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都市小说 > 战神太子妃 > 章节目录 第48章 情起 3
    巫啸渊?

    司魅影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厚重的石门就这样缓缓翕合开来,那人穿着一身银色的衣裳,发丝由墨玉簪束着,英挺冷峻。

    竟然是你……她愣愣地睁大了眼睛,巫啸渊,你可知道,我宁愿前来的是一个路人、或者是一名视我为敌的猫族子弟,也不希望是你。

    沐迦捷微微睁开眼睛,看清了来人的面目,一想到魅儿方才所说的话,心中微微一疼,侧过脸去。面上半是心疼半是悲哀,说不出话来。

    密室内四个人表情各异,见到密室门被打开,没有一个是心怀欣慰的。

    “司魅影……”巫啸渊看着室内一片狼籍之色,尸体已然开始腐烂,恶臭连连,轻轻皱眉。见着司魅影被折磨得形销骨立,毫无血色之时,又是心疼,一时间心中百感交集。“这是怎么回事?”

    “见过国王殿下。”

    一直跟在司魅影身后的南莲亦是唬了一跳,连忙上前来扶住她,“紫墨将军,你怎么了?”

    “我不是将军……”她摆了摆手,虚弱地答。

    南莲一怔,只得道,“魅儿小姐。”

    “你们来这里做什么?”她轻咳了一下,问道。

    “殿下那日伤情加重,回去之后又休养了好些日子才得以复元。还未好得完全便要来巫镇,要来看看你们的情况。”南莲回头看了看巫啸渊,见他没有反对的神色,接着往下说道,“来到巫镇之后见到以往在王宫里服侍的内侍,听说你们在寻找的是凝心丹,便想着来宝窟看看,或许能碰到你们。所幸,你们果然在这里。”

    司魅影抬起头,与身前的巫啸渊对视了一眼,又疏离地转了开去。两个人之间如同隔着千山万水,是无论如何也越不过去了。

    “魅儿小姐,你们……怎么会被关在这里?发生什么事情了?”

    司魅扯出一个笑容,轻轻摇头,指着另一个方向,“帮我把落小黛扶起来……我们已经没有力气了。”

    南莲点了点头,“好。”

    “谢谢你。”

    “司魅影……”巫啸渊上前来,只觉得心中似有千言万语、千头万绪,一时之间完全无法言说。目光深深凝视,整个眼中除了她便不再有旁人。

    “殿下有何吩咐。”司魅影强撑着身子站起来,却是脚步虚浮,长久未能进食,体力不支,身子一侧就要往旁边倒去。

    “当心。”他上前一步,想要扶她。

    却被她避开,倚着墙壁站直了身子,扯出来一个笑容,语声客气而又疏远,“不必了。”

    “我送你出去。”

    “你能把密室的门打开,我已经十分感激了。余下的事情,不能劳烦殿下。”

    “不要再这样叫我……司魅影,我已经不再是国王了,巫之国已经化为了烟土,什么都不存在了。”巫啸渊眉宇间皆是苦楚之色。而她那样冷漠得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模样,更是叫他心痛到了极致。

    “什么都不存在了么?过去发生的种种,却是无法抹去的吧?你依然是巫之国的领导者。”司魅影淡淡一笑,漫不经心地答。

    巫啸渊怔了一下,愣在当场。

    司魅影在半睡半醒的沐迦捷身边蹲下,轻轻拍着他的肩,“大哥……我扶你起来,可以出去了……看来,我的那个梦是真的呢,的确重见天日了。”

    沐迦捷只觉得一个恍惚,似乎眼前的一切都是虚幻的,没有巫啸渊,没有密室。时空回到十年前,梳着双鬟髻的魅儿上山头一年,对着巫山之巅的一切都很好奇,无论他走到哪里,都会跟在他后面,刁蛮又任性。她从来不叫他师兄,只叫大哥,因为司府里,没有一个与她共同成长的孩子,所以她视他为可以倚靠信任的哥哥。

    “大哥……”司魅影加重了声音,叫道,心中不知为何,掠过一丝恐慌。

    “呵呵,吓到你啦?”他伸出手,想要去触碰她的面颊,“不会的……我不会离你而去。”

    她舒了一口气,表情一松,“我知道、我知道……”语罢扶起他,两个人都是极度吃力地站起来,靠着墙壁,缓缓走出密室去。黯淡的光影里,两个细瘦到可怕又孱弱到不胜风力的身影,便这样相濡以沫,一步一步走向了日光。

    南莲走向一旁,看着依然在沉睡的女子落小黛,只看着她细到皮包骨的腿上伤痕无数,不由唏嘘。在这样恶劣的条件,如此重伤,又该是怎样撑下来的?

    朝晖同样是扶着墙壁,一步一步移过来, 在南莲身边蹲下,“我来扶她吧。”

    “你是……”南莲疑惑地问。

    “我是……”朝晖低头看向落小黛,竟然一时语滞,应该说,他是她什么人?

    南莲见着他这般难为情的神色,心里倒也明白了几分,微微向后退了一步,又道,“看来你也虚弱得慌,还是我将她送出去吧。”又回头看了看巫啸渊,三人一同走了出去。

    ~*~*~*~*~*~*~*~

    王宫里把守亦算严密,好在巫啸渊对此地了如指掌,倒也未花多少心思来躲避猫族之人的巡逻。南莲又拿出随身的一些干粮,分给众人吃了,病弱的四人这才有了些力气,想法子出了王宫。

    巫啸渊又带着四人回到一些曾经在王宫服侍的宫女、侍卫家中,让四人稍作安歇。却也知道此地不宜久留,虽然离开宝窟之时,曾顺手将密室再次关上。司袖欢依然很快便会发现,到时候,只怕插翅难飞。

    第二日,几人便乔装出了巫镇,前往楚州。

    “你是说……凝心丹被旁人盗走了?”离开巫镇的马车之内,巫之国国王疑惑地问。

    沐迦捷道,“除此之外,没有更好的解答了。我们几人拿到宝箱之时,里面便是空空如也。而且整个密室我们都找过,没有任何结果。”

    “不可能……凝心丹一直存放在宝窟里,父王虽然知道这是传奇之物,却也不知其具体用途为何,所以一直未曾动用。”巫啸渊想了想,道。

    “那么会去哪里?司袖欢没拿,猫族其它人更不会知道,也不感兴趣。”

    “会不会……是百晓?”一旁恢复了些精神的落小黛也加入了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