似地趴在不远处时,大吃一惊,连忙摇晃着爬过去。自己能回来,肯定是这只母鸟的功劳,若没它,自己就惨了!到灰喙雁身边,小心地检查,心才放下来。原来这只母鸟是累脱力了,左莫心中萦绕着淡淡的感动。

    跑回石室,拿出他宝贝不得了的石乳,一连滴了三滴给灰喙雁。

    “傻鸟傻鸟,哥够意思吧!”左莫自言自语道。

    石乳对修者来说,单独服用效果并不算好,但是对于灵兽来说,这玩意可是天材地宝。除了左莫,没人会给一只二品灰喙雁喂三滴石乳。从晶石的角度来说,三滴石乳比二品灰喙雁要值钱得多。但是这一人一鸟的战斗情谊相当深厚,虽然这母鸟曾干过奚落自己的可恶行径,但哥大人有大量,不和你这傻鸟一般计较,左莫如是想。

    石乳的效果果然显著。

    只过了片刻,灰喙雁便重新站了起来,不过……

    看着灰喙雁像人一般,双翅收在背后,昂道挺胸,像模像样地踱着步子时,左莫顿时傻眼了。但它人模狗样没坚持一会,很快便变得烦躁起来,开始学青蛙,在院子里跳来跳去,跳上跳下,看得左莫目瞪口呆。可又只过了一会,连蛙跳都无法满足它,那双翅膀不断做出许多怪异无比的动作,看上去,就像一只抽风的怪鸟在跳舞。

    真是惨不忍睹,真是没有美感啊……

    左莫不得不做出这么残酷的评价。

    略一思索,他便心中明白过来,他给灰喙雁滴的石乳太多。灰喙雁的资质普通得很,根本无法承受如此多的石乳。太多的药力在它体内无法化开,才导致它这般看似疯癫的行径。

    忽然左莫大惊失色,这只傻鸟居然朝灵田冲去!

    “给我站住!”左莫再也忍不住,破口大骂:“你敢糟蹋我田,打断你的腿!”

    被左莫一吓,灰喙连忙雁急匆匆地一个刹步,顿时一头栽倒泥土里,摔了个倒头葱。它还是有点悚左莫的。等它摇摇晃晃把脑袋从泥土中拔出来,左莫看情形不妙,连忙喝道:“傻啊,不知道到天上飞啊!”

    灰喙雁用翅膀一拍脑袋,一脸恍然大悟,然后像喝醉了酒似地摇了摇脑袋,一扇动翅膀,摇摇晃晃直冲云霄。

    左莫心有余悸地直拍了拍胸口,这年头,连鸟都有这么彪悍的时候!

    好不容易搞定那只傻鸟,左莫自己拖着半残身躯,钻进石室。一爬到石室,他便盘膝入定。

    这次入定的时间远远比平时要长许多,他足足入定了十个时辰,才从入定中醒转。虽然没有太重的伤势,但是体内的经脉还是受伤不浅,那些驳杂的灵力对经脉的破坏相当严重。那时自己真是疯了,为了晶石连小命也不要了?可仔细想了想,他又觉得不是,那时自己为什么会拼命?他说不上个所以然。

    不过最后那一击,有太多的地方让他回味。

    常横的实力和他根本不是一等级,从对方一招便能把他逼到绝境就可想而知。现在想想,左莫都有些后怕。他不是没想过常横的厉害,但是没想到自己接下常横一招都那么吃力。自己受了这么点小伤,真是奇迹。

    他并不气馁。从修为上来说,两人相差太多。常横是筑基期巅峰,要冲击凝脉的人,而左莫只不过筑基第四层。

    不过,现在他已经第五层了,就在刚才,长达十个时辰的入定,让他竟然无意中突破了第五层。这次战斗的收获并不仅仅于此,所以入定中醒来的左莫并没有马上起来,而是坐在那,仔细回味整场战斗。

    战斗很短暂,只有一招,但是其中的变化却并不单调,相反,有许多变化,左莫之前连想都没想过。他连直接吸灵气入体这种自损方法都用上了,才险而又险地撑下对方一招。常横有太多的地方值得自己学习,比如精准的灵力使用、攻击神识、气势和威压的运用……

    这一坐,又是五个时辰。

    真正回过神来,他才发现自己肚饿难忍。跑到房舍中,找到一些灵谷,也顾不得自己手艺不行,自己动手做了一顿灵谷饭。糟糕的手艺,导致饭的味道实在不怎么样。不过左莫依然狼吞虎咽吃得一干二净,灵谷中蕴含的灵力,让他相当受用。

    吃饱之后,他便开始检查自己的战利品。

    当他把战利品一排摆开时,他立即激动亢奋起来。

    洛月玄龟甲、符兵、一件三品腰带、一对三品护腕。

    洛月玄龟甲的神妙之处他已经摸得颇熟,而符兵还能使用一次,这种关键时候保命的好东西,左莫自然不蠢到乱试。把法诀仔细背下,然后小心收好符兵。

    重点是腰带和护腕,腰带左莫得承认自己看走眼了,看上去金光灿灿的金织腰带,只刻了一个阵法:英武。这个符阵在左莫看来,是一个完全没有任何用处的符阵。它的作用是让人佩带者气质更加出色,看上去更加英武不凡。

    换而言之,这只是个装饰性的符阵。左莫几欲吐血,女人佩戴这类法宝,他倒是觉得情有可原,一个大老爷们,佩着一条刻着《英武》符阵的腰带招摇过市,也太骚包了吧。腰带用的是天蚕软金丝,质地不凡,这么好材料刻这么一个没有任何实际用处的符阵,浪费!

    左莫心中懊恼不已,怎么挑了这么一个银蜡枪头的东西。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护腕没有让他失望。上面刻着两个阵法:《千钧》和《活指》。《千钧》激发之后,能够大幅度增涨他的力量,在其他修者眼中,尤其是剑修眼中,这或许是个鸡肋的符阵,但左莫却是相当喜欢。

    这不是和《金刚微言》绝配么?

    想想自己暗金色的双手,势若千钧,无坚不摧,轻松把别人的飞剑捏爆,左莫心中便是一阵激动。当然,这仅仅是美好的臆想,没有谁会傻到让自己的飞剑让对方用手抓住。不过,这作为一个伏着,还是能够让人防不胜防。

    《活指》是一个运用得极为广泛的符阵,它的作用是能够增强指法的灵活性。不过,这对左莫的实用性倒是一般,在低阶修者中,他的指法已经相当强悍,这种程度的提高对他的作用微乎其微。《活指》对指法越是生疏的修者越是有效,手法娴熟的,反而作用不大。

    好吧,做人不能太贪心。左莫心里直嘀咕,他眼下必须去一趟东浮,卖掉一件法宝,才能够凑齐晶石付清债务。腰带估计是卖不了什么晶石的,实在不行,这对护腕也只有卖掉。他有些舍不得,刻有《活指》的护腕倒是好卖得很,他舍不得的是《千钧》这个符阵。

    但谁叫咱穷呢,左莫无可奈何。

    灰喙雁不知道飞哪去了,左莫只好翻出自己的风行纸鹤。

    “小黄啊小黄,轮到你表现了!”

    坐在纸鹤上,左莫摇摇摆摆,晃晃荡荡地飞行东浮。沿途无空剑门外门弟子们看到左莫骑着纸鹤,先是一愣,然后满脸佩服,无不纷纷向左莫行礼。

    “听说了没,师兄独身一人挑上灵英派了!以一敌五,硬是干翻了他们!整个东浮全都传遍了!”

    纸鹤上左莫听得浑身一僵,顿时大汗,这谣言传得……

    “听说了听说了!这么轰动的事情,我怎么会没听说?据说还有一只十丈高的蜘蛛,那血盆大口,可以活吞掉一头牛,左师兄一招便就把它打得跪地求饶……”

    坐在纸鹤上的左莫险些一头栽下来,好像差点求饶的是自己吧……

    “太厉害了!你看看左师兄,这么厉害的人物,还只骑着一品纸鹤,什么叫返璞归真!什么叫高深莫测!这就是啊!”

    “是啊是啊!”

    左莫再也坚持不住,落荒而逃。

    一个穿戴异常华贵的中年人爱不释手地翻看着一条软金腰带,神色激动狂热。

    “好东西!绝对好东西!啧啧,你看看,这织法,七十二鹊喜枝,可不是一般的师傅能织得出的。再看这款式,两个字,贵气!经典款,五十年内,绝对不过时。软金丝好东西啊,金而不艳,亮而不俗,只有这种好料子,才撑得起底子,换差的,太掉价,舒适性也差很多。能出得起这价钱的主,不舒服谁戴?看到这吉祥结了没,神了,以吉祥结缩边,这种收边法我还从没见过,这回算是涨了见识。英武符阵也刻得很讲究啊,这位置,正好可以笼罩全身,穿上去,不英武不潇洒,只能说胚子太差……”

    晕晕乎乎的左莫从店里出来,腰间鼓鼓的百宝囊沉甸甸,他感觉像在做梦。

    一个只刻着英武符阵的软金腰带,竟然是这几件法宝中最昂贵的。

    这年头,是自己疯了,还是他们疯了……

    看不懂啊看不懂!

    *********************************************

    补昨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