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玄幻魔法 > 哈利波特之血猎者 > 霍格沃茨一年级,血与蛇 第121章 邓布利多,互送礼物(第二更)

第121章 邓布利多,互送礼物(第二更)

    世界上所有的行动,并不是一定要往有好处的方向前进。

    就算是稍微对自己不利,但又能不好到哪里?

    就比如说布劳德当初对麦格教授说的那番话,当时看来就是完全无意义的,还让布劳德看起来特别奇怪。

    但是却也让麦格教授的心里留了一个坑。每次看到布劳德,麦格教授都会因为自己过往的事情,而想起布劳德的话。

    所以,会相应照顾布劳德一些。

    另外……真的以为这些话讲给麦格教授之后,就只有她才知道?

    “看!布劳德!”马科斯撞了撞布劳德的肩膀,指着大堂的出口处,“那不是邓布利多校长么?我好像好久没有看到他了!”

    听到马科斯说的话,布劳德一边咀嚼着嘴巴里塞得满满的食物,一边看向大堂出口。

    还真的是邓布利多,现在他正在大堂出口那里和麦格教授谈论着什么东西……怕引起邓布利多的注意,所以布劳德没去偷听。

    “邓布利多当然很忙!威森加摩的首席巫师,国际巫师联合会主席,他要操心的事情,我们可能听都没听说过。”埃迪好像是邓布利多的支持者,看到邓布利多就有点激动了。

    嗯!绝对是听着邓布利多的事迹长大的,心目中邓布利多的形象或许是一个伟人。

    但在布劳德心里,邓布利多除了那一身实力,心态方面也只是一个普通的老人。

    虽然时常抽风一下能够娱乐身心,但是年龄越大越会追悔过去。

    他未来会离开人世的根本原因,不就是对过去事情的歉意蒙蔽了理智的心么?

    因为失去才会更加珍惜。

    只是就在布劳德把嘴里的食物好不容易咽下的时候,突然看到邓布利多朝他们这边望了过来。

    “看!邓布利多看我们了!”埃迪超级激动。

    “真的?只是正好眼神路过我们吧?”马科斯还好,没有特别激动……他本来就是这么没心没肺。

    布劳德又端起碗来喝了一口汤,“真的是看我们的!或许是埃迪你太激动了,被校长误认为是癫痫犯了。”

    “……”埃迪快速伸出手,在布劳德端起来喝汤的碗底点了一下。

    “噗!”突然的力量,让布劳德差点把汤都泼在自己脸上。

    但即使布劳德已经止住了力量,但至少嘴周围一圈还有鼻子上都沾到了汤。

    “哈哈哈哈!”看布劳德的囧状,马科斯向埃迪伸出大拇指,“埃迪,干得漂亮!”

    秋也在笑,却还拿出了手帕递给布劳德。

    布劳德擦了擦,也伸出了大拇指,“干得漂亮!我也真是不小心被你找到了破绽……下次还是用汤匙喝汤吧!”

    “不对!用汤匙喝汤一点都不男人!”埃迪马上说道。

    好不容易找到布劳德的破绽了,怎么能让他这么轻易改变?

    “那埃迪你怎么每次都是用汤匙?”马科斯一点都没有集体感,瞬间反过来吐槽埃迪。

    “……”埃迪无言了,直接趴在了桌子上。

    哈哈哈哈!

    布劳德和马科斯都笑的好大声。

    损友嘛!不损你怎么体现我们之间友情?

    秋在旁边敲敲桌子,“好了!都别闹了!埃迪,你的偶像走过来了!”

    “谁?”埃迪本来正面朝下的脑袋向右边转了一下,然后就看到邓布利多结束了和麦格教授的对话,正在走过来。

    埃迪“蹭”的一下就站了起来,非常拘谨的向走近的邓布利多问了一声好,“校长你好!”

    邓布利多笑着回应了他,“你好,卡米切尔先生!很多老师都向我提起过你,说你是一位真正的拉文克劳,聪慧,勤奋,热爱学习……”

    “就是嘴笨!”布劳德突然插了一句。

    埃迪本来被校长夸的红彤彤的脸,一下子变成火冒三丈的红。

    但这个时候笑的最开心的反而是邓布利多,让埃迪没把这个火发出来,“莱斯特兰奇先生说的也没错,不善言辞也是卡米切尔先生少数的缺点之一了!不过看到他现在身边的朋友们,我相信他这个缺点肯定会被补全的,对不对?”

    邓布利多是看着布劳德说的,所以布劳德连连点头,“没错!埃迪刚开学的时候比闷葫芦都闷,现在都敢反击我了,以后肯定会更厉害的!”

    埃迪的脸色总算好了点。

    但马科斯也跟着发言了,“他是被逼的……要是再不多说话,肯定会被布劳德欺负坏的。”

    布劳德瞬间反驳,“胡说,明明你欺负埃迪更多一点!”

    “我都比不上你三分之一!”

    这俩还吵起来了。

    邓布利多都被他俩的斗嘴弄得愣了几秒,然后笑的更大声,“年轻真好啊!还有这样的好朋友能够相互斗嘴,像我平时最多只能和福克斯说说话,但它都不理我。”

    马科斯埃迪还有秋都不知道福克斯是谁,但布劳德快速接上话,“其他人还会羡慕校长您有一只凤凰呢!另外,虽然您会十二种语言,但现在没有人研究过凤凰的叫声算不算语言吧?您怎么知道它不是接上了你的话,但您却听不到或听不懂?”

    “是么?我真的没想过这的问题。不过我倒是更喜欢莱斯特兰奇先生养的那些蒲绒绒,装在帽子里还能随身携带,比福克斯方便多了!”邓布利多看着布劳德的帽子,本来就是银白色的镜片仿佛有一道光闪过。

    但布劳德瞬间捂住自己的帽子,“校长,别看了!就算您再喜欢我也不会把它送给你的!大不下次过节日,我送一顶相同的给您!”

    “那就约定好了!我要一顶银色的!”邓布利多心满意足的样子,“看过海格带这样还能改变颜色的帽子,我都眼馋了。”

    “没问题!”布劳德答应了,“不过既然我会送帽子给您,您也送我点东西吧!”

    “好啊!”邓布利多笑笑,“布劳德你需要什么?”

    言语间已经叫起了布劳德的名字而不是姓。

    这让埃迪好生嫉妒。

    “嗯……”布劳德望着邓布利多的眼睛,“或许,您可以给您怎么保养您胡子和头发的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