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修真世界 > 第一百节 血腥常横 【第二更】

第一百节 血腥常横 【第二更】

    在左莫起身的一刹那,常师兄睁开眼睛,站了起来。

    “我是常横。”常横简单地介绍,看上去就像和普通朋友在述家常。

    “我是左莫。”左莫有些谨慎地回答,不知为何,看似没有任何锋芒的常横却让他感到了压力,那种只有在韦胜师兄身上才感受到的压力。趁着这个机会,他仔细地打量起对方。身上洗得有些发白青灰短衣,在华丽锦绸的灵英派弟子间异常的扎眼。圆脸短发,头发就像铁丝,一根根直立。

    “你让我很意外。”常横接着道:“听说你师兄韦胜领悟剑意,没想到,你也领悟了剑意。”

    四周顿时响起一片哗然!

    他们或许眼力不够,看不出左莫的底细,但是领悟剑意究竟代表什么,谁都知道。林远等人的脸色顿时放松了许多,别的不说,输在一位领悟剑意的天才手上,算不得什么丢人的事。就连跌坐的王师兄也不禁摇头苦笑,若是早知道左莫领悟剑意,他是绝对不会出战的。

    众人看向左莫的目光立即完全不同,充满了敬畏和尊敬,当然难免会掺杂着羡慕嫉妒之类。

    左莫摇头:“我比师兄要差得远。”他心中相当吃惊,常横一眼便看出自己的底细,实力绝对不弱。

    “不必太过于自谦。”常横随意地摆摆手:“韦胜日后我自会去找他。”

    见对方如此随意地说韦胜师兄,左莫心中大是不爽,冷哼一句:“咱们先比过这场再说。”

    常横摇头:“你不是我对手。”

    “不比过怎么知道?”左莫不服气道。

    “我凝脉在即。”常横轻飘飘地一句话顿时让左莫哑口无言。他不得不承认对方说得对道理,双方的修为相差太多,他修为增涨迅速,现在也不过是筑基第四层,而对方凝脉在即那就是筑基第十层。

    虽然他之前曾有过在炼气期打败筑基期修者的战绩,但是他相当清楚,那种情况,有一半原因要归为对方身上。

    可是常横,左莫不禁抬头看了一眼,对方气度之沉凝,和那股无处不在的压力,都让他确信,对方很强。左莫的战斗经验已经颇为丰富,什么样的人能惹,什么样的人不能招惹,他亦不傻。

    “我认输!你挑哪件?”左莫反应极快,光棍道。他本求财而来,如今赚得盆满钵满,哪怕这场认输,他也胜了四场,赢了三件法宝。如此丰厚的收获,他已经心满意足。

    常横一看就和自己不是一个级别,肯定没有胜算,不如认输。要是在对方手上受伤,那就更亏了。见好就收,作为了一名生意人,是必备的眼光,左莫如此自我安慰。

    常横盯着左莫看了半晌,忽然笑道:“你倒是个聪明人。”

    “识时务而已。”左莫拱手道,心中恨不得马上离开。越是呆得久,他越是觉得眼前这个相貌平常的男人危险:“常师兄可随意挑一件,小弟定然双手奉上。”

    常横不为所动,目光投向远处,淡漠道:“你若能接下我一招,就带着东西走吧。如果接不来,那就把东西都留下。”

    左莫心中一突,常横越是说得轻松,他心中越是不安:“常师兄,小弟……”

    “我站的地方,守我的规矩。”常横没有收回自己的目光。

    周围鸦雀无声,连空气似乎突然间都变得萧索肃杀,所有人不禁摒住呼吸,众人知道,今天最精彩的地方,就要到了。而灵英派弟子们,个个激动莫名,常横师兄所表现出来的霸气,彻底征服了他们。连陶姝儿,那双桃花眼连片刻都不愿从常横师兄身上挪开。

    到目前为止,常横都没有表现出任何的实力,没有任何动作,然而他就像这片土地的主人,如此理所当然,如此不容置疑。

    左莫深吸一口气,他意识到,这一战,只怕无可避免。

    对方提出的要求并不算过份,只要挡下他一招,左莫就相当于完胜。若是不应战,那今天的胜利,就相当于在刹那间灰飞烟灭。对方有足够的理由把自己围住,常横用的就是左莫之前用过的招数,把自己先放在不利的位置,然后逼迫对方答应按照自己的路线走。

    这感觉,真是糟糕啊!左莫摇了摇头,想把这些杂念抛之脑后。

    今天这一战,全都赌在这一招上!

    不过……就连凝脉期的修者,也不敢打保票说一定能够一招解决自己吧。既然躲不过去,那就来吧!

    前后想清楚,调整好气息的左莫拉开架式,沉声道:“如师兄所愿!”

    “不错,我喜欢。”常横赞赏地点点头。

    然后他解开衣裳,露出精赤的上半身,锁骨正中间,赫然有个铜环。

    这是做什么?

    围观的修者们个个一脸疑惑,纷纷交头结耳低声议论起来。而灵英派弟子们却是截然相反,他们个个一脸激动,伸长脖子,睁大眼睛,紧紧盯着常横师兄,就好像即将有什么激动人心的事情发生。

    左莫也有些疑惑,不过他牢守心神,不敢有丝毫松懈。

    常横闭上眼睛,右手摸上锁骨间的铜环。然后他做了一件让所有人大吃一惊的动作——他缓缓向上拉动铜环!

    滋!

    铜环下,连着一段血红剑刃,它被常横缓缓从胸膛血肉中拉出来。

    常横脸上没有丝毫痛楚的表情,相反,他流露出几分温柔迷醉的神情。

    左莫被眼前诡异血腥的画面吓得毛骨悚然,浑身汗毛根根直竖。不光是左莫,事实上,周围几乎所有人都露出恐惧的神情,而一些胆子小的,已经到一旁拼命地呕吐起来。

    “太……凶残了……”燕明子带着兴奋颤抖地哆嗦着。

    当这把血红色的剑从常横身体中完整拉扯出来后,那种恐惧深入每个人的骨髓。这是一把非常非常奇怪的剑,剑并不长,大约只有一尺半长,两指宽,通体血红,没有剑锷剑柄,血红的剑刃直接连着那个铜环,铜环刚好可以套入手指。

    奇异的是,常横身上没有任何伤口,锁骨处光滑无痕。

    眼前的画面,只不过是一个男人提着一把有点怪异的红色飞剑。可是任何一位见到刚才那一幕的人,都绝对无法忘记这一幕,这么一副充满妖异血腥的一幕。

    常横睁开眼,表情如常,就连声音和刚才也没有半点变化:“这把环剑叫《血蛛》。”

    左莫头皮发炸,如临大敌,握剑的双手都不自禁地出汗。

    如果说,之前常横给他的只是淡淡的却无处不在的压力的话,《血蛛》剑在手的常横,给他带来的压力却如同一片血海,他无处可逃!突然间的压力变化,心志稍弱的人,都有可能在一刹那崩溃。左莫有种错觉,眼前的一切,似乎渐渐染上了一层血红。

    左莫下意识地紧了紧手中的滴水剑,剑身忽然传来一股宁静柔和的水意,虽然极淡,在这个时候,却让他心中的紧张大为缓解。

    不行!这样下去,自己不用打也输了!

    左莫闭上眼睛,摒住呼息,暗运《胎息炼神》。体力灵力运转,神识从一开始的生涩渐渐活泼起来。

    不知不觉中,左莫心中的恐惧大为减弱,他躁动不安的心渐渐宁静起来。

    不知何时,常横的双眼中多了条血线,他赞赏地看了一眼左莫。但是这个眼神落在其他人眼中,却是一股寒气从心底直冒而出,就像一只凶残的血蛛冷冷盯着他的猎物。

    他轻轻晃动手指,套在手指上的《血蛛剑》飞快地转动,带起一轮血红的光轮。

    《血蛛剑》越转越快,它发出嗡嗡的轻响,渐渐,嗡嗡声变成阴冷无比的嘶嘶声。一股铺天盖地暴戾凶残的气息,以常横为中心,倏地降临!

    此时,靠得近的围观者面色发白,想转身就逃,然而却发现他们双脚发软。扑通扑通,他们纷纷软倒在地。

    只有一个戴着黑纱斗笠的人立在原地,一动不动。他身上衣服猎猎作响,斗笠面纱却纹丝不动,隐约可见一双狭长如刀锋的眼睛。

    左莫只觉置身于一片滔天血海之中,巨大的血浪翻滚咆哮,轰然撞击,遮天蔽日,自己就像一叶小船,渺小无比,飘摇不定,随时可能被这些巨浪吞没。

    忽然,面前升起一道血浪,化作一只奇丑无比的血兽,张大血盆大口,咆哮着朝他扑来。

    握着滴水剑,闭上眼睛摒住呼吸的左莫,所有的灵力已经不知不觉灌入手中滴水剑中,滴水剑如同一弯小河,水波荡漾,变幻不定。

    眼看那张血盆大口就要把他一口吞入,他一点点地向上抬起手中那一弯小河!

    而他手上滴水剑变幻成的小河,急剧发生变,水中升腾起幽幽的火焰,散发惊人的寒意,短短的小河也像潮汐般一波一波缓缓荡漾。如果左莫能看到,他一定会发现,滴水剑现在的模样,和他识海中的那条剑河一模一样!

    一朵朵水形火焰,吞吐时,总会生出无数细碎如冰晶的剑芒。潮汐波动不断加剧,水形火焰熊熊燃烧,寒气愈盛!

    左莫手中如同捧着一蓬幽幽火焰,全身衣裳尽碎,怒吼一声,用尽全身力气,从下逆向上,狠狠斩去!

    融合剑意后第一次——《离水焚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