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修真世界 > 第八十五节 找上门来
    当左莫折腾完刚刚租来的灵园,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西风小院,可是当他看到几乎和他同时抵达的粉色小千鹤时,他很想两眼一翻直接晕过去。

    能不折腾么……

    左莫想哭。可奈这件事情,并不以他的意志为转移,他只能被转移。

    “爷,好无聊,我们来玩游戏吧!”

    左莫很想回“哥真的真的一点都不无聊。”但是考虑到对方喜欢放“烟花”这个古怪的嗜好,左莫还是极其冷静理智地回了一句:“我不会玩游戏。”

    他觉得他并没有欺骗对方,他的确不会玩游戏。游戏,这两个字对他而言,陌生得他就好像根本不认识。他的生活,从他睁开眼睛的第一刻,就注定他不能悠哉悠哉地玩着游戏、过着生活。

    但对方很大方友好且不嫌弃地说:“没关系,奴教爷好了。”

    左莫进行最后的挣扎:“我是笨蛋,教不会的。”

    可是,和之前无数一般,对方根本不给他任何反抗的余地。于是,左莫看到了一连串,大约八千字的游戏规则。这一次,左莫是真的晕过去了。如此难度,对于他这位非游戏爱好者来说,实在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他只扫了两眼,便决定放弃,苦口婆心道:“其实我真的是笨蛋!”

    不过考虑到激怒对方对方的概率太大,他还是弱弱地补了一句:“要不然,你找个最简单的游戏?”

    这一次,到他手上的,是一个字数大约两百字的游戏规则。

    咦,左莫精神不禁一振,这不是一道阵法题么?他又仔细看了一遍,终于确定,这的确是一道阵法题。

    阵法是一套系统的学问,小门派出身的左莫自然不会有什么体会。但在一些大门派,弟子们学习阵法,从最简单的单灵阵,到两仪阵、双元阵,逐渐趋于复杂。这是一个相当漫长的学习过程,为了帮助弟子的学习,一些阵法精深的修者,也整理出一整套学习方法。这其中,便包括各种阵法题。

    比如纠正,比如补缺,比如优化,等等,名目繁多,层出不穷。到后来,有些修者,乐不疲此,十分沉迷此道,创造出难度极高的阵法题。而许多弟子间,也经常以此为游戏。

    但是对左莫来说,他从来没玩过,觉得很新奇。题目涉及的阵法并不复杂,左莫也曾学过,但是提出的问题,却极其刁钻。一时间,他不禁陷入思索之中。对方也似乎知道他在思考,并不催促。

    想了半天,一无所得。

    左莫用力地甩了甩脑袋,才回复了几分清醒。心中不禁有些咋舌,难道那些大门派弟子们玩的是这些?他不禁有些羡慕起来,难怪他们那么厉害,玩都能玩这么厉害的东西。

    不过,他决定先把这玩意放一下,他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做。游戏嘛,闲暇的时候玩一会就行,反正那个该死的女人现在也没催他。

    左莫进石室修炼《胎息炼神》和墓碑版《金刚微言》。

    修炼完之后,他从灵泉中提出那把滴水剑,有灵泉的滋养,滴水剑光泽比之前更剔透了几分。左莫爱不释手地抚摸滴水剑,便开始祭炼起来。

    一把飞剑,需要很长的时间来祭炼,方能达到指如臂使的地步,而要想到随心所欲,那所需要的时间就更长了。飞剑就好像是剑修的伙伴,时间越长,就越默契。剑修往往不会轻易更换飞剑,这一点,尤其是到了金丹期之后,更加明显。

    这些时日天天祭炼,功夫也没白费,如今这把滴水剑左莫已经指如臂使。它比冰晶剑的品阶更高,更具灵性。

    左莫心念一动,手上的滴水剑倏地弹至半空中。与此同时,他清啸一声,弹地而起。

    剑光闪动,游走如龙。

    半空中,一朵仿若由水组成的火焰,散发淡淡的光华。剑光所到之处,一溜水形火焰,轻幽无声。

    左莫如痴如醉,用滴水剑来修炼《离水剑诀》,简直是无以伦比的享受。练到兴致处,左莫便不再拘于剑诀,一指一引,近乎无迹可寻。而剑光间,冷幽而隐隐带着几分暴烈的离水剑意,却有如水波澹然荡漾开来。

    渐渐,有如水波轻荡的剑意,轻灵之味渐淡,而多了几分厚重和压迫感。一荡一漾间,力道十足,而之前只是隐而不发的暴烈,有如风助火势,熊熊燃烧起来。

    一如既往的冷幽,夹杂着强烈的狂暴,两种极其矛盾的感觉交融在一起,左莫却浑若未觉,没有半分不适。

    反倒滴水剑上,那抹有如火焰的轻灵剑芒,却渐渐内敛。

    待左莫从顿悟状态中回过神来,才知道,不知不觉中,自己的《离水剑诀》竟然又上了一个台阶。

    没有太多的惊喜,他默默地立在那,细细品味。

    他现在也不清楚自己的《离水剑诀》究竟达到第几层,《离水剑诀》本就不是什么高深的剑诀,就连它的创造者,也不什么厉害的剑修。左莫能把这么一部剑诀修炼到这地步,也算得上异数。但是之后的路,他就需要自己摸索,因为他修炼的《离水剑诀》也就到此为止。后面虽然那位创造者也写了一些自己的推测和构思,但是有许多,都已经被蒲妖给毙了。

    就高深程度而言,离水剑意远不如左莫偷学的潮汐剑意,但这却是左莫自己领悟,而且也是他掌握最深刻的剑意!他对离水剑意的理解远远超过潮汐剑意。

    或许,自己也可以参照潮汐剑意,来改进《离水剑诀》,左莫忽然心中一动。

    不过他也只是想想,他可没自大到能够改进一部剑诀的地步。而且他对潮汐剑意的理解,也只是皮毛而已。

    就在此时,他忽然察觉谷外有人。不过来人很老实,并没有触动禁制。

    西风谷口。

    “师兄,灵英派的人又来了!”报信的还是上次那位外门弟子,但是他脸上没有半点上次的惊慌,反而露出兴奋之色。

    “又来了?”左莫一愣。

    “是!”这位弟子恭敬道,接着掩不住地兴奋:“这次来了五个人!”

    左莫顿时头皮发麻。

    五个人……

    上次也才来三个,这次居然来了五个!

    左莫想掉头就跑。

    “他们还不死心,指名要和师兄切磋!”这位外门弟子完全没有注意到左莫的异样,兀自兴奋道:“这帮人真是不知死活!”

    “咳。”左莫强自镇定,吞了吞口水,问:“这次都是谁啊?”

    “上次的那三个都在,还有两个不认识的。”

    左莫心下稍安,还好还好。起码不是五个都是不认识的,两个手下败将,唔,自己完全有理由可以无视掉。那个女人么,上次不敢打,这次肯定不敢轻举妄动。需要头疼的是那两个不认识的,对方既然来找场子,肯定要比上次两个强。

    他脑子转得飞快,心中大是犹豫,去还是不去呢?他有些后悔上次把话说得太满,他嘴里问:“其他师兄呢?这种事情也不能每次都烦我一个人啊。”

    “大师兄和大师姐都外出了,罗离师兄闭关,许逸师兄正在炼器,吩咐过不要打扰他。郝敏师姐在受罚,只有须依夏师姐有空,要不要通知她?”

    那个女人?

    左莫顿时一阵不喜,还是算了,要通知她,这女人背后捣鬼的可能性更大。

    算了!想起刚刚自己对《离水剑诀》的新领悟,左莫心中忽然豪气云干,刚有心得,便有人送上门来试剑,这灵英派果然都是好人啊!

    想通之后,左莫便不怯场,点头颔首,派头十足:“走。”

    这位外门弟子脸上顿时激动莫名,连忙在前面带路。

    当赶到山门时,看到黑压压一片的人群,左莫顿时脚下一个踉跄。

    “怎么这么多人?”

    这位外门弟子兴奋无比:“大家听说灵英派又来了,全都跑过来,好亲眼目睹师兄大发神威,狠狠教训灵英派这帮暴发户!”

    “呃,可是为什么还有女弟子?”左莫相当无语地问。

    “想来瞻仰师兄的风采吧!”

    左莫浑身顿时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看到左莫出现,那群女弟子顿时一片尖叫,左莫差点一跟头栽倒。

    “哇!师兄好帅啊!”

    “拜托!那叫酷!”

    “师兄还是在外门弟子的时候,我就知道,师兄不是一般人!”

    “好想勾引他……”

    “我会杀了你的!”

    ……

    左莫那张没有表情的脸一阵黑线,他决定,离这群疯女人远一点。

    左莫刚往男弟子这边走,男弟子们便群情激愤。

    “师兄,干掉他们!”

    “剁了他们!”

    “大卸八块、斩断手脚、挑筋断脉、刀刀寸剜……”

    “真没创意!要葵花……”

    ……

    左莫迅速地与这群已经完全陷入狂热战斗情绪的家伙拉开距离。

    从女弟子和男弟子间穿过的短短路程里,本来豪气云干的左莫,几乎完全丧失战斗欲望。

    当然,在其他人眼中,左莫师兄是迈着坚定的步伐,带着冷酷神情,风骚无比地从他们身边穿过。

    不过当左莫看到了脸色更差的灵英派五人,他心情顿时无比愉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