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修真世界 > 第十一节 财迷僵尸 【第三更】

第十一节 财迷僵尸 【第三更】

    在两人拼这一记之前,李英凤对左莫的水平还有所疑虑的话,那么现在她的疑虑要消退不少。不管怎么说,炼八层的修为,在外门男弟子中也属于顶尖之列。而且,这位师弟应该和其他外门弟子一般,选择的是种植灵田。

    左莫点点头:“这种杂草生命力极其顽强,若是我没猜错的话,它不宜被切割,伤口反而会刺激它的生长。也就是说,越割它会长得越快。”

    女弟子们顿时叽叽喳喳交头接耳议论起来。

    李英凤恍然:“原来如此!难怪它会越长越盛。那若是连根铲除,可否根治?”

    左莫沉吟:“若是在一开始便用这个方法,应该没什么问题。但是现在土壤中只怕有不少草籽,想根除不容易。”

    “师弟有什么好建议?”

    “我得回去想想。”左莫道。

    李英凤掏出一个小布囊,递给左莫。

    左莫有些疑惑地接过,打开一看,顿时呆住,袋内五颗二品晶石。

    “今日冲撞师弟,实在心中有愧,几颗晶石权作给师弟压惊,师弟莫要嫌少。”李英凤盯着左莫道。

    左莫心中狂喜,嘴上说:“师姐如此,实在太见外了。”手上把布囊塞进怀里的动作却是自然不过。

    小果扁着嘴,愕然看着左莫。其他女弟子无不一脸鄙夷——这厮太贪财了!

    李英凤心中一块石头落地,她并不想因为今天的误会,而和一位如此有潜力的师弟结下梁子。五颗二品晶石不是个小数目,但对家境富裕的她来说,也并不算太多。能用这么点代价,化解一段误会,在她在看来,再划算不过。

    “师姐莫要太担心,这杂草的事,便交给师弟。”也不知道是不是五颗二品晶石的原因,女弟子们觉得的眼前这个可恶的僵尸男,斗志昂扬。

    李英凤一拱手,笑道:“有劳师弟了。”

    她心中并没有作太多指望,若左莫真有办法,也不需要说什么要回去想想。

    左莫万万没想到,今天管一趟闲事,竟然白赚了五颗二品晶石。一面感慨李英凤会作人,又一面感慨她出手阔绰。他手上的晶石早就花得七七八八,所剩无几,正手头拮据时却飞来横财,意外的惊喜让他全身轻飘飘。

    至于那些女弟子们鄙视的眼神,他完全视为空气。

    哼着小调,带着几棵杂草,愉悦离开东峰。

    “这厮脸皮真厚,我眼睛都瞪酸了,他竟然没有一点脸红!”

    “你没看到他收下师姐的布囊的动作,那个猥琐!”

    “真让人恶心……”

    ……

    小果扁着嘴,呐呐道:“师兄人很好……”说着她可能也觉得有些不靠谱,声音渐低,顿时淹没在一群七嘴八舌的讨伐声中。

    “行了!”李英凤皱着眉头,轻喝一声,周围声音顿消。

    她看着那个消失在山路的瘦弱背影,不知在想什么。她没有把左莫的真实修为透露给这些八婆的女人,对方既然处心积虑隐瞒,自己泄露出去,凭白给树立一个强敌,殊为不智。

    左莫急匆匆跑回小院,时间久了,草木精珠会失效。

    肃然立在院中灵田,在他面前,飘浮着一颗青翠的小珠,滴溜溜地旋转着,煞是可爱。双手合在面前,十根手指飞快地变幻划动,空气中灵力波动再次淡淡地逸开。

    草木精珠渐渐融化,化作一滩青翠绿水。随着左莫十指眼花缭乱地舞动,速度越来越快,手指指尖微微发光,每次高速划过形成的光痕叠加在玄奥晦涩的图案。绿水化作上千缕细若发丝的绿丝,恍若群魔乱舞。

    “去!”左莫一声轻叱。

    绿丝有若天女散花,丝丝散入灵田之中。

    左莫松了一口气,散去指尖灵力。

    若论法诀的难度,【草木诀】是五种法诀之中难度最高的法诀。不仅指法变化十分复杂,灵力的运转,也远比其他四种法诀要精细许多。

    为了练习指法,他每天专门拿出两个时辰。单纯练习指法十分枯燥,除了不能有一丝误差外,连贯性、节奏感更是重中之重。

    他那像骷髅般的手指,练到几乎快断掉,练到他甚至想吐。

    不过,他还是坚持下来,【草木诀】第一层,没有难倒他。至于第二层嘛,短期内是无法指望了。

    修炼心法、修炼指法、打理灵田和药田,生活充实无比,而现在还要加上研究如何除草。

    李英凤没有作什么指望,但左莫却不是随口一说,他打定主意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

    这的确是个棘手的问题,当初他之所以会管这码闲事,是被小果那一声无助的“妈妈”打动。后来李英凤的五颗二品晶石,算得上变故。

    左莫这人有很多缺点,但是有一点,只要认准的事,他便会竭尽全力。至于是为了那声“妈妈”,还是李英凤的五颗二品晶石,那不重要,他如是想。

    说实话,其实他在种植方面的经验只有区区两年,灵草灵谷方面的学识也匮乏得可怜。

    他知道不容易,但无所畏惧。

    东峰,李英凤在听一位女弟子述说。

    “我们去东浮打听了,灵草的价格最近不断上涨。像青剑菖,前段时间一担才五颗一品晶,现在已经涨到一担八颗一品晶。其他的灵草,价格也都上涨好多。他们说,都天血界最近冲突得很厉害,到处灵谷灵草的价格都在飞涨。”

    那女弟子说这话时,都快哭了。其他女弟子脸上,也是愁云惨淡。

    李英凤心中咯噔一下,脸上却强自镇定。一担灵草就需要八颗一品晶,豢养室每天需要灵草的数目惊人,便是她家境富裕,也禁不起如此折腾。

    这几天,她试过把这些杂草连根铲除。但是灵草的长势没有丝毫好转的迹象,依然日渐枯萎。灵田里,杂草又以惊人的速度冒了上来。照这趋势下去,她们很快就要面临无草可供应的局面。

    “师姐,上次那个贪财鬼又来了!”一名女弟子充满鄙视道。

    “他还有脸来?”

    “你忘了,他什么时候有过脸这东西?”

    “说得也是!”

    ……

    小果扁着小嘴,可爱的苹果脸几乎皱成一团,不满地瞪着这些师姐们。

    李英凤却是眼前一亮,几乎是冲了出来。她的见识远超过师妹们,若是左莫没有声息,实属正常。但这次他再次来到东峰,却让李英凤陡然想起上次左莫临走前说的那句话。

    难道……

    当李英凤看到左莫时,大吃一惊。

    左莫头发蓬乱,眼中布满血丝,眼眶深陷,身上散发着一股异味,浑像个乞丐。

    除了李英凤和小果,其他女弟子们个个一脸嫌恶,远远站开。

    “我找到办法了。”左莫最简单的一句话,却让李英凤和小果陷入狂喜之中。

    无视其他女弟子怀疑、鄙视的眼神,左莫径直朝灵田走去。

    也不废话,他伸出骷髅般的双手,飞快地掐动法诀。

    李英凤瞪大眼睛,唯恐错过一个细节。左莫娴熟的指法和灵力运用的轻松,让她更加笃定了,这位师弟深藏不露。

    发光的指尖,勾画出一个不知名的阵法图案。

    “去!”

    沙哑的声音,干涩难听。

    光阵飞入灵田,悄无声息。

    “这就行了?没什么变化啊!”一名女弟子尖着嗓子喊道。

    这就像个导火索,顿时让其他对左莫深恶痛绝的女弟子找到开火点。

    “切,随便划个符就想蒙姐?真够天真的!”

    “拜托,蒙人也要敬业点啊!”

    ……

    “全都给我闭嘴!”李英凤怒喝一声,所有声音嘎然而止。发现不知什么时候,师姐的脸色难看无比,粉面含霜,她们顿时噤若寒蝉。

    “这种杂草为阳性,我查了一下,你们种植的灵草大多属阴,可用【地气诀】,集地气之阴,不仅可滋养灵草,还可以抑制杂草,事半功倍。”

    说完,左莫朝李英凤一拱手,扬长而去。

    回到小院,左莫倒头便睡。

    把自己想做的事做到,他心满意足。这几天不眠不休,精力早就消耗殆尽。

    一觉醒来,已经了第二天。早晨的阳光令他心情舒畅,悠闲地吃了点东西,和往常一般,开始一天的功课。

    指法的练习是这段时间他注重的功课之一。在这之前,他很少练习指法,【小云雨诀】的指法十分简单。

    也正因此如此,【草木诀】复杂的指法便让他吃尽了苦头。到现在,他每天坚持苦练,也只能称得上完整地完成法诀,离熟练还差得远了。【庚金诀】的练习他也不敢稍有松懈,刚刚突破第二层,需要时间来巩固稳定。

    粗算下来,五种法诀,他全学过一遍,有些自己的体会。

    五种法诀,各有侧重。【小云雨诀】侧重灵力精细程度,【草木诀】重指法,【庚金诀】讲究的是神识,【地气诀】讲究的是沟通感应,【赤炎诀】的关键在于静心凝神和持续力。

    此时左莫才体会出一丝奇妙的味道。看似五种法诀各不相关,但其实却是相互补充。他最强的是【小云雨诀】,这给他学习其他四种法诀带来相当大的帮助。而【草木诀】复杂的指法练习,大大提高他的指法水平,使得他在施展【小云雨诀】时更加得心应手。

    巡视了一下自己名下的灵田,又给冷雾谷的药田施了次雨。他没有任何郝敏师姐的消息,也不知两人到哪逍遥快活去了。不过他现在对这份没有报酬的工作也没有多少抵触心理,唯独让他怨念的是,冷雾谷离他住的地方还有段距离,每天花在路上的时间不少。

    当他从冷雾谷回来时,愕然发现自己小院的门口守着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