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都市小说 > 战神太子妃 > 章节目录 第25章 白发吟③
    南巫历二十六年五月十六日,巫之国紫翼军团大胜猫之一族,将所有的猫族成员赶至南巫国土之外的红幽森林。然全军伤亡过半,除了补齐原蓝翼军团驻军五万之外,依旧有数万名伤员在此疗伤。

    南巫历二十六年五月十八日,紫翼军团全军整备,欲班师回朝。

    楚州知州府内,紫墨将军于此暂住,巫之国王派来的大臣方方回去,司魅影整个身子都蜷上了湘妃椅,目光懒懒地看着一袭华袍的男子,道,“大哥,真的不跟我们一起回巫镇了?”

    “那个地方有什么好,这么急着回去?”沐迦捷眼神斜斜地看过来,蓦然停顿在那一张绝色丽容的脸上。

    司魅影目光轻轻一变,仰起脸,像是想到了某个靖好的背影一般,抿嘴一笑。“那个地方……当然好了。”

    “呵呵……只怕不是那个地方好,而是……那里的王宫好吧?又恐怕……不是那里的王宫好,而是王宫里的人好吧?”如同自言自语一般,沐迦捷将心里的话一股脑儿说完。

    司魅影掩嘴一笑,“嘿嘿嘿嘿,看来还是大哥了解我啊。”脸上焕发着某种奇异的光芒,漆黑的眸子里同样是熠熠生辉。

    “那个人——巫啸渊真的有那样好,值得你付出这样多?”沐迦捷回过身,缓缓行到湘妃椅边来,眼神复杂。

    “值得。”司魅影想也不想,郑重地道。

    “可是……”沐迦捷叹了一口气,看着她伤后还未完全复元的身体,“这样拼命,真的只是为了……嫁给他?”

    司魅影闻了这样的话,猛然间坐起身子,扯住他的胳膊,“大哥,你觉得我很傻是不是?”

    “……”沐迦捷低了低头,喉中的话又咽了下去,只作不语。

    “呵呵,我又何尝不明白?他那样冷漠的态度,也许、从来不曾喜欢过我。我又何必那样委屈,一直追在他身后?”司魅影嘴角闪过一丝苦涩的笑意,淡淡地说道。“但是……有一个隐秘的原因,你一定还不知道吧?”

    “你……”极少听见这个赫赫有名的大将军以这样凄伤的语气说话,沐迦捷整个面容上都是惊异的神色。

    “大哥……你曾经说过,每隔三年、被选为女祭的人……身上都会出现奇异的变化,是吗?”司魅影扯着他衣袖,缓缓问道。“那么这些变化,到底表现在什么地方呢?”

    沐迦捷只是回忆着当年师父朗月公子曾经说过的话,简洁地复述道,“每个人的情况,都有所不同……但是,被神选中的人,都会在成为的女祭的前一段时间里,出现与常人不同的情况,而且……会给身体带来不同程度的疼痛感觉。”

    “真的是这样啊……呵呵,我果真没有猜错。”司魅影轻轻阖上眼睛,又猛然间睁开,将左手的衣袖捋起来,举到他面前。“大哥,你看。”

    “这……”沐迦捷转过头,眼神触到细致柔软的皮肤,突然间神色一震,“这是怎么回事?”整个一片柔软的、细致的皮肤上,竟然生满了……生满了,细细的绒毛,这……这缘自何处?

    “呵呵,大哥,奇怪吧?”司魅影袅袅站起来,将双手抱在胸前。“一开始的时候,我也觉得不可思议呢。不,不是不可思议,而是……完全不敢相信,我几乎要认为,我是一个怪物。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这样的事情,根本找不到一个人可以诉说。在军中,个个都是男子汉,回到家里,娘亲早逝,和父亲相见的时机极少……而且,作为紫墨大将军,身上出现这样的东西,应该是一件丢人的事情吧?所以,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它们……由一株单独的草丛变成两株、一直到……长成了整整一片。大哥,你说……会不会到了某个时候,我全身都布满了这种东西?”

    “不、不会的,你这样好的姑娘,上天不会这样对你。”沐迦捷在听完这样长长的一段话之后,一时呆住,久久无语。

    “呵呵……大哥,连你自己都不相信吧?一开始的时候,整天寝食难安。可是后来,一想到你曾经说过的那些话,就觉得……不那么难以理解了。”司魅影叹了口气,低低地说道。

    “什么?!你是说……你的意思是说……”沐迦捷睁大的眼睛,一字一顿地说道。

    “呵呵,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我应该就是那个、女祭。将于不久之后,用血来祭献神灵的人。”

    “天啊……”沐迦捷一时之间只知道摇头,“不……不会的,魅儿,玉言天书被百晓劫走了,现在,谁都还不知道结果。”

    “但是……这个就足以预示一切了,不是吗?”司魅影再次指了指左臂,重重说道。

    沐迦捷上前来,扶住她瘦削的肩头,“呵呵,我明白了……魅儿,正因为这样,所以你才希望尽早成婚。而敬献给神灵的女祭,必须是处子之身……”

    司魅影回了回眸,只是侧过首,没有说话。

    “所以……才要费尽那样多心思,也必须嫁给三王子渊的,是吧?”沐迦捷突然扯出一个笑容来,眼里却蕴着满满的心疼与怜惜。“何必非要如此呢,如果只是这样的话……”这位桫椤教的大弟子换了幅神色,带着几分玩笑之色说道,“如果只是这样的话,嫁给我也可以啊,为什么一定要那个冷酷无情的家伙呢!”

    听到一直尊敬如哥哥一样的他这般言语,她也未有当真,同样是言笑,“呵呵,即便是那样,我司魅影,要嫁……也一定是嫁一个自己极为喜欢的人,不是吗?”

    “呵……”沐迦捷只觉得手指僵硬了一下,神色蓦然间又恢复过来,细细地抚着她的发丝,“是的,我们魅儿要嫁人,如果不是卓尔不凡的那一类,我这个做大哥的也不会同意。”

    司魅影低头婉转,眉间难得地飞过一抹羞色,将头埋在他的胸前,“就知道大哥对我最好了。”

    “哼,到了成亲的时候,可一定要送请柬给我,否则……我的那一份大礼可就没啦。”

    “放心放心……你是绝对逃不掉的。”司魅影眸子转了转,又道,“那么……大哥是愿意帮助魅儿了?”

    “帮?帮什么?”沐迦捷睁大了眼睛,问道。

    “呵呵,自然是帮助魅儿如愿嫁给巫啸渊啦……即便你是桫椤教的人、即便你身负着传递玉言天书的命令,也一定要帮助魅儿摆脱女祭的宿命啊。否则,若是听天由命,魅儿这一生,就真的完啦。”

    “你……你……你,身为桫椤教大弟子,不替教皇大人告秘就算了,居然还让我背叛师门,帮助你?”沐迦捷满脸的不乐意。

    “呵呵,话不能这么说呀,大哥……说不定、朗月公子也舍不得我拿我去祭献呢,你这……不是替他做了一件好事嘛。”

    “你觉得他会舍不得你吗?”沐迦捷瞪了她一眼,说道。

    “我……”司魅影猛然低下头,“唉,也是啊……他若是不舍得,当初就不会一脚把我踹出师门啦。哎,大哥,你说……会不会当初师父就预料到这一日,所以……才让我回到巫镇啊?”

    “呵呵,那个时候,上一届女祭都还没有选出来,他如何会有那样的先见之明?”他用指关节重重地敲了敲她的脑袋,“傻丫头,不要胡思乱想。”

    巫镇,京辉宫。

    “王子殿下,您派出去的探子回来了。”童年扣上门,轻声回禀道。

    “快些让他进来。”正在品茶的三王子渊神色一变,连忙向童年招了招手。

    片刻之后,一个全身黑衣的侍卫走了进来,低身行礼,道,“属下见过王子殿下。”

    “不必多礼,快起来吧。告诉本王,都探到了些什么?”

    “回殿下的话,整个战事已经结束了,紫墨将军司魅影将所有的猫族战士赶到了红幽森林。楚州城几天前便平息了战乱,幸存的百姓已经在着手重建城廓。”黑衣的探子如实答道。

    “哦……司魅影果然没让本王失望啊。”巫啸渊冷冷一笑,“在那样的战场上得胜,竟然还有命活着回来么?倒真是出乎本王的意料之外呢。”

    “那么……殿下准备怎么办?”一旁的南莲闻言,停下手中的事务,小心翼翼地问道。

    “呵呵,父王知道这件事情了么?”巫啸渊没有答话,再次问道。

    “王上派出的大臣方方自楚州城往回走,以他们的速度……应该会在明日返回巫镇王宫。那个时候,王上应该会知道整件事情的始末。”

    “嗯……好,很好。看来,本王还真的要好好想一想,接下来的计划呢。”巫啸渊一指击着桌面,嘴中缓缓而言。

    另外的三人顿时沉默下来,等着王子接下来的话。

    然而,只是在这一瞬间,门外再次响起了敲门声,“殿下,首座长老司靖大人,已经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