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武侠修真 > 都市深渊学生 > 正文卷 342 九罗的改变
    都市深渊学生第353章九罗的改变石油的报复奏效了,等他的儿子闺女回来后没多久,秦城的好几个报社主编都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被辞退开除。

    而后又没多久,网上便出现了不少为石油打抱不平的文章。

    这些文章说的都比较中肯,明确的说明了当时的情况根本就不是石油能够做主的。

    同时,又不忘讽刺了一把近几天的正义之师,谴责当初的李正也正是被这样的正义之师逼的销声匿迹。

    总之,在各种各种的势力冲击下,议论此事的人就渐渐变得少了。

    而这样的结果,就是被称为不是警察的“最美警察”李正事件,很快就便淡出了人们的视野里。

    毕竟媒体只会去报道高热度的事件,没有热度的事件他们也就不再关注。

    为了吸引眼球的无所不用其极家伙可不止一二。

    但可悲的是他们之所以如此,也正是因为广大群众有这个需求。

    群众骂的越厉害,热度就越高,于是乎某些媒体就越发的发奋努力。

    好一个“正义”的循环。

    ——

    ——

    ——

    一切都如同海水涨潮退潮那般,无论曾经在海滩上留下了多少奇怪的脚印。

    等到海水褪去,却也只能看到海滩恢复如初的样子而已。

    ——

    网上的正义之师们依旧在各个角落贯彻他们的正义。

    无论他们的言语造成了何种无法挽回的后果,等到热度一过,也都像是啥也没做那般。

    任由被攻击了的家伙独自舔舐伤口。

    毕竟就是这样的一个世界。

    如果一个人犯了错,那么那个人就是犯人。

    如果十个人犯了错,那么这十人就是一个犯罪团伙。

    可如果一万人,十万,甚至更多的人犯了错,那么就是别人的责任了。

    怪管事的没有领导好群众,怪规则有漏洞,怪环境有问题不完善等等。

    总之,人多极为正义。

    少数服从多数。

    倒不如说只要是多数就“必须”是正义的。

    或者,又等着未来的人们来批判这个时代的对错?

    ——

    ——

    ——

    毕竟,只要人多,就可以装成自己不懂法。

    可还曾记得曾经的某某瓜农西瓜地被大量游客偷窃,即便最后警方赶到,却无奈的发现根本没办法抓人进局。

    因为人实在太多,最后也仅是现场批评教育了一下而已。

    ——

    只要年龄小,就可以说“孩子还小不懂事”。

    只要是个上了年龄的大爷大妈,就可以说是“人老了,很多规矩不懂,脑子不好使”,然后把共享的东西占为私有,例如共享单车?

    这个世界也真是奇了怪了。

    那些需要遵守的规矩,一些人占便宜时就说自己不知道。

    然而,当他们自己的利益受到了同样的侵害后,这些规矩他们却说的比谁都溜,比谁都更知其中的含义。

    ——

    装傻充愣谁不会?

    可有的人却还因此觉得自己得了便宜而沾沾自喜。

    可又何曾想过,自己失去了某些难以弥补的品德思想。

    习惯是会慢慢养成的。

    一旦养成了习惯,自己将来的子女有样学样,指不定就在外面得罪了某某脾气暴躁看不惯的路人。

    然后,被胖揍一顿,亦或者打个半死甚至酿成悲剧。

    天知道到时会不会有不迟到的正义前来救场。

    ——

    ——

    ——

    李正的房间被清空了,是组织的其他人做的。

    最后,那个李正原本用来联系阴间女儿的老式电话,却是被黑山羊给带了回来。

    黑山羊回来的时候十一正在给加菲他们洗衣服,就在前院的草地上。

    这几天十一躺床上养身子,衣服自然也就交给她们自己洗了。

    只有做饭的时候十一会勉强下个床动一下手。

    而这样的结果,就是灰姑娘和加菲把自己的内衣裤洗成了破布。

    两人三天两头义正言辞的跑十一房间借内裤穿。

    十一自然不可能同意,最后还是让黑山羊去帮着买了一些回来。

    指望家里的这帮兔崽子做点有难度的活是不可能了,她们也就会扫个地和洗个碗。

    所以这几天名义上虽是养病,但实际上十一却愣是没怎么真的躺床上好好休息。

    毕竟自己给加菲他们的理由还是“流行感冒”,而“车祸”的情况实则也只有黑山羊和王子是知情人。

    估摸着在她们看来,十一的感冒已经好了,所以可以继续像从前那样在家里忙碌。

    这都是被惯坏了的结果。

    可悲的是,十一却至此都没觉得有何问题,大概这就是所谓的自作自受吧。

    ——

    “你拿这东西回来干嘛?”

    十一把灰姑娘的熊猫内裤小心拧干放到旁边的盆里,这条内裤他也是刚刚清好。

    黑山羊看着那盆里的一小堆内衣裤,脸色划过一丝习以为常,却依然有些无语的无奈表情。

    老实说,如果换成了别的男人,黑山羊会怀疑对方肯定是抱着猥琐的想法才来洗的这些特殊衣物。

    但是,面前的却是一个表情很少极其没有情调的面瘫,促使她连开这些衣服的丁点玩笑都没有。

    毕竟她上次的新衣服也还是十一帮着给洗的,这方面,也着实不好再说些别的什么。

    ——

    “老板说这东西已经没用了,让我捎给你,看你要不要。”

    “不要,喜欢的话你拿去,如果你也看不上的话就放我房间。”

    十一已经没了什么再问的心思,合着这是把自己当要饭了的,打发了一个鸡肋。

    “老板还说,让你下次回去时带点粗茶过去,就是他上次给你的那种,一斤就行。”

    黑山羊补上的这话让继续洗衣服的十一身子猛的一颤。

    ——

    他微微有些出神。

    这哪是把自己当要饭的?分明就是把自己当肥猪强买强卖开宰。

    拿一个没啥用的破电话,就要自己好不容易拿到的特品粗茶。

    还有脸说什么是他给自己的,明明就是自己拖王月搞到的好不?

    那茶一共就三斤,王月就给十三留了一斤。

    合着现在那一斤十三喝完了,想着十一这还有两斤,就想坑一斤过去。

    但多少还要点脸,就拿个电话来美其名曰的所谓交换。

    这算什么?体验新鲜事物到了想体验一下何为不要脸的地步?

    “我知道了,你先进去……”

    还能怎么办?除了认命哪还能做别的选择,谁让对方是自己的师傅呢。

    十一姑且沉默着选择了妥协。

    ——

    晚上,吃完晚饭,十一回了自己的房间。

    那个老式电话就好好的摆在旁边的床头柜上,黑山羊放的位置倒是有几分美观。

    十一刚打算关灯睡觉,却不料老式电话却在这时突然响了起来。

    “喂?”

    十一定了定神,姑且还是接了。

    很快,里面便传来一个熟悉的中年男子的声音:

    “谢谢了……”

    仅仅是这么一句,电话就已经断了。

    那是李正的声音。

    估摸着,现在的他已经在阴间和女儿团聚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