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玄幻魔法 > 虎君 > 第21章 尊严,是自己挣的!

第21章 尊严,是自己挣的!

    “大公子……”

    赵忠茫然看来,拖着一只被切断的血脚,小腹还插着一柄寒刀,他现在恍惚觉得自己还没死是不是上世修来的福。

    “主上。”

    刘伯也被自家大公子的举动震住了,下意识的望去。

    ……

    而这一切风暴的中心,两人还在对视。

    “愿否?”

    赵曲玉根本未看两人,轻声询问,目光炯炯,眼底透出毫不掩饰的欣赏。

    山野之人多匹夫,在秦隐身上他见到了何为铮铮傲骨。

    单为这份心性,就当浮一大白!

    冰冷的雨水划过脸颊,秦隐目光平静的看着对方,然后又越到后方,看着那昏倒在门廊石板上的秦赵氏。

    眼中那冷漠的杀意渐渐消散,终化作一抹温暖。

    “先救我娘。”

    秦隐那如钢铁般死握匕首的右手松开。

    赵忠看到这煞星的手终于离开那柄匕首,生还的喜悦冲昏了大脑。

    他眼前一阵阵发黑,在意识昏迷之前隐约听到自家公子开口说了一句话。

    “带赵忠回去养伤,护赵府有功,领五十年参两株,中品灵玉丹一颗。”

    五十年参,补气血的大药,少爷没忘了我……

    灵玉丹,中品……

    等等!

    这可是能稳固气旋,强壮灵脉的宗门秘药啊!

    有价无市!

    给我的?!

    可是我的脚……怎么长回来?

    心脏剧烈跳动,太阳穴突突。

    赵忠呼吸急促,惊怒中瞪圆眼睛……

    他成功的昏厥过去。

    还好后面的下一句话没有听到,否则就是直接吐血而死了。

    “匕首记得还我。”

    那是秦隐的声音。

    ……

    赵曲玉淡然的脸上浮起一抹笑容,然后嘴角越提越高。

    纸伞下,一只手探出。

    “能不能起来?”

    秦隐没有回话,两只手掌有力的握在一起。

    少年自雨中站起,雨水混杂着血水冲入石板缝隙里。

    腹部还挂着那被手掌撕出的血洞。

    双脚却如屹立如松。

    除了秦赵氏,从始至终,他秦隐未跪一人,未求一字。

    但这一刻赵府之人,却无人敢轻视,无人敢口呼贱民。

    他们甚至都投来羡慕的目光。

    尊严,从来都不是别人给的。

    而是自己挣的!

    “回府。”

    赵曲玉回首看向那雄踞向南的府邸,平静开口。

    鱼梁城在大雨中迎来了天明。

    而西园街的某座楼阁上,雨帘后,一道苍老浑浊的目光收回,重新落在手心那刻了一半的木雕上。

    是个人物像,细节还未雕琢,但意境却宛若活过来一般。

    少年跪于雨中,和之前一幕完美契合。

    “是个好料子。”

    自言自语了一句,一刀落下,人像双目神韵天成。

    楼阁上的人影悄然隐去。

    天通历七百二十一年,六月十九日晨,大雨。

    秦隐入鱼梁赵府。

    ……

    ……

    楼阁高低,细柳垂烟,沿石而下。

    幽房曲室,回环四合。

    东西南北四区,雄壮中庭,数十院落,上百衡宇。

    全府占地三十一亩。

    除了面积不能和前世见过的皇宫比,气势上有过之而无不及。

    单这一座府邸展现出的底蕴,就让秦隐明白赵府远不是一城豪强那么简单。

    再看屋内,十米见方,当中放着一张黄露石大案,案上磊着笔墨纸砚,西侧面一张卧榻,一旁漆架上摆放着白秋菊瓷器。东墙上挂着一张大幅的《垂柳图》,柳条嫩芽手法细腻,江河泼墨却另类的磅礴。

    这些东西细看上去并不是如何华贵,但无处却不给人一种大气之感。

    尤其是那些桌台上颇有年份的笔筒,无不证明着这些物件的历史感。

    还有,这间寝屋是……赵忠的。

    大管家赵忠本人因为忠心耿耿、护府有功已经被提拔到三百里外的江安镇,为赵府管辖一镇生意。

    为了不让这些下人的宅子闲置,就只能勉强安置给秦隐了。

    没错,这是大公子赵曲玉不经意间自语的话,恰好被下人们听到。

    不过家仆们倒是清楚的记得赵忠离开府邸前……那张黑成锅底的老脸。

    一名穿着布衣的少年半跪在卧榻前,小心翼翼的为床上的妇人盖好布衾。

    秦隐在秦赵氏的床榻前守了三天三夜。

    她中途醒来几次,看到秦隐后又激动的昏厥过去几次。

    腿伤已经治好,剩下的就是的养。

    赵曲玉没有食言,不过从秦隐入府时高冷的安排几句后就再没见过身影。

    倒是一日三餐有专人准时送来,两荤两素一汤。

    送菜的人是赵府中庭的杂役,他们看到秦隐这名少年时眼里没有半点的不敬,却也没有表露半点亲近。

    咚!

    叩门声响。

    一名家仆和一名丫鬟将饭盒摆放整齐后,又悄悄走了出去。

    秦隐回头看着木案上热气腾腾的乌鸡汤,端了一碗过来,小心翼翼递到妇人唇边。

    “娘,喝点东西了。”

    秦隐的声音很轻,似乎怕吵醒了妇人的睡梦。

    熟睡的妇人似乎听到了这句话,眼皮动了动,缓缓睁开。

    “……隐儿。”

    秦赵氏抿了抿干枯的嘴唇,现在都不敢相信这一切。

    她竟住进了赵府大管家的宅子。

    自家孩儿被大公子赏识,允入族学。

    昏倒之后究竟发生了什么?

    这两天哪怕昏睡中,脑海里也不时泛起这个念头。

    秦隐看着妇人乖乖的喝汤,那张冷漠的脸上泛起笑意。

    “娘,先少喝点润润喉。”

    一声娘再度听到耳中,秦赵氏眼眶湿润,用力点头,喝着汤水。

    这个场景,她曾经想都不敢想。

    这怎么能不让她开心。

    “你既然进了赵府,就跟着大公子好好学。”

    “嗯。”

    “千万别惹事,娘担心你。”

    “嗯。”

    “赵府规矩多,别太跟人计较。”

    “记住了。”

    ……

    听着妇人的絮絮叨叨,秦隐脸上没有丝毫的不耐,总是认真的回应,然后趁着秦赵氏歇息的功夫再递上一勺热汤。

    这一幕,被刚走到门外的两人恰好看到。

    面冠如玉的公子轻轻扬了扬手,随行的身影止住脚步。

    静静看了短暂的几秒后,一抹笑容在嘴角勾起。

    转过身,无声的比出一个口型。

    “走吧。”

    赵曲玉转身离开,刘伯随后。

    待走远之后,刘伯欲言又止,被穿着一身锦服的赵曲玉看到。

    清朗的声音悠悠飘出。

    “怎么,有话想说?”

    “是,老奴或许明白公子为何看上这个少年了。”

    “哦,为何?”赵曲玉站定,似笑非笑问道。

    “临强敌不畏,迎强权不跪,年少不掩锋芒,又极重孝道。难得的赤子之心!”刚刚那寻常的一幕却在刘伯眼里分量更重,想了想又加上一句,“公子好眼光,老奴自愧不如。”

    赵曲玉哑然失笑,然后摆了摆手,“说对了一半。”

    嗯?

    这次刘伯是真的有些诧异了。

    当初在府前毫不掩饰欣赏的可是你本人啊。

    赵曲玉眺望着远处山石点缀,花团锦簇,轻轻叩了叩自己的额头。

    “是这里。”

    “脑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