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玄幻魔法 > 哈利波特之血猎者 > 霍格沃茨二年级,血与魔法石 第272章 脱毛的狮子,奥利凡德先生

第272章 脱毛的狮子,奥利凡德先生

    黑色魔杖发现在龙爪印留下的深坑而形成的小湖里,而且是掉落在一道溪流进入小湖的入水口附近,虽然是沉在湖底却又没有被土层掩埋。

    看样子应该是被水流冲到这里的。

    这也说明了这根魔杖是在这个龙爪印出现在这里之后才出现的。

    看这魔杖还很新应该不是很久以前的魔杖。

    霍格沃茨里应该没有谁敢在发现巨大火龙之后,还故意在他们来之前跑过来看现场,而且掉落了一根魔杖吧?

    所以斯克林杰几乎已经认定这根黑色魔杖就是昨晚那些人留下的。

    只是邓布利多说的也对……为什么会有这根魔杖被留下来呢?

    然后……斯克林杰就知道了。

    “闪回前咒!”

    “啊啊啊啊啊啊!”

    巨大的电流从黑色魔杖杖身上窜出,顺着斯克林杰的魔杖传递了过来。

    这股电流没有对斯克林杰的魔杖造成任何伤害,全数传到了斯克林杰的身上。

    而且这股电流并没有顺着斯克林杰脚下淌着的湖水而向四周扩散。

    就是只是电他,斯克林杰一个人。

    强烈的电流把斯克林杰电的除了大叫,也就剩下身体不停不由自主的摆动。

    没想到会是这个结果,三个傲罗也没快速反应过来。

    他们只看到一到白色的魔咒过来,把两根魔杖的连接点断开了,电流自然就消了。

    黑色魔杖在连接断开之后,就再度向湖水落下。

    但那股白色的魔咒光柱并没有在完成断开连接后消失,反而勾住了黑色魔杖,把它一下子收了过去。

    “队长!”三个傲罗纷纷凑到斯克林杰身边,查看他怎么样。

    仔细查看一下,他们发现……这股电流好像除了让斯克林杰舌骨肌暂时失效,逼尿肌暂时失效,括约肌暂时失效之外,也没有其他大毛病。

    虽然检查了之后,三个傲罗就退出了斯克林杰十米之外。

    斯克林杰浸到了湖水里,他周边的湖水都变黄了!

    邓布利多也是看不下去,摇摇头,把他浮在空中,并把黄色的湖水与秽污都清理掉,再用另一边干净的湖水冲刷了斯克林杰一番,等待他恢复。

    只是没用湖水冲刷还好,用湖水一冲之后,斯克林杰的头发的胡子都……掉光了。

    他的这些毛发刚才已经是被强电电焦成了灰,却因为毛发本来的韧性而依旧存在。

    但现在都被冲光了。

    邓布利多也没想过会有这种变化,所以一时没忍住笑了。

    等了好一会儿,斯克林杰才算是将将恢复了一些身体的控制力,大着舌头问邓布利多这是怎么回事。

    闪回咒虽然会把这根魔杖之前使用过的魔咒按时间顺序而倒放出来,但是展现的只是迹象让人一看就知道是什么魔咒,而不是实打实的再用一次魔咒。

    但是这次是怎么回事?

    这样诡异的好像就是用来惩罚对这根魔杖使用闪回咒的强大电流,根本不像是应该在这个时候出现的。

    “斯克林杰,虽然我并不是很精通魔杖学,但我却也看得出来,这根魔杖是被施展了并不弱的保护魔法,应该是会对任何非魔杖主人的人发射惩罚咒语。”

    邓布利多前后检查着这根魔杖,还很赞叹的模样,“而且这种保护魔咒还是在制造这根魔杖的时候就添加进去的。想要在不破坏这根魔杖的情况下,破坏掉这种保护魔咒……我觉得我们需要请奥利凡德先生试试!”

    其他傲罗们听了只觉得邓布利多校长好厉害……都看到了这种程度,还叫做对魔杖学不精通?

    总算是逐渐恢复身体状况的斯克林杰内心腹诽着又被邓布利多找到显摆的机会了,表面上却指示其中一位傲罗赶快去申请让奥利凡德先生来霍格沃茨一趟。

    这位傲罗得了命令赶快往霍格沃茨赶去。

    只是在转头的时候,这位傲罗突然笑了出来。

    斯克林杰觉得那个傲罗是在想着他刚才出了大丑的模样,所以表情很窘迫。

    没过半分钟,看着领任务的傲罗消失不见,感觉恢复了不少了的斯克林杰就从漂浮咒里挣脱了出来,又掉到湖水里。

    斯克林杰本来想要让两个傲罗不要把他刚才出糗的模样说出去。

    但是一落到水里,小风一吹,斯克林杰又觉得不对了。

    因为他原本很危险的脑门,和暖和的后脑勺,竟然感觉到了差不多的温度。

    而且不止如此,斯克林杰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轻快。

    不光是脑袋上面,连下巴上也都非常轻快。

    斯克林杰赶紧用魔咒制造出了一面镜子,查看自己现在的模样。

    速度好快,邓布利多乍一发现,都没阻拦住,就让斯克林杰成功了。

    然后……自然就是斯克林杰仿佛失去了一切的生无可恋的凄厉大喊。

    最后生无可恋的躺在湖水里。

    他连找到犯人的状态都没有了。

    现在的斯克林杰,真的像是被剃去了全部毛发的狮子,他整个人都无精打采。

    邓布利多也没办法了,只能先变出一顶斗篷大衣,让斯克林杰把脑袋挡住再说。

    这算不算是犯人已经K.o了傲罗办公室队长了?

    ……

    从禁林返回霍格沃茨城堡。

    邓布利多带着三个穿着斗篷大衣的傲罗回来了。

    邓布利多他们回来的时候正好是小巫师们下课的时候,所以他们一行人等都被围观了。

    很多人看到傲罗会觉得帅气,觉得自己以后其实可以争取成为一个除暴安良的傲罗。

    不过……傲罗有会穿这样型号的斗篷的么?没听说过啊!

    大部分小巫师们虽然没有发现什么,但也有心思精细的小巫师发现到了斯克林杰的消失。

    是消失了!因为先前回来的那个胖傲罗肯定不是,但现在回来的这三个傲罗也没有一个人是下巴上有胡子的啊?

    而且以斯克林杰的性格,很大可能不会在邓布利多面前隐藏自己的吧?

    好奇怪!斯克林杰去了哪里?

    布劳德也在人群里和马科斯埃迪站在一起,看着这边的情况。

    马科斯和埃迪相互探讨着,找不到什么可能,所以向布劳德提问。

    “斯克林杰应该是在那三个傲罗之中吧?”布劳德指着一个脸最方的傲罗说道,“那不就是么?”

    “哪里哪里?”马科斯和埃迪循声望过去,看到之后不由得大失所望,“斯克林杰哪里是这个模样啊?布劳德你没见过斯克林杰么?他的模样就像是一只狮子,头发胡子就像是他的鬃毛。”

    “当然见过啊!”布劳德点点头回答,“但是马科斯,埃迪,你们又陷入到了一个思维误区!”

    “谁说斯克林杰就不能没有胡子了?他要是刚才在家禁林里全都剃掉了呢?”

    这句话让马科斯和埃迪大吃一惊。

    还可以……的确,这么想真的是很可能的。

    接受了这个想法之后,马科斯和埃迪也真的是怎么看,怎么觉得那个方脸傲罗就是斯克林杰本人。

    但是又是因为什么关系而让斯克林杰做出了在禁林里把胡须剃掉的决定?

    这个问题真的像是在不停抓挠马科斯与埃迪的心。

    真的痒痒的。好想知道真正的原因。

    不过邓布利多带队,他们几个人已经走到了一楼楼梯口处。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邓布利多突然朝着布劳德这个方向望了过来。

    邓布利多直直的看着布劳德,并且声音非常洪亮的说道,“布劳德,你跟过来一下!”

    唉?突然被叫到了名字的布劳德心头一紧……这是魔杖或是其他的一些可能存留的线索被发现了么?

    不知道布劳德的想法,他旁边的马科斯和埃迪都“哇”了起来。

    哇!马科斯以布劳德为耀。看,邓布利多校长都要叫布劳德去。

    哇!埃迪又开始羡慕布劳德被邓布利多校长叫名字了!

    ……

    邓布利多直直的看着布劳德,并且声音非常洪亮的说道,“布劳德,你跟过来一下!”

    唉?突然被叫到了名字的布劳德心头一紧……这是魔杖或是其他的一些可能存留的线索被发现了么?

    不知道布劳德的想法,他旁边的马科斯和埃迪都“哇”了起来。

    哇!马科斯以布劳德为耀。看,邓布利多校长都要叫布劳德去。

    哇!埃迪又开始羡慕布劳德被邓布利多校长叫名字了!

    邓布利多直直的看着布劳德,并且声音非常洪亮的说道,“布劳德,你跟过来一下!”

    唉?突然被叫到了名字的布劳德心头一紧……这是魔杖或是其他的一些可能存留的线索被发现了么?

    不知道布劳德的想法,他旁边的马科斯和埃迪都“哇”了起来。

    哇!马科斯以布劳德为耀。看,邓布利多校长都要叫布劳德去。

    哇!埃迪又开始羡慕布劳德被邓布利多校长叫名字了!

    邓布利多直直的看着布劳德,并且声音非常洪亮的说道,“布劳德,你跟过来一下!”

    唉?突然被叫到了名字的布劳德心头一紧……这是魔杖或是其他的一些可能存留的线索被发现了么?

    不知道布劳德的想法,他旁边的马科斯和埃迪都“哇”了起来。

    哇!马科斯以布劳德为耀。看,邓布利多校长都要叫布劳德去。

    哇!埃迪又开始羡慕布劳德被邓布利多校长叫名字了!

    邓布利多直直的看着布劳德,并且声音非常洪亮的说道,“布劳德,你跟过来一下!”

    唉?突然被叫到了名字的布劳德心头一紧……这是魔杖或是其他的一些可能存留的线索被发现了么?

    不知道布劳德的想法,他旁边的马科斯和埃迪都“哇”了起来。

    哇!马科斯以布劳德为耀。看,邓布利多校长都要叫布劳德去。

    哇!埃迪又开始羡慕布劳德被邓布利多校长叫名字了!

    邓布利多直直的看着布劳德,并且声音非常洪亮的说道,“布劳德,你跟过来一下!”

    唉?突然被叫到了名字的布劳德心头一紧……这是魔杖或是其他的一些可能存留的线索被发现了么?

    不知道布劳德的想法,他旁边的马科斯和埃迪都“哇”了起来。

    哇!马科斯以布劳德为耀。看,邓布利多校长都要叫布劳德去。

    哇!埃迪又开始羡慕布劳德被邓布利多校长叫名字了!

    邓布利多直直的看着布劳德,并且声音非常洪亮的说道,“布劳德,你跟过来一下!”

    唉?突然被叫到了名字的布劳德心头一紧……这是魔杖或是其他的一些可能存留的线索被发现了么?

    不知道布劳德的想法,他旁边的马科斯和埃迪都“哇”了起来。

    哇!马科斯以布劳德为耀。看,邓布利多校长都要叫布劳德去。

    哇!埃迪又开始羡慕布劳德被邓布利多校长叫名字了!

    邓布利多直直的看着布劳德,并且声音非常洪亮的说道,“布劳德,你跟过来一下!”

    唉?突然被叫到了名字的布劳德心头一紧……这是魔杖或是其他的一些可能存留的线索被发现了么?

    不知道布劳德的想法,他旁边的马科斯和埃迪都“哇”了起来。

    哇!马科斯以布劳德为耀。看,邓布利多校长都要叫布劳德去。

    哇!埃迪又开始羡慕布劳德被邓布利多校长叫名字了!

    邓布利多直直的看着布劳德,并且声音非常洪亮的说道,“布劳德,你跟过来一下!”

    唉?突然被叫到了名字的布劳德心头一紧……这是魔杖或是其他的一些可能存留的线索被发现了么?

    不知道布劳德的想法,他旁边的马科斯和埃迪都“哇”了起来。

    哇!马科斯以布劳德为耀。看,邓布利多校长都要叫布劳德去。

    哇!埃迪又开始羡慕布劳德被邓布利多校长叫名字了!

    邓布利多直直的看着布劳德,并且声音非常洪亮的说道,“布劳德,你跟过来一下!”

    唉?突然被叫到了名字的布劳德心头一紧……这是魔杖或是其他的一些可能存留的线索被发现了么?

    不知道布劳德的想法,他旁边的马科斯和埃迪都“哇”了起来。

    哇!马科斯以布劳德为耀。看,邓布利多校长都要叫布劳德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