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修真世界 > 第三十八节 蘅芳院
    二十亩灵田,左莫需要仔细小心地规划。他手上本金太少,好的灵药种籽之类,他也买不起。根据魏南前辈总结出来的经验,他挑的都是一些比较有性价比的品种。为了确保收益,左莫还仔细打听了如今行情,这才带着大包种籽回山。

    但他还不能马上播种下去。

    到目前为止,他只有种植灵谷的经验。任何一种灵植,它的讲究和需求都不相同。好在魏南前辈的玉简里面都有着比较详细的描述,他不需要自己去摸索。

    研究玉简,苦练《胎息炼神》,除此之外,他还需要兼顾冷雾谷药田打理,每天都忙碌至极,几乎脚不沾地。

    等玉简研究得差不多,他便开始张罗着前期的准备工作。好在这都是些比较普通的灵药灵草,也不需要什么昂贵珍稀的东西,否则的话,他也只能干瞪眼。

    “我很穷,我很穷,我很穷穷穷穷穷……”

    哼着小调,左莫指挥着翻泥蚓深犁灵田,把买来的灵草灵药都播种下去。

    几天过去,二十亩灵田,已经有些灵草灵药抽芽了,嫩绿嫩绿,承载着左莫的希望。

    左莫终于可以缓过劲来,这些天的工作量,就连他都感觉快受不了。种籽播种下去之后,工作量一下子就没了一大半,他也可以腾出手来修炼。这也为什么剑修往往不喜欢兼修其他生活法诀。修炼任何法诀,都是需要大量的时间和精力,而对于剑修们来说,他们只需要专注于修剑,这能够让他们拥有无以伦比的战力。

    这也是为什么所有的修者之中,若论单对单,剑修拥有最强大的力量。

    当然,实际上情况会比较复杂。两名修者之间的战斗,能够影响战斗的因素实在太多,错综复杂。比如修为,比如法宝,比如符阵,比如法诀等等。

    左莫不需要考虑这些,起码在筑基之前,他不需要考虑这些。对他来说,眼下最重要的,便是筑基。其次便是五种基础五行法诀,这会直接影响他的收益将会有多少。

    他放弃了《十正心法》,想依靠它来筑基,几乎等于做梦。《胎息炼神》成为他唯一的选择,他就把它当作修灵力的心法来修炼。筑基之后,门派会传下新的心法,那时他可以选择的余地就很多。

    这段时间,实在太忙碌,忙到他甚至忘记蒲妖的存在。直到现在,他突然想到蒲妖,还是决定去识海里看看。

    进入识海,他目瞪口呆。

    识海的面积比起之前,不知要扩大几倍,这点不让他意外,因为他的神识进步许多。他早就发现,一旦他神识进步,识海的面积便会随之扩大。

    让他目瞪口呆的是一条河——不知什么时候,他的识海多了一条河。

    一条由银光闪闪的河,河面并不宽,但是却笔直异常,沿着识海的中线,把识海一分为二。待左莫走近,才惊讶地发现,河里不是水,而是无数大大小小的冰晶,光线折射冰晶,银光闪闪,而无数冰晶同时折射,耀眼的光芒让识海都明亮了几分。它们缓缓涌动起伏,像潮汐般,泛着层层细密耀眼的银光,如同一只蛰伏酣睡的冰晶螭龙。

    河两边是密集的红色火焰,这些狂舞的火焰,仿若长在河水的红色水草。

    头顶虚空中,那颗星辰愈发明亮,无论是狂舞肆虐的火焰,还是银光闪闪的冰河,都无法遮挡它的光芒。

    火海之中,冰河之畔,星辰之下,一座黑云缭绕的墓碑上,蒲妖安静地听着腿上的音圭。

    左莫完全被眼前景象震住了。

    识海很安静,只有音圭的声音飘荡。深红色火焰狂舞,像最妖艳妩媚的舞女扭动腰肢,缓缓流动的冰河如剑,森然冷冽,星辰幽深难测,这一切,构成一幅极具张力的画面,给他带来无以伦比的冲击!

    过了半晌,左莫回过神来。

    火海和星辰是什么,他还不清楚,但是这条冰河,宛若自己领悟的冰晶潮汐剑意!对这一点,他相当笃定。因为在他看来,河中流动的不是冰晶,而是无数剑意!这条冰河也正是这段时间形成,隐隐间,他觉得似乎有什么有着联系,可是绞尽脑汁,还是一无所获。

    火海和星辰出现得很早,应该是和《胎息炼神》有关。星辰出现的时间是在他完成一息之后,难道它代表了一息?红色火焰呢?

    他想问问蒲妖,但是他也知道,蒲妖肯定不会回答。

    唔,当然,若是有晶石的话,那另当别论。

    左莫没有打扰蒲妖,就自己退出识海。

    等左莫从识海中消失,蒲妖睁开眼睛,血瞳之中,隐现焦急之色。

    虽然到了炼气第九层,但是离筑基,还是有一段间距离。炼气期第九层也是所需要的灵力远比之前几层要多得多。左莫并不心急,有如此高品阶的灵脉相助,倘若自己还无法筑基,那就真的不用修炼了。

    他能感受到这段时间灵力增涨得很快。

    火龙草被左莫移到自己的灵田之中,西风谷阳光充足,更适合火龙草生长。

    和往常一般,左莫站在的火龙草前,运转灵力,双手飞快变幻,赫然是《赤炎诀》。在水中练习指法许久,他双手如今的灵活程度要比以前强太多,指法并不复杂的《赤炎诀》对他来说,施展起来,难度要小很多。

    只见一丝微弱的淡金色光线,从天空垂下,通过左莫的双手,引至火龙草上。

    《赤炎诀》能够凝聚纯阳之精,对于阳性的灵植来说,大有补益。

    左莫一动不动,如同石人。

    《赤炎诀》着重于静心凝神和持续力,这点对左莫来说,完全不是问题。事实上,摘得玉牌之后,他才发现,他走了一些弯路,如果当初选择《赤炎诀》的话,他能够更早拿到玉牌。不过,这世上没有白吃的亏,五种法诀中难度最大的《草木诀》都被他拿下来,其他几种法诀也是水到渠成。

    时间一点点流逝。

    从天空垂下的那丝淡金色光芒颜色略微转深,左莫双手都浮起一层淡淡的金色,好似镀了一层黄金似。

    火龙草的叶片变得愈发鲜艳欲滴,整株灵药都表现出勃勃生机。

    一直持续五柱香的时间,他才停了下来。他双手刚刚一动,那根淡金色光线顿时消失。

    检查了一下这株火龙草,左莫十分满意,《赤炎诀》对阳性植株的功效极佳。

    所有的植株,都分阴阳。左莫也把自己的灵田一分为二,阳光比较好的那块用于种植阳性植株,而阴凉水气充足的地方,便种植阴性植株。

    左莫准备施展《地气诀》,每天给这些灵药灵草施展各种法诀,这是他必完成的任务。也不知道是不是用得多了,《赤炎诀》和《地气诀》很快就达到第三层,完全没有之前三种法诀突破时的艰难。

    不过随后他想想,也大致明白,这其中绝大部分功劳,要归在《胎息炼神》上。他的神识,远比之前强大。而无论是《赤炎诀》的静心凝神,还是《地气诀》的沟通感应,都和神识有着密切的关系。

    忽然,天边一道紫色光芒倏地降到他手边。

    一把中指长短的紫色飞剑,突然出现在左莫手边。

    飞剑传书?

    左莫转头张望,没有看到别人,这才确定这是找自己的。他小心翼翼地伸手飞剑,手指触碰到飞剑的一刹那,脑海中一个声音响起。

    “申时来蘅芳院。”

    是师傅施凤容的声音。

    左莫这才安心下来。前段时间,他被那粉色小千鹤折磨得欲仙欲死,好不容易消停一阵子。可怜的左莫,他的神经已经被折磨得十分脆弱,对这类东西疑神疑鬼。

    这段时间,师傅一直没有找他,想必也是给时间给他安顿下来。

    左莫精神振奋,师傅在炼丹方面的造诣非常深厚,而且据李英凤师姐说,师傅炼出来的丹药,一向非常好卖。前段时间,师傅一直在外面云游,门内的收入也大受影响。

    而且根据魏南前辈玉简里总结的经验,炼丹可比灵植赚晶石快得多。

    申时,左莫准确地来到蘅芳院。

    这是他第一次来蘅芳院,一踏入院门,便看到许多女弟子在干活。有的在晒制灵药,有的挑拣分类,更有的手上灵力涌动,在粉碎灵药。偌大的院子里,竟然有不下四十位女弟子在干活。

    见到左莫,这些女弟子们纷纷停下手上的活。

    “师兄!”

    “师兄!”

    ……

    她们纷纷行礼,暗中却在好奇地打量这位师兄。四师姑收了一位男弟子,这个消息早就传遍了蘅芳院。左莫的底细早就被这群女弟子们打听得一清二楚。让她们感到比较安心的是,左莫之前曾经帮助东峰那些负责豢养的女弟子,不是欺男霸女的人。她们都是外门女弟子,并不算施凤容的弟子,和左莫的地位相差遥远,自然不敢怠慢。

    左莫手忙脚乱,连忙回礼。

    见左莫这般窘迫模样,女弟子间顿时响起几声轻笑。

    为首的女弟子顿时转过脸,不悦地盯着发笑的几位女弟子,笑声顿止。

    “进来吧。”

    师傅的声音从内院传了出来,恰巧解了左莫的围,他几乎落荒而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