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修真世界 > 第八十一节 灵英派
    当左莫赶到山门的时候,这才发现,情况比自己想象的要严重许多。

    山门围了很多人,泾渭分明分为两帮。目光扫向来惹事那群人,引起左莫注意的是一女两男。这三人的衣着、气质和他们身后的那些人,有着截然的区别。可是当左莫看到受伤的老黑头时,心中的怒火腾地冒了起来。

    一个跨步,他身形一晃,就出现在老黑头身边。

    老黑头的嘴角溢血,神色萎顿,他看到左莫时,脸上不由露出惊喜之色。

    “怎么回事?”左莫沉声问道。

    见到左莫,无空剑门的弟子们,均是精神一振。

    “哟,终于有个肯出头的了。”三人中穿着一身华丽蓝色灵甲的男子怪声道:“我还以为无空剑门内门弟子都是一群缩头乌龟呢,小子,报个名号。韦胜呢,怎么还不出来?”

    左莫没搭理他,只是看着老黑头。

    老黑头满脸苦涩:“他们说要找韦胜师兄切磋,可韦胜哪里出得来,他们就闹将起来。他们说,若是韦胜师兄不出来,就把这里的灵田都毁了。你说,我哪能让他们毁了我的灵田。”

    左莫从怀中取出一颗药丸,塞给老黑头。他如今好歹是施凤容的亲传弟子,身上各种丹药不缺,看得周围其他外门弟子羡慕不已。把老黑头交给身后外门弟子,左莫转过身子。

    “原来是是僵尸脸,咦,你就是那个什么左莫吧。”穿着蓝色灵甲的男子傲然摇了摇手指道:“我听说你擅长炼丹,你不行,快去找韦胜出来。东浮第一天才,畏头畏尾的,真不是个人物。不是还有个叫什么罗离的么?”

    “你们是哪个门派的?”左莫平静地问。

    “嘻嘻,我们是灵英派的。”接口的是三人中唯一的女子,一身粉色桃花灵甲,身材窈窕,眼波流转,水灵甜美。无空剑门外门弟子们的目光几乎全都贪婪地盯着她。她亦不害羞,抿嘴浅笑。

    灵英派,左莫听说过,是东浮财力最雄厚的门派。其门派门下产业众多,而招收的弟子,也大多是家境富裕之辈。和无空剑门不同,灵英派的内门弟子数目之多,也令人瞠目结舌。灵英派筑基期的弟子超过八十人,这个数字远远把无空剑门甩在身后,位于东浮之冠。灵英派的这些筑基期弟子臭名昭著,他们最爱惹事生非,许多人家中背景深厚,便是到其他门派惹事,其他门派大多也只能隐忍。

    他们三五成群,四处挑事。他们从小服用灵药,修为进境远比普通弟子要迅速得多,而且身上的法宝琳琅满目,争斗起来,劈头盖脸下去,普通弟子哪里招架得住?而若对方比他们厉害,他们便会一哄而上,久而久之,低阶修者看到他们都绕道而走。

    不过他们也聪明,从来不去招惹那些厉害人物。像俞白,他们是万万不敢招惹的。

    他们听说无空剑门出了一个极厉害的人物,叫韦胜,被很多人称为百年难得一的天才。东浮殿、东歧剑门这样的大门派他们自然不敢招惹,至于那个什么无空剑门,他们可从来没听说过。像这样的小门派,他们半点不惧。而且最近东浮闹得那么厉害,各门各派的长辈几乎都是倾巢出动,如此大好时机,怎可放过?

    来之前,他们还特意打听了一下。无空剑门这一代弟子中,最出名是两个人,一个便是韦胜,另一个则是擅长炼丹的左莫。但在他们打听中,韦胜有多厉害,几乎没人见过,也让他们愈发肯定了韦胜只不过是徒有虚名。至于左莫,一个炼丹的,能翻起什么浪花?除此之外,还有个叫罗离的,不过据说一般。

    这三人,穿蓝色灵甲的名叫燕明子,另一位穿着一身耀眼的鲜红灵甲,名叫胡山,而那位穿着粉色桃花灵甲的女子名叫陶姝儿。

    “哦。”左莫面无表情地应了声,然后转过脸问老黑头:“谁把你打伤的?”

    “哈哈,不要问了,是大爷打的。”燕明子轻蔑道:“你还是去叫韦胜出来吧,你一炼丹的,大爷都不好意思……”

    声音嘎然而止。

    燕明子带着几分惊疑地看着左莫,在他眼中,眼前这个小僵尸就像突然换了一个人。那感觉……就像一把出鞘的剑……

    燕明子打架闹事也不是一回两回,经验老到。

    他收起脸上的玩笑之色,略带认真道:“没想到,我看走眼了,阁下竟然是个高手!”其他两人亦是一脸意外,左莫流露出的气势,绝对不像一个沉迷炼丹修者所能拥有的。不过两人并没有多少担心,他们厮混这么久,碰到的硬茬不计其数,有许多人实力都远在他们之上,可还不是被他们打倒?更何况眼前的小僵尸,修为还比他们略低。

    左莫不废话,直接祭起他的冰晶剑。

    “哈!你也真够穷的!”燕明子哈哈大笑,一脸得意道:“给你看看大爷的飞剑!”

    剑长三尺,宛若狭长水滴,剑身如同一涨潭水,幽深不见底,偶尔一缕光芒闪过,才能见其峥嵘。

    “剑名滴水,三品,极品水行飞剑。”他打量了一下左莫,摇头道:“你这一身行头,都不值这把飞剑的零头。”

    左莫完全失去和对方说话的兴趣,他二话不说,先下手为强。

    《离水剑诀》之《顺水》!

    一圈无形波纹在左莫面前荡漾扩散,冰晶剑就好似突然凭空消失,又凭空出现在燕明子面前。

    燕明子只觉得眼前一花,对方飞剑便突然到了他面前。剑尖所蕴含的剑意,刺得他几乎睁不开眼睛。他吓一跳。连忙驱使飞剑抵挡。哪知对方飞剑滑溜异常,滴溜溜一转,轻巧避开他的飞剑,斜斜里刺了过来。

    燕明子又是一阵手忙脚乱,不过他实战经验丰富得很多,知道对方飞剑不如自己,剑势大开大阖,干脆以硬碰硬。

    左莫冷哼一声,也不知道是不是和蒲妖呆久了,这一声冷哼学得颇为相像。他知道对方打的什么主意,但是他的冰晶剑品质远不如对方,如果两者相击,吃亏的肯定是自己。他就这么一把飞剑,如果折坏在这,门派是绝对不会又白给他一把。

    不过如今左莫在《离水剑诀》的造诣早就今非昔比。辛岩师伯的指点,弥补了他许多不足之处,如今他使出来的《离水剑诀》,圆融流动,近乎无迹可寻。

    对方所用剑诀亦精妙异常,但是很显然修炼得不用心,许多精妙之处,都不得其味。若论精妙,对方的剑诀比《离水剑诀》还要胜上一分。左莫不由心中摇头,有如此好的剑诀,却不知珍惜。对方那把飞剑,他亦是眼馋得很,相比之下,自己的冰晶剑真的寒酸得很。其实让左莫比较在意的是,对方那把滴水剑,再适合《离水剑诀》不过。

    他手上的冰晶剑适合辛岩师伯的剑意,却不适合《离水剑诀》。左莫一直想找一把适合《离水剑诀》的飞剑。

    心中一动,他不禁起了心思。

    冰晶剑变得更加难以琢磨,他如今的剑招,依然走的是缠绵细腻的路子,只是这其中,却多了一分暴烈,杀机四溢。然而就这么一分暴烈,却让燕明子顿觉压力备增。又似水又似火,那种矛盾的感觉,让他非常不舒服。

    胡山和陶姝儿一脸意外,燕明子竟然处于下风!

    他们不由开始重新审视左莫。

    “这左莫挺厉害的啊。”陶姝儿语带惊奇道:“可和传闻不大一样啊。不是说他是炼丹的么?”

    “无空剑门的消息本来少得可怜。我们哪能查得那么清楚?”胡山不以为然道,虽然他也意外,但也只是意外而已。

    “左莫都有这样的实力,就不知道韦胜有多厉害。”陶姝儿若有所思道。

    胡山冷笑:“再厉害也没用。怪就怪他们最近太出风头,很多师兄师姐都盯上他们了。而且据说几位师叔对无空剑门也没什么好感。”

    陶姝儿娇笑:“是呀,东浮就这么大,多了一个分食的。门中那些扣门师叔们,哪个会愿意?”

    胡山无所谓道:“反正不关我们的事。不过听说他们的几位长辈挺厉害的。”

    “再厉害能有晶石厉害么?”陶姝儿轻笑道。

    “哈哈,不错!”胡山大笑。

    两人说话间,场内形势发生变化。

    燕明子忽然毫不闪避,冰晶剑刺在他的灵甲上,叮地一声轻响,却没有在灵甲上留下伤痕,左莫不禁一愣。趁他分神之际,燕明子的滴水剑忽倏而至。

    如同寒潭水剑,左莫连忙侧身,只觉一股森寒,贴着他手臂掠过!

    “哈哈!区区二品飞剑,怎么可能刺破我的玄水灵甲?”燕明子得意大笑,剑势愈发肆无忌惮!

    陶姝儿似乎对眼前这般景象见怪不怪,有些索然无味,忍不住道:“就知道欺负穷人,真没劲。”边说着,边理了理自己灵甲上的桃花花瓣。

    胡山脸上冷笑,看着场内冰晶剑又一次刺向燕明子的灵甲。

    这是徒劳的,还不明白么?要怪就怪你没生在一个好人家吧,他略带同情地看着左莫。

    燕明子没有丝毫闪躲的意思,他对身上的灵甲信心十足。

    只见那柔弱无力的冰晶剑,堪堪触碰到玄水灵甲,变故骤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