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修真世界 > 第三十一节 选择
    左莫来东浮的次数很多,每次都会逛逛。但是,陪女人逛街,尤其是一群女人逛街,这种对肉体强横程度有着绝高要求的运动,大概只有炼体修者才能坚持下来。

    看着她们把该卖的东西全都卖了,左莫便溜了。

    先去把赤金石买了,上次蒲妖随口说的那句,他可是牢牢记在心里。他买了枚基础符阵的玉简,虽然门派中也有传授,但只有廖廖几种。符阵几乎所有修者必学的东西,无论是炼器还是炼丹,都需要懂符阵。

    左莫是为了以后开垦灵田,虽然这是以后的事。玉简没花多少晶石,贵的是赤金石,二十颗二品晶石的价格让他肉痛了许久,但他还是决定买下来。

    他现在的心态和以前有所不同,以前只是盯着晶石,现在的他虽然也喜欢晶石,但是更注重以后。

    自从四师姑说破之后,他便清楚再也回不到过去,那些简单的梦想彻底粉碎,他在朝一条他也不知道的路上走。前方等待他的是什么?粉身碎骨?还是找到答案?他都不知道。

    昔日感到新鲜的东西,如今却觉得索然无味。

    他找了处安静的地方坐下来,开始回忆自己最后释放的那道剑芒。没有人教他,包括蒲妖,也只是让他自己体悟。对于蒲妖,他只有感激,如果没有蒲妖,他或许连寻找答案的机会都没有。

    现在有机会,怎么可以不珍惜?

    他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脱胎换骨,他只是忽然明白了韦胜师兄的一些心情。执念,死而无悔的执念!每次一想到改容抹识,僵硬的脸庞都会变得灼烧得痛,像在提醒他,曾经有双手抹去了他的脸,曾经有双手,抹去了他的记忆。这种深入骨髓的灼烧感,让他无法容忍自己浑浑噩噩下去。

    他要答案!

    自己的起点有多低,他很清楚,他不想再浪费哪怕一丁点时间。他想尽办法,绞尽脑汁,用尽手段,都要让自己变强,让自己拥有力量——他要答案!

    人来人往的街道角落,他坦然盘坐,在那思考琢磨。

    猎猎火海中,蒲坐在墓碑上,懒洋洋地听着音圭。

    女弟子终于买好所需的东西,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满足。左莫也终于松口气,他现在迫不及待地想回去。今天的遭遇让他初尝力量的滋味,他急不可耐地想继续训练。

    但是出于这些女弟子的安全考虑,他还是坐着风行纸鹤,慢悠悠跟着她们,但是他依然抓紧一切时间。

    回到小院,左莫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赤金石和黑金虫一起封存起来,在灵根处挖了个小坑,埋了进去。

    埋完之后,他进入识海,面对蒲妖说:“蒲,我们继续!”

    出乎意料,蒲懒洋洋道:“继续?继续什么?”

    左莫一呆,但他迅速恢复镇定:“你有什么条件?”

    “嘻嘻,和聪明人说话就是省事。”蒲轻轻一笑,坐直身子:“这就对了嘛,天下哪有免费的馒头?嘻嘻,我要魂魄。”

    “魂魄?”左莫陡然吓一跳。

    蒲妖神情轻松,语气欢愉道:“魂魄可是好东西,味道鲜美,生机活泼,什么鲜血啊人肉啊,都差得远了。”

    廖廖几句话,左莫却吓得不轻。脑海里不禁想到那些大魔头,生啖人肉,拔筋抽髓,吸食魂魄。对于一个立志于成名一名灵植夫的修者来说,魂魄之类足以让他心惊肉跳。

    “不行!”左莫断然拒绝,蒲妖果然是个大魔头!

    虽然他渴望力量,但是绝对不想自己成为力量的奴隶!

    “你不想学剑了么?嘻嘻,除了剑,我还有很多东西可以教你。我这里有无数法宝,嘻嘻,只要你有好的魂魄,都可以换给你哦……”蒲妖猩红的舌头舔着嘴唇,语气充满诱惑。

    “不行!”左莫忽然放松下来,他面对蒲妖坐了下来,道:“我对杀人没兴趣。”

    “哦?”蒲妖挑了挑细细的眉,眯起眼睛:“你可要想清楚哦,别人的命,哪有自己的命珍贵?嘻嘻,杀人其实挺简单的,唔,一个魂魄,我就让你好好参悟这道剑意,还可以教你很多东西。”

    “我就知道你没安好心。”左莫死死盯着蒲,冷冷道:“可惜你打错了算盘。”

    蒲妖依然笑嘻嘻。

    左莫只觉浑身一紧,动弹不得。

    “我错了?”蒲妖陡然提高音量。

    “嘻嘻,多少年了,还从来没有人敢当我面说我错了!”

    他缓缓走到动弹不得的左莫面前,冰冷的双手摸上左莫的脖子:“害怕了?嘻嘻,太棒了!我实验过很多种,发现恐惧才是魂魄最好的调料品。你知道么?在强烈恐惧中死去的魂魄,就像发酵到最佳时机的美酒,只要吃了一次,噢,便再也忘不了。”

    冰冷的手指划出左莫的脖子血脉,蒲脸上笑嘻嘻,赤红的血瞳闪动着疯狂。

    左莫浑身发抖,他拼命地告诉自己不要怕,但是恐惧就像怎么堵也堵不住泉眼,拼命地往外冒。无论他如何努力,他怎么浑身纹丝不动。

    “挣扎是没有意义的。”蒲妖依然在笑,眼神冰冷:“你的愚蠢真让我失望,难道你不知道,宠物要有宠物的觉悟么?”

    讨厌这种感觉!

    被操纵、被控制、身不由己的感觉……

    左莫心中就像被什么点燃,恐惧迅速被愤怒占据,浑身的血液骤然燃烧起来,他情不自禁骂口大骂:“去死!”

    “真是倔强的小家伙。”蒲妖摇头失笑,右手轻轻一握。

    “啊!”左莫发出一声惨叫,整个人像被一只无形之手狠狠地勒住,身体呈现出一个诡异的形状。

    全身的剧痛如同无数根细针,一下子扎进他的身体,他精神恍惚起来。

    就在此时,一股暖流从左莫的胸口突然升腾而起。

    “想捣乱?”蒲妖就像看到一个调皮的小家伙,嘴里轻笑道,整个人却陡然从原地消失,出现在左莫的身边,右手轻轻插进左莫的胸膛!

    写意无比地从左莫的胸膛中把手取出来,只见他手指间多了一颗五彩的小珠子。

    这颗珠子绿豆大小,有若彩色琉璃,里面光芒流动。

    悠然把小珠放在面前端详了一会,自言自语道:“原来是这东西。”说完,便准确捏碎这颗小珠。

    就在此时,他忽然停下手上动作。

    一缕缕黑烟从墓碑散发出来,似缓实疾,眨眼间,火海上空便黑云缭绕。

    狂舞肆虐的火焰,似乎对这些飘渺的黑云颇为畏惧,罕见的萎顿起来。虚空中的那颗星辰,也被黑云夺去光芒,黯淡若熄。

    蒲妖怔怔地立在那,一动不动,血瞳浮现起复杂无比的情绪,似乎哀伤,似乎开心,似乎缅怀,似乎愤怒……

    过了很久,他轻声道。

    “你真的要选择这么一个废物?”

    黑云激荡,层层涌动,漫漫火海受到压制,几欲熄灭,虚空中的那颗星辰也几乎消失不见。

    蒲妖木然而立,恍若未觉。

    黑云愈发浓厚,整个识海如今黑漆漆一片,伸手不见五指。

    他忽然冷笑,右眼血瞳光芒大盛:“你知道,想要说服我,没有那么容易。”

    周围静悄悄,黑云没有任何反应,双方就僵持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蒲妖右眼血瞳的光芒渐渐黯淡,他忽然轻笑一声,带着岁月的沧桑,无可奈何地耸耸肩:“每次结果都这样,真是无趣。”

    屈指一弹,手上那颗有琉璃珠没入左莫的体内。

    黑云眨眼间就消散得一干二净。

    失去压制的火海重新熊熊燃烧起来,虚空中的那颗星辰也绽放光芒。

    蒲妖凝视着墓碑良久,默然无语。

    左莫悠悠醒来,睁开眼睛,连忙检查身上,见毫发未伤,这才松了口气。

    到底发生了什么?蒲妖怎么会放过自己?

    正在他疑惑间,蒲妖冒了出来。

    “你醒来的时间真慢啊。”蒲妖神色间充满了嘲笑:“真是脆弱的神识,本来我还想玩一玩,讨价还价的事几千年没做了,坏我兴致。不过想想也正常,连意识容貌都没有人,心自然也柔弱。可怜的我啊。”

    左莫默然,双拳却不自主地握紧。

    “说起来,有个地方有魂魄,你不用杀人,不过很危险,怎么样?有兴趣么?”蒲妖神情悠然。

    “什么地方?”左莫情不自禁地问,刚才蒲妖的话直刺他的心。

    “嘻嘻,你现在不必知道。放心,不会让你杀人。你只需要说,同意还是不同意。至于报酬,等你条件够了,自然会让你满意。”

    “我同意。”没有多想,左莫点头。只要不让他杀人,他不怕危险。

    他没有什么可再失去的了。

    “哎,终于完成这笔交易,为了几个魂魄,真不容易。这生意,太久没做,果然会退步。”蒲妖老气横气地感慨着。

    左莫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蒲妖转过脸来:“好吧,我们再来谈另外一笔交易。”

    “另外一笔交易?”左莫心中充满戒备,又有些莫名。

    “晶石,我要晶石。”蒲妖笑嘻嘻道:“想体验剑意?十颗二品晶石一次,怎么样,很便宜吧?”

    左莫目瞪口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