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修真世界 > 第八十六节 文飞
    “各位安好?”左莫一拱手,算是打招呼。

    燕明子和胡山的脸色顿时难看了几分。安好?安好个啥?他们俩回到门派后,受尽嘲笑奚落。陶姝儿咯咯地掩嘴轻笑,在她身边,两位灵英派的弟子脸上也露同几分笑意,不过好在两人也强忍住。

    灵英派内门弟子数量是东浮之冠,但同样,由于缺乏一位强有力的领头羊,因此众弟间派系林立,门派关系之复杂亦为东浮之冠。

    陶姝儿莲步轻移,美艳玉容顿时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只见无空剑门外门弟子迅速分成两个阵营。男弟子个个目不转睛,不少人神情呆滞,看得直流口水。而女弟子们阵营则酸味冲天,小贱人狐狸精之类的骂声不绝于耳。

    陶姝儿嫣然一笑:“左师兄上次的风采,小妹十分佩服呢。但是奈何身为灵英派弟子,也不能眼睁睁地见本门名声受损,今天特意再来拜访左师兄。”

    对方说得冠冕堂皇,左莫心中冷笑。此女长得虽然美貌,却毒如蛇蝎,稍不小心,便会栽在她手上。而且左莫对她看到同门师兄弟吃憋,还如此没心没肺地嘲笑相当看不惯。

    “哦。”左莫的那张脸没有任何变化,加上他低垂眼睑,别人更是难以猜出他的心思。

    陶姝儿顿时有着一拳打到棉花的感觉,对方如此淡漠的反应,让她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不过她亦不是简单之辈,向后退一步,让出另两位师兄,道:“文飞师兄和明道师兄是我灵英派真正的高手,亦是小妹素来敬佩之人。这次前来……”

    文山和明道两人听到此话,顿时不自禁地抬头挺胸,显然大为得意。

    “要打就打。”左莫忽然开口,打断她:“只是,我无空山也不是想来便来,想走便走之地。丑话说在前面,谁要败在我手上,我会从他身上取走一件法宝,以证本门之名。”

    这番话说得正义凛然,身后的无空剑门外门弟子们无不齐声喝采。

    两人闻言,顿时脸色不愉。

    文飞一身青衣白纱,头束青巾,风度翩翩,仿若随时可能会乘风而去,端得神仙人物。他岂甘示弱,冷笑一声:“好说好说,你若有这本事,在下自然也认赌服输。”

    身着蓝色灵甲,头束金冠的明道亦开口:“若是你输了,我亦会从你身上取走一件法宝。”

    陶姝儿站在后方,看着双方剑拔弩张,嘴角露出一抹得意的笑容。而燕明子和胡山双目通红地盯着左莫,那模样,似乎恨不得把他活吞下去。

    “谁先?”

    左莫一声沉喝,向前踏出一步,气势暴涨。

    不知是不是刚刚练过剑的缘故,他只觉浑身躁热,热血沸腾,如同火焰炙烤,那突然喷涌而出的战意,翻滚不休,直欲破体而出。

    仿若宝剑出鞘,凛冽锋芒乍然而现!一步之遥,左莫便如同换了一人,那表面的木讷实则骨子里油滑,此时全都不翼而飞。全身上下,浓浓的战意恍若实质,纯粹得令人无法逼视。

    陶姝儿呆呆地看着左莫,美艳的玉脸上,就像见到鬼一样。

    怎么可能?

    这还是那个猥琐贪婪的僵尸么?

    在她心目中,左莫便是贪小便宜的小人物,要不然,哪有人会在对战的时候打别人飞剑的主意?

    上次吃了亏,尤其是在这种小人物身上吃了亏,才让陶姝儿这般耿耿于怀。被自己看不起的人手上栽了跟头,她如何咽得下这口气?

    可是,眼前的左莫……

    文山眼中露出凝重之色,对方流露出来的气势,让他很意外。不过,他可不是那种燕明子和胡山那种纨绔,他虽然家境富裕,但平日的修炼也十分刻苦,还是有几分真材实料的。

    他虽惊却不惧,踏出一步,口中轻喝:“我来!”

    文飞亮出自己的法宝,一把淡青色的玉扇,以玉为骨,扇面所用布料显非凡品,隐约可见青光流转,扇面上绘有一幅山水画,细看之下人,便会发现画中那条群山间时隐时现的河流,竟然在缓缓流动。

    天河扇,三品。

    滴水剑,三品。

    左莫不由再次感慨灵英派的法诀驳杂不堪,连扇都出来了。

    当看到自己的滴水剑,燕明子脸色奇差无比。不过,他极喜欢收藏各种法宝,眼光老辣得很,立即注意到,滴水剑比起在他手上,品相更胜一分。心中顿时有些纳闷,难道这飞剑也挑人?

    “请!”文飞颇有风度地喊了一句。

    话音未落,滴水剑便至!

    《顺水》!

    左莫最喜欢的起手式,这一招有如铃羊挂角,无迹可寻。

    他如今用出这招,与往日颇为不同,往日如同云淡风轻,如今轻幽依旧,却多了几分火的味道,就像白森森的火焰,燃烧起来,悄无声息。

    文飞冷笑,轻摇天河扇。

    左莫只觉眼前一花,一道粗壮无比的水柱从天而降,恍若水龙,朝他席卷而来。

    《水龙吟》!

    以攻对攻!

    谁也没想到文飞看上去如此温文尔雅的人,打法风格竟然如此刚猛。双方比的是,谁先攻击到对方。

    左莫冷哼一声,剑势不变,脚下灵力运转,猛地向左闪去。他脚下有如装了弹簧,速度奇快,闪过水龙。

    对攻?

    左莫丝毫不惧,若论速度,没有什么法宝能够与飞剑相比。催动灵力,滴水剑发出嘶地一声轻鸣,恍若一抹流光,快捷如电!

    文飞面前升起突然升起一层薄薄水幕,滴水剑狠狠击中水幕,水幕急剧荡漾波动。水幕后的文飞脸色微变,不过水幕急剧荡漾,还是挡住滴水剑!

    左莫也同样有些讶然,这层水幕看似只有薄薄一层,但没想到竟然能挡下滴水剑,比他预料的要强韧得多。不过,他也看出来,这层水幕也只是勉强能够抵挡,若自己再加把力,定破无疑。

    他正欲催动灵力,没想到那条粗壮至极的水龙竟然有如活物般,灵活地一转,折向他冲来。

    转眼间,水龙就冲到他面前。当这条水龙冲到他面前,他才恍然惊觉它的巨大!俨然就像一条大河,轰隆隆朝他兜头冲来,声势骇人至极!

    左莫想都没想,滴水剑化作一抹流光,倏地出现在他和水龙之间。

    眼中闪过一丝寒光,滴水剑蓦地升起。

    《瀑截流》!

    众人只觉眼前一亮,左莫面前就好似突然出现一道瀑布,无数剑芒组成的瀑布银练,倾泄而下,准确无比地击中水龙的龙头!

    轰!

    水龙龙头陡然炸开,无数水花四下飞溅,正在围观的众弟子们顿时淋了个落汤鸡,但此时也没有人挪开自己的目光。如此精彩的比试,错过任何一眼,太可惜了。

    水龙前仆后继,仿佛永远没有尽头般,而天空悬挂的瀑布匹练,却也绵绵不绝,似乎无穷无尽。

    “厉害!”燕明子目瞪口呆,他心中已经完全心服口服,对方如此实力,上次取胜,并不是取巧。

    胡山亦看得目不转睛,深有同感地点头:“我早就听说过,文飞师兄的天河扇,在我们这代弟子中,能排前三之列,果然名不虚传!”

    燕明子一副与有荣焉道:“不错,不过我的滴水剑也不是凡品,能和天河扇相持不下,品质不凡啊,我眼光真好。”

    “那是左莫厉害。”胡山丝毫不客气:“放在你手上,你能挡住文师兄五招就不错了。”

    燕明子也不恼:“打架我是不如人,不过买法宝,你们哪是我对手?”

    胡子一噎,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陶姝儿心中掀起无数波澜,她从未想过,左莫能够与文飞师兄相持不下,因为她知道文飞师兄有多厉害。

    文飞师兄在外声名不显,但在灵英派这代弟子中,可是真正的实力派人物。他深得长辈喜爱,那把天河扇,便是门中长辈专门为他炼制,可是羡煞无数人。文飞师兄也不负重望,他天赋出色,修炼刻苦,加上无数灵丹不断滋补,一身实力精深无比。但他平日出手极少,便是同门师兄弟,亦不知其深浅。陶姝儿是一次无意中看到文飞师兄修炼,惊骇无比,留下极其深刻的印象。所以这次她专门去求文飞师兄,便是想打压一下左莫的气焰。

    而且,陶姝儿还知道,长辈们打算让文飞师兄在不久后的东浮试剑会上一鸣惊人。

    这个可恶的僵尸,居然和文飞师兄能打平手?

    怎么可能?

    陶姝儿感觉自己的脑袋有些转不过来了。

    而那些外门弟子,个个睁大眼睛,鸦雀无声。左莫没有注意到,女弟子间中,有一张可爱粉的苹果脸,如今紧张无比,连小拳头都不自禁地握紧。

    两人交手快若闪电,两招只不过是眨眼间,如今进入相持阶段,众人才不由松一口气,稍一回味,更是大呼精彩过瘾。

    然而相持的两人,可就没那么轻松了。

    文飞之前的不屑和蔑视早就消失得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无比的凝重。正欲在试剑会上大显身手的他,没想到却遇到如此强劲的对手!

    而左莫,眸子里两缕火焰疯狂跳动,他战意正酣!

    相持战对他不利,对方还有一人,如果不能尽快解决战斗,那下一场比试,基本上就没有什么胜望了。

    心思电转,他长啸一声,决定全力一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