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修真世界 > 第七十节 阴珠 【第一更】

第七十节 阴珠 【第一更】

    按照蒲妖所传授的法诀,左莫神色专注,双手有如穿花蝴蝶。一直坚持《草木诀》的指法练习效果立即体现出来,这种被蒲妖称为《凝阴诀》的法诀虽然很复杂,也没有难倒他。

    左莫只觉得周围阴风大作,那股子渗人的森森阴意,让左莫浑身汗毛陡然直竖起来。但他还是咬牙坚持,阴风不断地朝他手中汇集。

    直到最后一个动作完成,左莫手上多了一颗灰白色珠子。

    左莫好奇地把珠子放在眼前端详:“蒲,这是什么东西?”珠子灰白,十分不起眼,握在手上,冰凉冰凉。

    “这是阴珠,凝聚阴气而成,可以炼丹也可以炼器,尤其对阴性法宝,效果奇佳。”蒲妖神色得意,不屑地瞥了左莫一眼道:“这里阴气浓郁得很,只要你不偷懒,每次凝个几颗,晶石自然就滚滚而来。要我说,你干脆换个门好了。我可没见过这么寒酸的门派。你们门派,除了你那师兄能有几分出息,其他人都废物得很。”

    左莫反唇相讥:“就你这个被我二师伯斩伤的所谓天妖,也好意思说。”

    蒲妖冷哼道:“若不是我在塔下被炼了三千年,神形俱伤,哪里轮得到被一个金丹期的废物砍?”言语间,他非常的不爽。

    左莫也跟着冷哼:“我算是明白了,你是怎么成天妖的。”

    蒲妖一愣:“怎么成的?”

    “吹成的。”左莫再也忍不住,捧腹大笑,指了指蒲妖,又指了指天:“妖怪,吹上天,就成了天妖!哈哈哈哈!”

    “懒得理你。”蒲妖也不生气,他张开双臂,也不见他有什么动作,忽然阴风大作,他就像一个恐怖的漩涡,扯动周围的阴气朝他汇集。

    “你确定这东西真的值钱?”没理会蒲妖,左莫眼睛盯着手上的阴珠,有些不确定地问。

    正一脸享受吸收阴气的蒲妖,额头青筋跳动,动作一滞,险些岔气。

    不过既然蒲妖说阴珠很值钱,左莫持估且相信的态度,他决定多炼几颗。不过很快他便发现,这一带的阴气全都被蒲妖扯动,他根本凝不出阴珠,只好去远一点的地方。

    好在剑洞只有一条路,左莫不需要担心迷路的问题。走了片刻,发现不受蒲妖的影响,他便开始凝炼阴珠。凝炼阴珠不算难,指法有点复杂,但是对左莫来说,不是什么问题,他一口气凝炼了二十多颗,这才罢休。

    凝炼完阴珠,无所事事的左莫开始打量起剑洞。最引他好奇的是不远处的血河,河里就像是粘稠的血液,也听不到它流动的声音。不知怎地,左莫看到这条安静的血河,总觉得心里有些发毛。

    他从地上捡起一颗石头,丢进血河。噗,石头就像陷入泥沼中,缓缓下沉,没有溅起半点“水花”。

    “你最好别碰到,那是血煞。”蒲妖的声音忽然从后面传来,他有些惋惜道:“可惜我不是血妖,否则的话,这玩意可是大补。”

    “什么是血煞?”左莫不由问道。

    “说了你也不懂。”蒲妖毫不放过机会鄙视左莫,他环顾四周,轻咦一声:“按理说,这等凶戾之地,应该有煞魂之类才对,怎么这么干净?”

    “什么是煞魂?”左莫孜孜不倦。

    “好吃的东西。”蒲妖猩红的舌头情不自禁又舔过嘴唇,脸上露出嘴馋模样,不过找了半天也一无所获,他有些恍然,叹息道:“你那师兄做人也太实在了,居然一只也没放过。看来要养一阵子了。”

    一脸神清气爽的蒲妖挥手对左莫道:“走吧。”

    说完,他丢出四颗晶石!

    左莫脸色再次大变,这次他根本不用摸口袋,悲愤嚎叫着:“蒲妖……”

    白光升起,声音嘎然而止。

    回到西风小院,左莫连哭的心都有了。八颗三品晶石,这么一来一回,就不见了。他这些天,拼了命地炼丹,所得的晶石,一下子便去了大半。

    “不用哭丧着脸。”蒲妖没心没肺一脸鄙视道:“把阴珠卖了,就连本带利都回来了。真没出息,区区八颗晶石,就呼天抢地。你赚大了,进一次剑洞,可是要两名金丹期废物同时出手。八颗三品晶石请两名金丹废物,你还能占比这更大的便宜么?”

    咬牙切齿的左莫也无可奈何,他只有祈祷手上的二十颗阴珠能卖个好价钱。阴珠自然不能交给门派代售,这东西来历不清不楚,别到时惹得师伯注意,那自己有几条小命也玩完。

    他决定自己去东浮卖掉。

    为了不引人注意,他没有坐灰喙雁,而是悄然出山。刚出山门,他飞快钻进一处山林,待出来时,已经完全换了个模样,变成一个脸色蜡黄的瘦弱汉子。魏南前辈玉简里,改换容貌、匿形隐踪的法门千奇百怪层出不穷,左莫便挑了一个看上去并不算难的方法。

    这是左莫第一次易容,相当好奇,感觉有些怪异。

    他现在后悔当初的那张神行符被烧了,否则的话,有神行符,自己可以节约大量时间。而他的风行纸鹤实在有些扎眼,他只好选择徒步。

    哪怕他如今修为大涨,但他的身体依然孱弱得很,这一番跋山涉水,待他赶到东浮时,整个人几乎都累得虚脱。不过,对晶石的渴望和热情战胜劳累,他几乎连滚带爬地跑到自由市场。

    肉痛无比地租了一个玲珑屋,左莫摆起摊来。

    自由市场左莫来过许多次,但是摆摊,还是头一遭。多赚他是不想了,能赚回八颗三品晶石,他就谢天谢地了。每颗阴珠他试着标价半颗三品晶石,心中却十分忐忑。不过转念一想,蒲妖把这东西吹得那么好,半颗晶石怎么也该值吧。

    当然,对于左莫这种行径,蒲妖充满鄙视,冷哼:“堂堂阴珠……”言下之意,不言而喻。

    六个时辰过去,太阳的余晖照在左莫脸上,黄灿灿。

    “这就是你说的晶石滚滚来?这就是你说的好东西?这就是你说连本带利都回来?还什么堂堂阴珠!”左莫心中悲愤莫名地质问蒲妖,整整一个下午,他的玲珑屋前,没有一个人逗留哪怕片刻。到现在为止,左莫连一颗阴珠都没卖出去,还反倒贴玲珑屋的租费。

    蒲妖也傻眼了,呐呐半天,不知道说什么。

    过了半天,他一脸不能置信,突然挥舞着手臂,激动无比:“怎么可能?这是阴珠!阴珠!难道过了三千年,连阴珠都没人要了?”

    看到蒲妖这般吃鳖,左莫反而心中没有那么肉痛了。他已经开始接受眼前这个无比残酷的现实,冷哼道:“以后别拿你那天妖摆谱,什么年代了,还天妖!三千年了,你那些东西,都是些老古董,淘汰了!懂不?害我空欢喜一场。哼,过段时间,哥拿去给小娃当弹珠。”

    蒲妖神情怏怏,显然这件事对他的打击颇大。

    此时,有个小姑娘路过左莫的玲珑屋,忽然停下脚步。正准备数落蒲妖的左莫立时停住嘴,热情无比道:“小姐,要买么?这可是好东西啊,阴珠,全由纯粹阴气经大法力凝炼而成,随身佩戴,夏日凉爽,且有美容养颜之功效……”

    小姑娘看上去像哪家的丫环,闻言,嘻地轻笑:“你这人倒是能吹。”她忽然皱了煞眉头:“可惜这珠子太丑,要是七彩,黄小姐一定喜欢。”

    “小姐别看这阴珠不起眼,但是质地细密,做工优良,多浑圆,你看,光这份量,多沉……”为了推销出自己的第一单生意,左莫完全口不择言。

    看到左莫真的把阴珠作弹珠来推销,蒲妖目瞪口呆,神情呆滞。

    “嘻,看你说了这么多,我就买一颗吧。”小姑娘捂嘴笑道,掏出晶石,买下一颗,临走前还好心劝道:“看你也是老实人,以后做生意也要卖些靠谱点的东西,这灰不拉耷的珠子,没人会买的。”

    说完便转离开。

    左莫瘫坐在地上,终于卖掉一颗了,真不容易啊。和他相比,蒲妖简直是心神遭受重创,神情呆滞,脸色灰白。

    看到蒲妖这般模样,左莫又忍不住语重心长劝道:“没啥了,做生意嘛,下次我们卖点别的。再不济,炼金乌丸也是不错。三千年过去了,你要慢慢习惯。”

    一人一妖,灰溜溜回山。

    东浮殿的一处别院。

    “小姐,我回来了。”一个欢快的声音从门外传来,云霞仙子肩头的黄色小鸟扑扑飞起来,朝门外冲去。

    云霞仙子绣着锦帕,头也不抬应了句:“死丫头,一落脚,你就立马跑出去不见人影了。”

    “嘻嘻。”一道人影冲了进去,是个娇笑可爱的小姑娘,黄色小鸟围着小姑娘飞来飞去,叽叽喳喳不停。小姑娘一脸无奈对黄色小鸟道:“好了好了,我的黄小姐,给你带了好吃的东西。”

    若是左莫听到这句话,绝对吐血而亡。原来“黄小姐”竟然是一只鸟……

    说完,只见她拿出一大堆东西,嘴里道:“这是食阁的五花糕、莲心百合酥、十三味蜜饯,这个可这里大名鼎鼎的王叟酒哦,你可不要喝多,要不然小姐可又要罚你了……”

    小黄鸟两眼放光,就在此时,它忽然瞧见一颗灰不溜秋的珠子。它立即像箭一般冲进这堆东西里,叨起这颗灰色珠子。

    “咦,你喜欢这颗珠子?”小姑娘很意外。

    小黄鸟叨起珠子,掉头便飞到云霞仙子面前,把珠子放到她的绣帕上。

    云霞仙子的目光落在珠子上,咦地一声,停下手上的活,拈起珠子放到眼前端详,脸色不由微变,问:“小环,这珠子从哪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