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修真世界 > 第六十八节 难得悠闲
    玉盒里,摆放着一株三品淡蓝色的水草,隐约可见光泽流转,散发淡淡的寒气。

    冰云草,是一种非常罕见的水行灵草,在许多种高级灵丹配方中都能见到它的身影。别的不说,左莫知道,就连师傅的灵圃中,也没有冰云草。冰云草生长在极寒之地,生长不易,很难寻找。

    东浮只怕也买不到如此高品质的冰云草,可见其贵重。

    “这东西太贵重了。”左莫强忍心中的贪念,把玉盒重新推回到大师姐面前。

    公孙晴眼中闪过一丝赞赏,复又把玉盒推给左莫:“师弟莫要推辞,这株冰云草,性寒且属水行,炼出来的丹药,也必是寒性水行灵丹。本门上下,除了师弟,其他人也不适用。”

    左莫想了想,道:“两百颗吧。另一百颗便算小弟的一点心意。”

    公孙晴也不推辞,大方笑道:“多谢师弟。”

    众人又聊了片刻,只是话不投机,尤其是须依夏,左莫相当没好感。三人随即起身告诉,左莫送他们到谷口,许逸临走前终是忍不住提醒左莫自己早就订下的金乌丸,左莫自是忙不迭的点头答应。

    左莫也终于可以缓一口气了。回到自己的小院,他什么都不想干,今天大起大落,只让他疲倦欲死。

    不过他还是先把冰云草移种到石室灵泉中,那眼灵泉靠近灵脉,灵气浓郁,十分适合冰云草生长。他见到冰云草如此惊喜,并不完全是因为它的珍贵,而是在魏南前辈的玉简中,记载了一种用水炼之法炼制的灵丹,它的主要原料便是冰云草。这种被称为冰云丹的灵丹,可以大幅度增强修者水行之力。

    只是所谓的“大幅度”到底能有多大,玉简内也没有详细记载。不过,对左莫来说,这依然大有裨益。他不是剑修,不需要考虑五行驳杂的问题,五行任何一行,对他而言都有极其有用的。如果他水行大涨,他的《离水剑诀》威力也会更大,控制起来也会更加得心应手。

    但他暂时没有时间去炼制冰云丹,他如今负债累累!

    金乌丸……

    一想到数目众多的金乌丸,左莫都有直接昏迷过去的冲动。

    但今天,还是算了吧,他倒头便睡。

    第二天一大早,左莫便起来,开始了疯狂的炼丹生涯。许晴似乎对此事也知情,早就准备好大量辟谷丸的材料。

    看着眼前堆积如山的原料,左莫欲哭无泪,只有硬头皮开始炼制!

    一群人出现东浮不远处的一处山谷,他们衣着各异,神态也各不相同。

    “是这附近。”其中一人道,他神色凝重:“但具体位置很难查。”

    “我估计也只有这。”另一位黄衣道人冷哼一声接口:“其他十二镇我们都走过了,除了这,还能有哪?”

    其他人的目光,都投入为首那位一身银装的男子。这名男子神色淡漠,身上的长袍仿若银丝织成,银光闪闪,人群之中,扎眼至极。

    银衣男子沉吟片刻,开口:“先住下来,慢慢查。”

    一群人便朝东浮飞去。

    两个时辰后,就在这群人刚刚盘桓之地,一阵光影扭动,一群黑衣人浮现,他们个个脸戴青铜面甲,面甲花纹夸张狰狞,只露两目。

    “就在这一带,具体位置暂时还不清楚。”一名黑衣人轻声道,忽然他轻咦一声:“这里刚才有人来过,数目不少。”

    为首一名黑衣人没说什么,只是轻轻一挥手,这群黑衣人便凭空消失。

    又过了一会,一位白衣男子出现,如果左莫看到的话,一定会吃惊地发现,赫然便是他认为是富家公子哥的林谦。他只看了一眼,便消失不见。

    左莫门中考核的表现实在令人震惊,一连几天访客都络绎不绝。无奈之下,左莫只好在谷口挂了个闭关的牌子。这些天,他炼丹炼得几乎快把自己都炼了。大师姐的、许逸师兄的、交给李英凤代卖的,到后他才想起自己都还没有任何火种,四品的火种啊!若是连自己都没有,那还炼个什么劲?

    按照鉴定上面说的,有一定可能炼成金乌火,他猜测应该是数量的关系。一狠心,左莫决定给自己炼个五百颗,反正多吃也吃不死人,若是能炼成金乌火,那可就发达了。四品火种,自己炼出来的灵丹品阶直接可以上升一品。

    一想及此,他便索性呆在炼丹房。

    许晴现在几乎成了最忙的人,也几乎成了左莫的代理人。每天,要给左莫准备好炼丹原料,而又要帮左莫分放金乌丸。每天炼出来的金乌丸数目不会有太大的波动,但是给谁呢?却是个问题。头痛万分的左莫便把这个问题丢给许晴,之前他还欠许晴一个人情,能帮帮她,左莫还是相当愿意的。

    这样做的结果便是,许晴在门中地位立即水涨船高。

    她作为蘅芳院的外门弟子首座时间不短,最擅长梳理各种关系,又懂察颜观色,这样的人物,谁会轻易得罪?而且她现在掌握了分配金乌丸的大权,大家更不会在这个时候得罪她。四品火种的诱惑实在太大了。除了赫敏,因为左莫的缘故,看许晴愈发不顺眼。但一想到左莫在考核时表现出来的实力,她又不敢乱来。

    左莫上次尚且敢掴她一耳光,若自己惹恼了他,左莫绝对敢再掴她一耳光。

    许晴哪会不知道左莫帮助她?心中暗生感激,也用尽心思把事情做得更漂亮。门中考核中左莫师兄的惊艳表现,让她震惊无比,可真正让她佩服的,却是师兄这些天炼丹无以伦比的疯狂和拼命!

    每天,她送进去多少原料,她清楚得很。

    也许天赋之类,对外门弟子来说,可遇不可求,但是努力和刻苦,却是人人可以拥有,也更让人敬佩!

    不光是她,整个蘅芳院上下,都被左莫的疯狂和拼命给吓倒了。就连施凤容,都不止一次把许晴叫过去询问情况。而许晴也在她权力范围之内,给师兄最大的帮助。比如很多人为了求金乌丸,都会送一些灵谷灵菜之类,许晴会专门拜托擅长炼食的师妹制成灵食,然后送给左莫。

    于是,她很快便发现,左莫师兄每天炼制出的金乌丸便会多出几颗,她知道,这是左莫送给她的。

    将近二十天里,左莫第一次从炼丹房里走出来,推开门,阳光便让他不禁眯起眼睛。

    院子里正忙着处理药材的许晴见状,连忙跑过来:“师兄。”

    “没事,我出来透透气。”左莫示意她去忙。

    疯狂炼了将近二十天,他终于完成大部分负债,他也可以缓一口气了。阳光洒在身上,暖洋洋,左莫觉得舒服无比。他跑过去问许晴:“有音圭吗?”

    许晴虽然有些莫名其妙,但是还是跑进屋,拿出一个音圭递给左莫。

    接过音圭的左莫也不顾其他师妹惊诧的目光,跳上屋顶,朝音圭中输入灵力,放在身旁,躺下来,晒着太阳,哼着小调。

    好久没有这么悠闲了,左莫惬意无比。

    正悠哉悠哉,眼前忽然暗了下来。嘴里小调停了下来,左莫睁开眼睛,只见头顶天空,一艘巨大无比的船缓缓飞过。这艘巨船大小和以前左莫见过的那艘千羽福船差不多,但船头更尖锐,船身周围群鸟环绕,五颜六色,漂亮至极。

    咦,左莫坐了起来,仰脸看着头顶驶过的这艘巨船,心中寻思着,又有什么大人物跑到东浮来了。

    这艘巨船也惊动了许多人,院中的那些女弟们纷纷停下手中的活,七嘴八舌地讨论着。

    恰好出来的施凤容也注意到这艘巨船,眼中闪过一丝异色,口中却喝道:“吵什么吵!”

    众人听到施凤容的喝斥,顿时鸦雀无声,惊慌地重新开始干活。施凤容旋即对屋顶上的左莫道喝道:“老老实实去炼丹!”说完便匆匆朝无空堂方向去了。被训了一顿的左莫却毫不在意,反而心中猜测,难道这艘巨船和本门有什么关系?

    他总觉得师傅今天的神情不同寻常,肯定有事情!

    当然,他也只能胡乱猜。别看师傅是一介女流,金丹期的修为,放眼东浮,那也绝对是一流高手。

    就算有事,反正他也帮不上什么忙,自己只要不添乱子就行了,想到这,他便溜回自己的小院。

    先去检查了一番冰云草,见其长势良好,他又在石室打坐两个时辰。得益于石室灵脉浓郁的灵气,还有许晴送来的灵食,左莫最近的修为增涨十分明显。估计再过段时间,便能够达到筑基第二层。

    这些天忙于炼丹,辛岩师伯给自己的玉简,自己还没有看过。灵田里的灵草灵药,这段时间也疏于打理,谷外的禁制也要重新设置。金乌丸还需要继续炼制,他可是也眼馋那四品的金乌火啊!

    忙吧忙吧!

    他现在反而喜欢上这种忙碌,生活多么充实啊。

    他忽然想到,很久没有去识海看蒲妖了,也不知道这家伙在折腾什么。

    进入识海,里面还是老样子,左莫也不由松了口气,他最怕每次进来这里都会有变化。而且无论什么变化,他都不会明白。

    可当他看到蒲妖的样子,却不禁吓了一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