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修真世界 > 第九十四节 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

第九十四节 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

    石室中,左莫双目微闭,盘膝而坐,胸前漂浮着一缕钟笋火,乳白色的火焰中,阴珠隐约可见。

    他双手不断地变幻法诀,随着他指法的变化,一道道灵力投入火焰。

    炼制阴火珠的关键并不是灵力,而是神识,他的神识小心地控制火焰。法诀十分复杂,左莫立即感到吃力无比,尤其是这种状态需要持续半个时辰。可怜的左莫,他并不知道,一般来说,炼制阴火珠可并不是筑基期修者能够完成的。

    没人告诉他,蒲妖没告诉他,《阴火珠篇》没有写。

    如果他知道,他一定不会去尝试。

    有的时候,无知者反而无畏。毫不知情的左莫压根就没想过,自己的修为究竟能不能炼制阴火珠。他老老实实根据《阴火珠篇》上面的记载,小心地炼制阴火珠。

    一个个神秘的光符,投入钟笋火中,钻入阴珠内。然而,钟笋火和阴珠都没有半点变化。

    时间一点点流逝,左莫额头渐渐沁出汗水。

    灵力消耗得太快!

    照这速度下去,自己体内的灵力很快就会枯竭。一旦自己的灵力跟不上,阴珠铁定要报废。

    一想到此,左莫脑海中不由浮现东浮自由市场那片连绵有如森林的《高价收购阴珠》招牌,连金丹期修者也肯高价收购,那该是啥价格啊!越想他越是由衷感到肉痛,就好像看到无数晶石在向他挥手,然后越飞越远。

    该死!

    蒲妖这厮的东西果然靠不住!什么劳什子《阴火珠篇》,错误连篇!这又是啥子情况?

    左莫又急又怒又不甘心!

    虽说这次小命没有受影响,可那么多晶石和自己挥手告别,俨然和小刀割肉没啥区别。若不是正在炼制,左莫只怕马上就冲到蒲妖那去理论了。

    就在此时,在他的识海,蒲妖漫不经心地抬抬头:“这么快就开始炼了?年轻人,真是干劲十足啊!”说完,便重新闭目养神,安心地听着他的音圭。

    若是左莫听到这句话,只怕当场吐血三升。可怜的他还摸不透情况,他唯一能肯定的,自己绝对没有漏掉一句。

    可眼前的情形,和《阴火珠篇》的描述完全不同,按照《阴火珠篇》的描述,他起码还需要坚持半个时辰,可自己的灵力几乎全都告罄。难道是自己的修为不够?左莫终于想到问题上,但是此时领悟已经为时晚矣。

    他终是舍不得这颗阴珠,咬牙坚持,能坚持多久就坚持多久吧!总不能睁睁地看着这颗阴珠浪费掉吧。忽然他想到炼丹时自己运用神识来观察,他便分出一部分神识,小心而吝啬地控制着他体内的灵力。

    灵力的消耗顿时减少,但是这样下去,还是坚持不下来啊!

    左莫又一咬牙,再分出一部分神识,小心翼翼地控制一小股灵力。为了避免与他双手正在不断变幻的指法法诀冲突,这一小股灵力被左莫引到脚底涌泉处。若没有这小股神识,左莫根本没有精力去控制这小股灵力。光是双手不能停下的法诀,就足够要他吐血了。可分出一缕神识,左莫现在便是心分三用。

    那种脑子被劈成三块的感觉,难受至极,只一会,左莫便觉得隐隐作痛。

    这是一种相当熟悉的感觉!

    当初被辛岩师伯的剑意伤了神识,便是这般感觉,也是那次,自己掉入蒲妖的《胎息炼神》的陷阱之中。

    但是为了晶石!为了阴珠!

    左莫咬牙坚持住!

    用尽全力地控制这一小股灵力开始沿着涌泉穴旋转,不断地加快灵力运转的速度。这股灵力的运转速度越来越快,渐渐,它就像一个小小的漩涡,脚心似乎传来一阵吸力,周围的灵力开始缓缓向这个小漩涡涌来。

    这是左莫从未试过的办法,但是为了晶石,他也顾不了那么多了。说起来,这个创意,他还是从《离水剑诀》的那招《七涡》学来的。如果按平日里吸纳灵气的速度,那肯定是歇菜的。无奈之下,左莫才想到这个冒险的办法。

    脚心的灵力运转不断地加速,逐渐有灵气被吸力。

    被吸力之后的灵气迅速加入到小漩涡之中,漩涡开始一点点增大,速度也愈发惊人,周围的灵气像被抽动一般,开始大股大股朝左莫的脚心漩涡涌动。

    嘶!

    左莫嘴巴倒吸一口冷气,胸前飘浮的钟笋火一阵抖动,差点溃散。

    他只觉得脚底板像被一个钻头不断地在钻,涌泉穴虽然是人体的一处大穴,但是平时左莫从未用它来吸纳过灵气,如今却一下来这么多,不痛才奇怪!

    不过,为了晶石,哥忍!

    左莫充满悲愤地继续催动灵力,加快吸纳灵气的速度。空气中的灵气,被吸纳入体内,需要经过一个炼化精纯的过程,才能转化为修为。灵力越精纯,威力才能越大,才能控制更加由心,也不会影响心性。可此时左莫哪里顾不得上这么多,不精纯的灵力也是灵力,起码能解一下燃眉之急。他此时就像一个十年没有沾荤腥的极度饥渴男人,只要有一点灵力,他都如狼似虎地拉过来。

    有新灵力的补充,左莫也终于松一口气。

    炼制出来的阴火珠品质如何,已经不是左莫去考虑的事情了,能完成他已经谢天谢地。

    哥的人生总是如此悲惨!左莫心中悲愤莫名,摄取个钟笋火,差点小命没了。炼制个阴火珠,也要受尽苦楚,脚心传来的钻心痛,神识一分为三的隐隐抽痛,驳杂不堪的灵力通过经脉的撕痛……

    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那晶石爱得深沉……

    ——还因为痛!

    左莫对自己还有心情无厘头地自嘲感到惊讶,但是他很快就没有心情。没有经过炼化的灵力,操控起来难度太大,之前他轻松便能完成的法诀,现在也变得艰难无比。他体内正处于微妙的平衡之中,稍有不慎,平衡一旦被打破,那就前功尽弃。

    于是,他忍痛含泪,小心翼翼地维护体内平衡。

    石室中,左莫就像一个漩涡一般,周围的灵气疯狂地向他涌去。

    随着灵气进入他体内,面前的那缕钟笋火火势暴涨。

    左莫浑身衣服无风自动,猎猎作响,额头的汗水就没有停过。石室内浓郁的灵气也架不住左莫如此狂吸,顿时一扫而空,只有灵脉处一缕灵气笔直地源源不断投入左莫的脚板心。

    可怜的脚板心如今已经是通红一片,就像被烧红的烙铁烙过一般,如果仔细看,便会发现原本讲究稳若磐石的腿,如今却就像得了癫痫般,一抽一抽。

    当最后一道法诀打进钟笋火中,左莫再也忍不住,仰面大八叉倒下。

    他累得连手指头都不愿动,只是全身如同刚刚被抽筋的蛤蟆,手脚会不自主做一些奇怪的抽搐动作。

    痛!

    这一躺下,他顿时哀嚎起来,体内经脉撕裂的痛苦、神识受损那种无处不在的隐隐作痛,还有脚底板的钻心痛,全都在提醒他,他的处境是何其不妙。

    哀嚎了一会,左莫挣扎着爬起来,几乎是连滚带爬地捡起那颗阴火珠。

    灰色的阴珠如今却像烧制成的透明琉璃,里面夹杂着一丝丝白色的纹路,就像天空飘浮的一缕白云。

    真漂亮!

    左莫露眼神迷醉,爱不释手,只觉得刚才受的那些痛苦总算是值得。这颗阴火珠的威力之类他也不知道有多大,但是看到如此漂亮的珠子,再想到炼制的不易,他哪里舍得把它用掉来试验威力?

    像宝贝一样,小心收好。

    他挣扎着起身,顿时哎哟一声惨叫,原来他的右脚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红肿得像馒头。莫说是走路了,便是轻轻一碰,都针扎地痛。

    果然是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啊!

    左莫一边感慨着,一边以怪异的姿势单腿一步步地跳出石室。

    为了这颗阴火珠,他付出了惨重的代价。神识受损倒比较好办,《胎息炼神》专治神识受伤。比较严重的是经脉受伤,他不得不跑到蘅芳院找许晴要了几粒丹药,慢慢疗养。好在经脉受伤对于修者来说,虽然不是家常便饭,但也是最常见的状况,所以门派此类丹药倒是不缺。

    许晴看到左莫如此狼狈的模样,大吃一惊。

    左莫师兄如今威名远播,剥皮僵尸的声名起码在无空山这一带还是相当响亮的。灵英派的那群纨绔们,已经有好多天没来骚扰了。什么人把师兄打得如此凄惨?

    不过她也不好开口问,连忙拿出五粒上好的丹药,递给左莫。看到左莫接过丹药转身,她犹豫了一下,还是弱弱地加了一句:“师兄,这丹药一颗三品晶石一颗,总共五颗三品晶石。”

    单脚金鸡独立的左莫身子一晃,差点一头栽倒,亏大了!而且他如今浑身上下,一颗晶石都没剩下,只好挥手道:“赊上!”

    一颗晶石难倒英雄汉啊!

    “哦。”许晴点头,然后提醒左莫:“师兄,十天以后,就到了结算的期限。师兄莫忘了!师兄如今欠款,我看看。”说完她掏出一个小本,翻了两页,念道:“前段师兄炼丹的原料费一直没结算,加上今天的,总计三十颗三品晶石!”

    左莫只觉眼前一片黑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