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修真世界 > 第二十九节 剑意
    “师兄可听说过无空剑门?”

    山间两人,各乘一头青牛,结伴并行。两头青牛全身暗青,毛发顺滑,头顶牛角纯黑,神态悠然,徐徐而行,极为平稳,背上两人身形稳如磐石,纹丝不动。

    “呵呵,这段时间传得这么沸沸扬扬,想没听说过都不容易。”年长的那人名叫施祥,是赤剑门弟子,另一人是他的师弟梁洛。赤剑门在东浮一带也是小有声名,两人天赋出色,虽然限于年龄,但实力强劲,小有名声。

    “哈,是啊,传得神乎其神的,我不大相信。”梁洛摇头道。

    施祥瞅了一眼师弟,心中好笑。师弟什么都好,唯独心气太高。不过想想也能理解,师弟比他整整小十岁,然而两人修为却相差无几。若师弟能在一个大门派,估计前途无量吧。

    “那天晚上的剑气我也见到了,的确是异象。”他沉吟道:“能引发天地异象,此人对剑的领悟,实在惊人。”

    梁洛有些不服气道:“可惜不能遇到,要不然好好切磋一下,岂不是人生快事?这无空剑门我也未曾听说过,这次可不知是撞到什么大运了。”

    施祥似笑非笑道:“无空剑门这些年只是低调罢了,四名金丹期高手坐镇,放眼东浮,也绝对是一流水平了。”

    “四名金丹期高手?”梁洛愕然,有些不敢相信:“师兄你没搞错吧。本门才只有三名金丹期高手?他无空剑门能有四人?”

    “不错。”施祥敛去笑意,心思沉重起来。东浮周围的势力划分,早已经形成一种平衡。突然出现一个如此强力的门派,势必会对这种平衡造成影响。而且,之前无空剑门韬光养晦,也不禁让人浮想联翩。

    “四人之中,实力最强的当属辛岩前辈。若不是天松子前辈叫破他的身份,谁能想到堂堂《冰螭剑》竟然在我们东浮。东浮又多了一个强力人物。”

    梁洛忍不住问:“这冰螭剑很有名头?”

    施祥笑道:“我之前也不曾听过,但据前辈们说,颇有几分名气。他成名于狩妖,杀气极重。当年死在他剑下的妖魔不胜其数。”

    梁洛倒吸一口冷气。能够在狩妖之中活下来,已经是不弱的角色了。而能够在狩妖中成就名头,那绝对是厉害角色,这点基本常识他还是有的。

    就在此时,两人突然抬起头,望向前方。

    “好强的剑意!”梁洛神色动容,催动身下青牛,只见刚刚还温吞的青牛带起一道残影,他身形已经消失。

    施祥也有些吃惊,连忙催动青牛,身形顿时消失。

    左莫只觉得戴着金剑戒的右手重若千钧,每抬起一寸都要费尽全身的力气。全身所有的灵力像脱缰的野马,不听使唤疯狂地朝他右手的金剑戒涌去。

    神识却陷入一种奇异的空玄寂静,识海的肆意狂舞的火焰此时像被施展了定身法般,静止不动。

    识海上空的那颗星辰陡然释放出耀眼的光芒,缓缓转动。

    坐在墓碑的蒲抬起头,看了一眼头顶光芒大盛的星辰,无声笑了。

    左莫从来没有感受到神识如此清明过,所有的一切似乎都在他的把握之中。就像他知道,他需要立即发出这道剑气,否则剑气极有可能在他的身体里炸开,他会被炸得血肉模糊。就像他能知道,对方的飞剑上,那均匀不一的剑意,他最少都能找到七处破绽。

    是啊,他找不到其他词来形容,“破绽”这个词,他觉得恰到好处。

    真是美妙的感觉啊!

    他沉浸而享受。

    然而在小果她们眼中,此时的师兄却仿佛一把冰冷寒气四溢的剑!每个目光触及到他眸子的人,都不禁心中一颤。平日温和暖暖的黑色眸子如今一片灰白,漠然空寂,就像无边的雪地荒野。

    赶到的梁洛和施祥目瞪口呆,梁洛更是忍不住惊呼:“咦!”

    施祥为人更稳重,看得更仔细,不过当他发现对方不过炼气第八层的修为时,也不禁脸色微变。

    笼罩着濛濛青光的飞剑,化作一道流光,呼啸着朝左莫激射而来!

    就在此时,左莫似缓实疾的右手,堪堪点到。

    嘶!

    像怪兽在呲牙,迥异于前两次的破空声,尖利难听。

    周围的温度骤降。

    一道白色冰霜剑芒,从左莫指尖脱手而出!

    乒!

    一青一白两道流光狠狠撞在一起!

    没有想象中的剧烈冲撞,左莫释放的白色剑芒就像一团雾气,打在对方飞剑上。

    对方飞剑一滞,僵在半空中。

    那人脸色大变!

    叮啷,飞剑掉落地面,像死鱼般一动不动。

    全身力气被抽干的虚弱让他精神一阵恍惚,那种神奇的感觉也像潮水般,迅速退去。不过在此之前他看清自己的冰霜剑芒准确击中飞剑剑身偏后的位置!

    那里是左莫之前发现的“破绽”最为严重的地方,他下意识地选择那作为攻击目标。

    可惜,还是没有斩断!

    左莫有些遗憾,但此时脑袋一阵晕眩,扑通晕倒在地上。

    身后的女弟子们顿时吓得尖叫起来。

    脸色大变的那名弟子跑去捡起自己的飞剑,待看到剑身龟裂,布满裂纹,顿时悲痛欲绝。看到倒在地上的左莫,万般仇恨齐涌上心头,不禁朝自己的同门怒吼:“你们这群废物,还站在那干嘛?把这个该死的家伙给我剁了!”

    其他弟子嚅嚅,却不敢上前。刚才左莫神勇,狠狠地震慑住他们。而且他们也不傻,这次事情看样子要闹大了,这个时候跳出来,那不是找死吗?平日里偷鸡摸狗的小事,门中长辈懒得理会,但若要真伤人了,对方长辈找上山头,那他们可就惨了。

    见自己同伴不敢,为首那人也不废话,面色狰狞提着飞剑朝左莫走去!

    小果呜呜哭着扑在左莫身上,小小的苹果脸充满恐惧,但却死死把师兄护在身后。其他女弟子见状,彼此对视,也咬牙站了出来。

    “你想干什么?”

    “光大化日之下,你敢行凶?”

    “告诉你,老娘忍你们很久了。行啊,你把老娘剁了啊!这次不找上你们长辈理论清楚,我告诉你,老娘就不是女人!”

    ……

    也不知道是不是骂开了,你一言我一语,这些女弟子们的气势反倒看上去颇盛。

    远处观望的梁洛此时也发现端倪,惊道:“他竟然只有炼气八层的修为?怎么可能有如此精纯的剑意?”

    “这个世上果然是天才辈出啊。”施祥忍不住感慨:“区区炼气期便能拥有如此精纯的剑意,前途不可限量!而且本是金系剑芒,却能变成如此冰冷的剑芒,也不知道是哪家弟子?”

    梁洛依然不能置信地呆呆看着倒地的左莫。

    他到现在还是无法相信,一位炼气期的弟子,竟然能够拥有如此纯粹的剑意!

    对于一名剑修来说,最重要最难修炼的就是剑意!剑修初练时,学的是各种剑诀心法,经过无数实战磨炼之后,才会渐渐领悟到剑意。剑意无法用语言来阐述,只能自己去领悟。领悟剑意的剑修,才能算得上真正的剑修,哪怕手上没有飞剑,他们依然锐不可挡。

    剑诀为表,灵力为脉,真正精髓的,却是剑意!

    两人凝脉期的修为,也才不刚刚踏到剑意的门槛,却突然见到一位炼气期的弟子,拥有精纯的剑意,如何能不大吃一惊?

    捧着裂纹的飞剑,听着无空剑门女弟子们的骂声,那人脸色青白交加,厉色道:“全都给我滚开!”

    “啊!”刚刚还气焰嚣张的女弟子们顿时尖叫着,惊慌失措四散开来。

    只剩下小果哭着死死护着左莫。

    那人提着飞剑,一脸恶狠地对小果怒骂:“滚开!”

    小果呜呜地死死护着左莫,拼命摇头。

    “贱女人!”那人大怒,提剑便欲砍,吓得小果闭上眼睛。

    嘭!

    毫无征兆,那人突然像被一柄大锤击中,整个人倒飞五六丈,一动不动。

    “光天化日之下,公然行凶,你们是哪个门派的?”一个颇为沉稳的声音突然在小果身后响起。

    只见两名骑着青牛的修者缓缓走了过来,说话的是施祥。

    施祥出手立即震慑住所有人,再愚笨的人也明白,对方的实力远远高出他们几个层次。众人一脸惊恐,却没有人答话。

    “嗯?”施详不悦地重重一哼:“没听见我说话么?”

    此时一名修者战战兢兢地出来,行礼道:“我等是东歧剑门弟子,冲撞前辈,该死该死!”

    东歧剑门,施祥和梁洛两人对视一眼,皆微不可察地皱了皱眉头。

    施祥冷哼一声:“什么时候,东歧剑门竟然可以纵意骚扰其他兄弟门派女弟子了?我该去问问左梅天,他就是这样管教弟子的么?”

    左梅天这个名字顿时让所有人脸色剧变,露出惊恐的表情。

    “滚吧!如若再犯!休怪我不客气!”施祥一挥衣袖,下了逐客令。

    东歧剑门弟子连忙带着他们那名师兄,连滚带爬地离开。

    转过脸,施祥看向这群女弟子,温言道:“不用担心,这位小兄弟只是灵力用竭,并无大碍。你们是哪个门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