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修真世界 > 第九十七节 林远的算计

第九十七节 林远的算计

    林远全身僵硬,豆大的汗珠从脸颊滑过,眼中充满惊惧。他能清晰地感觉到,那堪堪触及到自己皮肤的剑芒透入骨髓的寒冷,他全身的汗毛根根直竖。他没有发抖,并不是因为他的勇气支撑,而是不敢,他竭力保持眼下的姿势,唯恐哪怕一丝颤抖也会引发颈脖处冰冷剑芒任何动作。

    不知为什么,他总觉得,如果有什么意外,这把飞剑尖端吞吐的剑芒,会毫不犹豫刺入他的脖子。

    也许是飞剑的稳定,也许是左莫的眼神,也许……

    哪怕他其实知道,左莫是绝不敢杀他的,可他不敢赌。

    “我认输。”林远的声音沙哑干涩,听不到半点刚才的意气风发和高高在上,在一片死寂中,远近可闻。

    颈侧的寒意消失,没有任何征兆。

    林远的心终于放回肚子里,他吞了吞口水,惊惧地看了一眼左莫,还有那把安静飘浮在他胸前的滴水剑。他脑中只有一个念头,这人招惹不得!

    此时围观众人才反应过来,顿时一片哗然,每个人脸上都是不能置信。谁也没想到,整个战斗过程竟然结束得如此迅速!当林远拿出四品《帝阳剑》时,绝大多数人在心中都把胜利判给林远。

    四品飞剑和三品飞剑之间的差距,非常大!

    可是,只一招,林远就败了。

    围观者之中,一双隐藏在阴影中的眼晴,一道寒芒一闪而逝。

    林远定了定神,他故作磊落地开口:“我输了。阁下可以随意取走在下身上一件法宝。”像他这样的人物,最忌讳输技又输人,比试输了没什么大不了,他能聚拢这些人,靠的本就不是武力。若是连人都输了,那才是威严扫地。

    但是他心还砰砰地跳,可千万不要挑……

    “就林师兄身上的那件灵甲好了。”左莫开口。

    “好!”林远忙不迭地答应,生怕左莫后悔,他最怕左莫挑他那把四品的《帝阳剑》。身上这件《洛月玄龟甲》虽然是极品三品灵甲,他费了不少心思才好不容易弄到手,但是其价值还不能和《帝阳剑》相提并论。《帝阳剑》可是掌门赐剑,若丢失了,他可就惨了。

    林远飞快把灵甲从身上褪了下来,丢给左莫,口中故作豪爽道:“左兄好本事,林远心服口服。不打不相识,左兄这个朋友我交定了。日后若是有什么需要兄弟帮忙的,尽管开口!”

    左莫连忙拱手:“林兄气度不凡,小弟佩服,能与林兄此等人物结交,小弟深感荣幸!”手上却毫不客气却飞快把刚刚到手的《洛月玄龟甲》套在身上。

    洛月玄龟甲通体黝黑,由三十六片玄龟背甲组成,采洛月之精华炼制而成,防御能力极佳。这一上身,左莫立马判断出这副灵甲远胜阎乐师伯给自己的那副灵甲,既舒适又透气,而且玄龟背甲其中所蕴含的灵力缓缓浸入左莫体内,说不出的舒服。

    左莫心中暗爽,完全无视围观修者们的叹息。他当然知道单论价值来说,林远手上的那把四品《帝阳剑》要超过这件《洛月玄龟甲》,可这才是他真正聪明的地方。若他要《帝阳剑》,虽然碍于面子,林远也会把四品《帝阳剑》交给他。但是如此一来,这事情就闹大了。四品飞剑,就是在无空剑门也没几把,所有的弟子之中,只有韦胜师兄的《裂虹》是四品。

    贪了这把飞剑,就等着对方的师门长辈找上门来吧!

    不仅如此,与林远的梁子就结下来了,而且还是死梁子,他绝对恨自己入骨!况且这把《帝阳剑》不适合左莫使用,拿来也只能去换成晶石。而《洛月玄龟甲》他现在就可以用上,这穿上在身上,防护力大涨,他对此次能盈利,也更多了几分信心。

    在别人地盘,太嚣张会死得很惨的!

    左莫占了便宜,也给足林远面子。林远保住《帝阳剑》,又得了面子,心情顿时大好,至于《洛月玄龟甲》,区区三品法宝,他还没放在眼中。

    林远又丢给左莫一枚玉简,慨然道:“这枚玉简,记载了这件《洛月玄龟甲》的运用之法,今日此甲在左兄此等英雄人物手上,小弟也与有荣焉。”接着他环顾四周,朗声道:“左兄以一敌五,这番胆识实在令人敬佩。但我灵英派,又岂是占人便宜之辈?不才提议,左兄每战之后,可休息半个时辰,用以恢复灵力,以示公平,各位觉得如何?”

    林远的这个举动顿时引起不少人的喝彩。

    “林师兄果然是磊落人物啊!”

    “没想到灵英派这名弟子,能有这般气度,不容易不容易!”

    无论是灵英派的弟子还是围观者,无不是交口称赞。

    左莫接过玉简,口中大赞:“林兄,真人物也!”

    只有接下来应战的三人脸色奇差无比,看向林远的目光充满怨毒。而常师兄则是盯着左莫,露出几分思索的表情。

    左莫也没想到,事情竟然会演变到如此状况。看到另三人的眼神,左莫顿时心中有如明镜。嘿嘿,这林远倒是帮了自己大忙!

    有了这枚玉简,他可以少了许多摸索。半个时辰,足够他粗粗摸清这件灵甲的运用之法。至于恢复灵力,刚才那场比试兔起鹘落,他基本没有消耗灵力。

    林远朝左莫一拱手,昂然回到他的队伍之中,那模样,哪里可见半点刚刚战败的样子。而那些依附于他的师弟们,也是马屁如潮,大赞林远气度如海。林远脸上故作淡然地摆手,心中冷笑。他把《洛月玄龟甲》的运用之法丢给左莫可是没安好心,他打头阵输了,若被他的竞争对手胜了,那无论他这番表演如此成功,也没有什么作用。

    他故作大方地把《洛月玄龟甲》给左莫,又提出每战之后左莫可以休息半个时辰,都是想阴后面几位一把。帮助左莫提高实力,就是打击对手。若是那几个家伙都输了,他虽败犹荣,其他人想学他,也绝不会有他这般效果。

    其他几人对林远提出的这个“合理”的要求根本无法反驳,只有黑着脸,看左莫盘膝而坐。

    半个时辰,左莫终于睁开眼睛。他心中大喜,这《洛月玄龟甲》果然是好东西,玄龟背甲有天然符阵,一经催动,飞剑难伤。

    第二位灵英派弟子早就等得不耐烦,当左莫睁开眼睛,他就走了出来。

    刷地把身上鲜红披风扯掉,露出里面一身劲装。

    从对方扯掉披风的那一刻,左莫眼睛倏地直了。

    这家伙……

    且不说身上那件光泽流淌的灵甲,也不说那对三品极品的护腕,连他脚上的那双鲜红无比的《赤血牛头靴》,左莫都不说,他的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对方腰间、手腕、胸前……

    腰带上,别着一叠叠纸符,五花八门,错了,五颜六色,让人怀疑,这厮其实是卖纸符的。二品龟甲符、二品鬼鬼分影符、二品敕行五雷符。

    手腕处,绑着一圈各色一次性法宝,二品《尖头刺蛇梭》、二品《点星辰》、二品《微雨双飞燕》……

    胸前挂着几处别袋,一缕缕药香飘出。对于以炼药为主业的左莫来说,这些味道太熟悉了。恢复灵力的《回灵丹》,品阶绝对不低于二品;用于疗伤止血的《红花丹》,亦不低于二品;带着独特甜香的《桃色丹》,二品毒瘴……

    双腿外侧,一边别着二品《大日月轮》,一连别着二品《天罗网》。

    ……

    不光是左莫,所有围观的修者,在这一刻,也全都傻眼了。

    燕明子嘿嘿笑道:“看来王师兄要拼命了,一开始就打算用上他的绝招药符流啊。”

    胡山心有余悸地看着场内满身披挂的王师兄:“只有你亲身体会,才知道王师兄药符流的威力!”他以前曾经和王师兄比过一场,全场都被压制,打得几乎抬不起头了。

    燕明子深有同感点头:“本门用符药的师兄多不胜数,但是像王师兄这般,把药符流用如此极致如此出神入化的,还从未有过。”

    胡山道:“王师兄还是有真材实料的。”

    燕明子补充了一句:“他家底也真雄厚啊!”

    两人不由齐默然,灵英派弟子们虽然家境都不错,但这其中也是有相当大的区别的。像王师兄这般,敢把符药用得如此极致,不是身家极其丰厚,断断不敢。符药流的核心思想谁都明白——以晶石换胜利。但知道归知道,能不能这么做,就是另一个问题了。

    而王师兄的符药流亦再次印证了一个存在无数年的真理:这世上,当你用足够多的晶石去砸一个人的时候,绝大多数时候都能胜利。

    王师兄也许在做人方面,远远不如林远,但是他的符药流在灵英派还是相当有威望的。当他扯掉披风,露出全部家当时,所有灵英派弟子陡然兴奋起来。因为在灵英派,绝大多数弟子都坚信一个真理,那就是谁的晶石多谁就有道理!

    可是,对于那些路过的修者们来说,眼前的一幕,所带来的冲击性之大,无以伦比。

    这年头,竟然有人能把自己武装到如此令人发指的地步?

    *********************************************************

    晚上有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