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都市小说 > 战神太子妃 > 章节目录 第7章 重逢①
    巫镇,议事院长老府。

    首座长老所居之处为议事院最东角,一正三辅,四殿相合,形成方方正正的建筑圈。司魅影前脚还未踏进圈内,已然有一个身影奔了出来,如同黑色的旋风,眨眼间已至她身畔,低身行礼,“将军。”

    “呵呵,不错嘛,莫言,功夫又长进了不少。”司魅影负着双手,笑吟吟地看着这个随身的侍卫。

    莫言站起来,憨憨一笑,“不过是学了将军一些皮毛。”

    司魅影讶然一笑,拍了拍莫言的脑袋,“这小子,什么时候会说这种奉承话了?离了我才几天,变化倒是不少。”又低声问道,“怎么样,这些天在长老府里,有什么新的发现?”

    “长老大人一直闭关未出,整个府中除了比往日清静些,并无其它反常之处。”

    “嗯。”司魅影点点头,大步往府内行去。“那么其他几位长老呢,有什么动静?”

    “只是如往常一般处理议事院常规事务,并无异常。”

    “那么就是说……”司魅影沉吟了片刻,说道,“爹爹因女祭一事请示教皇旨意,无果?”

    莫言垂首而立,“是的。”

    “爹爹闭关多久了?”

    “已近一月时间。”

    “呵呵……三年一度的女祭敬献,看来……还真的是匪夷所思啊,竟然要花这样长久的时间么?”司魅影回首,“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三年前的首座长老因女祭一事闭关,不过短短五日,怎么到了爹爹这里,会这样棘手?难道……爹爹的虔诚还未将教皇打动?”

    传说中,每每巫之国政务遇着无法解决的难处,都会由议事院首座长老闭关请示桫椤教皇,以求其相助,示下解决之法。而闭关一事,则需由首座长老至祭堂内静坐,当心中的愿望足够强烈、虔诚,则可以打动教皇,为之指点最好的解决之道。

    传说中,桫椤教是遥远的巫山之巅上,守护月光神灵的使者所集,上天赋于了他们强大的力量。而桫椤教主,更是无所不能……当年巫之国开国女帝楚香寒与世长辞,与大宸所结裂土分疆之盟约随之失效。大宸朝多次派兵南下,想要将原本属于其领土范围之内的巫之国重新据为已有。然而……在前代将军的带领下,巫军多次抵退了宸军的攻势。直到二十年前,大宸朝派出其朝中最负盛名的李乾将军、以及最骁勇的骑兵团、最充足的粮草,与巫之国大举开战,一举拿下包括巫镇在内的三座城池,巫之国十万军民全部南退,一直到……巫山脚下。那一时,巫之国三大军团已有一半将士负伤,粮草亦被大宸朝军队烧掠而去,几乎是到了……弹尽粮绝的地步。

    那个时候,山脚下的营帐里,时时刻刻都能闻着百姓的哭喊悲凄声,以及将士的惨嚎声。也许是……这样的惨状打动了上天、准确地说,是令巫山之巅上的月光守护者动容,他们终是在议事院及众位子民的苦苦哀求下,与巫之国国王达成了协议,助其御敌。所付出的唯一代价便是,三年一度的女祭敬献,必须是纯洁的少女、将灵魂与肉体祭献给神,以求庇护安康。

    “哈哈,很想知道答案么?”一个声音突然自半空中飘至,耍帅一般自梁脊下缓缓落下。

    “大哥,你怎么在这里?”司魅影闻着那样的声音,已然露出了如花般的笑脸,叫道。

    沐迦捷落在方方的木桌之上,轻轻一个转身,便翻跃到旁边的椅上坐下。瞟了她一眼,“怎么,看到我这么开心?”

    “哈哈,那当然……”司魅影大步上前,吩咐身后的侍卫,“莫言,倒茶。”

    “哟,你还真是行,把一个大男人,当成丫环使唤。”沐迦捷看着依言转身的莫言,笑言。

    “大哥,可不要以为每个男人都像你一样衣来伸手的哦。”司魅影撇了撇嘴,不屑地道,又说,“不过,无论如何,得谢谢你昨天出手相救。”

    沐迦捷冷哼了一声,“呵,你这个蛮横女子,早知道当刻大哥我在场吧?竟然……直直地往巫啸渊的剑上撞去,若是我没有出手,你可不就被他三支简射出窟窿来?”

    司魅影微笑着上前,扯住他的胳膊,“当然啦……大哥对魅儿最好,怎么可能见死不救嘛?”沐迦捷如同被火烧到一般弹跳而起,逃过了她的“魔掌”。司魅影只是嘿嘿一笑,静了片刻,又说道,“不过,听说你去西兹了啊,这样快就回来了?”

    “巫镇这边有急事,所以……教皇让我提前回来。”沐迦捷打了一个响指,说道。

    司魅影神色变了变,“教皇大人最近还好么?”

    “你还敢说,教里哪个不说你是无情的主?一去三年,竟然一次也未回去过,怎么,都不去看看教皇么?说起来,他可算是你的师父呢!”桫椤教皇座下大弟子沐迦捷耸了耸肩,说道。

    司魅影难得地叹了叹气,“当然想去看看他老人家,不过……他一向神龙见首不见尾,如何能碰到呢!当初在巫山之巅的时候,统共不过见他三次。”

    “哈哈,知足吧,魅儿啊,到如今整个教里,还不知道有多少人无恨无缘一见呢。更何况,便是这三次面授之艺,亦足够你一生受用了吧?”沐迦捷白了她一眼,淡淡说道。

    司魅影回神,脑中掠过一个衣袂飘飘的剪影,微微一笑。“大哥,你说……你来这里是为了何事?”

    “既然是教皇阁下的命令,定然不能随意告知,更何况……是你。”

    “我?我又怎么了?”

    “忘记了吗?当年教皇大人破例命你离开巫山之巅,本就不同于其他作为教中支柱的其它几位师兄弟。更何况,他还特意嘱咐过,教中之事不必让你知道得太多。一别之后,你便不再是桫椤教徒,自会有另外一种生活,所以……”

    “哈哈,是啊……差点忘记了,当初是他将我逐出了桫椤教。”司魅影脸上露出一个奇异的笑容,淡淡说道。

    沐迦捷一惯的笑容沉寂下来,“你还在怪他?”

    “不,我……从来不敢怪教皇,是我……是我不小心触怒了他,所以他才会不允许桫椤教徒与我有任何联系的吧?”

    “……”沐迦捷只是低头沉默着,仿佛在思虑着说辞。

    司魅影回首一笑,“罢了,过去的事情,不提也罢。那么,大哥……能否告诉我,这次前来巫镇,是否与女祭有关?”

    “还是被你猜到了。”沐迦捷犹豫了片刻,沉沉声说道,“的确是与女祭有关。”

    司魅影心中一紧,既而高高扬眉,道,“那么……你一定知道,今年教皇所示下的女祭是谁吧?”

    “哈哈,怎么可能?”沐迦捷朝着她挥了挥手,“这是教中最不为人知的机密,我怎么会知道?”

    “难道……你不是他派给议事院的信使么?如果……传闻无错的话,三年一度之期,他都会派一名心腹的弟子,将女祭人选送到首座长老手中。”

    沐迦捷看了她一眼,终是叹了口气,“原来你什么都知道,真没意思,好吧好吧,告诉你吧……教皇大人的确是让我来送信的,诺。”说着将怀里一个厚一寸、五寸见方的玉匣子拿出来,在她眼前晃了晃,道,“就是这个。”

    “这……是什么?”司魅影好奇地接过来。

    “玉言天书。”

    司魅影犹豫着打开匣子,下一刻却是一声尖叫。“啊!”盒内突然闪过一道幽蓝色光芒,自她指间划过,隐隐的刺痛入骨。

    “哎,慢点慢点,真是的,都说了让你慢点了嘛。”沐迦捷老大不愿意,“就知道不能给你看,以为什么都可以乱动的啊。”

    “那道光……”

    “那是教皇施下的禁咒,若是首座长老以外的人试图打开它,就会被割伤。”沐迦捷皱了皱眉头,“把手伸出来我看看,伤得深么?”

    “不,不用……”司魅影轻笑着摇了摇头,目光再次不期然看向那个依然紧合着的玉匣子,却是大惊,“不见了……大哥,玉言天书不见了!”

    “要你说!还不快追!”沐迦捷白了她一眼,整个身子自犹在摇晃的窗叶跃过,身影如同月光一般,一闪即逝。司魅影同样凛神,一提气,随着沐迦捷后脚而出,一黑一白两个身影极速往庭外掠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