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修真世界 > 第四十节 帮助
    石室蒲团上,左莫安然入定,一动不动。

    浓郁的灵气,通过神庭、膻中、涌泉三个穴位,进入他的身体。尤其神庭穴,灵气涌入,会带来一丝丝清凉,说不出的舒畅。自从左莫完成一息,口鼻的呼吸便被弱化了许多。他现在还只能打通三个穴位,若能达到十息境界,不仅周天三百六十一处穴位齐开,便是全身再细的毛孔都通畅无碍,与天地同息。

    当然,那对他来说,实在遥远得很。神识虽然增强不少,但是到目前为止,他还没有发现神识能有什么用,他现在需要的是灵力,不断地增加灵力,以期能早日完成筑基。

    从入定中醒了过来,左莫吐气如箭。

    师兄也不知在剑洞里咋样了,左莫脑海里忽然冒出这个想法。

    其实他蛮羡慕师兄选择的那条路,只需要专注一件事。不过他还是清醒地认识到,师兄的路并不适合他,所以羡慕归羡慕,该干什么还是干什么。他一直觉得,在剑方面,他并没有太多的天赋。倘若不是因为蒲妖的存在,莫说什么剑意,便是做到师兄那个地步都是不可能的。

    他的天赋在五行上。

    除了《庚金诀》受到过蒲妖的指点外,其他四种法诀,他都是自己摸索出来的。所以他更热衷于五行法诀,有时他不禁会想,难道自己以前曾经是个散修?

    散修才喜欢五行法诀。

    不过,就算自己是个散修,只怕也是一个默默无闻,生活在最低层的散修吧。

    可若是如此,自己为什么又会被改容抹识?他情不自禁攥紧拳头。

    小心地从石室中退了出来,走出洞口,外面的阳光让他不禁眯起眼睛。温暖的阳光,让左莫阴霾的心情不自主地开朗了一些。走到灵田中,看着生机勃勃的灵药,他心情又好了一分。灵植夫大概是最能够直白诠释耕耘和收获两者关系的职业,当你付出辛勤汗水后,那种即将丰收的喜悦,让生活充满希望。即便是生活沉重如老黑头,到了丰收的时候,也是喜笑颜开。

    左莫在心中估算了下日子,新一轮的灵谷播种应该开始了。他之前的小院,就让给老黑头,老黑头眼馋那五亩灵田可是很久了。若没有老黑头,他也结识不了韦胜师兄,这点关系在这,他对老黑头交情自然不同。

    左右今天无事,左莫便动了去看看他们的心思。不过小院没有找到人,左莫估摸着老黑头去了田间,便索性直奔田间。果然,他在田间找到老黑头,同在的还有郭卢,只是昔日的郭卢师兄变成如今的郭卢师弟,让他有些不习惯。外门弟子无论年龄修为,见到内门弟子必须称师兄师姐,这一点在哪个门派都是一样。

    老黑头看到左莫,不由露出惊喜之色:“小莫哥。”

    郭卢的病看起来应该是痊愈了,他和左莫不熟,有些拘谨地行礼:“左师兄。”

    被两个年龄远超过自己的人称作师兄,左莫觉得十分别扭,幸亏他脸庞僵硬,看不出分毫。

    “老黑的灵谷种得真是扎实。”左莫环顾灵田,忍不住赞了一句,随手掐动法诀,顿时云团飘来,淅淅浰浰的银丝连绵不断。老黑头顿时露出喜色,郭卢脸上不由露出敬佩之色。第四层的《小云雨诀》,罕有人能达到。

    郭卢前段时间一直在病床上休养,但是本门的一些大事,他也都从老黑头那听说了。

    一年之内连续三位外门弟子成为内门弟子,如此盛况本门从未有过,所有的外门弟子也是备受鼓舞,连带着许多外门弟子也愈发努力刻苦。

    郭卢仔细打量这位小师兄,左莫小师兄也是本门迄今为止修为最低的内门弟子,一个还未曾筑基的炼气期弟子!但是小师兄的天才之名,却是不胫而走,能够在炼气期都摘得春芽玉牌,郭卢闻所未闻。

    他擅长《庚金诀》,这些年虽然努力,但始终无法突破第三层,看到已经成为灵植夫的小师兄,他不禁心中一动。

    想到这,他不由羡慕起老黑头。无论是韦胜师兄,还是左莫小师兄,都与老黑头关系不错,水涨船高,老黑头如今在外门弟子中也是炙手可热得很。不过老黑头为人本份,依然老老实实地种灵谷。郭卢上次因为帮助老黑头而受伤,而休养时也都是老黑头照顾,两人关系极佳。

    “这两只翻泥蚓,没什么大用,不过用来翻田,倒是实用得很。”左莫递给两人一人一个小竹筒,竹筒里各封着一只翻泥蚓。他本没想到郭卢也在,但好在他手上的翻泥蚓足够。

    两人忙道谢不迭。

    郭卢见左莫意欲离开,犹豫挣扎片刻,最终还是忍不住开口:“小师兄,我的《庚金诀》一直停滞在第二层,恳请师兄指点一二,郭卢感激不尽。”

    左莫有些讶然,但还是停下脚步。上次郭卢毅然挺身而出,也让他对这位看似乎老农的前师兄敬佩得很。现在他的收入已经不靠施雨之类,两人也自然不存在利益冲突,相反,若是郭卢能够突破《庚金诀》第三层,门内除虫之类的事,也能帮自己分担不少。

    想通各个关节之后,他便决定帮郭卢一把:“杀虫也是杀,金主杀伐,这《庚金诀》亦属杀伐之道。如何杀伐?这方面法门无数,加之庚金气芒变化多端,若以其他杀伐之道运用其间,或能事半功倍。”

    郭卢听得仔细,唯恐漏过一个字,待左莫说完,他怔在原地,脸上若有所思。

    见状,左莫便飘然离开。

    离开灵谷,他折向东峰。最近变故颇多,连他也觉得恍若隔世。东峰女弟子本意是把依靠他,可是谁想到他竟然也成为内门弟子,平时自然不可能再来照顾她们。不过既然拿了别人的好处,那只黑金虫也她们所赠,左莫决定也帮她们一把。

    小果看到左莫,圆圆的苹果脸露出惊喜的表情,怯怯道:“师兄!”

    那只金角铜牛依然在那悠哉悠哉地嚼着灵草,对左莫视若不见。

    对于这个小姑娘,尤其是她脸上始终怯怯的表情,左莫实有些无可奈何。

    上次在他晕倒的时候,小姑娘虽然害怕但还是死死护住他。当他从别人口中听到这件事时,他很感动,觉得自己欠她一份人情。

    “怎么?看到我不高兴?”左莫决定逗逗小姑娘,他脸上本来就没有表情,一用比较严肃的语气说话,顿时有几分吓人。

    小果顿时被吓住了,小脑袋拼命地的摇,大眼睛雾气升腾,嘴里急忙分辨:“没有没有……”

    左莫立即意识到,这样下去,估计她真会哭鼻子,顿时后悔自己的举动。

    这不是没事给自己惹麻烦么?

    他连忙放松语气:“好了,这次来,是有东西给你。”

    小果眼中的雾气顿时止住,有些不明白地看着左莫,怯怯地问:“什么东西啊?师兄。”

    “这是一些剑诀,你拿去练练,也可以传授给其他师姐师妹。”他递给小姑娘两枚玉简,其中一枚是他从韦胜师兄给他的玉简里面挑出来的一些基础剑诀,同时他从手上退下金剑戒,也递给她:“这是金剑戒,里面能够储存三道剑芒,不过你要先修炼金系法诀。嗯,有一块玉简里面是五行法诀,你修段时间《庚金诀》就可以用这个法宝了。”

    交待完这些,左莫也松口气,这个糊涂的小姑娘总会让他觉得很头痛。

    金戒剑对现在的他来说,并不是太实用,而且他也打定主意,没到筑基之前,他是绝不会下山。一旦筑基之后,若是师傅不赐飞剑,他也可以用冰晶剑,威力可比金戒剑要大得多。而那枚包含五行法诀的玉简对他来说,也没有用了。本来也没想到给小果这枚玉简,但若没有修炼金系法诀,那枚金剑戒也无法运用。至于韦胜师兄玉简里的剑诀,虽然简单但是实用,对于炼气期的弟子来说,是不错的防身手段。

    女弟子,尤其是修为比较弱的外门女弟子,处境会比男弟子更加艰难。

    左莫无法像以前那样分心照顾她们,便索性把这些东西传授给她们。这样的话,遇到一些实力不是太强的修者,也不至于没有还手之力。若是遇到厉害的,那他也无能为力。

    好在上次那名东歧剑门的弟子已经被逐出东浮,不需要担心会在这一带再遇到这个家伙。

    交待完,左莫翻上灰喙雁的背上,头也不回地朝小果挥手告别,飘然远去。

    看着消失的左莫,小果手上捧着金剑戒和玉简,不知不觉中抓紧。

    做完这些,左莫只觉浑身轻松了不少,便直奔蘅芳院,月底可是要交五颗辟谷丸呢。他对自己的这位冷面师傅可不敢怠慢,若是没完成,铁定要受到惩罚。

    进入丹房,他并没有马上开动。材料有限,若是真的把这些材料糟蹋干净了,他身无分文,也没晶石去买。

    按理说,以他如今的修为,炼制辟谷丸应该不是难事,毕竟这只是最基础的丹药。

    思忖半天,他觉得上次应该是自己没有控制好灵力的输入,在许多地方浪费了灵力,导致最后的灵力不足。

    又来来回回思考了很久,又先入定,让灵力恢复最佳状态。

    他才开始第二次尝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