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历史军事 > 成为星际锦鲤之后 > 正文卷 186 正面交锋
    成为星际锦鲤之后正文卷186正面交锋尹伊的举动被徐凌峰理理解为事情败露前的惶恐不安。

    事实上,尹伊只是没了耳塞,周围的杂音变得太大没适应过来。

    徐凌峰横眉冷对道:“国安厅的人收到举报,举报我司会长大人与海盗密切联系。”

    尹伊淡漠道:“证据。”

    坐在椅子上的徐凌峰将文件袋到踢尹伊手边,冷言冷语道:“自己看!”

    上周徐凌峰连夜审讯方凌霄,熬了他三天三夜终于撬开方凌霄的嘴,从他口中得知Yg当红艺人是他下线,背靠大公司,身后还有实力雄厚的金主。

    参与反叛的具体名单方凌霄列举自己周边的人还有徐光熙,对Yg的人只说自己知道的就这么多。

    为了保密,所有支持阿尔法星独立的人都是通过虚拟网络联系,每个月不定时的向定点在eu联邦的银行账户汇自由基金,数额根据个人收入的来。

    除了为了信仰不追求回报的人,其他向组织朝贡自由基金的人都会在各个行业得到上位的机会。

    根据每个人贡献不同,组织会通过各种方式给艺人提供上位机会,剧本角色,选秀名额,综艺机会等等。

    初入组织,艺人以“慈善义捐”的名义给账户汇款,十万八万信用点不嫌多,一两百信用点不嫌少。

    在娱乐圈没有根基的新人通常以这种方式换取大制作,或者和当红明星合作的机会,出演人设好的角色增加自己曝光度。

    尝到以“慈善”名头,不用遭受潜规则就能得到上位机会,甚至空降剧组或者当红综艺节目的快乐。

    食髓知味的艺人便会提供更多的“慈善义捐”。

    两三次之后,控制整个利益链的人会利用手中资源限制该艺人的发展,让Ta被黑,失去所有工作机会,甚至被公司雪藏解约等暴风式打击。

    走投无路的艺人只能将目光转向“慈善义捐”。

    此时,便是组织图穷匕首见之时。

    组织不再接受慈善义捐,让该艺人发展下线。

    如若艺人发现自己落入类似传xiao的渔网想抽身,组织便会将她所有慈善义捐信息发送她手上,让艺人意识到自己无意中成为海盗金权交易的支持者。

    华夏联邦打击海盗的手段异常严苛。

    一旦发现艺人与海盗有联系,便是雷霆手段,明星梦瞬间破碎。

    那些妄图举报自首的艺人第二天便会离奇死亡。

    若是配合,便有光明的前程等着Ta。

    吸纳一个人,得到一个资源,资源强度根据新人的影响力而定。

    就是这样的传|销手段将所有人套牢,一旦接触,便再也无法挣脱其中。

    成为组织成员后,每个成员的商演,片酬一半都要上缴给自由基金组织,若是藏私,当天便会收到来自组织的“惊喜。”

    在竞争残酷得将所有人逼成疯子的娱乐圈,人人都有可能成为那条上钩的鱼。

    徐凌峰从方凌霄嘴里知道自由基金组织的行为手段后,脸色难看得滴出水来。

    在他看来,尹伊起点高完全没有理由掺和这些烂事。

    强大的公司,大红大紫的新进流量,家中有矿的男友.......

    一切模糊的证据都指向尹伊。

    徐凌峰当天跑到新希望就像挖出一点东西,不仅仅是满足自己的恶趣,更是希望尹伊不是成为打他脸的手。

    直到国安厅的人将举报材料交到徐凌峰手里,他脸上露出愤怒又兴奋的邪恶之光。

    尹伊静静的看着桌上的档案袋,眼神一冷。

    “怎么不看。”徐凌峰坐在椅子上,双脚抬到桌子上,沾满泥土的马丁靴与光滑如镜的桌面形成鲜明对比。“你怕?”

    褐色尘土抖落在桌面上,很快敷上一层薄薄的尘埃。

    尹伊道:“脏。”

    或许徐凌峰的手下能容忍上司用脚踢东西到他们身边,尹伊无法忍受,这是一种极其不尊重他人的行为。

    徐凌峰斜眼看着印了一个褐色月牙的档案袋,锋利的目光仿佛将牛皮纸割裂。

    他收脚,狂躁的将档案袋封口撕开拿出一张写着怪异符号的纸,冷笑道:“东西是从你房间搜出来的,上面的字认识吗?”

    硅基帝国的文字尹伊当然认识。

    尹伊拿过纸张,里面的内容是基延技术论文基础分析。

    “看来认识。”徐凌峰身体猛地凑到尹伊面前,嘴角勾起的是最恰好的弧度,却让人不禁感到一股寒,“这是阿尔法星海盗用于联系的暗语,从未流入华夏联邦,更没有在网络上出现过。

    会长大人,你从哪儿学来的?”

    海盗为防止五大联邦国际破译量子加密信息,便创造了一套只有高层才能破译的文字用于传输信息。

    虽然学习成本高,但是保密性绝佳。

    徐凌峰在au联邦维和部队服役期间见过这种文字,他闭眼就是一百多个兄弟因为一张写满怪异文字的破纸丧命的场景,那是他挥之不去的记忆。

    蓝星认识硅基帝国文字的人只有两个。

    安德烈!

    尹伊蓦地站起来,脑袋猛地撞到徐凌峰的下巴,将他撞翻。

    兴奋和激动如同决了堤的洪水,浩浩荡荡,哗哗啦啦地从伊伊的心理倾泻了出来。

    电光火石之间,尹伊意识到自己不合时宜的激动,她按住雀跃的心情,凝声道:“我天马行空乱涂乱画的。”

    徐凌峰触不及防的摔了个屁股蹲,他迅猛爬起,拿起纸张猛地拍到桌上,压抑道:“大明星,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你坚持不配合,别怪我给你难看!”

    尹伊见他情况不对也没多想,她心神一动,讥笑道:“一张不知道从哪儿拿出来的破纸就说这东西是我的,按头让我认错。

    徐警官,我不是被吓大的!

    你一口咬定是我的,证据呢?!

    说这是海盗高层用于传递信息的密文,起码也要给我看看海盗密文长什么样吧。

    威胁恐吓的手段在我身上不管用。”

    徐凌峰心里窝火,他狠狠的拍了一掌。

    一拳五十公斤的掌力瞬间将桌子锤出一个窟窿。

    徐凌峰抽出被木屑扎得血粼粼的手,白牙一咬。

    要证据,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