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修真世界 > 第五十七节 如火
    五千九百二十三次!

    左莫张大嘴巴,喘着粗气,两眼往凸,像临死的鱼,死死瞪着漂浮在自己面前的冰晶剑。他整个人就像风中摇摆的竹竿,浑身微微颤抖。衣服全都湿透,贴在身上,显露出他干瘦的身材。

    砰,他仰面倒下,半空中的冰晶剑失去控制,叮啷一声,掉落在地上。

    无力地看着天空,左莫脑子里嗡嗡作响,最后一丝灵力也榨得干干净净。

    五千九百二十三次了!

    只要再劈四千多次就能达到一万次……

    五千九百二十三次没有白劈,《离水剑诀》的任何一招,如今他都可以完全不假思索地使出来,一气呵成,不会有任何滞涩之处。但这只是剑招。

    剑招为表,剑意为骨。

    没有剑意的剑招,就像纸扎的老虎,看上去骇人而已。

    每一种剑诀,它所蕴含的剑意都不相同。甚至同一种剑诀,不同修者炼出的剑意都会千差万别。左莫领略的,是辛岩师叔的潮汐剑意,而不是离水剑意!

    只有想匹配的剑意,才能和剑招融合为一。

    当劈到四千多次的时候,左莫领悟到这个道理。从辛岩师叔那偷学的潮汐剑意,只有与之匹配的剑招,才能发挥出它的最大威力。自己虽然用金剑戒的剑芒用出一次,但是左莫推测,要不就是因为金剑戒的剑芒太低级,要不就是自己超常发挥。

    他尝试了无数遍,还是无法把潮汐剑意融入到《离水剑诀》的剑招之中。两者就像完全不同的两种东西,根本无法兼容。

    倘若没有领悟过剑意,左莫还不会如此在意这个问题。可亲身体验过那么多次被剑意斩断,剑意的强大和恐怖早就深入他心,连魂魄都能轻易斩断的威力。与之相比,华丽光影的剑招,更多是华而不实。

    剑意,这无疑是他最在意的问题。

    时间不多,他没有办法再去靠自己琢磨,只好找到蒲妖。

    “嘻嘻,想知道?嗯哼。”蒲妖脸上露出迷人的微笑。

    左莫很自觉地把上次炼制金乌丸获得的晶石丢给蒲妖。

    “看来我们越来越有默契了。”蒲妖轻笑一声,随即漫不经心道:“每一部剑诀的剑意自然不同,这种白痴问题还用想?那就去悟离水剑意呗。随便找条河,去看看,什么是水。唔,至于火,这不都是嘛!”

    左莫环顾四周,深红色的火焰似乎听到指挥般,火苗蹭地向上一窜。

    “睁大眼睛好好看,下次还是要收费的。”蒲妖的声音从漫天火焰中隐隐传来。

    识海一片火红,漫天火焰狂舞,只见无数深红色的火焰缓缓升起,就像虚空中,无数朵红花怒放。每一朵火焰以一种特殊的节奏跳动着,深红色的外焰就像蛇类的舌信,吞吐不定。

    漫天朵朵火焰,忽然朝中间汇集,整个过程悄无声息,就似乎水滴入海,没有惊起半点波澜。

    一个巨大无比的火球挂在左莫的识海之中,与虚空中的星辰交相辉映。它静静燃烧,再看不到那一朵朵妖艳狂舞的火焰,只能看到一轮隐隐黑色的红色太阳。纯粹的红色,就像赤红的铁水构成,有些地方,红得发黑,球体表面,密密麻麻的火苗吞吐不定。

    “好热。”左莫仿若置身火炉之中,热浪袭来,浑身就像被火炭炙烤,竟生出强烈的灼烧痛感。

    他大吃一惊。

    识海中的一切,都不是实体。就连他自己,也都是一缕神识,像这些火焰,以前哪怕识海沦为火海,左莫都没感觉到任何热意。然而这次,这个红得发黑的巨大火球,却让他感觉到畏惧。

    火球很平静地挂在半空中,静静地燃烧,但便这股安静中,蕴含的躁动和危险,让左莫感觉到畏惧。眼下的安静就像一层薄薄的蛋壳,随时可能破碎。

    就在此时,半空中的火球穿突然毫无征兆轰然爆裂!

    左莫见到极壮观的一幕!

    无数股红黑色的火焰洪流会像岩浆喷发般,向各个方向扑去,火焰如雨,左莫入目所望之处,皆尽染红!

    黑色的虚空,被数不尽的火焰,染成赤红!

    或大或小的火焰,在经历最初的高速冲击之后,它们的速度慢了下来。

    漫天火焰朵朵,它们缓缓飘动,就像被风吹起的红色蒲公英种子,随风飘扬。灼热高温带来的景物扭曲,更凭增几分梦幻和不真实。

    左莫怔然呆立,忽然间,他不由想到那片黑海,那幅无数黑色蒲公英种子飞扬舞动的画面。

    深红色在空中跳动的火焰,终于落到地面,一落到地面,它们就像扎根般,迅速蔓延扩散,眨眼间,左莫周围已经是一片火海,恢复如昔。只是这火海,并没有半分灼热感。他呆呆地伸出手,如穿无物般从火焰中穿过去。

    这就是火么……

    刚刚见到的那一幕,给他带来前所未有的冲击!

    一连几天,左莫都精神恍惚,识海里那一幕,不断地在他眼前重复。他木偶般,失魂落魄,浑浑噩噩。

    那些妖异而充满力量的画面,每一个细节,就像深深烙在他的脑海中。

    如火……

    小果抹了抹汗水,看着面前木板上的那道划痕,单纯可爱的苹果脸上露出欢喜之色。

    她现在也可以发出剑芒了!

    而且,这还是她没有用左莫师兄给他的那枚金剑戒,而是凭借自己的修为发出的剑芒。她一直坚持练习上次左莫给她的玉简,她都不知道这段时间是怎么过来的。玉简里面的东西并不复杂,但是对于一位从小便呆在豢养室的女孩来说,其难度都无异于登天。

    汗水、累、痛、练错了、不懂、茫然……

    暗地里,她不知道哭了多少回,把眼睛哭成桃子,但每次哭完,她又会重新开始练,痛了累了,又哭,又开始练……

    那双娇柔粉嫩的双手,如今却多了一分刚硬和力量。

    师姐成内门弟子了,师兄也成内门弟子了……

    她不由握紧她粉嫩的小拳头,那双水汪汪的眼睛里布满坚定——小果也一定要成为内门弟子!

    以前的时候,有师姐呵护她,后来又有师兄。虽然师兄长得丑了点,脾气也不是很好,但是,不知不觉中,小果觉得,这个她有些害怕的师兄成了她心中的榜样。尤其是当师兄把玉简给她,叮嘱她好好练,要保护大家的时候,小果就暗下决心,一定要加油!

    歪着头,她单纯地想着。

    “小果,小果。”有人喊她。

    “哎。”她连忙应了句。

    几位师姐跑过来,七嘴八舌道:“我们去一趟东浮吧,好久没去了。”

    “陪我们一起去吧。”

    没有人知道她在练剑诀,每天的练习,她都是一个人悄悄躲着。

    她不是太想去,今天的练习还没有完成。正准备拒绝,忽然想到师兄对她说的,要她照顾大家,话到嘴边,便变成:“嗯,好!”

    东浮殿,俞白向天松子禀报:“信和请柬都送出去了,无空剑门和东歧剑门,都是徒儿亲自送去的。”

    “嗯,辛苦了。”天松子赞赏地点头,忽然想起一事,嘱咐道:“最近好好约束一下城内的人,注意不要出什么乱子。”

    “要发生什么事吗?”俞白一愣,连忙问道。

    “还记得上次白日星现么?”

    “记得,可是有何发现?”俞白心中一凛,那古怪诡异的奇景,他只怕一辈子也不会忘记。韦胜筑基时天生异象,剑气云霄,让他深受震撼。可是相比之下,那些悄然出现、没有任何声势出现在蓝天上的星辰,却让他由衷地感到刻骨寒意。

    天松子摇头:“没有。界主曾用神识扫过全界,也没有发现异常。只是,后来界主曾向其师门求助,这才查到,白日星现和妖魔相关。”

    “妖魔?”俞白失声。

    “不错,但即使古籍中,关于它的记述也很模糊,只知道是和妖魔相关。”天松子面色凝重,沉声道:“关键是,这是大凶之兆!”

    “大凶之兆!”俞白脸色微微有些发白。

    天地异象,虽不常见,但亦时有发生。宝物出土、个人修为突破、炼器炼丹,都有可能引起天地异象。然而能称之为大凶之兆的天地异象,据俞白所知,只有那么两三种。而这两三种大凶之兆,每一种都意味着天地变色、血流成河。比如一界将碎时,苍穹崩裂、河水浮天,便是大凶之兆,这等情形之下,再高的修为也无法逃生,只会此随界一起湮灭,化为虚无。

    天松子叹息道:“世道只怕真的要乱了!妖魔将起啊!”看了俞白一眼,旋即道:“你也莫过于担心。妖魔是所有修者天敌,在这一点上,无论哪门哪派,都不会有丝毫退缩。这次,镇天界便派了不少高手,不日将抵达天月界,来调查这起事件。来者修为都极高,为免不必要的冲突,你要多费心约束下面的人,莫要出什么乱子。也记得通知本地各门各派。”

    “是!”俞白连忙应道。

    “希望他们能查清吧。”天松子喃喃自语。

    俞白默然无语,却不知如何安慰师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