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修真世界 > 第三十六节 再遇
    西风小院成为无空剑门又一个重要的地方,尤其对于外门弟子,它的重要性远超过其他内门师兄院落。绝大部分外门弟子都从事种植,他们最害怕的便是出现各种灵田问题。内门有一个灵植夫,他们心中也多了份安定,出了状况也起码能找到人。

    谷内多了一个崭新的庭院,外墙是用整齐青石码成,青石细腻的花纹和冰冷坚硬的质感,令小院凭添几分清冷幽静。藤萝如瀑,细碎的满天星偶尔夹杂其中,星星点点。院子里的池塘可再不是他之前住处那烂泥塘,一品紫火莲遍植其间,紫色的莲花宛如水中怒放的紫色火焰,夜晚散着濛濛紫光,分外迷离。紫火莲间,银色的剪刀鱼游得极欢,如无数刀锋乍现,数十缕银线交织如梭,炫目耀眼。

    左莫却无心欣赏这些美景,和之前一样,他每天定时去冷雾谷施雨打理。他现在是内门弟子,山门之中不能飞行的规矩对他再也无效。贴上神行符,他健步如飞,速度不比那些飞行灵兽慢,大大节省了时间不说,他也大呼过瘾。

    这些天,每天白天,他就像平常一般,打理灵田。到了晚上,他就悄悄跑到石室灵脉处打坐修炼《胎息炼神》。

    《胎息炼神》虽然主要修炼的神识,但是对灵力的增涨也相当不错,比《十正心法》要好得多。加上灵脉相助,几天下来,进步奇快!不知不觉中,他的修为悄然突破炼气期第九层。

    石室灵脉也成为左莫除了蒲妖外最大的秘密,他格外小心。为了掩盖洞口,他不仅用一块岩石封住洞口,而且还在洞口周围种上大量的杂草和灌木。从外面看,绝对看不出什么端倪。他唯一担心的便是那像师父或者掌门这些长辈来他这。所以他也不敢设置任何禁制,以他的水平设置的禁制,对掌门他们完全没有用处,反而会引起他们的注意。

    他现在日子可谓过得极为逍遥。每个月除了晶石供应外,还会有灵谷的供应。他种了两年多的灵谷,却还从来没吃过。

    灵谷内蕴含丰富的灵气,而且这些灵气被吸收转化成灵力后,温和绵柔,不像从晶石中吸取的灵力那么霸道。而且,若是去一些特殊的地方,比如都天血界。三千年前,妖魔大败,为了保存元气,妖魔仅存的一百多名高手,以自身血肉为引,以七个中界为轴,四十九个小界为屏,造就都天血界,抵挡修者前进的步伐。都天血界之内,所有的灵气变得极为霸道凌乱,修者根本无法吸收。

    前往都天血界的修者们,往往需要携带大量的晶石和灵谷。晶石是用来补充日常灵力消耗,但是由于晶石内的灵力也较为霸道,只靠晶石,很容易导致境界崩溃。而灵谷虽然灵气不如的晶石浓郁,但是灵气性质温和,能够有助于修者稳定境界。

    一些大门派的弟子天天服用灵谷,可以提高修炼的速度。

    但是对于无空剑门这样的小门派来说,只能每月供给一定的数量,而且只有品阶比较低的灵谷。可就是一品灵谷,左莫之前也从未吃过。

    左莫在研究魏南前辈遗留下来的玉简。魏南前辈虽然修为有限,但是他走过的许多路都值得左莫借鉴,比如种植。魏南前辈也曾经是一位灵植夫,又学过炼丹,这和左莫何其相似?那些偏门冷僻的心法左莫现在不打算碰,如何赚取晶石,才是他眼下最需要考虑的。

    炼气期种什么东西最容易赚晶石?怎么种植?

    好不容易有了二十亩三品灵田的左莫,自然要好生的盘算一番。他如今身无分文,被蒲妖压榨得一干二净。门派每个月的供给虽然不少,但是对他来说,无异于杯水车薪。

    灵脉之类,又不可能直接转换成晶石,不过就算能卖,左莫也绝不会去卖。因为短期利益而放弃长期利益,他这么精明的人怎么会做这种傻事?

    想着法子赚取晶石,是魏南当年最重要的事情之一。其实对于每一位修者来说,晶石都是一个避不过去的问题。赚取晶石的数量,将直接影响修炼速度。

    法宝、玉简、材料……

    什么东西不需要晶石?

    就连左莫如今成为内门弟子,师门虽然会重点培养他,各方面给予倾斜,但是这也是有限度的。

    不过相较于左莫的处境,当年魏南的处境要艰难得多。他摸索出来的路数,对左莫来说,具有极佳的参考价值。

    乘坐着门派拨给他的灰喙雁,左莫带着大包小包,坐在雁背上悠然自得。这些东西,全都是别人送给他的礼物,而他又用不上的东西。他打算全把它们换成晶石,虽然换不了多少晶石,但是眼下他也没有其他办法。指望蒲妖吐出晶石,那是绝不可能的。

    蒲妖天天呆闭眼坐在墓碑上,似乎像在打坐。难道他也需要修炼?左莫心中很好奇。

    他现在绝不会主动去触霉头。蒲妖性情无常,冷酷疯狂,偏偏实力深不可测。这样的家伙,你永远不知道他下一步会干什么,你永远猜不到他心中在想什么,你也永远不知道他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左莫觉得,蒲妖是真正的妖魔,他会给你令魂魄颤动的诱惑,也会让你在最满足享受的时候跌到地狱最底层。

    蒲妖对他的折磨,左莫有过憎恨,有过愤怒,有过绝望,但当师父一语道破他被改容抹识后,这些曾经困扰他的情绪似乎一下子烟消云散。

    因为他需要力量!

    因为他需要答案!

    这点折磨,算得了什么?

    他记得很清楚,两年前,他第一次睁开眼睛时的陌生感。两年里,那个出现在他梦境里的声音无数次地折磨他。他害怕过、恐惧过、彷徨过、茫然过,他曾想过去寻找答案,可是没有任何线索,他无从下手,于是他浑浑噩噩地过着,从未快乐。

    现在,他醒了。

    他只有一个念头,他要找到答案,是谁!是谁做的这一切!

    绝对无法原谅!

    灰喙雁背上,左莫望着远处半空中若隐若现的东浮,他捏紧拳头。

    东浮和往日般,人流穿梭。左莫直奔自由集市,找到付金。

    付金眼睛极尖,看到左莫腰间的春芽玉牌,整个人顿时愣住。过了一会才反应过来,眼中虽然还残留着震惊,但是脸上迅速堆上笑容:“恭喜小莫哥恭喜小莫哥!啧啧,这么年轻的灵植夫,小莫哥果然非同凡响啊!快进快进!”

    左莫也不客套,砰地把大包裹丢给付金:“这些东西帮我卖了吧。”

    “什么东西?”付金嘴里问,手上却迅速打开布袋,只扫了一眼,他便大致判断出这些东西的价值。东西虽然看上去不少,但其实都不值钱,想想也正常,炼气期的外门弟子,哪里能送得出值钱的东西。

    他脑子转得极快,报出一个优厚的价格:“五十颗二品晶。怎么样?”

    左莫也是知道行情,这些东西是绝对不值五十颗二品晶,他摇头:“太多了,三十颗就好了。”

    “行。”付金爽快地给了晶石,把东西收了下来,笑道:“小莫哥现在发达了,以后可要多提携小弟啊!”

    两人又聊了一会,左莫听得极仔细。别看付金这样的小生意人,但是他们的嗅觉极为灵敏,市场上任何一点风吹草动,都瞒不过他们的眼睛。言谈间,付金颇为忧虑。最近灵谷的价格不断上涨,这种情况这些年还是第一次出现。每年都有人去都天血界狩妖,可是灵谷价格从来没有像这样离谱过。再联系到最近都天血界的一些传闻,愈发让人不安。

    据付金说,不光是天月界,其他界的灵谷的价格也在不断上涨。这一切都说明都天血界的冲突在不断加剧。

    难道妖魔要开始反攻了吗?

    听完付金的话,左莫心头也不禁变得有些沉重。对于低阶修者来说,最怕的便是动荡。若真的爆发像三千年前那样的大战,低阶修者是死得最快的炮灰。

    “嘿,果然是山不转水转,不是冤家不聚头啊。”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打破左莫的思索。

    他抬起头,顿时头疼起来。

    眼前两人,其中一人正是上次被自己把飞剑打得龟裂的东歧剑门弟子。旁边一人很陌生,估计是他的师兄,气势明显更胜一筹。

    付金是个人精,看眼下情形,顿时心中暗暗叫苦,脸上却堆起笑:“两位爷,来来来,大家坐下来喝喝茶……”

    啪!

    话音嘎然而止,付金整个人像沙包般被抽得倒飞出去。

    “什么东西!这有你说话的份么?”那人收回自己的手,冷冷道。

    左莫没有想到对方说动手就动手,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连忙跑过去扶起付金。看到付金脸上的巴掌印和嘴角溢出的血,左莫眼神倏地阴沉下来。小心地搀扶起付金,缓缓转身。

    “谁家这么没心眼,随便放狗出来?”左莫盯着刚才动手的那个家伙,拇指轻轻搓动金剑戒。

    动手的家伙脸色顿时如同猪肝,勃然大怒:“你他妈的……”

    声音嘎然而止。

    一道剑芒挟着淡淡的霜气,直指他眉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