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修真世界 > 第八十八节 剥皮僵尸
    所有人都呆在原地,大脑一片空白。

    胜负且不说,但起码在众人看来,应该是火拼热烈,你来我往,战况胶着,最后以一方惨胜而告终。可结果,一招打败了三人,这样的结果,令所有人的下巴差点掉在地上。就连对左莫充满信心的无空剑门弟子,也一时间,失去语言能力。

    小果呆呆地看着左莫。

    师兄刚才从对方身上搜刮的模样……

    唔,为什么自己会用“搜括”这个词呢?不好不好,师兄这是在缴获战利品!小果心中下意识地替师兄辩解。

    “给你。”左莫把刚刚从陶姝儿头上摘下的千年桃木簪扔给小果。

    小果下意识地接住。女弟子间顿时响起倒吸冷气声,她们的眼睛刷地一下通红通红,盯着小果手上的桃木簪,就像一群兔子在狠狠地盯着一根胡萝卜。

    “可惜,她身上灵甲被震坏了,要不然,剥下来给你倒是挺合适。”左莫有些遗憾地嘟囔着。他浑然没有想过,当众去剥一名女修者的灵甲,是件多么少儿不宜的事。

    过了一会,小果回过神来,看着手上的桃木簪,她手一抖,就像触电般,险些把它丢掉:“师兄,这太贵重了!”

    她虽然不认识这桃木簪究竟有多么好,可拿在手上,她也能感受到它的不凡。这根桃木簪,太贵重了!

    这种好东西,师兄应该自己留着!她这样想。

    左莫眼光在昏迷的三人身上瞄来瞄去,嘴里不耐烦道:“给你就收,啰嗦什么。”

    小果最怕左莫不耐烦,顿时呐呐,不敢说什么。

    左莫强自按捺心中想把昏迷的三人剥个精光的冲动,转过脸,看向燕明子和胡山。

    “你们今天要不要再打一次?”那声音,温柔得就像狼外婆。

    燕明子和胡山齐齐打了个寒颤,两人头摇得像拨浪鼓。

    “真的不打?”

    两人又连忙鸡啄米般点头,双手抱着胸,脚下下意识地向后退了两步。在他们眼中,左莫已经彻底化身为最恐怖的妖魔。

    “真让人失望。”当左莫面无表情地说出这么一句话,话里透出的浓浓遗憾,让燕明子和胡山两人心脏禁不住再次猛跳起来。左莫挥挥手:“把他们带走吧,以后不要来烦我。”

    两人如蒙大赦,对视一眼,赶紧扛起昏迷的三人,拔腿便跑。那模样,就好像只恨爹娘少生了两条腿。

    待两人的身影消失,左莫再也忍不住,一屁股坐在地上。小果见状,顿时大惊,跑了过来焦急地问:“师兄,你受伤了?”

    看着这张满是关切的苹果脸,左莫心中一阵温暖。

    “哦,没事,就是有些脱力。”左莫摆摆手,故作不以为然道,接着便从怀中取出一粒丹药,塞进嘴里,盘膝开始打坐。

    燕明子和胡山直到完全看不到无空山才停了下来,两人上气不接下气。

    “那家伙到底是不是人?”燕明子有气无力道:“这和情报上差得也太大了吧。”

    “幸亏我们跑得快。”胡山一脸庆幸。

    燕明子亦是心有余悸:“可不是?你没看他看我们的眼神,就恨不得把我们全都剥光!”

    两人不由想到左莫的眼神,就像冰天雪地里没穿衣服,忍不住齐齐再打个寒颤,异口同声道:“好可怕!”

    过了一会,两人才渐渐从左莫的阴影中走出来,燕明子指着昏迷的三人:“他们怎么办?”

    胡山想到还要背他们到门派,一咬牙:“叫醒他们。”

    过了一会,三道极其凄厉的惨叫声远远传出。

    “左莫,我和你势不两立!”

    “还我鞋来……”

    “老娘和你拼了!”

    ……

    左莫得意至极,从行头上,他是不折不扣的鸟枪换炮。

    手持滴水剑,腰悬流火聚灵佩,指上玄蓝水戒,脚下风行靴,怎一个风骚了得?

    这一身行头,便是门中以家境富裕而著称的须依夏,第一次看到时,也目瞪口呆。心中直嘀咕,难道左莫师弟去抢了哪个法宝店?

    得意归得意,日子还得过,租用的灵园,左莫需要花费时间去打理。除此之外,每天的修炼还不能耽搁,他的日子相当充实。只是一连几天,却再也没有人上门挑战,让左莫很是失望。

    这年头,什么种植、炼丹,都不如抢来得快。这简直是无本万利,空手套白狼!左莫大为惋惜,早知道那天最后一剑不该一下把他们三人都打昏。细水长流才是王道啊!

    他浑然不知,由于他表现出的强横实力,灵英派上上下下,大受震动。尤其是他最后“缴获”战利品的英姿,更是在燕明子和胡山的极力渲染下,传遍灵英派。

    “剥皮僵尸”的绰号就这样不径而走。

    剥皮僵尸无疑是纨绔们最不愿意沾染的对手。纨绔们素来是依仗昂贵法宝无数晶石来作战,可是,若是去惹剥皮僵尸,那岂不是给对方送钱么?带极品法宝去吧,若输了,这法宝铁定难保。根据法宝鉴定专家燕明子的详细描述,和五人所失去的法宝比对,证明了剥皮僵尸眼光极其老辣识货。若输了,失去的,肯定是身上最值钱最昂贵的法宝!

    可若是带些垃圾货去挑战吧,本来就低得可怜的胜率,会无限向零接近。

    灵英派的纨绔们个个都是人精,都是识时务的俊杰,再也没人敢去招惹这“剥皮僵尸”。

    无空剑门的长辈都不在,左莫活得快活无比。尤其是,没人管他炼丹。

    金乌丸他每几天都会炼制一批,这是一个十分稳定的收入来源。不过,他现在并不打算在这上面花费太多的精力。金乌丸虽然颇赚,但是毕竟只是一品灵丹,利润有限。左莫如今被身上这件极品法宝眼光养刁了。若是只靠炼制金乌丸,他身上这几件法宝之中任何一件,都需要起码半年时间才能买得起。

    普通三品法宝的价格并不算昂贵,左莫也能买得起。但是像这类的极品,价格会达到匪夷所思的地步。

    左莫开始重新拾起他前段时间的尝试。以太阳精华为主,离火符阵为辅,重新炼制一种灵丹。

    重拾这个之前不断失败的尝试,并不是完全为了晶石。

    他是冲着金乌火去的!

    金乌火可是四品火种,若他能拥有,炼制的低品灵丹,品阶可以上升一阶。而且金乌火为天下诸火源头之一,可以与许多火种相融。日后若能遇到更好的火种,也可以把它融入其他火种之中。

    当然,对于现阶段的左莫来说,金乌火已经是天下最好的火种了!更何况,他有可能依靠自己的力量来得到金乌火,有什么比这更令他充满斗志?

    他几乎一头钻入师傅的典籍室,开始细细浏览寻找,能够承受太阳精华并且能够中和其霸性的灵草。

    正当左莫准备一心一意,开始攻关的时候,粉红纸鹤从天而降。

    “爷,上次游戏的答案呢?”

    左莫顿时一拍脑袋,暗呼糟糕,这些天,他天天沉迷在炼丹之中,早就把那个所谓的游戏抛之脑后。无奈之下,他只有硬着头皮回道:“抱歉,我这些天有些忙。”

    “爷不重视奴,奴伤心了。”

    左莫头大无比,威胁,这绝对是威胁。

    “过两天给你怎么样?”左莫决定这两天就算不吃饭不睡觉,也一定要把这个游戏解出来。他可是知道,这纸鹤女是多么的心狠手辣翻脸无情!

    不过,他再次低估了纸鹤女的心狠手辣翻脸无情。

    当左莫心怀忐忑地折开刚刚飞来的粉色纸鹤,他只觉得眼前一花,周围场景一变。

    “死女人!”左莫气急败坏,破口大骂!

    他不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这死女人也不是第一次用这手段。

    “嘻嘻,爷不要骂我哦,谁叫你不重视人家呢?爷不想陪奴玩,奴只好自己找点乐子。嘻嘻,这是奴七岁时学会的迷阵,很好玩哦。爷慢慢享受。”

    空中传来一个甜腻妩媚入骨的声音,带着几分慵懒和漫不经心。

    “死女人!”左莫咬牙切齿从牙缝中挤出这三个字。若是对方在他面前,他肯定会直接扑上去,用滴水剑把她剁成肉酱。这个草芥人命、无聊空虚的死女人!

    骂声没有得到任何回应,怒火中烧的左莫渐渐冷静下来。

    迷阵?

    他打量周围,莫名地,他有些心慌起来。他脚下,是无数格子。每块格子一尺见方,或纯黑或纯白,相隔排列,远远望去,不见尽头。

    幻觉,这是幻觉!左莫在心中拼命告诉自己。

    对方既然说了是迷阵,那这一定是幻觉。

    可是,这一切又是如此真实,左莫甚至能够感受到脚下格子传来的坚硬感。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左莫就像立在一个广袤的荒野,孤立无助。

    不过还好,起码没有什么危险的东西,左莫心中稍安。

    他开始寻思着,自己从这个迷阵走出去。他会的阵法本来就少得可怜,眼前的迷阵显然不在其中。这死女人七岁就会的迷阵……

    左莫复又开始咬牙切齿起来。

    忽然,不知从哪里飘来一团雾气。

    但这团雾气来得快,去得也快。

    可是当雾气散尽时,左莫看到眼前的情景,呆若木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