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修真世界 > 第五十四节 火
    “一品灵丹,内含少量太阳精气,性温和,长期服用,有一定可能形成金乌火。服用者,短时间内亢奋,亦可作临危救急。”

    当李英凤收到这份鉴定时,惊住了。其他功效倒没有什么,她是被“有一定可能形成金乌火”这一行字给惊住了。鉴定后,还附着一份订单。药院希望能够订购一百粒,价格可以商量,药院还建议把药名改成“金乌丸”。

    显然大力丸这个土鳖的名字受到众人的一致鄙视。

    李英凤第一时间把鉴定拿给师父看。

    看到“金乌火”三个字,阎乐愣住了,二话不说,拿起这份鉴定,丢下一句:“我要回去一趟。”说罢腾空而起,朝无空山直飞而去。

    无空堂,无空剑门四人皆在。

    裴元然看着手上的鉴定,露出凝重之色,沉吟道:“金乌火,这可是四品的火种。”

    辛岩点头:“不错,我的青桑火,师妹的紫萝火,都是四品的火种。这金乌火我曾有听闻,它源自太阳,至阳至刚,莫不能融。在四品中,是难得的精品火种。”

    裴元然对施凤容笑道:“师妹果然厉害,左莫刚到你手上,就能炼出这般好东西。”

    施凤容冷着脸:“这和我没关系。”

    裴元然一笑,也不以为意,他低头思考起来,其他几人都默然无语。金乌火,四品的火种,让这小小的丹药,价值飙升。

    “师兄。”阎乐忍不住道:“若是能炼成金乌火,那对本门的作用可就太大了。许逸不就一直缺好的火种吗?还有左莫自己,他若学炼丹,没有火种怎么行?”

    言下之意,他并不太愿意卖出去。

    裴元然抬起头,道:“我明白你的意思。许逸这个孩子我也很喜欢,而且门中炼器一脉,估计还是他来传承,也的确需要金乌火。但是我们还是要卖一些出去,现在外面估计都在打听这种丹药的消息。若是我们捂着不卖,反而惹了众怒,对本门有害无利。”

    “那师兄的意思是……”阎乐有些迟疑。

    “只卖小部分,大部分内部消化。”裴元然微微一笑:“我们按市场价给左莫,一颗不少。”

    “市场价?”

    “不错。纸是包不住火的。我们无空剑门会炼丹,就这么几个人。没必要为了几颗晶石,让左莫对我们暗生怨恨。”裴元然郑重道。

    “左莫的来历不明,只怕日后会有麻烦。”一直冷着脸的施凤容忽然开口道。

    无空堂寂静下来。

    左莫的身份来历,是众人一直头痛的问题。以前左莫只不过是名外门弟子,他的身份来历也不是什么大问题。但如今,他不仅成为内门弟子,照这趋势下去,他势必成为无空剑门下一代的核心人物之一。他的身份来历,便成为裴元然等人不得不面对的问题。

    “他来历未必有什么问题……”阎乐底气不足道。

    裴元然摆了摆手:“现在不知情况,也就不要多想。不说别的,光是他是灵植夫,我们便不可能放弃他。更何况,现在还多了这种能够炼成金乌火的灵丹。”

    众人闻言,也都不说话了。他们知道,掌门师兄说得没错。若是此时他们把左莫赶出山门,只怕无数人正中下怀。

    辛岩忽然道:“师妹能够炼制这种丹药么?”

    “我不会《赤炎诀》。”施凤容淡淡道:“这种丹药,需要用到《赤炎诀》。”

    御水如火,四个字说起来容易,但是对于一位灵植夫来说,这其中的难度可想而知,尤其它还是一部剑诀。

    《离水剑诀》总共有七招,御水如火是总纲,但是对现在的左莫来说还太遥远,他需要先把这些剑招都练得熟练才行。每一招剑招往往都有数十个变化,而每个变化,都需要灵力来控制,而且整个过程,需要在一念间完成。

    若论灵力变化的复杂,这些剑招甚至不如《小云雨诀》,但是它们需要在极短的时间内完成,难度反而大为提升。发动剑招时需要注意力极其精中,实际的战斗中更是如何,对方往往不会给你思考的机会,你需要不假思索地完成整个剑招。

    这也是为什么剑修往往都喜欢纯粹的东西,越是纯粹的东西,受到的干扰就越小。

    左莫也终于可以用到那把冰晶剑。好东西只能看不能用,无疑是极其痛苦的事情。

    冰晶剑化作一道白光闪动,围绕左莫上下翻飞,寒气四溢,寂然无声,隐隐却有暴烈之感。

    《离水剑诀》并不是以剑招取胜的剑诀,它的剑招只有七招,也都不算太复杂。练着练着,左莫愈发觉得,创下这部剑诀的人,极有可能是位灵植夫。它其中有许多地方的灵力运转,和灵植夫的五行法诀有着类似之处。

    得益于此,剑招很快左莫便练得颇为熟练。

    只是熟练归熟练,运转起来,还是有那么几分不自在的感觉。就连左莫,也能看得出来自己的剑招只是徒有其表。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他虽然领略到剑意,但是如何把剑意和剑招融合起来,就一无所知。

    眼下他只能算得上囫囵吞枣,蒲妖所说的御水如火,左莫就摸不着半点头脑。按蒲妖的说法,这部《离水剑诀》威力本来就不强,若是不能做到御水如火,这本剑诀没有任何价值。

    御水如火!

    该死的,怎么才能御水如火啊?

    他的基础实在薄弱,哪怕他已经摸到剑意的门槛。韦胜痴心于剑,各种剑诀杂篇之类接触过不计其数,虽然大多并不是什么高级货,再加上他久经杀伐,实战经验丰富无比,基础之雄厚,便是普通门派弟子也有所不如。而像罗离这样的内门弟子,从小便有师傅亲自指点,门中典籍可阅,对照之下,基础也远比左莫扎实。

    左莫呢,好不容易有个师傅,还只教他炼丹。在炼气期的时候,也只粗粗学过韦胜给他的那些基础剑诀,是不折不扣的底子薄。

    蒲妖指点了一个时辰,全都是理论方面的指导,实战演示一个皆无。

    可偏偏给左莫的时间不过三个月,他如何心中不急?

    心中把罗离和郝敏这一对贱人诅咒了无数遍,左莫竭力让自己保持冷静。《小云雨诀》他练到第四层,可从来没有发现半点和火相通的性质。

    不要急躁,不要急躁……

    闭着眼睛,左莫一遍一遍地轻轻对自己念。

    当他再次睁开眼睛,目光恢复清澈,只是其中隐隐有一丝狠意。

    蒲妖说,不就是剑意么?被劈个几千次,就自然会了。

    左莫对自己说,不就是剑诀么?哥劈个几万次,不行,就再劈个几十次,就不信它不行!再不行,劈一百万次!劈到它行!

    一想定,左莫反而不急躁了,提剑起身。

    我劈!

    西风小院,剑光浮掠,寒气弥漫!

    东浮西街的一家店门口,已经聚集了不少人。这些人聚集在这,交头结耳,议论纷纷。

    “怎么还不开啊?我都等了一夜了。”有人发牢骚道。

    “一夜算什么?我都守了两天两夜了。”一旁有人接口道。

    “这家店到底开不开啊!玩我们啊?”

    “有什么办法?人家自己的丹药,想卖就卖,不卖你也没办法。”

    “那倒是。你说,那金乌丸真的能够炼成金乌火吗?”有人忍不住问:“四品的金乌火,咱东浮有人有吗?”

    “没听说有谁有。不过是这是药院的鉴定,应该差不了。别的不说,太阳精气,融到什么火种里面都只有好处。”说话这人体形魁梧,方脸大耳,他一脸唏嘘:“火种这东西,尤其是好火种,哪里咱们这些人能买得起的?”

    “兄弟你是做啥的?”

    “我?”方脸大汉道:“就一炼食的。”

    就此时,突然有位老头和他打招呼:“哟,邵师你也来了!”

    周围的人群顿时有些骚动。刚才和方脸大汉一直说话的那人,表情顿时变得精彩无比。谁也没想到,这个身材魁梧的大汉,竟然是东浮第一炼食灵厨邵师。邵师的食阁,是东浮名声最著的灵食馆,他尤其擅长把各种灵食材料巧妙搭配,做出来的灵食,不仅能够增加修为,而且那味道,简直无以伦比。单单灵谷,他便能做出超过三十六种花样。

    方脸大汉一拱手:“王掌柜,莫非也是为了金乌丸而来?”

    人群又是一阵骚动。有些人已经猜测出老头的来历。邵师食阁王叟酒,食阁是出售各种灵食,而王老头,擅长的是酿造各种灵酒。

    “不错。”来人是位干瘦的老头,背微驼,一双三角眼却是贼亮贼亮,他表情有些无奈:“我是为我宝贝孙女来的。”

    邵师呵呵笑道:“小丫头学的啥?”

    “炼器。”王老头明显对孙女选择炼器颇有些不满,忍不住抱怨:“我儿子学的炼丹,孙女学的炼器,我这门手艺,看来要带入土了。”

    “莫急莫急,只要您招徒弟,绝对无数人挤破头皮想进来。”邵师连忙安慰。

    “唉!”不知道想到什么,王老头叹息一声,环顾四周,见人越来越多,不由皱起眉头:“这无空剑门看来要起来了。”

    “嗯。”邵师赞同道:“不过人家确实有能耐。”

    “是啊。”

    正在此时,一直紧闭的店门吱呀一声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