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玄幻魔法 > 哈利波特之血猎者 > 霍格沃茨二年级,血与魔法石 第228章 飞路网,魔法部(二合一,求订阅)

第228章 飞路网,魔法部(二合一,求订阅)

    布劳德很明确的知道邓布利多想要的是什么。

    邓布利多不希望礼物是书,并不是说他已经不喜欢书了!而是书实在是太多了!

    邓布利多现在需要的是惊喜,这样才能在已经过长的记忆中留下一些特别的涟漪。

    所以……邓布利多之前说的羊毛袜子什么的,也都算不上是惊喜了。

    这样的惊喜箱可能还更好一点。

    果然邓布利多在哈哈大笑之后,心情更好了一点,又开始开心地拆其他礼物。

    然后他之前说的羊毛袜子就出现了。

    还是羊毛衫,羊毛裤,羊毛袜子,羊毛微博,羊毛帽一套。

    一水的深红色,羊毛帽看上去都像是圣诞帽了。

    而羊毛衫中央的“a”也明确了这是谁送的礼物。

    乔治和弗雷德真的把邓布利多想要的礼物不是书而是羊毛袜子的事情,写信告诉给了他们的妈妈。

    虽然韦斯莱夫人非常猜疑不信,但还是赶在圣诞节之前,把要送给邓布利多的一套羊毛制品织好了。

    邓布利多真的很开心的,接着就把这套东西都穿在了身上。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邓布利多更乐呵呵了。

    ……

    布劳德起床后的第一件事……当然是吃东西。

    拆礼物都没那么重要。

    等到吃饱喝足之后,才去拆礼物。

    没有什么特别惊喜的……要是秋把自己装到盒子里寄过来,才能算是惊喜啊!

    不过布劳德早就已经和秋约好了要什么时候去接她。

    秋比布劳德还期待这次的旅行。

    整理好东西,时间就到了约定好的正午,布劳德通过壁炉前往了秋的家。

    秋的家也还算是富裕,住的家也像是哈利姨妈家的独栋二层小屋,所以是有壁炉的……也不知道如果麻瓜出身的巫师是住在公寓里,那有多么的不方便。

    哦,对了!英国很多麻瓜公寓里也是有壁炉的……毕竟每个国家的习惯都不同啊!

    之前布劳德已经在魔法部备案了,会在正午,把秋家的壁炉连接上飞路网……所以布劳德想要提前过去也没有办法。

    嗯……这么一想,布劳德是更加佩服秋的妈妈了!这些年究竟是怎么忍下来的。

    在飞路粉的绿火之中,布劳德顺着飞路网到了秋的家。

    没有预想中的灰尘,布劳德干净的从壁炉里走了出来。

    一抬头,布劳德看到了秋和她的爸爸妈妈都站在壁炉前面。

    “你们好!我叫做布劳德·莱斯特兰奇!”布劳德主要看着的那位身材健硕的中年男人,“是秋的男朋友!”

    哇……这是挑衅啊!

    秋的爸爸看着这个真的从壁炉里走出来的男孩,心里好笑的想道。

    这是要给自己一个深刻的印象么?

    说起来,这还是布劳德和秋的爸爸第一次见!按照秋之前的描述,她的爸爸是一个很开明,心比较大的人。

    不然当初秋被说是女巫,身边同床共枕几十年的妻子也是女巫,他肯定会被吓到。

    但秋的爸爸只是惊讶了半天,就完全接受了……可能也是想明白了妻子这么多年的一些异常。

    只是再怎么开明的人,突然被一个男生说是自己女儿的男朋友,也忍不了啊!

    好想打死这个小子。

    “你好!”秋的爸爸走近布劳德,表情很亲切的拍了拍布劳德的肩膀,“我是秋的爸爸!叫我张就可以了。”

    别看秋爸爸的表情很亲切,但拍布劳德肩膀的手可一点都不亲切。

    虽然不至于受伤,但疼痛还是会有的。

    看起来秋的爸爸还是一个练家子,很会用力。所以要给有些嚣张的布劳德一个下马威。

    对这样的下马威,布劳德能忍么?

    废话,当然忍!

    布劳德不禁弯了弯膝盖,还适当的抽了抽脸皮……龇牙咧嘴就过了,现在这个表情正好。

    “您好!张!”布劳德用中文说道。

    秋的爸爸挑了挑眉,把手从布劳德肩膀拿开,“中文不错!不过也不能欺负我的女儿啊!”

    “放心!我肯定不会的!”布劳德一边揉了揉自己的肩膀,一边点头郑重说道。

    呼!这算是过了第一次老丈人的关了么?

    好累啊!感觉比对上伏地魔还累。

    脸有些红的秋赶忙来到了布劳德和爸爸的旁边,“布劳德,用不用喝杯水?”

    秋的爸爸看女儿的样子不禁的摇摇头……要不是说女生向外么!啊!心里好痛!自己养大的女儿要被这个坏小子拱了!

    虽然这么想,但秋的爸爸对布劳德的第一印象还不错。想到妻子说的这小子在魔法界的身份与身家,这个好印象还能上调两分。

    而布劳德这边,虽然秋说让他休息一下,但布劳德却说不用。

    “秋!我们要在十二点半之前去魔法部出国部门,所以需要赶赶时间了!”布劳德说道。

    哦!脸红的秋这才没有继续说让布劳德坐一会儿的话,而是到她妈妈面前把她的行李接了过来。

    秋的妈妈抱着秋的水滴蒲绒绒,对又走到布劳德身边的秋摆摆手,“去吧去吧!只是旅游而已!别在做小女儿态了!”

    怎么这气氛就像是真的嫁女儿似的。

    秋的脸红的要滴水了。她拉住布劳德的胳膊就没有再说话了!

    布劳德看着秋的模样笑了笑,接着对秋的父母鞠了一躬,“那我们这就先离开了!放心,我会保护好秋的安全的!”

    “不放心也不行啊!我现在就算想让秋留下来,她还会听我的话么?”秋的爸爸挥手作嫌弃状,“赶紧走!省的碍眼!”

    一个嘴硬的爸爸!

    布劳德把秋的行李放进口袋里,接着带着秋一起走进了壁炉。

    一把飞路粉撒下。

    “魔法部!”

    ……

    虽然都是飞路网,但是每个国家之间的飞路网并不直接相通。

    所以一般的巫师没有办法直接从自己家的壁炉飞到另一个国家的壁炉里。

    布劳德虽然有偷渡的手段,但是现在正正大光明的旅行就可以了,哪里需要那样的手段?

    所以他现在需要带着秋到英国魔法部,通过英国魔法部去到法国魔法部。

    只要巫师本人的出国申请没有被魔法部拒绝,那就可以直接走。

    说起来其实魔法部的职员们也是休圣诞节假期的,但肯定没有小巫师一个月的时间这么长。

    而像是现在就是圣诞节当天,自然上班的倒霉蛋更少。

    但……这天来申请出国旅游的却不少。

    所以这些倒霉蛋职员们也是忙的不行。

    轰!

    魔法部里面,一排高规格壁炉中的其中一个突然燃起了绿色的火焰,布劳德与秋走里面走了出来。

    秋稍微有些晕壁炉,所以刚出来,布劳德抱着她在原地待了一会儿。

    撑过了那股难受的感觉,秋这才有精神的到处看魔法里面的景象。

    现在这里的人并不少,但依旧有些有些空旷!

    “这里就是魔法部啊!”秋看着感慨,“还真不小啊!”

    “这里只是魔法的地下一层,属于招待区!只是魔法部很小的一部分!”布劳德解释道,“毕竟也是政府机构,这里保存着几乎所有关于英国巫师的记录,小了是装不下的!”

    秋点点头,但依旧还是四处看来看去。

    然后秋抬头看到了一幅巨大的画布,画布上是一个男人。有些胖还有些……假正经。

    这是秋看这幅画布的第一感觉。

    “布劳德,那是谁!”秋用眼光指引着布劳德抬头看,“也是一个很伟大的巫师么?”

    布劳德抬头,看到了那幅巨大的画布……真的有点惊讶了!布劳德也没想过福吉竟然这么自恋。

    “他可不是什么伟大巫师!”布劳德看着花不上其实还在动,但动作非常缓慢的福吉,接着说道,“他只是一个获得了权利后,就以为获得了真正的力量的跳梁小丑!”

    这就是布劳德对福吉的感官。

    不仅是因为福吉未来的“鸵鸟思想”,而且也是因为福吉最近几个月太难看的吃相。

    经过一年的时间,福吉这个新任部长总算是掌握住了魔法部。

    然后他就有些膨胀了,开始颁布一些只对他的阶级有好处的法令。

    他是突然同时打击所有与他不对付的人。

    ……

    “这里就是魔法部啊!”秋看着感慨,“还真不小啊!”

    “这里只是魔法的地下一层,属于招待区!只是魔法部很小的一部分!”布劳德解释道,“毕竟也是政府机构,这里保存着几乎所有关于英国巫师的记录,小了是装不下的!”

    秋点点头,但依旧还是四处看来看去。

    然后秋抬头看到了一幅巨大的画布,画布上是一个男人。有些胖还有些……假正经。

    这是秋看这幅画布的第一感觉。

    “布劳德,那是谁!”秋用眼光指引着布劳德抬头看,“也是一个很伟大的巫师么?”

    布劳德抬头,看到了那幅巨大的画布……真的有点惊讶了!布劳德也没想过福吉竟然这么自恋。

    “他可不是什么伟大巫师!”布劳德看着花不上其实还在动,但动作非常缓慢的福吉,接着说道,“他只是一个获得了权利后,就以为获得了真正的力量的跳梁小丑!”

    这就是布劳德对福吉的感官。

    不仅是因为福吉未来的“鸵鸟思想”,而且也是因为福吉最近几个月太难看的吃相。

    经过一年的时间,福吉这个新任部长总算是掌握住了魔法部。

    然后他就有些膨胀了,开始颁布一些只对他的阶级有好处的法令。

    他是突然同时打击所有与他不对付的人。

    “这里就是魔法部啊!”秋看着感慨,“还真不小啊!”

    “这里只是魔法的地下一层,属于招待区!只是魔法部很小的一部分!”布劳德解释道,“毕竟也是政府机构,这里保存着几乎所有关于英国巫师的记录,小了是装不下的!”

    秋点点头,但依旧还是四处看来看去。

    然后秋抬头看到了一幅巨大的画布,画布上是一个男人。有些胖还有些……假正经。

    这是秋看这幅画布的第一感觉。

    “布劳德,那是谁!”秋用眼光指引着布劳德抬头看,“也是一个很伟大的巫师么?”

    布劳德抬头,看到了那幅巨大的画布……真的有点惊讶了!布劳德也没想过福吉竟然这么自恋。

    “他可不是什么伟大巫师!”布劳德看着花不上其实还在动,但动作非常缓慢的福吉,接着说道,“他只是一个获得了权利后,就以为获得了真正的力量的跳梁小丑!”

    这就是布劳德对福吉的感官。

    不仅是因为福吉未来的“鸵鸟思想”,而且也是因为福吉最近几个月太难看的吃相。

    经过一年的时间,福吉这个新任部长总算是掌握住了魔法部。

    然后他就有些膨胀了,开始颁布一些只对他的阶级有好处的法令。

    他是突然同时打击所有与他不对付的人。

    “这里就是魔法部啊!”秋看着感慨,“还真不小啊!”

    “这里只是魔法的地下一层,属于招待区!只是魔法部很小的一部分!”布劳德解释道,“毕竟也是政府机构,这里保存着几乎所有关于英国巫师的记录,小了是装不下的!”

    秋点点头,但依旧还是四处看来看去。

    然后秋抬头看到了一幅巨大的画布,画布上是一个男人。有些胖还有些……假正经。

    这是秋看这幅画布的第一感觉。

    “布劳德,那是谁!”秋用眼光指引着布劳德抬头看,“也是一个很伟大的巫师么?”

    布劳德抬头,看到了那幅巨大的画布……真的有点惊讶了!布劳德也没想过福吉竟然这么自恋。

    “他可不是什么伟大巫师!”布劳德看着花不上其实还在动,但动作非常缓慢的福吉,接着说道,“他只是一个获得了权利后,就以为获得了真正的力量的跳梁小丑!”

    这就是布劳德对福吉的感官。

    不仅是因为福吉未来的“鸵鸟思想”,而且也是因为福吉最近几个月太难看的吃相。

    经过一年的时间,福吉这个新任部长总算是掌握住了魔法部。

    然后他就有些膨胀了,开始颁布一些只对他的阶级有好处的法令。

    他是突然同时打击所有与他不对付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