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都市小说 > 奋斗吧,姜英秀! > 第四卷 浪花一朵朵 第676章 别点,这是请假条

第676章 别点,这是请假条

    对不住各位亲爱的读者,作者四月五号清明节开始重感冒,一直折腾了一个月才好,后遗症是万恶的鼻炎……五一假期又感冒了一次,好在这次没有前一次那么重,然后赶上痛不欲生的生理期……状态一度十分萎靡,差点太监。

    因为不想太监就发了防盗,因为防盗章是必须要补上的。以前我一直可以做到先发了防盗然后过几个小时补上,后来这段做不到了oo越欠越多,现在欠账一大堆了。

    今天已经补到了670,但是还差很多。

    估计大家看得挺郁闷的。

    统一回复下:

    郑重请假!

    大家最早下周一再回来看吧,那之前肯定补不完了

    以下是依然垂死挣扎的防盗

    门轻轻松松地就开了。

    门外的积雪,被推开了一个深深的扇形。

    姜大地清清楚楚地看在了眼里,不过他蓄了半天的力气,收势已经来不及。一不留神,直接就冲到了雪堆里。

    几个小丫头憋不住噗嗤噗嗤一阵乐。

    乐得姜大地的脸,红一阵白一阵。

    姜英秀眼看着姜大地要恼了,赶紧转移话题:

    “爹,你腿没事儿吧?疼不疼,试试看能不能动?”

    姜大地本来窝着股火儿,被关心了两句,这火儿就怎么都发不出来了。可是刚刚那一口气憋在胸口,吞不下吐不出,更是难受。

    姜大地的脸色,一瞬间就黑得比烟熏火燎的大锅锅底还黑。

    姜英秀问候完了,就不再管他,直接冲着几个小的发号施令:

    “六丫、八丫,都穿利落了,跟姐出去扫雪去!咱们先把雪扫到一块儿,堆几个雪人儿,然后再团楞点雪球子,打雪仗去!”

    “哦”几个娃欢呼一声,都一蹦三丈高,赶紧穿厚衣裳去了。

    姜英秀也穿了自己偷偷加工过的厚棉袄,戴上了一副同样偷偷加工过的棉手闷儿,出了屋子门,从仓房里拿了一把大扫帚,就低下头开始扫雪。

    姜大地这会儿早就爬起来了,见到大闺女这么勤快,想说的话又被憋了回去。

    “唉!这个四丫头,若是论勤快是真勤快,论本事也是真本事,就是这嘴皮子,太吓人了!如果这孩子不这么厉害就好了……”

    姜大地看着姜英秀的身影,忍不住在心中暗叹。

    却全然没有想到,一个孩子在本该无忧无虑的年龄,却变得这么厉害,到底是谁的责任。

    姜家几个小丫头穿好了衣裳跑到院子里,见一院子的雪都被姜英秀给扫掉了一大半儿,赶紧跑过去:

    “姐,姐,你慢点,都扫完了还怎么打雪仗啊!”

    “哈哈,放心,给你们留了打雪仗的地方了!那边不就是?到那边玩去吧!”

    姜英秀往边上一指,那边果然留了一片平整光洁的雪地。六丫和八丫都欢快地跑了过去,九丫在后面摇摇晃晃地跟着,不哭不闹,一脸淡定。

    六丫和八丫团起来雪球,两个人就开始彼此攻击起来。九丫好奇地蹲了下去,也用自己的一双小手团楞雪球,不大会儿功夫就团好了一个,她笑眯眯地走到八丫身后,悄悄滴把那个雪球,塞到了八丫的后脖领子里。

    “呀”

    八丫一声惨叫,回头一看,九丫正若无其事地背着手,望着天。

    这法子其实还算不错,可惜她身边,压根就没有任何别的人啊!

    姜英秀笑呵呵地看着好戏。

    八丫疑惑了一会儿,终于确定了在背后偷袭自己的罪魁祸首,就是那个一脸淡定地装没事儿人的小王八蛋。

    干脆拿了个超级大雪球,直接就糊到了她脸上。

    六丫匆匆地跑过来:“八丫,你干啥呀?你欺负她干啥?”

    八丫一脸不忿:“我才没欺负她呢!刚才你是没看见啊!这小王八蛋刚才把个贼凉贼凉的雪球塞我脖子里了,然后还装得贼拉无辜,差点就把我给骗了!”

    姜英秀忍不住哈哈大笑,笑出了声。六丫听了,也憋不住“噗嗤”一声乐了。

    八丫恨恨地跺脚:“你还笑!”

    姜英秀忍俊不禁,不过怕把八丫气出个好歹地,所以还是拼命忍住了笑意,只是那颤抖的双肩,深深滴出卖了她。

    八丫恨恨地跑了。六丫连忙追了上去。

    “罪魁祸首小王八蛋”笑嘻嘻地看着两人跑远了,抬起袖子抹了抹自己脸上的雪,然后又笑嘻嘻地往姜英秀身边凑。

    姜英秀摸了摸九丫的头,让她先待在一边等会儿,就利利落落地把其它地方的雪都扫完了,堆成了几个大雪堆。

    然后就在最大的那个雪堆上,带着九丫一块儿,堆起了雪人。

    一个大姑娘,一个小姑娘,两个丫头联手,堆起来了个巨大的雪人儿。先堆一个大雪球当雪人的身子,再团楞一个小雪球,当雪人的脑袋。

    九丫还摇摇晃晃地捡了根树枝,给雪人做鼻子,又用两个煤核给雪人做眼睛,最后还用干枯的藤条,给雪人做了个弯弯的嘴巴。

    六丫和八丫从外面疯玩了一阵子,出了一身汗,脑袋上热气腾腾地,跑回了院子。

    四宝五宝和六宝紧紧跟在她们屁股后面,撒丫子追了过来。

    姜英秀把眼睛一瞪:

    “怎么着?趁我不在,可够欺负我妹子?”

    四宝赶紧带头刹车,连连摆手:

    “那哪能呢?你在不在,我们都不敢欺负你妹子。这不是打雪仗呢,闹着玩儿呢吗?”

    姜英秀忍不住弯起了嘴角笑,她知道,这哥几个互相之间其实感情很好。

    六丫和八丫见状,赶紧佯装害怕,躲到了姜英秀身后,探出个脑袋来脆生生地说道:

    “哼哼,让你们欺负我们,这回让我姐收拾你们!”

    四宝他们也装作害怕的样子,连连求饶。

    院子里一时欢声笑语,热闹非常。

    冬日里,孩子们的小日子,过得就是这样的欢快。

    又下过几场大雪之后,1965年的新年就来了。

    除夕夜的前一天,姜家人都在老宅,欢聚一堂。

    这回姜英红不光带了女婿,还带上了自己的两个孩子。

    姜英贞的肚子已经大起来了,本来不想折腾来着。

    但是姜老太太对刘家和这个女婿分外的满意,一再托人捎话,让姜英贞过来过年。

    刘家人又都很厚道,比较能体谅姜老爷子和姜老太太的心情。

    于是刘家和就跟着姜英贞一起过来过年来了。

    姜春菊也带了自家的三个孩子。不过刘国庆没来,据说过年期间本地人都要值班。

    不过,这回三个孩子见到姜英秀都不敢再趾高气扬了。

    毕竟姜英秀在学校是学霸级别的存在。小学和初中连续两次跳级不说,还一鼓作气直接就考上了县一中本部念高中。

    而比姜英秀大好几岁的刘威,同样上了高中,却根本就没考上县一中本部。吱吱扭扭了好久,最后还是去了县二中念高中。

    现在,这小子见了姜英秀恨得牙痒痒的,却打心眼儿里对她充满了畏惧。

    毕竟他是挨过这丫头的黑手的。

    打架竟然打不过一个比自己小好几岁的丫头片子……这事儿说出去,都是一辈子揭不过去的耻辱,所以这种事,绝对打死也不能说!

    既然不能说,那么他时时处处看着姜英秀不顺眼,却又一脸隐忍的样子,就似乎毫无理由了。连姜春菊都曾经一脸恨铁不成钢地说过他:

    “大威啊,你四表妹虽然不招人待见,你也别表现得太明显了,哈。咱们得让你姥姥觉得,那不懂事的不是咱们,是你那些个表弟表妹啊!”

    刘威听了,只觉得很烦躁。

    老娘怕是理解不了自己心里的苦了。

    只好哼哈地答应着,过后该怎么样,还怎么样。

    姜英秀知道刘威的心结,也看到了他的脸色,但是她可不打算开导他。

    这小子背后捣鬼的事情,自己没找他算账,就算是够厚道了。

    不过,对姜春菊,自己是绝对不会手软的。

    不管她打算从姜家得到什么好处,姜英秀都绝对不会让她得逞。

    姜英秀看着众人觥筹交错,热热闹闹,自己却躲在角落里,暗暗在脑海中回顾这一年来,自己都做了哪些事情,又有哪些事情需要处理,却还没有来得及做。

    前面其实总结过一回了,所以这一回,只要简单回顾一下近期的事情就可以了。

    过年之前,崔六九送过一次消息,说是手下有个小伙子,在县里收玉石的时候,被人盯上了。

    那小子后来似乎被人举报了,好在他已经把收到的玉和钱都提前送到了崔六九手上。

    小伙子被抓的时候,只有人,没有赃。

    所以,只要他咬死了不说,不出卖崔六九,估计过后还能放出来。

    姜英秀干脆决定让,崔六九把收购玉石的活儿停了下来,她自己还为那小伙子被抓了这事儿,特意跑了一趟县里。

    空间具备影响人的心智的能力。

    这一点,姜英秀原本并不知道。还是空间之灵有一回在跟姜英秀聊天的时候,无意中透露了出来。姜英秀打算在这小伙子身上试试。

    崔六九事先打听到了这小子被关押的位置,说来也巧,这家伙竟然就被关在县武装部了。

    姜英秀早都跟着张彩霞混熟了,也一起去县武装部那边玩过,知道在那里,剩下的事情就好办了。

    她趁着夜深人静的时候潜入了县武装部,找到了那个小伙子,让空间给他施加了一点点影响。

    办法很简单,就是让他忘记发生过的,跟玉石有关的一切。

    几经审讯,小伙子表现出来的茫然和迷惑,让他轻轻松松地就过了关。

    而且因为崔六九这边,姜英秀已经安排他停手,不再收购玉石了,所以,也没有任何因素、任何人,来提醒小伙子想起来过去的事情。

    不过,空间之灵也提醒过姜英秀,这个影响人心智和思维的效果,不是一次定终身的,而是有时限的。

    空间之灵犹犹豫豫地透漏给了姜英秀,它其实对姜英秀周边的很多人都尝试过施加影响,但是最有效的,似乎只有老警察牛轲廉和废品收购站的姚大叔两处。

    对其他人的效果,微乎其微,可能是因为它没有全力施展的缘故。

    姜英秀安抚了空间之灵一番,就把这件事撂下了。

    毕竟只要牛轲廉不来找她的麻烦,她就应该没有什么麻烦了。

    姜英秀经常去镇上的邮局买报纸,试图从报纸上更多地了解这个时空的真实面目。

    当然,有些报纸也不用买,发表了她作品的那些报纸,都会把刊载了她作品的当期样报寄给她一份。

    经过相当长一段时间的统计,姜英秀觉得这个时空的局势还是很平稳的,至少报纸上表现出来的,跟前世经常看的新闻联播感觉差不多。

    似乎一直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发生。

    这样说也不全对,去年好像就发生过一件举国欢庆的大好事呢。

    反正,报纸上没有什么让人心情不好的消息。

    所以,她也可以安安心心地扮演自己的天才高中生的角色。

    虽然已经被空间调理了这么久,营养什么的也很跟得上,她已经开始蹿个儿了。但是,悲剧的是,跟自己的同学们站在一起,她依然还是毫无悬念地必须站在第一排。

    因为学校的队伍是按照身高,从矮到高排列。

    上辈子好像不是这样子的,但是这辈子几乎每次排队,她都得站在最前面,对这一点,她心里十分不爽,却又无可奈何。

    同学们还给她取了绰号,叫小豆包。含义就是来自于那首捣蛋鬼的儿歌:“一年级的小豆包,一打一窜高”。

    当然,她的学习成绩还是相当不错的。所以她理所当然地成了各科老师的心头肉。

    在县一中虽然也遇到了几个强劲有力的对手,但是姜英秀依然可以做到以微弱优势领先,牢牢占据着第一名的宝座。

    谁让这些知识,她上辈子都学过了呢?

    复习已经学过的内容,怎么都比重新学习一门知识,要省力多了。

    县一中初中部教化学的“洪老师”在这边待了半年不到,就已经回帝京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