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极道主 > 第五十一章 海外三仙宗

第五十一章 海外三仙宗

    正值盛夏,骄阳如火,留园之中却摆着冰鉴,散落出丝丝凉意。

    “清秋公子在大江盟会上剑败群英,轻而易举夺得魁首,不知迷倒了多少世家贵女呢!”夏棋一双眼睛死死钉在阿清的身上,眼中俱是崇拜爱慕。

    “听说清秋公子已经被誉为东越第一公子,成了不知多少女子的‘春闺梦里人’,真可惜我等没有机会一睹公子英姿,还真是抱憾终生啊!”冬画也激动的附和道。

    “羽公子不必太过失落,你谈玄论道时的玄妙言语,如今怕是也传遍了整个东越国呢!”年长一些的春琴看着静坐于角落的羽天涯,连忙安慰道。

    羽天涯手中正把玩着碧空天剑,这一次欧冶氏倒是下了血本,这碧空天剑居然是一柄繁星级的宝剑。

    碧空天剑,繁星级,晶莹剔透,洗玉天青,剑气纵横,碧空直落九霄。

    凡俗三关的剑修,都还要近身搏斗厮杀,一旦进入道基境界,就能够剑气离体,远距离杀伤敌人。

    而这柄碧空天剑最大的神异之处,不单单在剑气传导过程之中没有一分一毫的损耗,更能于剑身之中积攒九道剑气,并于一瞬间释放出来,堪称杀手锏。

    “羽师兄若是喜欢,这碧空天剑就送你了!”阿清想到自从相识以来,都是天涯哥哥在帮自己,自己却从未送过他礼物,心中虽然有些不舍,但也毫不犹豫开口道。

    “沈师弟正是这碧空天剑最好的主人!”羽天涯笑着拒绝道:“我听说剑客手中的剑,比妻子还要珍贵,我怎么能夺人所好呢!”

    阿清晶莹如玉的脸庞浮现出一丝绯红,我又怎么可能会有妻室呢?

    “羽公子和清秋公子真是一对挚友呢!”秋书突然开口。

    一句话就让整个留园沉默下来,幸而不久就有消息打破了沉默。

    “清远公子回返赤山城了!”

    沈清远,沧浪沈氏真正的嫡系血脉传承,父母正是沈经的弟弟和妹妹。

    今年二十七岁,已经奠定大道之基五年,如今操持沧浪沈氏于东海之上的船队和商务,刚刚从三仙岛回返。

    没过多久,阿清就被传唤前往玄元殿。

    玄元殿中,阿清见到了祖母高坐于上首,一位温文尔雅的年轻人静坐于对面。

    “清秋入座吧,这是你的哥哥,清远!”沈老夫人感慨道:“我沧浪沈氏,血脉艰难,如今传承百代,这最后一代,却仅有你们两个小子了!”

    “清秋见过兄长!”阿清中规中矩的行了一礼。

    沈清远打量着面前这位突然冒出来的弟弟,大约十六七岁,长得确是俊秀非凡,潇洒美少年一只,颜色姿容都是满分。

    可惜了啊,只可惜却是个男孩子!

    否则必是最完美的娇妻人选,得如此倾国倾城佳人,又能保持沈氏血脉纯正,岂不美哉?

    心中腾起炽热火焰,却又转瞬即逝。

    阿清心灵澄净,却是极敏感的人,一瞬间就察觉到对面那仿佛想要把自己生吞活剥掉的情绪,心中庆幸不已。

    幸亏有母亲留下的阴阳玉佩,幸亏父亲早早做好了准备,否则岂不是狼入虎口?

    “我从三仙岛归来之前,清秋你于大江盟会上夺魁的消息刚刚传来,海外三宗都有人向我道喜,并且许诺,若是清秋愿意拜入海外三宗,无需考核,都可直接成为内门弟子!”沈清远谈起了正事。

    “内门弟子?”沈老夫人冷哼一声:“我沈氏还稀罕一个内门弟子?”

    “其中星辰剑阁叶翩然叶真君似乎对清秋颇为欣赏,若是清秋选择拜入星辰剑阁,便有成为叶真君真传弟子的希望!”

    天青界各大玄门正宗弟子,多分为外门、内门、真传三大类别。

    外门弟子就是散养,绝大多数人都俗务缠身,只有极少数大器晚成的人能从中脱颖而出,在修行界闯出一番名堂。

    内门弟子就能够专心于修行,上有师长指点,下有杂役服侍,能够习宗门正法,也不缺丹药法器,可以说是宗门的中坚。

    而真传弟子则是宗门重点培养的种子选手,能够得授宗门最为高深和根本的道典经卷,前途不可限量。

    沈清秋于大江盟会夺魁,海外三仙宗便对她敞开了门扉,直接能够从内门弟子起步,不知羡煞了多少修士。

    更有长生真君的欣赏,若是拜入星辰剑宗,不出意外一步步走下去,终能成为星辰剑阁真传弟子。

    “叶翩然……,她居然成就真君了?”沈老夫人有些恍惚的问道。

    这位星辰剑阁的叶翩然,曾经和她是同一个时代的女修,两人年少时也多有往来,亦敌亦友,彼此都将对方视为最大的竞争对手。

    可惜自从晋升金丹真人之后,自己成了沧浪沈氏的掌舵人,俗务缠身,更是接连生下了三个孩子,大大伤及本源,修为精进速度一步步慢慢了下来,如今还徘徊在长生三难的门槛之外,始终不得存进。

    却没料到叶翩然沉寂多年,竟然是一朝得道,居然以如此快的速度成就真君果位!

    若是清秋能够拜入叶翩然门下,看在自己和她当年情谊的份上,想必也会用心照顾吧!

    说起来,这也是一条退路。

    “海外三仙宗又是哪三宗?”阿清打破了平静。

    “大日宗、广寒殿、星辰剑阁!”沈清远朗声道:“又称日月星三宗,这三宗虽然没有列入天下八宗,但也相差无几,每家都有数位长生真君坐镇,宗门根本秘典,更是能够修行至地仙境界!”

    “其中大日宗声势极大,号称十万真修,堪称东海霸主,不过其中妖修数量过半,鱼龙混杂。”

    “广寒殿最是神秘,几乎只招收女修,清秋你若是拜入其中,怕是难得上乘真法。”

    “星辰剑阁以周天星斗之法御剑,繁复精致,最是美观。虽尚且被论剑轩压上一头,但也是剑客心中的剑道圣地!”

    “清秋,你意下如何?”沈老夫人问道。

    “全凭老祖宗做主!”阿清低下了头。

    “既然如此,你就先在族中打磨一下根基!”沈老夫人道:“我沧浪沈氏传承近四千年,血脉秘法,绝不下于寻常宗门秘典,待到你俱得玄元真炎精髓,又铸就大道之基,届时如果还有意宗门,就去星辰剑阁,拜入叶真君门下吧!”

    “是!”

    “你先退下吧,我同清远还有话谈。”

    待到阿清退出玄元殿,厚重的大门缓缓闭合,整座大殿陷入一片黑暗之中。

    “清远啊,先祖批下的箴言,该是应在你这一代了!”沈老夫人感慨道。

    “祖母,箴言真的不可更改么?”沈清远握紧双手,闭紧双眼。

    “我当然希望箴言能够改易啊!”沈老夫人大笑起来,笑声中尽是沧桑:“否则我堂堂天青之主,万载帝室,岂不是要终结于此了!”

    “财神会虽然成立仅五百年,却是我沈氏最后的希望!”

    “未来神主已经在孕育之中,若是能够在大劫降临前醒来,必然能够庇护我帝室余脉,血继不绝!”

    “这是压在你我肩上,沈氏最后两任族长肩上的责任,至于清秋,就让他拜入星辰剑阁吧,一旦箴言应验,也算是留下了最后一道血脉传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