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修真世界 > 第九十五节 逼出来的办法

第九十五节 逼出来的办法

    三十颗三品晶石!

    若是放在不久前,他倒不觉得如何,可如今对他来说,这无疑一笔巨额债务。金乌丸无法炼制,最主要的财源断定。阴珠他还有不少,可他不敢卖。前阵子闹得那么厉害,他小命都差点没了,若是被谁知道他手上有阴珠,不,若被谁知道上次卖阴珠的人就是他,那他小命铁定不保。

    晶石诚可贵,小命价更高。

    灵园的赤红花离成熟还有段时间,现在也换不成晶石。哪怕冒点风险,把润泽丹卖了,可润泽丹如今也只有三粒。水炼之法效率实在让人有点不敢恭维。冰云草倒是可以卖个不错的价格,可像这种珍惜灵草,若卖掉,以后想买可就难买到了。

    十天之内筹齐三十颗三品晶石,这些天,一直在他脑海中盘旋,哪怕他调养经脉的时候,也不停地琢磨。可眼看时间越来越少,十天之期日益临近,左莫还是无计可施。

    难道自己去卖掉几件法宝?

    他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的法宝,顿时肉痛无比,这些可都是三品法宝中的极品,卖掉委实可惜。至于阎乐师伯和许逸师兄送给他的护腕和灵甲,品质一般,卖不出什么价钱。

    灵英派的那帮家伙,怎么这些天一个都没来呢?

    若是再来一两个,这问题不就解决了么?莫说三十颗三品晶石,便是再多一倍,也不是问题。灵英派那帮家伙全身上下,就没一件便宜货。

    想到那些天虽然惊险,但是自己却陡然富起来,心中的满足感和幸福感飙升,左莫一阵怀念。

    忽然他心中一动,他们不来找哥,哥可以去找他们啊!

    这个想法一跳出来,左莫立即兴奋起来,从地上一跃而起,跛着脚在房间里来回徘徊,口中念念有辞。

    他脑海中的第一个反应便是:有戏!

    不过,他还是按捺心中兴奋,开始的推敲其中的问题。找上门可和被找上门性质完全不同,跑到别人的地盘去挑衅,稍有不慎,绝对被人围殴。既要让对方应战,又不能惹怒对方,让对方围殴,还不能惊动灵英派的长辈……

    这得好好琢磨,好好计划……

    黑漆漆的房间里,左莫摸着下巴,僵尸脸面无表情,唯独那双眼睛闪耀着晶石的光芒。

    东浮试剑会如火如荼地举行。从规模和影响力上,东浮试剑会自然无法和整个昆化境的试剑会相提并论,但是丰厚的奖品,吸引了大量身家并不丰厚的年轻高手,大大提高了试剑会的水平。而试剑会水平的提高,也令一些原本无意于奖品的年轻高手纷纷离开门派,前往东浮。这可是一个与其他门派切磋的难得机会。他们可以不在意这些奖品,但是如此难得的历练机会,错过了就太可惜。

    这些外地的高手,若是想参加试剑会,必须从预试剑会打起。于是,哪怕是预试剑会,也依然是高潮迭起,高手层出不穷,看得让人大呼过瘾。

    来自十三重镇之一天明湖的古容平,《心湖剑》无影无踪,从第一轮预试剑会开始,十三轮无一败绩。其气质雍容大度,举止尔牙雅,迅速成为东浮女修者心中最佳的双修伴侣!每次他的比试,场面火爆,女子尖叫不绝于耳。从第五轮开始,这些疯狂的女人开始组建团队,打探情报,甚至用尽各种手段干扰其对手,古容平也迅速成为所有人都不愿意碰到的对手。

    来自另一重镇的鬼风,也是最引人注目的年轻高手。他的《小鬼剑》奇诡难测,威力惊人,加上一身神鬼难测的遁法,被称为最难缠的对手。

    出身寒门,无门无派的南门阳亦让人眼前一亮,他天赋异禀,身高体壮,力大无穷,普通禅修的二品《金刚诀》被他融入二品的《破山剑》,威力刚猛无俦,剑势大开大阖,有破山之威。他也引起许多门派的关注,此等良材璞玉,若能拉入本门,那绝对是只赚不赔。

    随着像南门阳这类无门无派的年轻高手纷纷出场,展现自己的才华,东浮试剑会也引起了各方关注。对于每个门派来说,有天赋有资质的弟子,都是他们十分渴求的。没有人嫌自己门派天才弟子多,一个门派的兴盛和繁荣,不是靠一个人。

    几乎天月界稍大些的门派,除了派出本门弟子去见识一下,亦派出本门的长老,以发掘那些有潜质的年轻人。小门派希望能够拉拢那些无门无派的弟子,而大门派则连小门派的天才弟子也觊觎。

    拉拢、出价、允诺……

    连始作甬者的天松子也没想到,他举办的这届东浮试剑会,居然会引发天月界各门各派势力重新洗牌。

    石室中,左莫伸了个懒腰,浑身劈啪连响。他面无表情地睁开眼睛,双目散发着类似饿狼般幽幽光芒。

    体内受损的经脉已经修复如初,神识也恢复。这些天,他苦修不断。《金刚微言》的进境让他有些意外,原本他以为,墓碑版要慢许多,哪知道经历最初的缓慢期,左莫的进步突然加快。但出乎意料的进步速度让他提心吊胆,很多时候他都不禁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炼错了。

    这些天,在修炼上遇到的一连串稀奇古怪的状况,让左莫对但凡与蒲妖有关系的一切法诀都疑神疑鬼。哪怕这篇《金刚微言》并不是出自蒲妖,而是出自蒲妖屁股下的墓碑。

    除了疗伤,这些天,左莫所有的时间都投入到修炼之中。

    离十天之期还有三天,养精蓄锐的左莫决定出发。他这次准备得相当充分,像恢复灵力的灵丹,哪怕是二颗三品晶石一粒,左莫还是一咬牙赊了五粒。

    灵英派坐落在灵英山。

    来到灵英山的山门处,仰脸看着雄伟瑰丽的全玉制山门,左莫不由感慨灵英派的财大气粗。灵英十九峰,占地范围是无空剑门的七倍有余,据说灵英派最初占地不过一峰,但灵英派历代掌门皆极擅长经营,后面十八峰全都是历代掌门用晶石买下来。

    灵英派山门正对大道,沿石阶而上,地势绝佳,路过修者络绎不绝。

    其实左莫心中也有些打鼓,在东浮,灵英派的名气可比无空剑门要大得多。灵英派的筑基期弟子就有几十位,哪怕你再厉害,几个人围殴你一个,你也吃不消啊。

    不过一想到三天后的期限,左莫只觉得胸中一股勇气凭空而生,再看向那道全玉雕琢而成的山门,他恨不得直接把它拆了扛回去,然后卖成晶石!

    冷静!要冷静!左莫拼命告诫自己。

    想着自己早就拟定好的计划……

    灵英派的弟子早就注意到这个举止有些怪异的陌生人。

    “喂,干什么的?”一位灵英派弟子皱着眉头喝斥道:“不知道这是灵英派么?”他上下扫了左莫两眼,轻蔑道:“本门规矩,衣冠不整者不得入内!”

    另一位灵英派弟子不悦道:“师弟,和他费这些口舌作甚,轰走就是了!”

    这群小喽罗,左莫自然是看不上眼的,别的不说,光两人身上没什么油水,就直接让左莫把他们无视。他懒得理会两人,大喇喇道:“叫文飞出来!”

    两位灵英派弟子脸色一变,其中一人喝斥道:“大胆,竟敢直呼文师兄……”

    “我是无空剑门左莫。”左莫懒洋洋地打断。

    喝斥声嘎然而止,两人脸色大变。

    “剥皮僵尸……”两人对视一眼,刚才喝斥的那人哆嗦道,另一个人顿时跌跌撞撞朝山中跑去。

    看到两人的反应,左莫心中得意,看来哥还是颇有威名嘛。不过他旋即有些不满,这绰号,也委实难听了点吧!

    只过了片刻,文飞和一群浑身释放五颜六色光芒的家伙出现在左莫视野中。左莫精神陡然一振,双目光芒暴涨,绿油油就像饿极的狼,突然看到一群肥美无比的绵羊。

    这群人每个动作,左莫就像看到无数晶石组成的人形在荡漾……

    文飞看到左莫,脸色顿时阴沉下来,旧仇新恨一齐涌上心头,寒声道:“左兄大驾光临,可是归还上次从我们几兄弟那借去的法宝么?”

    左莫心中暗呼此人狡诈,委实不是善茬,嘴里却嘿嘿一笑:“借?文兄在说笑么?本门规矩,但凡前来挑战,必留一件随身法宝,以示战绩。若在下战败,文兄亦可随便从小弟身上挑去一件法宝留以纪念。这便是本门门规中所谓一战一法宝!可惜文兄运气不好,败在小弟手下。若文兄想取回,可以再次挑战本人,在下随时恭候。不过,若文兄再输了,要再付出一件法宝哦。”

    左莫随口胡诌。

    当众被提及败绩,文飞脸色铁青,但却又无从反驳。

    陶姝儿见文飞几近失去控制,心中暗呼小贼可恶,却只有站了出来:“那不知左兄此次前来所为何事?莫非是向本门示威不成?”

    左莫腰背一挺,双目光芒暴涨含威,双手抱拳朝无空山遥遥一拱,语气低沉肃穆。

    “陶姑娘说笑了。各位灵英派师兄往本门挑战者前后总共五人。然,掌门谆谆教导我等弟子,我无空剑门虽小,也需自重声名。又言,弟子辈的事,弟子辈解决。此事因我而起,自然责无旁贷,来而不往非礼也,今特向五位灵英派师兄一一请教。此五战毕,无论胜负,此事了结!据闻灵英派众位师兄素来坦荡磊落,贵派门风严正刚直,能与五位师兄一一切磋交手,小弟不胜荣幸,还请各位师兄不吝赐教!”

    路上行人只见灵英派山门处,一瘦弱少年面对众多浑身宝气逼人的灵英派高手,从容镇定,夷然不惧,不由纷纷驻足。

    这番话更是掷地有声,铿锵有金石之音,穿荡云间,听者热血沸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