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修真世界 > 第六十七节 问答 【第二更】

第六十七节 问答 【第二更】

    小心翼翼挪到草庐门前,左莫整个人就像紧绷的弦,稍有外力,便可能发动。

    深深吸一口气,虽然《胎息炼神》突破二息,他如今已经不需要用口鼻呼吸,但是心情紧张时,他仍是习惯深吸气来平缓情绪。定了定神,他朝草庐木门深行一礼:“弟子左莫,拜见师伯!”

    “进来吧!”辛岩师伯冷峻的声音从草庐中传出来。

    草庐的木门无声自开,里面黑漆漆一片,左莫心不禁又悬了起来。硬着头皮,左莫鼓足勇气走进去。

    草庐内简陋无比,只有一个蒲团,除此之外,空无一物。辛岩师伯便盘坐在蒲团上,一束阳光从草庐顶上投进,照在辛岩师伯身上。师伯置身阳光之中,面庞却处于额前头发的阴影之中,看不真切,直到他睁开眼睛。

    阴影中,两点寒芒陡然亮起,不知为什么,左莫只觉得一股彻骨的寒意,从他的尾椎顺着脊椎蔓延而上,全身肌肉僵硬。

    “你让我很意外。”辛岩的声音就像阴寒的雾气,从左莫的皮肤渗进心里,冷得他几乎动弹不得。

    “你没有修剑的天赋。”辛岩淡淡道。

    左莫的心陡然被揪紧,他感觉自己这一刻,甚至忘了呼吸。恐惧,就像决堤的洪水,瞬间冲垮了左莫的心理防线。师伯发现了吗?

    “你能在三个月内领悟剑意,让我很意外。”辛岩没有看左莫,他复缓缓闭上眼眼,那两点令人心悸的寒芒在阴影中消逝:“你有什么奇遇,我不关心。但你要记住,若日后你做了对不起门派的事,我会斩你于剑下。”

    语气平淡,像在述说再平常不过的事情。

    左莫像从地狱一下子升到天堂,这突如其来的惊喜,让他甚至愣了一会。他本以已经做好引颈待戮的准备,他以为二师伯已经看透,看透了蒲妖在他识海中。

    浑身紧绷的肌肉一下子松驰下来,左莫感觉全身一阵无力,心中的后怕像潮水般,几乎把他吞没,双脚一阵酸软。

    “是!”惊魂稍定的左莫连忙道。

    “你修的那套《离水剑诀》颇有神妙之处,但是限于所创人的见识,日后难以更进一步。”辛岩没有睁开眼睛,平静道:“而且你基础太差,有几处,要重新修正一下。不过,你自己作调整的那几处,不错。”

    随即,辛岩指点了几处,心情平复下来的左莫,不由心悦诚服。师伯指点的那几处,正是他觉得有些不舒服,有些滞碍之处的地方。只是他不知道该从何处下手,听师伯一说,茅塞顿开。

    随后辛岩师伯又丢给左莫一枚玉简:“里面都是一些基础剑诀,你多加练习。”顿了一下,有些惋惜道:“你主修炼丹,又是灵植夫,并不适合修剑。剑修,讲究的是心无旁骛,剑心通明。你好自为之。”

    告辞师伯,左莫再从草庐前的烂泥地经过时,却再也没有半分之前的剑意逼人感觉。就好似地下的那些剑意认识他一般,蛰伏不动。

    离开望阳峰回西风小院的途中,左莫都在琢磨师伯的话。师伯的意思很明显,如果他想在剑修上更进一步,真正有所成就,就必须抛弃灵植夫和炼丹,做一个纯粹的剑修,否则的话,只怕在修剑方面难有成就。

    师伯说得这番话是至理明言,但是左莫知道自己有多少斤俩。

    若他像韦胜师兄那般,说不定他会抛弃其他,做一个真正纯粹的剑修。但他不是。他知道自己的水份有多大,如果没有蒲妖,自己根本不可能领悟剑意。自己被劈了数千次,才领悟师伯的潮汐剑意,而若是韦胜师兄,只需数十次便能领悟。

    如果他没有领悟潮汐剑意的经验,他绝计不可能在三个月的时间里领悟离水剑意。

    自己注定不可能走韦胜师兄的那条路!

    走着走着,微风拂面,左莫的心情也开阔起来。每个人的路是不同的,更何况,自己能达到如今地步,这在以前,是他想也不敢想的。可如今,他却做到了。

    很快,他的情绪已经恢复如常。今天心情大起大落,身体也感觉有些疲乏,他需要休息。

    然而,当他走到西风谷谷口时,脚下一滞,人呆在原地。

    “哎呀!左莫师兄,您终于来了!师兄门中考核大展神威,师弟是特地来祝贺的,区区薄礼……”

    “师兄还记得我么?当年若不是您的《小云雨诀》,我可要喝西北风去了。小弟一直铭记在心……”

    “师兄师兄,小弟修剑,可苦于没有名师……”

    “师兄,我们东峰的姐妹们……”

    看着眼前密密麻麻的人,左莫头嗡地一下炸开。

    整个西风谷谷口被堵了个水泄不通,这场面,比上次左莫升为内门弟子更加热烈。而他们手上备的礼物,也远比上次要丰厚得多,一些家境不错的外门弟子,更是大下血本。

    急需休息的左莫顿时一个头两个大。

    “吵什么吵!”忽然一个声音传来,场内顿时安静下来。

    却见许逸陪着两位女子前来,左莫看得真切,是公孙晴大师姐和须依夏师姐,说话的是许逸师兄。许逸挥了挥手:“都散了。”

    这些外门弟子见状,顿时化作鸟散。

    许逸朝左莫行礼,笑道:“师弟可莫怪我越俎代庖,这些人在这,实在聒噪。”

    左莫连忙还礼:“多亏了师兄,小弟已经头昏眼花,若师兄再晚来一步,小弟估计要横尸谷口了。”随即向公孙晴和须依夏行礼:“大师姐,依夏师姐!”

    “嘻!你这人倒是挺有趣的嘛!”一身绿衣的须依夏咕地一声笑道。

    对这位看似天真无邪的少女,左莫心中深为警惕和戒备。李英凤师姐说那枚玉简是从须依夏师姐那得来,在那个时候,给那枚玉简给他,其中心思,难说得很。

    公阳晴温言笑道:“师弟看似颇为疲惫,我们不如改日再来吧。”

    “师姐说哪里话,来来来,大家进谷喝茶。”左莫连忙道,顺便开了个玩笑:“只是我这可没有师兄的灵茶,各位师兄师姐可莫怪。”

    众人便移步朝谷内走去,三人的目光看到谷外狼籍满地的禁制,个个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罗离跑到谷口叫阵的事情,早就在无空剑门传得沸沸扬扬,他们也早有耳闻。再想想那场两败俱伤的比试,三人不禁各有心思。

    左莫不动声色,其实他也动不了声色,那张僵尸脸,也不可能有任何表情。

    进入西风小院,见到左莫回来,屋顶的灰喙雁鸣叫一声,貌似打招呼。刚刚死里逃生心情大好的左莫,也朝这只母鸟挥了挥手,算打招呼。

    公孙晴见左莫少年心性,不由莞尔。

    须依夏只看了一眼,见只不过是只普通的灰喙雁,便收回目光,眼中闪过一丝不屑。她的座骑是一只三品的火眼金晴兽,威风凛凛,霸气逼人,灰喙雁在她眼中,只不过是土得掉渣的乡下货。

    四人坐定,左莫泡了一壶茶,三人略为沾唇便放下茶杯。左莫也不以为意,他这只有普通的茶叶,的确寒酸了些,平时连他都不喝。

    “师弟三个月领悟剑意,可是让我大吃一惊。师弟可真不够意思,竟然半点不露风声,害我担心。”许逸笑道。

    左莫连忙道:“可不是小弟有意隐瞒,连小弟自己都没有想到。说出来也不怕丢人,小弟在河中练剑,竟然被河水冲出数百里,还害得掌门派人寻找。”

    其他三人脸色顿时有些怪异。左莫在河中练剑被水冲走的事,他们之中一直传为笑谈,三人或嘲笑,或心中鄙视,如今左莫这般自嘲说起,三人顿时心中不是滋味。

    左莫领悟剑意,已经远远走在他们前面。他们之前嘲笑鄙视左莫,只会愈发显得他们无知和愚蠢。

    “师弟练的什么剑诀啊?”须依夏一脸天真地问。

    “离水剑诀。”左莫也不遮掩,反正她们若有心,自然能查到,他笑道:“是一部五行剑诀,三品,可惜二师伯说,只怕难有更进一步进境。”

    须依夏闻言,狡黠的双眼中不由露出一分兴奋。

    恰好被左莫捕捉到,他心中不禁冷笑。这妮子果然没安好心!

    “师弟莫要气馁。”公孙晴劝慰道:“你天赋如此出色,师伯掌门他们也不会浪费你的天赋。”

    “师姐说得是。”感受到对方淡淡的关怀,左莫心生好感,朝公孙晴拱手行礼。可能是大师姐不久之后就要嫁人的缘故,她和秦城他们走得并不近,看来她并不想掺和这两派之争。

    “这次是我要来寻师弟的。”大师姐笑道,话语令人如沐春风:“他们俩都是被我拉来作陪的。听说师弟能够炼制一种金乌丸的灵丹,有可能炼制成金乌火,不知是否?”

    “鉴定上如此说,说实话,小弟未曾试过。”左莫谨慎道。

    “那就好。”公孙晴展颜一笑,拿出一玉盒:“我想用此物,与师弟换一百颗金乌丸,师弟看可否。”

    说完,纤指轻推,把玉盒推至左莫面前。

    左莫有些疑惑地打开玉盒,打开玉盒的一刹那,他瞳孔猛地扩张,双目流露出掩饰不住的狂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