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都市小说 > 战神太子妃 > 章节目录 第16章 血之流光①
    “那也不行……”柳才子道,“南阳战场上定会比浅州更惨烈,王上亲临对于势气固然是好,然而……若是在战场上伤着了,更会军心不稳啦。”

    巫啸渊眼中闪过一丝无谓,淡淡道,“相信孤王不会那样坎坷,何况我身上的功夫,不说是南巫国数一数二,对付一般的猫妖,还是绰绰有余的。”

    “王上,您还是不要冒这样的险吧……”郑长老缓缓劝道。

    “不行……浅州城已经被猫贼占领了,南阳一战至关重要。何况那样的地理位置,若是失守,巫镇就失去了最后的屏障。”他严谨而周到地分析着利弊,“何况,已经败了一仗,百姓心中本就慌乱,若是这次同样失守,巫之国定会人心大乱,安内都来不及,更遑论带兵攘外。”

    “即便是这样……”

    “无论如何,孤王都得亲自带兵前去,两个军团本非泛泛之辈,由孤王来增长士气,胜算又大了几分。”

    “这件事情,由陈长老负责去办就行了啊……”

    “作为一名君王,无论如何都要做到内心无愧啊……”

    南巫历二十六年十二月初三,南巫国国王巫啸渊抵达南阳城,部署好各城门的防御战略。

    南巫历二十六年十二月初四夜,猫之一族赶至南阳城,却是距离南城门距离极远便停了下来,驻足观望。

    被四名侍卫以软轿伺候着的司魅影淡定如常,眼睛却动也不动地看着城门那个方向,无数的巫之国战士来回巡逻,严密得连一只苍蝇也飞不进。

    被派出去打探的朝晖回来禀报,“尊者大人,整个南阳城四周都被密集地洒上了薄荷浆,只怕我们的人难以靠近。”

    “哦?是吗……”司魅影回过神,“南巫产薄荷之地并不多,一向是作药用,此间,恐怕是将全国的薄荷都取来做成浆了吧?看来……那个国王巫啸渊真的是做了必胜的打算啊……这样孤注一掷么?”

    “尊者大人,接下来我们怎么办?”虽然极度小心,朝晖依然被无孔不入的薄荷浆沾到了一些,面色有些苍白。

    “接下来么……”司魅影斜斜倚在软榻上,长长的青丝如同星辉一样泄下来,满地余光。“那个叫巫啸渊的,倒是有几分本事……竟然以这样的招数来对付我们么?”

    “几乎是……滴水不露呢。”百晓立在司魅影身旁,负着手,长发飘然若风。

    司袖欢站在一旁,目光同样看向远方,没有说话。

    “呵呵……兵法有云,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我们自然也可以用同样的方法对付他们!”

    “尊者大的人意思是?”朝晖闻言,已经知道她有了解决之道,连忙上前问道。

    司魅影却是露出一个邪恶的笑容,“到了明天你就知道了……”

    第二日,巫啸渊一大早便自南阳行宫里出来,由童年伴着来到南城门巡查。已经换过班守的巡逻战士个个军容齐整,精神抖擞,整装待发。

    “昨天夜里的情况怎么样?”

    “回王上的话,昨天夜里,猫贼应该已经抵达了城外,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没有上前来。应该是王上下令洒下的薄荷浆生了效用。”童年低声回答。

    “所以……它们才没有进攻,到了白天,自然更是不可能攻城的。”巫啸渊点了点头,“那么,有没有按照计划追踪到他们的藏身之处?”

    “昨天夜里已经在上来查探的猫族上使朝晖身上留下了记号,到时军中的猎犬应该可以追溯着味道寻到他们。”

    “嗯,好……那么,就趁着白天他们功力最弱的时候,攻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是。”

    然而,话音未落,只闻得城门下一阵喧嚣声音,似是有人要强入城门之内。虽然白昼里猫妖一族出来的可能性极低,然而整个南阳城依旧紧闭着城门,对来往之人个个严查,通过层层盘查之后,才可入城。

    然而今日的情况,竟似是某个未经盘查的人要强行入内,巫啸渊皱了皱眉,吩咐童年,“下去看看。”

    自城门高处往下看去,来人是名俊秀的男子,脸色有些苍白,如同久病一般。正与众位官兵大声吵闹,离得远,听不清那人在说些什么。然后……又来了几个同伙,似乎都是急着要入城……

    所有守在门边的紫翼军团战士都上前来,维持着秩序。

    然后……他竟然看到另外一自远处树林子里走出来的巫之国战士归来,匆匆往南阳城内走去。

    军中纪律严明,怎么会……有人大清早自城外归来?

    不好……定就有人声东击西,想要借着那几名强行入城之人吸引了守城战士的注意力,混入城内。

    那会是什么人?来不及多想,巫啸渊已经整个人飞身下去,同时吩咐身边的巡逻军队,“赶快拉响警铃,有人混进了军队里。”

    “是。”

    巫啸渊以最快的速度飞身下来,却哪里还能见到那个伪装士兵的身影?视线急转搜索,如鹰隼般的锐利无常。终于,在墙角转弯处见着一个蓝裳的女子,身手迅捷非凡,完全不似南阳城中百姓。难道……是她?

    立即轻身跟上前去,蓝裳女子似乎意识到身后的危险,动作却突然慢了一些,原本想要越墙而上的她缓缓蹲了下来。

    “喂,你是什么人?!”大喝一声,腰中佩剑已然出鞘,吞吐着冷芒。

    “……”没有回应。

    “再不说话,我就当你是猫贼,当场格杀!”

    语声冷漠如刀刃,丝丝如芒在背。蓝裳女子突然笑了一笑,媚声回答道,“是么?”在话音未落的那一个瞬间,暗藏的手掌却是极速推出,快……实在是太快了!

    巫啸渊一个回神,只来得及微微避过,掌风已经掠至他的发丝!这样的紧要关头,那一张一直背对着他的面容突现,他整个人愣在当场。“司魅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