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修真世界 > 第五十节 寻找方法
    连续三次失败,左莫不得不停止实验。

    虽然他如今手头上宽裕不少,但还是远远不到能让他肆意挥霍的地步,他必须精打细算。连续三次都失败,那说明一定是某个相当关键的地方自己没注意到。

    他不禁陷入沉思。

    他并不知道,但此类事件的难度已经远远超出他能应付的范围。他囫囵吞枣地记下了一些典籍,但是在炼丹方面,他是一个新得不能再新的新丁,经验几乎等于零。通过推测,而找到炼丹过程中某个环节的具体变化,便是许多经验远比他丰富的修者也无未能做到的。

    关于这一点,没人告诉左莫。

    倘若左莫知道这一点,十有八九把这件事丢到一边。炼大力丸为的是什么?还不是赚晶石。如果难度太大,风险太高,那就太不划算了,还不如另外去找一种比较现实的方法。他不怕困难,怕的是懵然无知地和那些远远超出自己层面的问题纠缠下去。在左莫眼中,那是亏本生意。

    可惜,左莫并没有意识到他所面临的问题的难度层面。他绞尽脑汁,坐在丹房思考。

    剑洞内,四周伸手不见五指,脚下岩石冰冷,不远处的血河翻滚不休,韦胜喘着粗气,终于坚持不住,跌坐在地,盘膝入定。

    他眉宇间难掩疲倦,看上去十分狼狈,上半身赤裸,十多道疤痕交错纵横,触目惊心,下半身也只剩下半截裤腿,光着脚丫子。他入定得很快,几乎刚坐下,便进入状态。入定中的韦胜背脊挺直如剑,平和的神态中却隐隐透出几分肃穆威严。

    时间一点点流逝,他一动不动。

    一个黑色阴影悄然靠近韦胜,入定中的韦胜毫无察觉。忽然,黑影猛向韦胜扑去!

    入定中的韦胜毫无征兆地睁开眼睛,也不见他有什么动作,黑暗中一道青色剑光掠过,黑影被从中一分为二。

    吱!

    黑影发出的惨叫刺耳难听,旋即化作黑烟,消散得无影无踪。

    韦胜从冰凉的岩石地面站起来,面容古井不波,双眼开阖间,眸子坚定如恒,隐约可见剑意汹涌。黑暗和寂静中,他抬起赤足,沿着血河边,缓缓而沉稳地朝深处进发。

    在离天月界极其遥远的地方。

    “白日星现……”

    “是。这件事惊动了很多人,已经有很多人都赶往天月界一探究竟。有人说,白日星现,是有重宝出土!”

    “重宝出土?”说话的人带着深深的嘲讽:“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道理亘古不变啊。”

    “那我们……”

    “派人去!盯紧这件事!”说话的人不容置疑地下达命令。

    “是。”

    无空山蘅芳院,看到施凤容从丹房里出来,许晴连忙跟上了去。她能成为蘅芳院外门弟子首席,一方面老实听话,做事踏实,而另一个重要的原因便是她能够承受施凤容怪异的脾气。

    施凤容环顾四周,皱起眉头:“你师兄呢?”

    许晴连忙道:“师兄自几天前进入丹房,至今未出。”

    “丹房?他炼什么丹药?”施凤容眉头舒展,随口问道。看来左莫对炼丹十分上心,她心中也颇为满意。

    “应该是辟谷丸。师兄前几天在我这买了一些辟谷丸的材料。”许晴答道,她在蘅芳院的时间颇长,在炼丹方面的经验比左莫都在深厚得多。

    “辟谷丸?”施凤容的眉头再次皱了起来,不悦道:“怎么到现在还炼辟谷丸?这能有什么进步?”辟谷丸只是最简单的丹药,连灵丹都算不上,作为一名筑基期的修者,在这上面花费太多的精力,是件非常滑稽的事情。

    许晴心中一跳,暗自后悔刚才自己说的话。若是因此师兄被师叔责罚,那她夹在中间就难做人了。

    说话间,施凤容移步到左莫的丹房门前,也不敲门,直接推开房门。

    一推开门,一股浓重呛鼻的焦味扑面而来,施凤容的脸色更加难看。炼辟谷丸都会失败?难道上次的五颗辟谷丸是买来蒙混过自己这关的?她面色阴沉下来。

    左莫像木偶般,呆呆坐在地上,施凤容和许晴两人进来,他丝毫不知。

    施凤容注意到左莫空洞眸子里布满血丝,心中的怒气才稍减。她看出来左莫正陷入思考,按捺心中怒气,没有打扰左莫,而是径直走到炼丹炉旁堆的残渣旁。果然是辟谷丸的材料,她只看了一眼,便确定。她心中怒火腾地一下蹿了上来,她打算呆会让左莫在自己面前亲自炼一炉辟谷丸。

    她的目光刚打算从面前炉渣上移动,忽然目光顿住,转而俯身,翻看起这些炉渣,还不时地拿起一两件到眼前细看。

    许晴心中那个羡慕,暗叹,内门弟子果然就是内门弟子。她在蘅芳院这么多年,就从来没有看到过师叔对哪个晚辈有这么关心。

    左莫此时才恍恍惚惚地醒了过来,这才看到自己的丹房里多了两个人。本来就被折磨得欲仙欲死的他心头火气腾地冒了上来,要知道,丹房一直是不容他人进入的地方,尤其是炼丹的时候,这样极容易导致炼丹失败。

    不过当他看清来人是谁时,到嘴的破口大骂登时缩回肚子里。

    好险!

    乖乖那个咚隆……

    他连忙站起来,恭恭敬敬地向施凤容行礼:“师傅。”

    “你在炼上次的那种灵丹?”施凤容头也没抬,自顾自地蹲在炉渣旁。

    “是。”左莫老老实实回答:“不过一次也没有成功。”

    施凤容随手把手上的炉渣丢掉,站了起来,脸上表情冷淡:“还没学会走,就想跑?”

    左莫闻言大汗,忙道:“请师傅指点。”

    “炼丹之道,其中变化,有太多不能言传之处。你先好好依循典籍,打好基础,再考虚这些事吧。”施凤容说完便冷着脸转身离去。

    回到西风小院,左莫心中沮丧至极。原以为,自己多了个大赚的法门,没想到竟然是水中月,可望不可及。一连几天,左莫都有些萎靡。没有晶石可赚,没有贡献点可赚,没有剑诀可练,左莫无奈之下,只好苦练《胎息炼神》。

    石室灵脉,左莫从入定中醒来。一向进度神速的《胎息炼神》最近也渐渐停滞下来,这是左莫突破一息之后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难道要突破二息了?

    按照《胎息炼神》中的记载,一息之后便是二息。若是能够达到二息,不仅自己的全身可以呼吸的穴位,而且那时自己的浑身气息可以内收起来,哪怕比自己修为高许多的人都无法察觉。

    这个法门可比魏南前辈玉简上面记载的那些收敛气息隐匿的法门要高明得多。

    想到这,左莫突然想到,魏南前辈也炼丹,也是灵植夫,会不会也遇到过同样的问题?念头一起,他连忙找出玉简,仔细查看。

    果然,他很快有了发现。

    在魏南前辈总结的炼丹经验中,左莫找到类似方法。只是魏南前辈用的不是火炼之法,而是颇为罕见的水炼之法。

    灵丹的炼制方法五花八门,数不胜数,现在最主流的自然是使用炼丹炉,也就是火炼之法。火炼之法的核心便是用火力,将药材内的灵力激发出来,各种属性的灵力彼此融合,形成灵丹。但是有许多灵草灵药,属性阴寒,比如那些水生灵草,倘若用火炼,便会破坏其药力。这时就需要其他的炼制方法,比如水炼之法。除了水炼火炼,还是许多其他的炼制法门,不计其数。

    水的性情温和,远不如火的迅猛强力,所以水炼之法大多需要较长时间,走的是温养孕丹的路数。

    左莫此时才知道,原来石室的那眼寒泉有此妙用,他之前完全把那眼灵泉忽视掉。他还奇怪,修者达到筑基之后,对于饮食之类,需要几乎微不可计,这魏南前辈怎么还想着在石室里凿出一眼泉。

    玉简里面记载了一种魏南前辈用《小云雨诀》炼制《润泽丹》的法门。《润泽丹》是一种丹药,无法入品,它的作用更是鸡肋,能改善人的容颜肌肤,但只能让炼气期三层以下的修者有用。

    这种在左莫看来完全没有任何用处的丹药,在魏南前辈用《小云雨诀》炼制后,入一品灵丹。它的效用也随之大为提升,能够改善不超过筑基期修者的容颜。根据玉简记载,这成为魏南前辈的一项重要敛财手段。不过由于水炼之法所需时间太长,魏南前辈也只使用一段时间便换成其他方法。

    和左莫误打误撞不同,魏南前辈的摸索十分透彻,记载得也相当清楚。

    魏南前辈认为,两者之所以能结合,这其中最大的关键便是水。《小云雨诀》是典型的水行法诀,配合水炼之法,自然相得益彰。里面还记载了大量他对失败原因的分析。

    左莫逐字逐句地看下去,越看思路越是清晰。难怪自己能炼出大力丸,《赤炎诀》属火,而辟谷丸用的又是火炼之法,用《赤炎诀》摄取的太阳精华化入辟谷丸中,便成了大力丸。

    这其中只有一个关键

    ——那就是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