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修真世界 > 第五十二节 拼了!
    “没想到,你也能成内门弟子。”罗离面无表情,神色淡漠。

    左莫看了一眼谷内,心中稍安。罗离只是把谷口的禁制破坏掉,并没有进去,他显然是有备而来。罗离虽然深得众位师叔们的宠爱,但是也不敢轻举妄动,若是谷内的灵草灵药受到什么损失,门中长辈定然饶不了他。

    暗地里的勾当,他是不敢用在自己身上的,左莫很清楚。灵植夫这重身份,注定了他会受到门派的保护。对方能用的,就是光明正大的手段。

    看着遍地狼籍,和破坏殆尽的禁制,左莫尽管知道对方只是泄愤,但还是免不了心头火起。对方肯定是为了郝敏师姐的事来的,左莫丝毫不惧,这事他占足了理字,就算闹到掌门那,也没人能说他做错。

    左莫按捺心中怒火,语带讥讽:“师兄的剑真利,只是可惜了这些花花草草。”

    罗离淡漠地看着左莫,眼中充满不屑和蔑视:“我的剑利不利,你自会知道。敢动我的女人,你胆子很大。”

    “哦。”左莫漫声应了句,低头看着自己的右手,满不在乎道:“动了又怎么样?”

    如果没有郝敏那档子事,这两人肯定是他会巴结的对象,但是发展演变到如今这地步,双方势如水火,再无和平的可能。左莫的狠劲也上来,与其受欺压,还不如奋起反抗,就算自己下场凄惨,也不能让对方好过。倘若没有几分血性,以他外门弟子的出身,指不定日后受到何等欺压。

    罗离瞳孔骤然收缩,一直淡然的脸上神情终于发生变化:“三个月后,门中考核,我等你。”

    “你说等我就等我?”左莫冷笑,啧啧赞叹:“师兄的面子真大!”

    罗离神情狰狞,看向左莫的目光直欲喷火,他强自按捺住,怒哼一声:“嘿,到时看你嘴还有这么硬!”说完他腾空离去。

    “什么东西?”左莫十分不屑地冷哼,他折身走进谷内。谷内一切安然无恙,罗离根本没有进来。罗离虽然傲慢,但是人却不傻,分寸拿捏得正好。毁掉西风谷的禁制,却不动谷内灵草,门中长辈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禁止同门争斗,每个门派都会有这样的规定。但是同门争斗在每个门派都屡屡发生,其中原因众多,但是门中长辈纵容和默许,无疑是其中重要原因之一。门派中最怕没有竞争的气氛,偶尔的小摩擦,在长辈们眼中,利大于弊,在相当程度上会采取默许态度。

    不过左莫觉得,这些事情和自己没有太多关系。他就不信罗离敢冲进西风谷,他的西风谷现在可是本门重要区域之一,甚至比冷雾谷更重要。

    和平时一样,他继续忙着炼制丹药,直到李英凤师姐到来。

    “什么?”左莫失声道:“这是什么破规定?”

    李英凤解释道:“可确实是这样的。据说是门派为了防止弟子内斗,所以索性把门中考核作为解决途径。他可以在那个时候挑战你,你必须应战,如果你不应战的话,要给对方五十个门派贡献点。”

    “可是我是灵植夫!我一个灵植夫,难道叫我拎着飞剑上去和他打打杀杀?”左莫愤愤不平。

    “你也可以请人。”李英凤也一脸无奈:“这个不算违规。像你这种生产的修者,可以用炼制的丹药或者种植出来的东西请人。但是只能请本门的其他师兄,不得请其他门派的修者。”

    “本门其他师兄?韦胜师兄还没出来。我还能请谁?”左莫感觉自己要抓狂了。本门能够胜罗离的,便只有韦胜师兄,可韦胜师兄在剑洞,一时半会不可能出来。

    “规定是这样的。”李英凤建议道:“你也可以去买些厉害的法宝。”

    左莫感觉自己快昏过去,买法宝?自己穷得都快掉渣,还买法宝!左莫现在才明白那天罗离临走前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他的心情顿时糟糕无比。

    该死!麻烦大了!

    在谷外面对罗离,他那般坦然不惧,是因为笃定罗离不敢对他如何。在知道门内居然有这规定后,他傻眼了。什么剑芒之类,吓唬吓唬别人还行,对付修成《空剑诀》的罗离,自己连个剑诀都没学会的人,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门派长辈当然不会让罗离真的伤他,但是当众折辱一番只怕免不了。五十个门派贡献点,这可是一笔巨额财产,他把自己卖掉也凑不齐五十个贡献点。想到这,左莫心中的郁闷倍增。

    李英凤同情地看着左莫,她也爱莫能助,只能拿着左莫准备好的大力丸告辞离去。

    关于罗离给左莫下战书的消息已经传得沸沸扬扬,门中人皆知。郝敏这些天,一看到左莫都是副趾高气扬的模样,气得左莫恨不得再给她一耳光。其他人看向左莫的目光也相当怪异,其中不乏一些幸灾乐祸的家伙,可见任谁也不看好左莫这一战。

    “听说你罗离师兄给你下战书了?”施凤容好整以暇地问左莫。

    连师傅都知道了……

    左莫只好答道:“是。”

    “嗯。你和你郝敏师姐的事,我就不管了。”施凤容淡淡道:“可门中考核,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不能输。要是输了,哼哼……”

    最后两声冷哼言下之意,让左莫原本凋零的心更加凋零,如花瓣枯萎,掉落满地。

    “弟子只是一个灵植夫……”左莫忍不住提醒师傅。

    “灵植夫怎么了?”施凤容提高音量,凤目倒竖:“只要是我弟子,就不能输!”

    “可是……”

    “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施凤容不耐烦地打断左莫。

    左莫心一横,索性道:“师傅对弟子如此有信心,弟子自是不甘落后。弟子别无所求,只求能在典籍室内挑一门剑诀。”既然师傅要自己不能输,自己不寻求点帮助,那就太傻了。他想到了典籍室里的那部《离水剑诀》。

    “你现在练剑,太晚了。”施凤容皱了皱眉头。

    “弟子唯有此求。”左莫一看有门,心中微喜,连忙道。

    “既然如此,我可以答应你。”她看了左莫一眼,语气严厉道:“但若是你输了,我不会轻饶你。”

    “是。”左莫断然应下。

    “拿着这块令牌,你自己去典籍室挑一部剑诀。”施凤容神色冰冷道。

    三个月,左莫现在只能庆幸门中考核在三个月以后,自己还有一线生机!

    他以最快的速度,挑了《离水剑诀》,便直奔西风小院。

    罗离打的什么算盘,他清楚得很,门内上下,所有人都觉得他没有半分赢的机会。但左莫不想就这么认输,一想到罗离和郝敏的嘴脸,他胸中怒气腾地冒了上来。而且这将直接决定他今后在本门的地位,别的不说,师傅的警告,尤在耳边。

    不就是剑诀么?

    有什么比剑诀更简单的东西?被劈个几千次不就会了么?

    左莫恶狠狠地想。

    靠常规的方法是没有胜率的,他的赌注都压在蒲妖身上。但是压在蒲妖身上,就意味着无数晶石。

    “要我帮忙?行啊,只要你付得起晶石,什么都好说。”蒲妖兴致勃勃道:“倘若你出的价格够高,唔,我可以直接去把罗离给做了,保证人不知鬼不觉。”

    果然……

    蒲妖不出左莫意料地干起敲诈的活。

    “什么?比以前价格高?那是自然,这叫行情看涨!”蒲妖脸上微笑说不出的迷人:“你要考虑好哦,明天价格会更高。”

    左莫找到李英凤。

    “师姐,你能借我多少晶石?”左莫双目赤红,喉咙沙哑。

    李英凤没有犹豫:“全借给你,三颗三品!”

    “多谢师姐!”左莫没有废话,心中只有感激。关键时候,就能看出一个人到底值不值得交往。

    老黑头、郭卢都毫不犹豫把身上几乎所有的晶石都借给左莫,就连许晴,都暗中塞给左莫五十颗二品晶石。全门上下都知道左莫在借晶石,很多人都把他当笑话看。

    “问你借了没?”

    “哈,我可不敢借给他。”

    “可不是,刚升内门弟子,就敢得罪郝敏师姐,他真以为他是个人物!”

    “哎,我记得小莫人挺稳重的啊,怎么会干出这种傻事?”

    “小人得志便猖狂呗!”

    ……

    左莫把灵田里一些成熟的灵药灵材也全都卖了,得到一颗三品晶石。

    七七八八算下来,左莫手上的晶石总共大约六颗三品晶石。

    这是笔巨款,左莫从来没有想过巨款。就在不久前,他一年的收入也不过二三十颗二品晶石,眼前的六颗三品晶石,散发着诱人的光泽和强烈的灵力波动。

    “这是我能筹到的全部,全给你。”

    左莫把六颗三晶石全都丢给蒲妖。

    蒲妖笑嘻嘻地把这些晶石笑纳了,右手把玩着一颗,轻轻抛起,又轻轻起接住,神情陶醉道:“真是动听的声音啊,晶石果然是世上最可靠的东西。”

    “教我炼它!”

    左莫拿出《离水剑诀》的玉简,语气肯定无比。

    他神色难掩疲倦,僵尸脸也有些灰败,但是那双眸子,却仿佛跳动两团火焰,狂热而凶狠

    ——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