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修真世界 > 第二十一节 一息
    他也不知道《胎息炼神》是不是正确。尽管他不想承认,但是以蒲妖的手段,倘若想要他的小命,那也就勾勾手指头而已,没必要拿一部半真半假的心法来糊弄他。但是以蒲妖的变态和恶趣味,想着法子折磨他,这几乎又是铁板钉钉。

    可是,蒲妖平时安静得很,除了强迫让左莫修炼《胎息炼神》外,便没有其他的动作,看不出半点折磨的迹象。左莫看不懂蒲妖,更想不明白蒲妖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蒲妖一定有什么目的。

    有的时候,这个想法在他的脑海中如此清晰笃定。可是,每当他费尽心思去想时,却发现好像面对广阔浩瀚的大海,你永远不知道海底藏着什么。

    也许蒲是真的想帮助自己,左莫知道神识受伤治愈难度有多大。倘若不是《胎息炼神》,自己的小命还能不能苟延残喘,都是个问题。

    怪罪蒲妖,似乎又毫无道理。

    只能说,蒲的妖异和变态,让他本能的戒惧。

    最可悲的是,无论是哪种,他都没有半分挣扎的余地。无论这《胎息炼神》是不是真的,无论蒲妖有着什么目的,他都没有反抗的余地。在蒲这般高级的强大存在面前,他弱小得可怜。他唯一能做的,就是硬着头皮向前冲,以希冀寻求那一丝光明。

    倘若真的是折磨,已经身入局中的他,要么在蒲妖的折磨中沉沦,要么就在折磨中撑下去。

    该死的!自己怎么惹上这么个瘟星!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伴随强烈的窒息感,恐惧无法遏制地冒出来。

    他的意识开始渐渐模糊,他完全不知道他的双腿本能地拼命蹬着,试图浮出水面。然而他刚才一直在下沉,现在离水面的距离太远了。

    难道我要死了吗?

    连这个想法似乎都无法完整,他好像麻木地,无力地游在漫无边际的大海中。

    不行!

    我不能死!

    他试图挣扎着,试图唤醒自己的意识。

    可是这一切徒劳无功,窒息感包裹之下,意识渐渐消散、模糊。

    真的要死了吗……

    迷迷糊糊中,他似乎听到有人在喊。

    “别忘!”

    ……

    “死也不能忘!”

    ……

    不知道为什么,这两句被他视若梦魇的回音,此时就像一只无形大手,陡然把他从失魂状态拉了回来。

    我不能死!

    左莫用尽全身最后仅剩的力量,疯狂地在心中无声嘶喊!他身体像筛子般剧烈抖动,皮肤下的血管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膨胀,乌黑粗大,弯弯曲曲像蚯蚓般,布满全身,说不出的骇人。

    胸间那口气息已经变得极为微弱,突然化作一团烛火,一团随时可能熄灭的烛火。

    然而这团微弱的烛火却成为燎原星火,点燃识海——就像点着干裂又被油浸透的柴薪。深红色的火焰,吞吐火舌,沿着识海地面,滚滚向前推进。草木在刹那间化作飞烟,没有什么能阻止它。

    眨眼间,识海有如燃烧的地狱,无穷无尽的深红色火焰跳动在识海的每个角落。

    鲜艳炙烈的红色火海肆意狂舞,黑云缭绕的神秘青石墓碑上,坐着一个诡异阴寒的俊美男子,惊艳鬼魅的画面无人能忘。

    音圭放在他膝,密集的筝音像狂风暴雨般令人喘不过气来!

    红色火海无声燃烧,蒲遮住半张脸的头发下,薄如刀锋的嘴唇微不可察地向一边翘起,和往常一般,妖异而冰冷。

    左莫好奇地打量周围,突破一息之后,他对周围的感觉发生了相当大的变化。很难具体去形容,但就仿佛周围被重新清洗过,焕然一新。这种感觉十分奇特,花了老半天,他才渐渐习惯。另一个变化便是识海,如今已经变成一片茫茫、不知什么时候会熄灭的火海。

    除此之外,他没有其他的发现。不过《胎息炼神》有没有神妙之处,他本就没什么奢望,他一个立志作灵植夫的家伙,要那么强大的神识干嘛?只要过掉这关,保住小命,他就满足了。

    游戏太危险,哥不玩鸟。

    想起昨天的危险,他现在还心有余悸。

    不过,高悬在头顶的利剑消失,他也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他可是心中打定主意,无论下次蒲妖给自己啥东西,打死也不能要。这次惨痛的经历给他深刻的教训,想从蒲妖手上占便宜,那是找死的行为。

    左莫相当珍惜他的小命。

    蒲妖似乎也并不在意他修炼《胎息炼神》,每天守着新买的音圭,玩得不亦乐乎。

    虽然每次看到那个比他手上更高级的崭新音圭,他都会心中一阵肉痛。十颗二品晶石就这样付之东流,他也只能恨得牙痒痒,心中酸楚满面含泪地拿回蒲妖准备扔掉的,也就是之前从他手上抢去的旧音圭。

    喜新厌旧,这是他在蒲妖身上发现的另一个坏毛病。

    不过话说回来,蒲妖身上有好习惯么?

    《胎息炼神》就像生活中的一个小插曲,而蒲妖似乎也收起他变态的怪癖,安静若处子,倒是让左莫颇为不习惯。不过像“人妖就是人妖,你以为你不说话,就能变女人么?”这样恶毒的腹诽,自然少不了。

    让他感到高兴的是,他在五种法诀上的进步飞速。不知道是不是突破一息的原因,以前许多朦胧之处,如今异常清晰,轻松便能实现。

    他愈发勤奋起来。

    《胎息炼神》这种古怪的东西,他可没半分兴趣。《庚金诀》这类能够带来实实在在晶石的法诀,才是他的最爱啊!

    他像苦修徒般,每天过着极其枯燥的生活。修炼《十正心法》,积攒灵力。一遍遍不厌其烦地练习各种法诀、指法,像以前修炼《小云雨诀》般,他疯狂地修炼着。

    进步最大的是《庚金诀》,如今的庚金气芒色如暗金,光芒内敛,可以随心所欲变化。而且庚金气芒还多了份凛然的气息,虽然这份气息极淡,但是在实用中,效果倍增,也令左莫喜出望外。

    《庚金诀》的进步并不奇怪,毕竟《庚金诀》着重的便是神识。虽然《胎息炼神》他只不过完成一息,但是神识比之以前,肯定要强许多,《庚金诀》的进步也就理所当然。让他感到比较惊讶的是《地气诀》,竟然也进步许多。

    《地气诀》侧重于沟通感应,难道神识对沟通感应也有帮助?

    他无从得知,但既然好事,他也顺其自然,并不深究。

    左莫正在院子里加紧修炼《庚金诀》,忽然一个平缓威严的声音在无空山回荡。

    “外门弟子李英凤,勤练不怠,突破筑基,从今日起正式纳入本门内门弟子。各外门弟子应以此为榜样,苦修不辍,以期正果!”

    这声音并不大,但清晰可闻,无空山间余音袅袅,回荡不休。

    李英凤师姐筑基成功了?左莫不禁心生羡慕,也替李英凤师姐感到高兴。和李英凤师姐接触的时间并不长,双方还有点小误会,但是他对这位飒爽利索的师姐十分欣赏。这才像师姐的模样嘛,相较之下,郝敏师姐就要差得远了。

    他的生活并没有因为这条消息而受到影响。他对筑基的兴趣要远小于对灵植夫的兴趣。筑基是修真的第一个大关,但是除非成就金丹,否则元寿和普通人也不会太大区别。至于金丹,那还是算了吧,莫说像他这样的外门弟子,便是那些内门弟子,又有几人能成就金丹?

    而只要成为灵植夫,那可是实实在在的晶石。

    他继续埋头修炼自己的法诀。对于自己选择的东西,他从不懈怠。就像他修炼《小云雨诀》,没有人指导。他就一遍一遍地释放,也不知道释放了多少万次,硬生生用《小云雨诀》把院子里的大池塘填满,就这样才突破《小云雨诀》第三层。

    他的修炼被不速之客打破,来人正是刚刚晋升为内门弟子的李英凤师姐。

    “恭喜师姐筑基成功!”左莫见面便笑着祝贺,只是他那副面无表情的模样,多少有些不伦不类。

    “师弟太客气了。”李英凤脸上洋溢着喜悦之情,笑道:“估计不久,就能听到师弟的好消息了。”在李英凤心中,眼前这位深藏不露的师弟,完成筑基是并不会让她感到意外。她身后,还跟着三位女弟子,小果亦在其中。

    左莫连忙道:“我还早我还早。师姐请。”

    小果可爱粉嫩的苹果上依然有些怯怯。左莫忽然觉得这小姑娘可真够害羞得,趁着李英凤转身之际,他朝小果眨了眨眼睛,果然,小果的脸刷地红得通透。

    待大家坐定,李英凤这才说明来意:“这次来,是有事拜托师弟。”

    左莫有些意外。

    似乎看出左莫的疑惑,不待他问,李英凤自己便揭开谜底,轻叹:“身入内门,以后我只怕再也没时间来照顾昔日的这些姐妹们了。师弟的种植技艺,门内无人能出其右,师姐只好厚颜相求。”

    左莫连忙道:“师姐有事尽管吩咐。”以后李英凤便是内门子弟,只要左莫一天还在无空剑门混,是绝计不会得罪他们的。

    李英凤取出一个小袋,放到石桌上,道:“这是二十颗二品晶石,是师姐的一点心意,师弟莫推辞。师弟有暇,多往东峰跑跑,照应一二。她们求生不易,若是出现上次类似的问题,有师弟相助,她们也不至于无人可求。”

    她身旁的小果嘴巴一扁,眼眶立时红了,其他两人亦是眼眶微红。

    左莫心中叹服,和韦胜师兄这个一心苦修的大师兄相比,李英凤这个大师姐无疑更称职。他现在才明白,她的威信在女弟子中为何如此之高。

    想了想,左莫把小袋推回到李英凤面前,道:“同门互助,本就是应有之谊,师姐放心,师弟自当尽力。”

    小果瞪大眼睛看着左莫,其他两女也是一脸古怪。她们怎么也想不通,这个贪财的僵尸,这次怎么转性了?

    李英凤摇了摇着,复又把晶石推到左莫面前:“师弟莫要推辞。门派对内门弟子每个月有供应,师姐并不缺晶石。反倒是师弟离筑基不远,只怕很快就会用上。身上多留些晶石,也算是有备无患。”

    三女古怪的表情迅速转化为愕然。

    筑基?脾气不好的僵尸师兄快要筑基了?

    能够被称为快筑基,那起码也要炼气八层以上的水平。她们显然被师姐的话给吓倒了。炼气八层的修为,在外门弟子中,屈指可数。就连郭卢师兄,也只不过炼气七层的修为。而外门女弟子中,除了刚刚筑基的李英凤外,最高者才不过炼气六层。外门弟子中,现在除了韦胜外,便算左莫修为最高了。

    这个僵尸脸,竟然是外门弟子的二号人物!

    这是她们万万没想到的。

    本想卖师姐一个人情的左莫见状,便也不再客气,收下晶石:“那就多谢师姐了。”

    “是我该多谢师弟才是。”李英凤笑道:“我离开东峰之后,与师弟联络之事,便交给小果了。她性子柔弱乖巧,师弟可莫欺负她。”

    左莫不由打个哈哈:“师姐说哪里话。我这人脾气最好。”

    “那就好。”李英凤点点头。小果在一旁皱起她可爱的小鼻子,显然对这句话表示反对。

    她又转过脸对三人沉声道:“日后,你们若有问题,可直接找左莫师兄,他会帮你们解决。左莫师兄的话,就相当于我的话,若是有人不听,我会亲自惩戒!”

    “是!师姐!”三人女声回答。

    果然不愧是大师姐,光这份气度,年轻一代弟子中可无人能及。左莫不禁心中暗赞。

    又闲聊了一阵子,李英凤才带着三女离开。

    左莫忽然没了修炼的兴致。这是个阶级森严的社会,像李英凤师姐,筑基成功的她,便要告别外门弟子的生活,她需要冲击更高的目标。无论是她的意志,还是门派的需要。

    金丹期的元寿能够有三百年,在这之前,筑基期、凝脉期和炼气期的元寿没有任何区别。

    本门青黄不接,由来已久。

    包括掌门在内的师叔们,全都清一色金丹期,这也是无空剑门这些年发展良好的根本原因。可是,就连最年轻的施凤容师叔,都已经超过两百岁了。而门内二代弟子们,竟然连一位凝脉期的都没有,更遑论金丹期了。倘若后继无人,本就不大的无空剑门,会很快就衰落下去。

    无论在哪一界,一个门派,一旦衰落下去,再想翻身,可比登天还难。

    自己怎么也多愁善感起来?左莫摇头,忽然想起韦胜师兄托付给自己的那株三品火龙草。李英凤师姐已经筑基了,韦胜师兄应该也快了吧。一想及此,他便不由动了去冷雾谷的念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