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修真世界 > 第七十三节 急中生智
    左莫急中生智,啊地一声惨叫,仰面而倒。

    丹房外的弟子听到左莫的惨叫,连忙问:“师兄!师兄!你没事吧!”里面没有任何回应,注意以这边情况的许晴,赶紧跑过来,隔着门喊:“师兄!怎么了?你没事吧?”

    里面还是没有任何反应,许晴心中顿时焦急无比,顾不得被骂,连忙推开丹房,只见左莫昏迷倒在地上。

    许晴虽惊不乱,果断对那位过来喊左莫的弟子喊:“还不快去禀报掌门!”那名弟子早就吓得六神无主,闻言连忙朝外跑去。

    无空堂,裴元然和辛岩等人正在招待云霞仙子等人。云霞仙子等人这次来无空剑门拜访给足了裴元然几人的面子,裴元然等人自然也是热情客气,可谓宾主皆欢。如此多的金丹期修者,莫说放在东浮,便是在天月界,也是极为豪华的阵容。

    而在一旁侍奉的众弟子们,目瞪口呆之余,亦是备感光荣。在韦胜筑基之前,无空剑门在东浮声名不显,知者廖廖。如今便是明涛界来的一众高手,都屈尊拜访本门,如此荣耀,在东浮可谓别无分号。

    明涛界若放在整个昆仑境,或许并不算什么,但是它却是统辖包括天月界在内的三十一个小界。连从明涛界来的高手,都对辛岩师叔如此推崇有加,众弟子方知原来平素里冷言少语的辛岩师叔竟然彪悍若斯,本门在他们眼中也变得愈发高深莫测。

    无空堂谈笑晏晏,云霞等人确定辛岩的身份后,更是刻意笼络。不过听到韦胜进入剑洞未出,他们都颇为遗憾,无法见到那位传闻筑基能引发天地异象的韦胜。但能见到那位拥有众多出色天赋的左莫,也算是没白跑一趟。其中有些人,像何老,对左莫的兴趣更是远胜于韦胜的兴趣。

    此时,刚刚去传唤左莫的那名弟子跌跌撞撞地跑进来:“不好了,不好了……”

    裴元然不悦地皱起眉头,沉声道:“什么事如此慌张?”

    见掌门不悦,这名弟子更加慌张,结结巴巴道:“禀报掌门!左莫师兄……师兄他昏倒了!”

    施凤容闻言,霍地站起来。

    “怎么回事?慢慢说清楚!”裴元然喝了一声。这一声已经带上“清音咒”,众人只觉心神陡然一清,不由暗赞裴元然的修为了得。

    遭此一喝,这位外门弟子头脑猛地清醒过来,口齿也变得清晰利落:“左莫师兄连日炼丹,神形憔悴,弟子禀报师兄时,忽闻丹房里面传出一声惨叫,弟子连问数声,未得回应。许晴师姐推门而入,发现师兄已经昏迷在地。弟子见到时,师兄蓬头垢面神色惨淡,只怕已多日未曾出丹房。”

    施凤容闻言刷地起身:“各位见谅,在下失陪。”说完便急匆匆地朝蘅芳院赶去。

    裴元然此时连忙拱手向众人致歉:“敝师妹关心弟子,有失仪态,还请各位多多见谅!”

    “裴掌门见外了,若是敝门有这等天才人物,我们这些长辈们,只怕也是如出一辙。”何老笑道。其他人纷纷赞同点头。

    “是啊,贵门真是好福气啊!想想敝门,门下弟子皆碌碌无为,每每想及,便坐立难安,唯恐本门薪火至我辈而灭,那就真万死莫赎了。”袁笠亦忍不住道。

    袁笠的话,众人皆深有同感,就连裴元然也露出庆幸之色。当初他们和袁笠的心情简直如出一辙。

    “裴掌门。”何老斟酌语句道:“初涉炼丹便能创出金乌丸,贵门弟子炼丹天赋之佳,老朽这么多年,罕有见到。”他旋即叹息一息:“这么多年,老朽见过不少惊才绝艳之悲,然年纪渐长,方知天孕万物,其心同一。赋其天资,亦会取其一二他物,是故天才之辈大多易折易夭,命途多舛。裴掌门可千万要好好照看,肺腑之言,不吐不快,若有冒犯之处,还请裴掌门多多包涵。”

    裴元然闻言,遽然而惊,起身朝何老深行一礼:“何老关切之言,在下如何不晓得?当铭记在心!”

    辛岩阎乐亦肃然起身,朝何老行一礼。

    一时间,无空堂气氛有些压抑。何老的话,勾动许多人的心思。每门每派,都会涌现出一些天赋出众的年轻弟子,但这些天赋出众的弟子,往往会如何老所言,命途多舛。

    发生这样的事情,大家也没了谈兴,随口聊了一会,订下一批金乌丸,便告辞离去。

    施凤容急匆匆地赶到蘅芳院时,看到左莫的憔悴模样,到嘴的怒骂硬生生吞了回去,但语气依然隐含怒意:“从今日起,一个月内,不准你踏入丹房!”

    左莫心中暗暗叫苦,一个月不准踏入丹房,也就意味着这一个月,他没有丁点收入。他现在几乎所有的收入都是炼制金乌丸,灵田的那些灵草灵材,除了像雪狐尾草这类不能用于炼丹的材料他会卖掉,其他的材料他都打算留着给自己炼丹。

    不过想想自己暂时保住小命,左莫又暗自庆幸。面对怒气冲冲的师傅,左莫很心虚,当下只有喏喏应下。

    冷冷地瞥了左莫一眼,施凤容临走之前留下几颗养神培元的灵丹,让左莫大为感动。师傅虽然多冷面冷语,但其实对他十分关心。以前觉得跟了这么一个脾气不好的师傅真是倒霉,如今却觉得自己运气着实不错。

    施凤容赶回无空堂时,客人已经离去。裴元然三人坐在无空堂,默然无语。

    等施凤容,裴元然把何老的那番话又说了一遍,施凤容也不禁露出担忧的神情。

    “若不是今天何老提醒,我们都疏忽这个问题。”裴元然沉声道:“现在想想,我们的确过于急切。韦胜进入剑洞如此,左莫炼丹亦是如此。”

    “我已经禁止他一个月内不准炼丹。”施凤容忽然冷不丁地开口:“这事,的确是我疏忽。”

    裴元然摆摆手:“我们几人都有份。”

    “是啊!”阎乐也露出后悔的神色:“金乌丸销量太好,我被催得急了,也免不了去催他。现在想想,赚晶石还不是为门派延续,若是因此而让左莫出了什么问题,反倒是得不偿失,赔大了!”

    “禁止他一段时间炼丹也好。”裴元然沉吟道:“师弟这段时间好好督促他练剑,倒不指望他在修剑上能有什么成就,他修剑天赋不错,然所喜过于广泛,难以做到纯粹持一。不出意外的话,日后于剑一途,成就不如韦胜。”

    众人能成就金丹,这点还是看得清楚的,便是施凤容,也微微点头。左莫灵植夫出身,后学炼丹,再学剑,所学已经十分驳杂,他又不肯丢掉其他部分,在剑上的成就只怕有限得很。

    “但左莫其他天赋出色,若不是让他跟着师妹学习炼丹,只怕他炼丹的天赋也就埋没了。不指望他修剑,不如多培养一下他其他方面的兴趣,像二师弟的炼器,也可试试。”裴元然继续道:“但今天何老的话提醒了我。左莫身体太弱,我们固然不指望他修剑,但也应该好好锤炼一下其体魄,以免日后再出现昏迷这类状况。在他体魄没有强健之前,莫让他过度沉溺于炼丹。二师弟,这个就交给你了。”

    “好!”辛岩吐出一个字,那双半阖的眸子里,两点寒芒隐约闪动。

    裴元然的安排众人都没意见,连施凤容都觉得,暂时不让左莫沉溺在炼丹是正确的。

    待众人都散去,裴元然脸上才露出一丝忧色,左莫出了问题,那韦胜呢?他心中隐隐有些后悔,不该这么早便放韦胜进入剑洞。

    阴森黑暗的剑洞内,韦胜血衣尽染,嘴角亦溢着一缕血丝,赤裸上半身上,大小伤痕纵横交错,触目惊心。和他疲倦黯淡的神色相反,手上的裂虹剑反而光泽闪动,恰似雨后彩虹,色彩斑斓灵动。

    韦胜一脸爱惜地轻抚剑身,七彩剑身轻鸣颤动,似乎在与他相应和。

    剑洞总共十八层,他从第一层开始,一步一步地杀下来。沿途魂煞,他没放过一个。没有任何偷机取巧,虽然他已经知道《无空剑诀》就在第十八层。只要抵达第十八层,便能够一睹当年祖师留下的本门最强绝学《无空剑诀》。

    可他强忍心中的冲动,稳打稳扎,一只一只魂煞地磨炼自己的剑意!

    他是无空剑门最早领悟剑意的二代弟子,比左莫都早,是在筑基时自然领悟。他自悟的剑意,并非由什么剑诀而来,而是由他平日不断地实战,不断地自悟,而悟出的剑意!

    他的剑意,不是对剑诀的领悟,而是对剑的领悟!

    这也是辛岩之所以觉得棘手,觉得难以传授的原因所在。这也是无论是固执的辛岩还是稳重的裴元然,都赞成他进入剑洞的原因。

    他们对他,有更高的期待!

    拥有自己剑意的韦胜,不仅是本门最有可能掌握《无空剑诀》的人,也是本门唯一有希望达到当年祖师那般高度的人选。尽管左莫领悟剑意,但是在长辈们心中,韦胜修剑的天赋更强!

    韦胜轻抚剑身,目光淡然坚定。他的最近修为突飞猛进,短短的时间内,就达到筑基第八层。可他不知道,在历代进入剑洞的弟子中,杀进第八层之后的,便没有凝脉其之下。

    而他,却凭借筑基期的修为,硬生生杀到第十六层!

    从第十三层开始,每前进一步,他都要付出代价。

    可他没有畏惧和退缩,他的剑,没有后退,没有动摇。

    ****************************************************************

    补昨天的。今晚还有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