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武侠修真 > 回忆与异能 > 重返校园 第一百五十七章 此路不通

第一百五十七章 此路不通

    林灵泽走过来说:“谁派你来的,你的目的是什么?”这个人轻蔑一笑说:“FucKYou!”林灵泽无奈的一摇头说:“这就是你的答案?”

    随后把藏好的曼珠沙华粉拿出来,对着这个人的头部撒了一点,撒上去的瞬间,开始发挥作用,灼伤了这个人。

    佐迪森捂着他的嘴对林灵泽说:“嘿,温柔点,你洒在我手上了,很痛!”林灵泽说了句抱歉,就继续问这个人,来这的目的是什么。

    这个人痛苦的说:“有人让我抓到她,只要抓到她就会给我避光首饰,我就能在白天出行,所以我是来完成这个悬赏的。”

    林灵泽跟佐迪森互相看了一眼,佐迪森说:“那你听好了,这个悬赏结束了,以后不准再来,如果再来,那就让你在黑夜中也无法行走,你听懂了吗?”

    这个人点了点头,佐迪森放开了他,这个人直起身子来说:“就算我放弃了,也会有更多人盯上她,事实上这次不仅是我一个人来的,但我会告诉我身边的人让他们离开,因为我知道,我们现在斗不过你们,谢谢你们给我这次机会,告辞了。”

    这个人飞速离开,林灵泽看着佐迪森说:“就让他这么走了?”佐迪森一脸无所谓地说:“放轻松点,我们这一族是非常讲信用的,说到做到,他既然要走就肯定不会回来,别紧张。”

    确实,这个人确实走了,但是当他要离开的时候,闻到了一股十分诱惑的味道,他到了山洞里,见到了唐川久。

    唐川久此时左手流着血,躺在地上,这个人咽了口口水,眼睛起了变化走到唐川久面前,还没来得及对着唐川久下手,唐川久就用一根银杉树棍捅进了这个人心脏。

    这个人跪了下来,全身开始褪色,血管全部暴起发黑,一点一点的失去了颜色之后,唐川久拔出了银杉树棍,然后这个人就跟曾飞一样,化为一滩血水。

    唐川久叹了口气说:“第十个。”然后把木棍收好,拿出一个小玻璃瓶子来,打开那个瓶子,用指头沾了一点里面的液体,抹在左手伤口上,左手立马愈合了,看来那个小瓶子里是吸血鬼的血,不然不可能有这么强的愈合能力。

    唐川久很失望的叹着气离开了山洞,走到马路上,拦了辆车,去了酒吧。

    另一边的林灵泽还在埋怨佐迪森,说佐迪森对普通人下手那么狠,对这些后裔还挺仁慈,如果出了事一定会怪在佐迪森身上,佐迪森一直让林灵泽冷静,告诉他相信自己。

    两人正说着,那个拉丁美洲女人迎面气冲冲的走了过来,走过来之后伸出手要攻击佐迪森,佐迪森抓住她的手说:“冷静点,大美女,我可没得罪你。”

    贝拉露出一个挑逗的笑容说:“噢~小宝贝,你不认识我了吗,还是忘了我的名字。”说着话,贝拉的全身开始像翻页一样开始变化,变成了另一张脸,变成一个看起来是混血黑人的长相。

    林灵泽在旁边看到这一幕,不由得被惊到,自己一直都是自己变,没有看过,想不到亲眼见到的效果还挺震撼。

    幽灵在脑内说:“形体转换,形体变化,不是普通的血族后裔,小心了,她有可能是能力者被转化成的血族。”

    林灵泽在脑内嗯了一声,然后问道:“可是我跟佐迪森不也有其他的能力,这样说的话,我俩不也变成了能力者血族后裔?”

    幽灵有些无奈的说:“血族本身就是能力者,而且你是始祖之一,每个始祖都有特殊能力,只不过你会的最多而已,这些以后你在回忆大厅里取回回忆的时候,就都知道了,现在,先小心这个人。”

    林灵泽嗯了一声答应,佐迪森此时抓着贝拉的手说:“贝拉?你来到这个地方,这个国家干什么?”

    贝拉趴到佐迪森的耳朵旁说:“跟你一样。”佐迪森的眼睛迅速起了变化,双手一用力,把贝拉推了出去,看得出来佐迪森很用力,贝拉被扔的飞出去五米多才落地。

    佐迪森瞬步上前,做出要进攻的姿势,贝拉落地站好之后对着冲过来的佐迪森说:“我也要进去地下陵墓。”

    佐迪森继续向前攻击的说道:“我知道!”贝拉不停地闪躲回到:“但我们要得到东西不一样!”

    贝拉的闪躲慢了一点,被佐迪森掐住了脖子,佐迪森眼睛的变化和现在的速度、力量,明显要比平时高得多。

    佐迪森恶狠狠的瞪着被自己掐住脖子的贝拉说:“你进去里面要干什么?”贝拉的眼泪出来了,闪着泪花说:“我要救一个人,她叫玛丽安,是你害的她被困在陵墓里。”

    佐迪森的眼睛逐渐变了回来,手也松开了,像是在回想什么似得,向后退了几步,发着呆一言不发,许久,佐迪森说了句:“救她干什么?”

    贝拉的眼泪流了下来说:“她是我母亲。”佐迪森的表情变得呆滞起来,一脸不敢相信的边摇头边后退,林灵泽十分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于是瞬步到佐迪森身边,用手抓住了佐迪森的胳膊去读取。

    佐迪森发现这点后,用尽全身力气,把林灵泽甩了出去喊道:“从我的脑中滚出去!!!”被突然甩开,林灵泽懵了,这是怎么了?

    佐迪森用瞬步离开了,林灵泽用瞬步来到贝拉面前,扶起贝拉来说:“你没事吧?”贝拉摇摇头说:“比起以往受的伤,这点算什么。”

    贝拉严肃的看着林灵泽说:“娱乐节目表演完了,现在告诉我,我的人去哪了?我来找他,但是他人不在。”

    林灵泽带着疑问说:“你的人?”贝拉拿出手机来给林灵泽看,一个印度男人,刚才被林灵泽和佐迪森收拾的那个男人。

    林灵泽说已经放他走了,他自称要离开这座城市,贝拉眉头一皱说:“这样?那我知道了,今天发生的事,请你不要告诉别人,不然,我会连同别人一起对付你,你明白了吗?”

    林灵泽冷笑一声,一道圆形火墙瞬间围绕着贝拉烧了起来,贝拉惊慌失措的左看右看,然后使用了形体转换,变成了一只老鹰想要飞出去。

    林灵泽一声冷笑,火墙消失了,但是空气牢笼瞬间建好了,把贝拉困在里面,贝拉飞回衣服里,变回了拉丁美洲人的长相打扮,有些不知所措,林灵泽反而鼓着掌说:“挺厉害啊,还能完好的把衣服穿起来,这点比我强。”

    贝拉左看右看有些着急,有点慌了神,这时候手机响了,舒浩贤打来的,贝拉接起来说自己一会就回去,让舒浩贤别担心。

    这时候,林灵泽解除了空气牢笼,等待贝拉打完电话,挂断的瞬间,林灵泽把贝拉用风能吸到了自己面前说:“我是个讲道理,有礼貌的人,你只要好好跟我说,我是一定会答应的,但如果你威胁我,那我要让你知道,你眼前的人到底是谁,现在我们能不能好好地聊一聊?不带威胁性质的。”

    贝拉颤抖着点头,林灵泽笑了,对着贝拉说:“很好,我不会把今天发生的告诉别人,你也一样,还有一点,不要伤害到别人,不然我不会放过你。”

    林灵泽说完之后就离开了,离开的时候还故意用环境模仿,造成隐形的效果,还特意先四肢隐形,最后才到脸,到脸的时候,还转过头来看着贝拉笑,眼睛鼻子腮帮子都开始消失,只留下一个带着笑容的嘴巴,最后林灵泽彻底消失。

    林灵泽走了,贝拉吓得不行了,一直记得刚才那个笑容,热别是最后只剩脸的时候,以及最后的最后,只剩下一张嘴巴的时候。

    贝拉整理好情绪,回到舒浩贤的身边,跟舒浩贤聊了起来,舒浩贤起身去给贝拉拿饮料,贝拉身后这时候也走过来一个男人,欧美人长相。

    贝拉知道他走过来了,小声的说了句:“计划有变,有人离开了,墨菲,我要你去勾引那个女巫,不管用什么办法。”

    虽然两人站的位置不近,声音也很小,但这对吸血鬼,对他们来说足够了,想听,完全能听得到,墨菲听完之后,直接转头走了。

    墨菲去拿了两杯酒,走到蓝可茵面前说:“嗨,来一杯吗?”蓝可茵笑了一下说:“谢谢,不过不用了,我这还有。”

    墨菲笑了下,放下一杯到桌子上,自己拿着一杯说:“那我不客气了,我观察你有一会了,你没有男朋友吗?”

    蓝可茵笑了下说:“你真可爱。”墨菲突然害羞了一下,说了句:“谢谢,你比较可爱。”蓝可茵摇着头笑了笑说:“你确实可爱,你过来,我告诉你个秘密。”

    墨菲把头伸过去,把耳朵靠过去听,蓝可茵小声的说:“我知道你是什么,也知道你接近我的目的不是我,别费劲了,我告诉你,此路不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