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都市小说 > 战神太子妃 > 章节目录 第22章 凤凰战⑥
    语罢,只是轻轻一回首,手指突然点往一个方向,“那里有人,呵,紫翼军团的战士。”

    袖欢听了这样的话,神色一惊,负责攻守的上使大人朝晖同样变了脸色,与袖欢对视一眼,却无人出声。

    “那么现在,我们应该怎么办?”袖欢顿了顿,回头问道。

    “问我?”百晓突然淡淡一笑,看向了朝晖,“猫族军团里,身经百战的人不是在这么?这种事情,问他罢。”语罢,竟然一言不发地,转身往后,径直向方才发现敌军战士的方向跃去,只是一个片刻,便不见了踪影。

    “哼!”朝晖被他的语气闹得极为不悦,冷哼一声,转过头去。 “无论如何,要先护住慕士塔厅内,圣华尊者已经复活了一半的身体。”

    硬朗的脸色却是在片刻之间冷静了下来,将外面站着下属唤进来,依次下令。“留下五百人守住慕士塔,其余各部分散到各个出口,严阵以待!”

    “是!”

    无数个猫族的战士自塔内出去,通过地下秘道里,把守着规定的位置。

    而此刻,在楚州城门之外,一列列紫色战甲的将士驭马而来,为首的几位将领在城门前勒马驻足。

    “将军,就是这里了。”娄副将在侧提醒道,“末将吩咐阿五阿六于此地相候。”

    紫墨将军看了看楚州城里毫无人烟的街道,脸上的表情几番变幻,语气却仍是坚定而执着的,“好,叫他们出来。”

    “是。”娄副将回了回头,不远处已然快速奔过来一个人影,向着紫墨将军跪地禀报,“末将阿五见过紫墨将军。”

    “起来。”司魅影轻轻做了一个平身的手势,“怎么就你一人?阿六呢?”

    “他……”有些瘦小的战士低下了头,“回不来了。”

    司魅影神色一恸,“你们暴露了?”

    “是……阿六先去引开了他们的注意力,我才得以完成任务。”

    司魅影沉沉叹出一口气,却是没有多问,“封赏他的家人良田五顷,黄金五十两。”

    “是。”底人有专门负责的官员将其吩咐记录下来。

    “那么……你们到底探到了些什么?”

    “回将军的话,那些妖物们的据点在一处地下通道,离慕士塔不远。”那名将士恭声回禀道。

    “呵呵……”司魅影轻轻颔首,“果真是在慕士塔啊……那么,那些、死去的军民被掏空的心脏呢,也是被运到那里的吧?”

    “是。”一旁的娄副将回答。

    “慕士塔……千年之前,猫妖一族于尚被称为慕士的楚州出现,一度将慕士塔作为其神圣之处,无数妖灵在此膜拜。那么那些心脏,被送到慕士塔又是为了什么?”

    “他们……好像在进行某种神秘的仪式。”只是远远地看到片刻的将士,亦只能大略地述说。

    “仪式?”高高坐在马鞍上的司魅影沉思了片刻,遥想着往日里在古书里看到的种种,眸子突然圆睁如杏,“莫言,楚州城,加上先前在驻守在那里的蓝翼军团,一共有多少人?”

    “三十六万余人。”一向替司魅影保管各类书籍的莫言博闻强识,涉猎极广。

    “三十六万余人……天啊,一千年了,若是每日食一颗心脏,那便是多少枚?三十六万五千余个鲜活的生命呐!它们,它们是想做什么?!”司魅影暗暗咬住唇,“是想要,杀光楚州城里所有的人么?到底是什么仪式,需要用这样多的心脏来祭奠?!”

    “……”众人对于这个庞大的数字同样十分震惊,一时之间无语。

    “罢了……罢了,我们现在唯一要做的,便是……抓紧时间,在天黑之前,将猫妖一族全数歼灭。”司魅影目光陡然间冷定起来,闪耀着灼灼之日也无法比拟的光芒。“向着慕士塔,出发!”

    ~*~*~*

    “不好了,不好了!上使大人,紫翼军团攻进来了!”一个把守的战士突然间跑了过来,对着朝晖大声喊道。

    “这么快?”朝晖微微皱眉,“守住出口,不得出去迎战。”在日光下,猫妖的灵力迅速降低,几乎和常人无异。此时此刻,若是与紫翼军团开战,只怕本就众寡悬殊的情势,会更加不利吧?

    “可是……关口已经快要抵挡不住了啊。”

    “那也要顶着,已经是正午……只要等到天黑……”

    袖欢蓦然回过头来道,“还有整整两个多时辰,撑到日落……不容易啊。不如,将慕士塔内的将士调些出来,应战。”

    “不……那是我们此次重出于楚州城的最主要目的,若是……圣华尊者的遗体被毁,这么多年我们所做的努力,就会付诸东流,那样的情景,谁也不想看到啊。”

    袖欢皱着眉头,四处看着,“百晓呢,他去哪里了?”

    正说着,百晓清朗的声音传过来,“回去把关口堵住,紫翼军团同样不敢进来,到了地下,他们绝对不堪猫族之一击。”

    “对啊……”袖欢突然眼前一亮,“就这样僵持着,到了晚上,再攻出去。”

    百晓摇了摇头,“不行……按照计划,今日夜里我们要取下城东所余百姓的心脏,否则,复活仪式将会中断。若是与紫翼军团相争,便会错过时机。”

    “那么……”

    “朝晖,还记得秘道初见时所设的机关么?”百晓蓦然回头,对方才还同他意见不合的上使大人说道。

    “你是说……”

    “快点过去准备,司魅影所带的军团,很快就会到达那里了。”

    秘道贯穿整个楚州城,朝晖闻言,顾不得与他的口角之争,犹豫了一下,一个飞身而去。

    地面上,紫翼军团同样明察秋毫,步步为营。

    “按照那名士兵所提供的方位,将各个关口包围起来,一定要引蛇出洞,将他们一举歼灭。否则……若是待他们那个仪式完成,只怕后果不堪设想。”

    “是。”

    阿五走上前来,指着横穿楚州城的街道,“将军,这里……是他们防守最薄弱的环节。”

    “是吗?”司魅影暗暗皱眉,“你到底监视了他们多久,竟然……了解得这样详细?”

    阿五神色呆滞了片刻,又回答,“是属下偶然听见他们的谈话……”

    司魅影回头看了看正分散而去,有的已然同猫妖军团交手的紫翼军,眸中冷光猛然闪现,“告诉我,阿六到底是怎么死的?”

    阿五嘴唇蠕动了一下,“将军,是……是被一个白衣的男子杀死的,他……猫妖们叫他为右使大人。”

    司魅影神色蓦然一动,又想到当日劫去玉言天书的那个绝美公子,难道……是他?一颗心哗然间如同沉入了谷底,整个声音亦冰凉下来,“那么……他为什么没有杀你?”

    “因为,我自他们手中逃出来了。”

    “那个人……功夫那样厉害,即便是在白日里,猫妖功力最弱的时刻,亦能自我与沐迦捷的手里逃脱,怎么可能……让你逃离?”司魅影如临大敌,整个人蓦然往前行一步,一把扼住他的咽喉,“呵呵,阿五,你没有同我说实话!”

    “我……我……”被那样的压力制住,阿五张大了嘴,几乎无法正常呼吸。“咳!咳!”他的眼里突然间散发出一缕蓝光来,在日光的照耀下清晰可见。继而……阿五整个人如同失去了知觉一般,瘫软下去。

    迷心术……是南巫巫师之间盛行的迷心术!难道……猫族军团里,亦有人习会了巫术?呵呵,是啊……他们都已经活过了千年,又有什么,是学不会的?!实在是……太大意了啊!

    猛然间大声下令,“撤退!全军撤退!”

    娄副将完全不明所以,怔怔地抬头,“紫墨将军?”

    “我叫你撤兵!”司魅影将手中的长剑向天一指,冷声吼道。

    “是……”被她那样的神情吓到,娄副将整个身子僵了一瞬,同时大声下令,“撤回营地!”一声令下,所有的紫翼军团战士齐齐勒马,没有任何犹豫地,后退而去。

    司魅影看着如同紫色潮水一般退去的军队,心中暗暗松了一口气。然而……就在此刻,只闻得一个破碎的响声,她所立足之地突然凹陷了下去,就像是……整个地平裂开了一个十寸见方的洞口,司魅影直直跌落。

    只是在顷刻之间,如同是连环的炸弹一般,整个大道上相继裂开了这样的洞口,几乎是追随着撤退的紫翼军团的脚步而去!娄副将堪堪回首,大惊失色,然而军队已然跨出了楚州城……还差一点,只差一点……就会落到那一连串的、黑色洞口里吧?!那样的话,完全的人妖相战,又有几成胜算?命悬一线,果然是命悬一线啊!

    呃?可是怎么总感觉,少了一个人?

    “将军,紫墨将军!”娄副将突然大喊一声,向着最远处的洞口看去。

    继而……一个灰色的人影已然以不可目测的速度往那一个方向掠去,莫言,是莫言。在这样危险的情况下,他竟然……毫不犹豫地奔赴上去,要救出那名女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