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都市小说 > 战神太子妃 > 章节目录 第42章 凝心丹 2
    “呵呵,我是谁呀?”沐迦捷用力地拍了拍胸口,毫气四溢地说道。

    “大师兄,我看你还是别逞强了,伤成这个样子……”落小黛亦在一旁劝道。

    沐迦捷脸色也郑重了起来,严肃地对司魅影道,“我看还是及早吧,既然这里司袖欢已经开始怀疑了,那么旁人定然也不会当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所以,王宫不宜久留,魅儿,终归得当心一些。何况,你的境地,也着实不能再耽搁下去。否则,对我们谁都没有好处。”

    他说得不无道理,然而如今的情况……却也只得妥协了。“好吧,那你再养一日,明日去宝窟。猫之一族更倾向于夺取人的心脏以及血液,或者修习术法,对于什么绝世奇珍倒没有特别的爱好。所以……那里把守不会很严,想要进去,会容易得多。”

    落小黛见司魅影都已经这样说,倒也没有异议。

    几人便算说定,如此安睡了一夜。

    第二日尚自清晨,司魅影起了个大早,执剑在庭前,舞作一团光影。树叶上的露珠被她的剑气袭到,洒落成点点斑斑。

    好一会才停下来,额上细汗如珠。抬眼间见着一个赤色身影走过,心中一时百感交结,却未多想,快步跟上去,叫了一声,“司袖欢。”

    猫之一族的左使大人顿住脚步,回眸一视,冷笑,“司魅影,你叫我做什么?”没有等她回答,又接道,“呵呵,很开心吧……我没有扳倒你,反而让自己陷入了很不利的地位。”

    “族中的人因为此事奚落你?”司魅影眉眼一动,已是猜到了大概。

    “果真是聪明,你知道吗?有时候,我真讨厌你这种无所不知的表情。”司袖欢回过头去,狠狠地道。

    “但这一切,不都是你自己找的么?”司魅影扬了扬脸,轻轻地答,音淡如风。

    “是啊……一切都是我自找的,但是如果没有你,这些事情都不会发生。你的出现,便是我灾难的开始!”

    “果真,你心里一直都藏着这样深重的恨意。”

    “是啊,我恨,我恨全天下所有的人……恨他们罪恶无情!”她突然咬牙切齿,整个面上都是极度凶狠的颜色,叫人望之心惊。

    司魅影微微露出诧异之色,“所以……才会拼了命也要入猫之一族,成为……一个妖怪?”

    “是的……噬血如猫妖,却比那些人面兽心的人类,要痛快得多!”司袖欢毫不掩饰。

    “姐姐……”冷不防好突然如此唤道,冷漠如司袖欢整个神经都是一震,如同电闪雷鸣。

    “你叫我什么?”

    “姐姐……”司魅影突然侧首,眼中蒙生出一层雾来,“不管你认不认我,我都应该这样叫你。无论如何,血浓于水的,是吧?再怎么样,我们也是同胞的姐妹啊……”

    司袖欢轻轻颤栗了一下,双手用力扶住自己的肩,嘴唇动了动,却说不出话来。已经多久没有听到她叫她了?血浓于水?这个词语,她已经刻意遗忘了多少年?“我不是你姐姐……不必再这样叫我。”

    “你在恨爹爹,但是……他已经死了。”司魅影一愣,旋即说道。

    “死了么?那样的人,的确到了赎罪的时候了……能够卖女求荣,狠心如他,倒也真是难得。”

    一时想到父亲生前种种,司魅影感怀,心中又是悲伤又是怜惜,只知道深深叹气。

    “你不也是一样?他为了自己的首座长老的位置,同样把你放上了女祭之奠。呵呵,当初被他卖到蛮夷之地的时候,那样嫉妒你可以安好无恙地呆在巫镇,现在想想,不过是灾难还没有轮到你。哈哈,司魅影,你跟我一样,都没有逃出宿命,出生在司家,就是最最错误的选择!”她眼睛里闪烁着奇异的光芒,恶毒又狠厉。

    “姐姐……”

    “说了不要这样叫我!”她气急败坏。

    天啊……到底被仇恨侵蚀得有多深?她并不是想叫她,而是……担心此时错过了今日,她们便再没有了平心静气说话的机会了啊。很快……很快她们都会陷入一场深渊,谁都不知道谁会万劫不复。“自从那日一别之后,很长时间都没有见到你,我和爹爹派人去蛮夷找你,一直没有消息,以为你已经……”

    司魅影深吸一口气,表情难得的有几分欣慰,眼神也平静下来,“不过还好是见着了……但是,却一直没有机会这样叫你,之前是我被尊者控制,失去了自我意识,而这次,单独相处的机会也不多。所以,只有趁着现在了……姐姐,如果我曾经伤害到你,对不起……”

    听到她说这样的话,司袖欢大惊失色,好半天才回过神来。原本以为……她已经忘了,却没想到、竟然记得这样清楚……可是、你为何要记得,为何要记得那些年,我承受过的所有的耻辱?为何不忘记,我至少可以理所当然地去恨你吧?她闭上了眼睛,冷冷地问道,“为什么现在跟我这个?我一点都不想听你叙旧!”

    “因为……担心以后没有机会了啊。”

    “你……”她蓦然回首,四目相对,在她的眼睛里看到了如渊一般的深不见底。

    “不管是有着什么样的苦衷,既然我们选择了不同的道路,就必然会有针锋相对的那一天。所以,我可能再也不会这样叫你了。”她淡淡一笑,温和却倔强,如同水面上浮起的那一朵紫睡莲。

    司袖欢突然露出一个朗然的笑容,这一生,恐怕只有此刻,她觉得不那么讨厌眼前之人,“哈哈,我明白你的意思,到时候兵戎相见,我同样不会因为曾有的所谓血缘而手下留情。”

    司魅影点了点头,唇间依然绽放如花,“我也是。”

    两朵原本并蒂的姐妹花,一别十年,在此刻,共沐朝阳,却也是……最后一次了啊。

    存在过的事实,便再也无法抹去。多长多急的时间,都冲不淡爱恨情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