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修真世界 > 第三十五节 发现
    上一节黑金虫是四品,错误已经修正。

    *************************************************************************************************

    黑金虫一落在地面,一动不动。过了一会,触角摇动,四处张望。果然不愧是四品的黑金虫,左莫心中暗赞,光这份灵动就不是普通的灵虫能够拥有。

    黑金虫不时抬头,前端的两根触角微微颤动,飞快地在地面上爬行。它时而停下,时而疾行,左莫小心掐动法诀,紧跟其后,不敢有丝毫松懈。

    除了灵田处,谷内其他地方杂草横生,这给左莫带来了一些麻烦。他拿出施祥送他的那把冰晶剑,当作开山刀。晶莹剔透的冰晶剑握在手中,带着一分沁骨的寒意,好在剑刃极其锋利,用来砍草劈木效果不错。

    突然,黑金虫停了一下,但它以更快的速度钻入草丛深处。

    左莫精神大振!

    提着冰晶剑紧跟上去。

    黑金虫停在一块突出的岩石前,静止不动。紧随其后的左莫不禁眯起眼睛仔细打量起这块大岩石。这块岩石是普通的花岗岩,大约五六丈高,从外面看上去没有什么奇特之处。难道是这块岩石里面有什么玄机?

    反正这里现也是自己的私地,怎么折腾也没关系。提起冰晶剑,对着这块岩石便挖了起来。

    花岗岩虽然坚硬,但是面对一把三品飞剑,无异于豆腐。只片刻,左莫便挖了出一个大洞。果然,黑金虫钻进洞里,这也令左莫精神振奋,手上动作更快。

    没想到这块岩石远比他想象得要大,挖了大半个时辰,有七八丈深,竟然还没有尽头。左莫终究不是炼体的修者,两只胳膊就像灌铅般,浑身几欲散架。

    “不行了,累死我了。”他瘫躺下来,喘着粗气,有气无力地看着呆在洞底的黑金虫。

    “兄弟,你还真执着啊,哥不行了,睡一会先。”他对着这只黑金虫苦笑道,说完就在刚挖出的岩洞里沉沉睡去。

    一觉醒来,左莫睁开眼,眼前一片漆黑,他坐了起来。月光从洞口透进,洞内也微微亮,黑金虫安静地在洞底一动不动,背上的那块金钱斑在黑漆漆的岩洞内释放淡淡的金光。

    已经晚上了啊,左莫发了会呆,重新拿起冰晶剑。

    “兄弟,我们继续!”

    叮叮咚咚,西风谷内响起不绝于耳的剑砍岩石声。

    麻木机械地挖着,一直到天色快亮,左莫忽然觉得手上的冰晶剑前面似乎刺空了,他顿时心中一跳,疲惫之色顿时一扫而空!

    手上用力,三下五除二把最后一块薄薄的岩壁斩开,岩壁后面露出一个黑乎乎的大洞。

    左莫的心不禁一阵狂跳!

    黑金虫没有任何迟疑,飞快地冲进黑洞,迅速消失。左莫艰难地吞了吞口水,犹豫了一下,提着冰晶剑钻进黑洞中。

    黑洞比他想象的要深,随着不断深入,他心头越来越重。这里可以看得出明显人工开凿的痕迹,但是应该很久没人,洞内有很重的霉味。是谁在这里开劈了洞府?难道这是本门的哪位前辈的坐化之地?

    这个猜测让他有些激动。

    快步朝深处进发,他和黑金虫之间,维持着一缕淡淡的联系,他能知道前方的一些情况。

    很快,他便看到了黑金虫,黑暗中,黑金虫背上的金钱斑远远可见。黑金虫趴在一团什么东西上,不肯离开。

    左莫不禁打量起周围,这是一处十分简陋的石室,角落里有一汪泉眼,一个石桌一张石床,便再无一物。

    待走近,左莫猛地吓一跳!

    黑金虫竟然趴在一堆骸骨上!左莫心跳加快,口干舌躁,强忍心中恐惧,走近细看。这堆骸骨不知是谁的,散落一地,看上去年代应该相当久远了。他四下打量,忽然目光一滞,旋即露出狂喜之色。

    这里果然是本门前辈的坐化之地!

    他以最快的速度拾起地上的各种玉简法宝,那模样就像饿极了的人,突然看到馒头。法宝并不多,只有三五件,而且太久没有祭炼温养,灵性几乎全都消失。相比之下,玉简的数目却要多许多,大约有二十多枚。

    一件不剩地的把每个角落全都搜索了一遍,左莫的目光才重新投放到那堆骸骨上。黑金虫趴在那堆骸骨上,一动不动,但是背上的金钱斑却似乎明亮了几分。

    能够在这里坐化的,一定是本门前辈。自己如今占了这么大的便宜,想了想,左莫对这堆骸骨拜了三拜,然后轻轻地把这堆骸骨埋在一个角落。

    移开骸骨,左莫才发现骸骨下竟然还有个蒲团。

    蒲团……

    他愣住了。

    这个白色蒲团,和他静室里那个不名知师兄遗留下来的蒲团几乎一模一样。

    他连忙把刚刚拾起玉简倒在面前,一个个拿起来,朝里面灌输灵力。过了一会,他才大致弄明白前因后果。

    这处石室的确是本门的一位前辈坐化之地,只是这位前辈,却是一位外门弟子。而更让左莫觉得不可思议的是,这位差点结成金丹却一直是外门弟子的前辈,就是左莫那间小院以前的主人!

    世上的事,竟奇妙如斯。

    左莫呆呆地坐在那,心中不禁感慨万千。这位名叫魏南的师兄,是三百年前本门的一位外门弟子。他有一项天生异禀,他对灵脉天生敏感。于是他找到那处微弱的灵脉,建起小院,苦心修炼。虽然有灵脉相助,但他的天资并不高,也只不过和其他弟子堪堪持平。

    他志向远大,并不想庸庸碌碌过一辈子,绞尽脑汁,想出各种办法。

    在很多地方,魏南师兄和左莫都十分相似。魏南也选择了灵植夫作为突破口,但是他在五行方面的天赋远不如左莫,他硬生生花了五年,才堪堪成为灵植夫。但是魏南并没有告诉别人,他从此开始学习炼丹。但是在炼丹方面他依然天赋平平,又花了十年,炼出第一颗四品的灵丹。

    在修炼方面他进展缓慢,但是他的天赋,却进步飞快,他甚至能够探测到深藏地底的灵脉。他第三十七岁时,发现了这处灵脉。

    害怕门派得知后收回,他悄然开辟出这处石室。

    借助灵脉相助,他终于在四十岁达到凝脉期,而此时他还是本门的一名外门弟子。魏南十分擅长隐匿伪装,门中上下,竟然没有发现他修为已经提升到凝脉期。由于他的天赋实在平庸,他害怕自己凝脉期的修为会引发门中长辈怀疑,从而发现灵脉的秘密,他一直甘于蛰伏。苦心经营几年,他已经薄有身家,他不断地收购各种玉简,所学东西也五花八门,十分驳杂。

    也不知道是不是什么缘故,那段时间他的灵力进步有所提高,他大为欣喜,愈发用心去搜集各种玉简。越是奇怪偏门的玉简,他愈是热衷。而且无论再偏门诡异的玉简,他都会尝试一二。等他到了五十岁的时候,他每天需要修炼的各种心法法诀,多达十五种之多。

    那时的他,已经知道结丹无望,也死了结丹的心。在随后的二十年里,他开始整理总结自己搜集的那些五花八门千奇百怪的玉简心法。

    他修为有限,但是眼界之宽,很少有修者能够与之比肩。加上许多偏门生僻心法,他都持之以恒修炼了一二十年,也颇有心得。各种心法参比对照之下,他也终于完成对他平生搜集的各种心法的总结整理。

    总共二十枚玉简,没有名字,也没有太高深的东西,是他留在这个世上最后的遗物。

    小心翼翼地重新把地上的玉简拾起来,左莫心中充满对这位魏南前辈的尊敬。他拿起蒲团,到泉眼处,掬了几捧水,小心地洗了一遍。虽然过去这么多年,稍稍清洗,蒲团又恢复雪白如霜的原貌。这个蒲团可不是凡品,它是用静心草编织而成,有怡神静心的作用,百年不腐不虫不蛀。比起小院静室的那个蒲团更稀有。

    他把蒲团重新放回原处,他坐了上去。

    浓郁的灵气几乎要从他的皮肤渗进去!

    他很快入定,一动不动。在蒲团旁边。黑金虫也一动不动,安静异常,只有背上的那块金钱斑闪耀着金色光芒。

    当从入定中醒来,左莫眼中难掩狂喜之色。这截灵脉远远要比之前他小院中那截灵脉灵气浓郁得多!如果说之前小院静室中的那截灵脉是一小截分支细梢的话,那此处的灵脉就好比主干!

    充沛的灵力让人不自禁地感到舒心。

    有如此优质的灵脉,他就能很快地筑基。他已经决定,以后这里就是他的修炼静室!

    当左莫从岩洞中钻出来,外面刺目的阳光让他不自主地眯起眼睛。回身小心地把洞口掩盖起来,那些挖出的花岗岩碎石也把它们撒在杂草中,看不出半分端倪。

    做完一切,他才松了一口气。

    恰在此时,李英凤带着许多人来找他。因为西风谷内并没有房屋,若是左莫需要住在谷内,那就需要建造房屋。这类事情自然由她来派人派物,她亲自前来问左莫有何喜好,有何要求。

    在仔细听完左莫的要求后,她一挥手,其他外门弟子立即开始动起来。

    半天时间,小院便建成,左莫取名为西风小院。

    西风小院,成了他的新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