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言情小说 > 今天开始做项羽 > 第三卷:风云变,鸿门宴! 第368章:如之奈何
    阳翟,刘季临时府邸。

    “老萧,阿交那边来消息了吗?”刘季揉了揉脑瓜仁。

    萧何心说这一上午都问了几次了,刘交若是跑的慢点,现在还不一定能到彭城呢。

    “主公,此事急不得啊,眼下还是攻打南阳郡要紧啊。”

    “话虽如此,可是……”

    刘季何尝不想尽快攻入南阳郡,可是南阳郡守吕齮并没有因为他们此前去攻打洛阳就放松了这边的防卫,仍然率领大军驻扎在大别山和秦岭之间的犨县,挡住了颍川郡到南阳郡的通道,想入南阳谈何容易。

    关键是项羽正在攻打敖仓,距离阳翟真的不算太远,万一突然杀过来兼并其军如之奈何?往哪躲啊?

    “主公!有好消息!”张良一脸喜色的走了进来。

    刘季现在最想听的就是好消息,“快快讲来!”

    “我已经联络上了活跃在南阳郡内的两支义军,若能说服他们与我军两面夹击吕齮所部,必能助我军攻入南阳郡!”张良也没想到事情会这么顺利。

    刘季抚掌道,“大善!那这两支义军都是谁为主将啊?大家同为反秦义军,理当互相帮助嘛。”

    “西边那支义军最强,主将为王陵,也是你们沛县人。东边一支主将名为梅鋗,听说是番君吴芮麾下大将。”张良心说这沛县可真出人才啊,梅鋗未必帮忙,但是王陵应该没什么问题吧,好歹也是沛公老乡啊。

    刘季听罢脸色瞬间变得极为难看,“军师,听说番君吴芮和项羽走的很近啊,那梅鋗多半不会帮咱们吧?”

    张良叹了口气,“哎,这点我也知道,但是吴芮其人豁达大度,其下将领也未必小气,派名说客晓之以理,多少还是有点希望帮忙的。不过,若是能让王陵帮忙,倒也差不多够用,无非就是多损失一些兵马罢了。”

    刘季咧了咧嘴,“军师啊,你可能不太了解王陵。此人为沛县豪族,眼高于顶,昔日我混迹于市井之时曾经巴结过他,但他却看不起我,反倒去和与我因丰邑结仇的雍齿交好,恐怕想要说服他的难度不比梅鋗低啊。”

    张良皱了皱眉头,随即微微一笑,“主公勿忧,既然王陵胸有大志,又领军到了南阳郡,必定是对南阳有所图,吕齮兵强,唯有合两家之力方能灭之,此举对王陵也是大大的有好处,待我亲自去见王陵,以南阳郡诱之,必可说服他出兵帮忙。”

    “大善!”刘季心中激动啊,张良这张嘴若是能把王陵拉拢过来,那夺取关中可就又多了几分把握啊,“呃,那梅鋗这边谁去啊?”

    张良想了想,“不如让张苍去吧,他的口才还算可以。”

    刘季眼珠一转,吴芮投靠了项羽,若是派萧何等人过去,他还真不放心,反正只要军师说服王陵,梅鋗这边成不成都不是太重要。

    “那就依军师说言,让张苍去吧。”刘季心情大好,若是可以顺利攻入南阳郡,并且重创吕齮军,刘交那边晚两天也都不要紧了,关中王之位必定还是我的!

    “喏。”张良应了一声,刚要离开,就见曹参从外面火急火燎的闯了进来。

    “主公,军师,丞都,最新消息,敖仓已被项羽占领了!”

    刘季面色大变,“啊!怎会如此之快?莫非是敖仓守将投降了?”

    “不是投降,据传是项羽麾下大将钟离昧大发神威,夜间偷袭一战夺取了敖仓,得到了粮草无数啊!”曹参到现在还有点不相信,那可是敖仓啊,他们打都不敢打,却被项羽的兵马轻易夺取了。

    “军师,如之奈何啊?”刘季有些慌了,项羽打完了敖仓岂不是就有空找他的麻烦了?

    “主公莫慌,敖仓天险极难攻取,想必此战楚军损耗不小,而且修整之后楚军最有可能的还是攻打荥阳,应该还能拖上几日。”张良心说项羽麾下大将可真不少啊,没想到钟离昧竟然也是个深藏不露的狠角色。

    “军师所言极是,还请军师速速去见王陵吧,一切拜托军师了!”刘季对着张良深深一拜,阿交啊,你可快点吧!

    ……

    刘交心里很激动,没想到他睡了一觉醒来项羽就到了彭城,起码从时间上就节约了不少,如果一切顺利的话,项羽现在已经打消了吞并西路军的念头了吧。

    如果不顺利……不,一定会顺利解决的,毕竟这种事芈心如果没有把握是绝对不敢接下来的,哪怕是谈崩了,也能把芈心拉下水。

    无论是撤了刘季的主将之职,还是兼并西路军,没有楚怀王芈心下旨,项羽都是名不正言不顺。

    但若是项羽以武力逼迫芈心就范,那又比绝河的刘季高尚到哪去呢?或许更为不堪吧。

    走着走着,刘交一行人终于看见了中阳里那个可以叫做家乡的地方,好久没回家了啊,先去拜见家父,然后再去嫂子家坐坐,最后再回自己家,嗯,就这么决定了。

    想到这里,刘交不由得加快了脚步。

    “奇怪,村里怎么看不见人呢?”刘交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走到近处才发现大门上了锁,再看对面和左右全都是人去楼空。

    砰砰砰!

    刘交边砸门边喊道,“谁在家?刘交回来了!肥儿!有人吗?你们几个四处看看有没有人,问问情况。”

    “喏。”刘交的随从应了一声便四下寻找起来。

    刘交心里有些慌,可无论是秦军还是齐军都没有打到沛县来了啊,这家里人怎么都不见了呢?莫非是芈心提前动手把人都接走了?

    刘交想了想大概也只有这种可能了,但为什么自己一路之上都没有碰到呢?难不成昨天夜里芈心就迫不及待的把他们全家都给绑了当人质?

    刘交想到这里不由得愤怒起来,至于这么着急吗?关键是也不和他说一声就来绑人。

    哼!且先让你得意几日,待我兄长当了关中王乃至得了天下之后,再与你个小小的傀儡怀王算账。

    不过,刘交转念又一想,这事也太蹊跷了,不像芈心所为啊,该不会……

    该不会是被项羽绑走了吧!

    这……如之奈何啊!

    没有了人质,芈心不帮忙可如何是好!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