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都市小说 > 战神太子妃 > 章节目录 第27章 白头吟⑤
    语至此处,巫啸渊的声音顿了一下,微微一笑,“为什么一直都没有派人去寻找那个人?”

    “女祭一事,向来是由议事院负责……还请三王子不必担忧。”司靖再次低下头。

    “呵呵,是啊……议事院的权利一向很大,就往年来讲,整个王室向来也没有人过问此事的。不过……”巫啸渊猛然抬头,“听说首座长老这些天里一直心神不宁,食不甘味,夜不安寝……不知道是不是和女祭一事有关呢?”

    是呵是呵……他早应该在议事院安插了自己的耳目,竟然……竟然连这等小事都一清二楚?司靖一时之间愣住,已经说不出话来。

    “长老大人,我希望你能明白,在巫镇里……我想要知道的东西,就绝对没有隐藏的可能。”一句话说得掷地有声,叫众人心中一颤。

    南巫历二十六年五月二十三日,紫翼军团在紫墨将军司魅影的带领下胜利回朝。

    与往日不同的是,这次是整个巫之国的臣子,在巫之国王的带领下于蓬莱宫前相迎。

    当日晚,巫之国王大宴群臣,众人同乐,为紫墨将军洗尘,并为其加封爵位。带领军队大胜楚州猫妖一族,几乎打破了人妖相战,力必不敌的传言,还将整个猫妖一族驱逐出境……胜至,破坏了即将复活的前朝猫之一族的王者圣华尊者,为南巫除一大害,女将军司魅影的大名再次响彻了整个南巫。

    然,女将军司魅影却于当日拒绝了国王巫建南的一切嘉奖,只是希望以自己的功勋来为前蓝翼军团的将领秦精成赎罪,并且请求王上能宽恕其罪行。

    巫建南闻此言之时,面色极为吃惊,只是盯着司魅影的坚定的面容,“魅儿,你考虑清楚了吗?这样做,于你,究竟值或不值?”

    “魅儿已经思虑周详,请王上立即下令吧。”

    于是,原本悬赏重金拿其归案的逃兵秦精成无罪而返,得以与其女秦夫人一家团聚。

    彼时,所有人都对一向以来恩怨分明的女将军这个决定极为不解,唯有当日同样高高在上的三王子神色复杂。

    笠日,国王于朝中的宣布紫墨将军与三王子渊的婚事,阖朝欢乐,并于当日定下婚期,将在六月初五举行大典,举国同庆。

    而当这个消息传向南方时,追逐着猫之一族来到红幽森林的沐迦捷神色一怔,瞬间被与之对决的猫妖砍伤,血染红满眼,就像是……破碎的心一般。魅儿、魅儿,从今往后,我在你心里的位置,是不是又要后退一步了呢?呵呵……怎么会,原本就已经在最末端的位置,退无可退了吧?

    回到长老府,在宽敞的、四围相合的院子里,司魅影难得地将长发轻轻挽髻,耳坠明月珰。

    “爹爹,说起来,我们也有好几月的时间不见了呢。”她抓着司靖的胳膊,仰脸说道。

    司靖一脸笑容,“谁让你不好好地学习女红,非要到什么桫椤山上习武,回来之后又不顾一切地参了军。现在倒好,有事没事跑到四处去打仗,好容易回来一会么,还碰上为父闭关的时候,完全没有机会相见。”

    “对不住啦,爹爹……不过,当年被朗月师父选中能去桫椤山的巫之国弟子可不多,你应该对女儿的天分感到万分自豪和荣耀才是啊。”司魅影眨了眨眼睛,说。

    “唉……看看你,脸晒得跟黑炭一样,真没有个女孩子的样。”

    “哪里没有了?”司魅影站起来,张开手在他面前转了一圈,“你看看,爹爹,谁不说女儿的身姿风流有致,窈窕如柳?”

    司靖被她的一番话逗得哭笑不得,“还是这么不知道收敛,浮夸得很呐。”

    “浮夸?”司魅影再次眨了眨眼,“爹爹的意思是说……自夸吗?哈哈,人生在世,短短几十年,弹指一挥间,若是不自夸,难不成还总是等着别人来夸。”她伸出一根指头来左右摇晃,“嗯,不爽快,那样的日子不爽快。”

    “总是这么不懂事……”司靖伸手抚了抚她的长发,“真是叫人担心啊,魅儿,你这样整天在腥风血雨里奔波,叫为父如何放心得下?”

    “呃?爹爹,你何时变得这般不理性了?”

    “你看看莫言为了保护你所受的伤,如何理性得起来?”司靖脸色都变了,暗暗加重了语气,“如若当时没有莫言,你该怎么办?”

    “爹,放心呐,一遇到困难,我总会有贵人相助啦……一切都会风平浪静的。”司魅影拍了拍他的肩,带了几分豪迈之意地说道。然而,下刻,又换了幅神色,“爹爹,我好像……看到姐姐了。”

    “你说什么?”司靖微微动容,却如同没有听见她的话一般,重复道。

    “我真的……看到姐姐了,是她……一定是她!”司魅影努力回想着那个人,“她的容貌、神态、动作……像极了。爹爹,我可以肯定,那个人就是遗失多年的姐姐。”

    司靖暗暗握紧了拳头,轻轻摇头,“你是说……猫妖三使者里面,那个女子?”

    “是的。”

    “怎么可能?你姐姐在多年前就已经死了……而那名女子,是存活了上千年的妖精,不会有任何牵扯的。”司靖思虑了片刻,突然有些释然地说道。

    “不……爹爹,那是因为你没有见到她。知道吗?看清她面容的那一刻,虽然不知道她的名字,可是我感觉……那就是我姐姐。”

    像是牵扯到某个极痛苦的回忆,司靖闭了闭眼睛才说道,“一个辣手狠心的姐姐,不惜伤害你和莫言的人?哈哈,不可能、不可能……袖欢怎么会是那样的人?”

    司魅影凝视着司靖的脸,突然妥协般地低下了头……一直以来,因为某个为大家所知悉却都如同对待伤疤一样不愿意揭开的原因,自从小袖欢离失之后,就再也不曾提起过那个名字。或者……那是一直以来存在于爹爹内心里的郁结吧?可是、可是……最应该难过的人,不是她吗?当年姐姐明明是因为……明明是因为……那样的原因才会落得这般惨淡的下场!

    唉!

    可是……她怎么会成为猫之一族的右使大人?看来,这个问题……只能由她自己来寻找答案了呢。

    “将军,紫墨将军!”一个长老府的侍女快步走上前来,叫她。

    “什么事?”突然间自思绪里被拉出,她有些讶然,问道。

    “莫言醒了。”

    司魅影轻轻点头,快速站起身来,“我马上过去。”

    ~*~*~*

    此刻,在巫镇的另一边,巫之国王宫里,却是另外一番情景。

    深深的帷帐低垂,曲径而通幽,时近黄昏,夕阳余晖如水一样铺下,五彩生辉。而在水幕旁边的长亭里,幽幽然坐着一位女子,如兰似麝、纤腰楚楚,整个人散发着一种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味。

    而在帐外,立着一位朗目疏眉、秀气飘萧的男子,明明隔着那样远的距离,却像是近在身前一般,眼神流恋忘返,蕴满了情意。

    “渊儿,谢谢你。”那个亭内斜倚的女子、秦夫人轻声唤道,“能为我做这样多,我却言拙,只能这样了。”

    巫啸渊喉中一紧,没有说话。

    秦之瑶没有回头看他,只是自顾自地说道,“可是……我想告诉你,不应该为了某一个人,而这样委屈自己。如果,你真的不喜欢。”

    “之瑶……”

    “不,你不可以这样叫我。”秦夫人回头,脸上的如秋月般明朗却又疏远的笑意,可望而不可即。

    “可是,这是我最想对你说出的两个字……”巫啸渊苦笑了一下,目光却依然未动。

    “但是……这个王宫里,只有你父王一人可以这样唤我了。渊儿,你会视我如娘亲的。”秦之瑶突然伸手在旁边的盒子里抓了一把鱼食,往水面洒去。一时间,所有的艳色金鱼都簇拥了上来,围着那些鱼食你争我抢。秦夫人看着这样的画面,依然是一动不动,眼睛里几乎没有任何喜怒。

    “为什么?”三王子渊目光轻轻收紧,如同触到内里那一个一直存在的、隐秘的伤口,沉沉吸气。

    “因为,我是你父王的妻妾。你明明很明白,为何还要追根究底?”秦夫人的声音极轻极轻,就像是……一团无限飘缈的云雾一般。

    “不……不是因为这个,而是……我们晚了、晚了一个月的时间。如果……早一个月遇见你,我定会向父王请求娶你为妃。”

    “呵呵?那个时候你还是孩子,如何娶妃?”秦之瑶神色淡淡,五指默默地缠在一处。

    “可是……上天硬要我们错过这样多的时间,即便是孩子,却依然有足够的力量认定某一个人,一生不变。”

    哧。是什么东西在她手中碎掉了,化成粉末落入水里。缓缓回神,看着这个冷硬而坚定的少年,嘴角露出一个苍白的面容。上天……呵呵,渊儿,你也知道是上天的意思么?这个世间,有谁能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