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修真世界 > 第三节 小院
    五十亩灵田的施雨,对左莫炼气期七层的修为,是件不小的工作量。

    抹了抹额头的汗水,左莫面无表情道:“行了,累死我了。”

    老黑头乐呵呵翘起大拇指:“莫哥这一手【小云雨诀】果然没话说,名不虚传啊!”说完满脸欣喜地蹲下来,检查灵谷长势。

    左莫坦然受了这记马屁,老黑头的灵谷种得扎实,以他目测估计,今年收成十有八九相当不错。加上自己的施雨,增加个百分之二十应该不成问题。作为报酬,他能有百分之十的抽成,相当可观。

    不过当他看到老黑头盯着灵谷时的虔诚和欣喜,不知怎地,却没多少高兴的心情。

    老黑头在无空剑门做外门弟子已经有二十个年头,他修为低,在门派里种灵谷种了二十年。

    灵田的租费,用灵谷折算。每年需要上缴灵谷,获得足额门派贡献,才能继续有资格留在门中做个外门弟子。想要学新的法诀,那就继续增加门派贡献吧。

    七七八八算下来,能落在自己手上的,少得可怜。种出来的灵谷,老黑头自己都不舍得吃。

    外门弟子有多不容易,左莫比谁都清楚。

    可就这样,就算无空剑门这样的小门派依然有无数人挤破头想进来。虽然辛苦了点,但是能学到东西,日后出去,也能找份不错的工作。对于老黑头这样没家底的人来说,这是份相当稳定的工作。

    左莫的日子要好过许多,虽说是外门弟子,但好歹是掌门捡回来的,倒没人敢欺负他。他天赋和悟性颇高,自悟【小云雨诀】第三层后,日子过得愈发滋润。

    左莫胸无大志,自己的来历身世也没半点线索,除了把日子过得舒坦些,也没有其他想法。

    忙完后,他便慢悠慢悠地回到自己的住处。

    整个无空山只有无空剑门一家,地方倒是极大,整个西峰都被划分为外门弟子居住区。想住多大的地方随意,可以自建。不过众人大多会选择以前外门弟子留下的院落,虽然长久没人住,只需要打扫一下便可。

    左莫的院落占地面积极大,他虽然瘦弱,却喜欢大的东西,所以当初便挑了西峰最大的院落。七进七出的厢房,半亩大小的鱼池,五亩左右的灵田。当初建这个院落的师兄绝对是一位种植狂人,渔池没有假山,院落没有花圃庭院,没有任何装饰,这位师兄全把它改造成灵田。

    别人对这样一个没有任何美感、没有任何情趣、阵法不完整的院落没有任何兴趣,左莫却是极喜欢。

    渔池也不用养东西,光是夏天用来泡澡那也是极爽的享受。灵田好啊,左莫算得精明,从门派中租来的灵田可是要交租费的,这院子里灵田不用交租费。除此之外,院子里还有一眼寒泉。

    建房子是有讲究的,一般来说,建在灵脉之上最佳。长期在灵气浓郁的地方,修为增加的速度更快,这也是那些洞天福地价格昂贵的原因。只是有灵脉的地方本就不多,哪轮得到他们这些外门弟子?

    谁也没想到,这个荒废的院落,居然地下有灵脉!

    刚搬过来时,左莫四处找能打坐的地方,发现一处静室。推开静室门,一股呛鼻的腐烂味扑面而来。地上散落着许多蒲团,已经烂成一堆乱草。只有一个蒲团,还大致保持完整。

    左莫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把静室清理干净,仅剩下这个完整的蒲团保留下来。

    当左莫第一次坐在蒲团上,他便呆住。

    蒲团的位置,灵气竟然远比其他地方浓郁!

    心中狂跳的左莫,一开始以为是蒲团的功劳,但他很快找到真正的原因——蒲团下有一小截灵脉分支!这截灵脉极小,离开蒲团一步之外便没有任何感觉。

    直到此时,他方渐渐意识到,那位不知名的师兄为什么会建这么大的院落,十有八九为了在掩护这一小截灵脉。

    这位不知名的师兄,迅速成为左莫的偶像。

    偌大的西峰,这么一小截灵脉都能找到,还能自己开垦灵田,如此能耐,简直不像一名外门弟子。

    在得知发现灵脉这个秘密后,左莫愈发低调。他知道财不露白道理,若是这截灵脉被别人知道了,暗算只怕少不了,最好的结果也是被门派收回。

    他一口气在静室地板上摆放了三十多个蒲团,除此之外,角落里还堆了七八十个蒲团。这些蒲团颜色各异,形状千差万别,全都是他亲自编织。僵尸小莫喜欢编织蒲团这个奇异的嗜好,外门弟子中流传很广。以至于有些人打算找他帮忙时,都会去买几个款式精致的蒲团作礼物。这直接导致蒲团越来越多,堆满了静室。

    但左莫平时坚持在保存下来的旧蒲团上打坐。经历这么久的时间还没有腐烂,说不定这个蒲团有什么特别之处。那位莫测高深的无名师兄,让他对房子里任何一件保留下来的东西都小心翼翼,不敢有小视之心。

    唯一让左莫有些遗憾的是灵田荒废太久,品阶掉了一阶,现在只是一品灵田。花了左莫无数精力,才重新恢复生机。但想重新升上二品,需要时间。

    五亩灵田全都被他种上灵谷,半人高的灵谷,叶片边缘有锯齿纹,十分锋利,若不小心,很容易被割伤。这些灵谷是同一时间播种下去,高度十分整齐,青翠一片,十分喜人。

    只是到了晚上,会有些阴森森。

    为了防止有人偷窃,院落四周都被左莫设下禁制。这些低级禁制没有什么杀伤力,可若触动了,动静很大。

    整个小院破落腐败,蜘蛛网到处都是,家具之类也全都腐坏殆尽。屋内的阵法也因年久失修,无法运转。没人和他抢。

    这对左莫却没什么影响,他晚上喜欢睡房顶,打坐在静室,其他房间都空着,或者当作库房,堆放一些普通的食物。阵法嘛,微光阵法他重新找人刻了一个,晚上照明要用,剩下的他就懒得花那钱。

    坐在蒲团上,四周浓郁的灵气让他舒服得差点呻吟。控制情绪,收敛心神,体力灵力缓缓运转。

    他修习的心法是【十正心法】,作为一种流传广泛的二品心法,它的特点是平和中正,基本不需要担心走火入魔。无空剑门的外门弟子大多都选择它来作为自己的主修心法,但若是想筑基,它的成功率非常小。心怀远大的弟子们,便需用更多的门派贡献来换取更高级的心法。

    左莫仿若进入一片虚空,灵力沿着固定的路线缓缓运转,每完成个周天,身体便轻飘了一分。

    以他炼气七层的修为,每次能够坚持三个周天。他能感觉到,随着他每次吐纳呼吸,吸入的灵力有一部分融入到自己体内运转的灵力之中。周围灵气浓郁,他每次吸入的灵气颇多。两年来,他能够从炼气三层上升到炼气七层,这一小截灵脉至关重要。

    连续运转三周天,心神从虚空之中退了出来。

    浑身神清气爽,之前的劳累疲倦一扫而空。

    他随意吃了点东西,填饱肚子,在没有筑基之前,修者还是需要普通食物。普通食物虽然不能提供灵力,但是对炼气期的修者来说必不可少。好在普通食物价格便宜,谁也不需要担心饿死。

    他翻出昨天买的玉简。这枚玉简用的是上好玉片,青翠欲滴,握在手中,质感冰凉沉实。

    脑海中浮现,堆积如山的灵谷,自己无比满足地躺在上面

    ——多么令人向往的生活啊!

    昏暗的房间里,一个干瘦的男子,一张木然僵硬的脸,发出一连串嘿嘿的笑声,令人毛骨悚然。

    遐想完毕,左莫开始认真研究手中玉简。

    朝玉简里灌输灵力,他脑海中立即浮现许多文字。

    玉简里包括五种法诀,【小云雨诀】、【地气诀】、【庚金诀】、【草木诀】、【赤炎诀】。除了【小云雨诀】外,其他四种都是左莫不曾学过的法诀。

    能够学习到新的法诀,左莫相当兴奋,不由深吸一口气。

    可以预计,在从现在开始的很长的时间里,他需要把主要精力放在剩下四种法诀上。

    他第一个学习的是【庚金诀】。五行之中,金主杀戮破坏,金系法诀大多也和杀戮相关。灵谷有许多天敌,十分麻烦。比如一种叫做种类繁多的蚜虫,它们会钻入灵谷植株内繁殖,甚至会把灵谷主干掏空,一般的种植者根本拿它们没办法。

    【庚金诀】便是一个不错的解决办法。它能够让金力渗透进灵谷的内部,从而杀死植株内的害虫。这是左莫目前最需要的法诀,除了和其他师兄弟订下的协议,他自己还租了五十亩的灵田。

    这五十亩灵田的收获在他每年的收入中占据相当份量。

    他一个字一个字地翻阅着【庚金诀】,不敢有丝毫遗漏。他学过的法诀少得可怜,学习一种全新的法诀,他立即感觉到了吃力。

    一个时辰过去,毫无进展。无论他怎么努力,也无法凝出【庚金诀】里所说的庚金气芒。

    【庚金诀】里所有法诀都是由庚金气芒衍变而成,无法凝出庚金气芒,他不可能学会任何【庚金诀】里任何一种法诀。

    僵尸脸木然,那双灵动的眸子却流露出几分狠意。

    *******************************************************************

    需要你手上的红票!砸过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