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都市小说 > 西游山海志 > 第46章 赵家府院
    一开始定好的行刑计划,因为尹阿懦这个家伙的突然搅局,终究只能是草草的收场了,周云华成为新的凶手被官府收监起来,至于该怎么处理一时间也没个章程,不过按理说越爹他们现在已经洗清嫌疑了,应该直接无罪释放。

    但是王生却因为自己和化生寺的私人问题,强行的将他们几人继续扣押了起来,纵使越爹他们百般辩解也是没有多少用处,毕竟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另一边,友钱客栈的顶楼慧能站在窗边远望着,一轮平西的红日已然渐薄西山,也不知过了多久,忽然就见一片乌云徒生,暮色顿至,不一时已经隐隐的挨近了瓜州城。

    云生日落,片刻之间天地异色,这下子,天气已然变阴,紧接着一阵阵凉风吹到楼上来,顿时吹得慧能他们这房间内越发的空空落落,萧然凛然,正是:溪云初起日沉阁,山雨欲来风满楼。

    “慧能师傅你还是把窗关了吧,这小风吹的挺冷的。”李靖紧了紧身上单薄的衣服,拿起自己桌前的一杯热茶,往嘴里灌了一口向慧能说道。

    听了李靖的话,慧能合上窗户,转身开口说道:“周云华施主今天被指定成了凶手,因为我当时没有在场,所以也不知道实际的情况是什么,不过听说是证据确凿,对于这个结果你怎么看?”

    “佛门中人讲究无我,慧能师傅你这段话用字(我啊你的),好像不妥吧……哎呀,玩笑而已,慧能师傅你可千万别较真啊。”见慧能回来一直板着个脸,李靖就打算逗他一逗。

    “阿弥陀佛,小僧这几天的心境确实有些乱了。”见微知著,有时候不经意间透露的一句话,更能确切的表现一个人的内心情感,自从师傅弘忍去世后,慧能愈发的发觉自己的心开始有些焦急浮躁了。

    “不说其他的了,今天你一早拜托我去拖延点时间,把越爹他们几个的命保住再说,我当时刚要开口就被那个小娘皮给抢先了。”因为钟神秀一直这么小娘皮、小娘皮的叫着尹阿懦,所以搞得李靖也跟着他改口了。

    李靖喝了口茶接着说道:“虽然越爹他们保住了命,不过我认为周云华他不是凶手。”

    “因为正常人怎么会留下这么明显的证据,而且他的佩剑我也见过,不说是把削铁如泥的神兵利器,但至少切个骨头是没有丝毫问题的,普通的百炼钢剁骨都不会缺刃,更别说云铁这种修真界才能加工的材料了。”

    “的确,小僧今日去义庄勘察也发生了变故,在那里碰到了一具阴尸,一开始我推断这阴尸应该是拿走杨县令尸身的人搞的鬼,但是这尸体却是被尹施主拿走的,那么义庄里的那具阴尸又谁弄的了?”慧能说道。

    看守义庄的哑巴刘大叔的尸体,经过慧能进一步的查验,发现他竟是前一天先被别人杀死后,接着在被强行灌注了阴气催化而成阴尸的,所以它体内的阴气没能完全的附着于肉骨,这才能被慧能用那粗暴的方法轻易排出。

    “慧能师傅这你就不对了,那个小娘皮搞了这么多事情,她的嫌疑难道不大吗?听你的口气好像认定她是个好人似的?”李靖不解的问道。

    摇了摇头,慧能回答:“她有些方面确实有问题,但是小僧认为她应该不是凶手。”

    “大师啊,你不会是看上她了吧?以她这爱搞事的性格,不知道大师你吃不吃得消啊?”摸了摸自己的下巴,李靖以一副看穿了一切的表情说道:“男人嘛,我懂。”

    “李施主说笑了,小僧只是直觉上觉得她应该不是杀人凶手,她的炁很正统没有一点邪念,一般的修士很难有她这么精纯单一的……这个事情先放一边,我们还是先研究一下这个。”说着慧能便掏出一张图纸铺在了桌子上。

    “这是八卦阵?有点像……八门金锁阵吗?也有点像。”移开桌子上自己放着的茶杯,李靖对着慧能刚刚掏出来的图纸细细研究了起来。

    见李靖知道些门道,慧能便接着问道:“这是瓜州城的建筑分布图,小僧把其中比较违和的地方挑出来后,就形成了这张图纸,不过道家兵家的法阵小僧只懂一点皮毛,也不知道李施主对这些个阵法知道多少?”

    “哈哈哈!”李靖端起茶杯一饮而尽,笑道:“我李某人别的不敢吹,对这阵法一途那是绝对的了然于胸,这个交给我你就放心吧,只要一顿饭的功夫我就能把它了解透了。”

    ……

    “(?`_?′??)我们还要等多久啊!!!”看着前面大排长龙的队伍,钟神秀用手掐着张仲坚的脖子使劲的晃着,虽然他们现在是灵魂状态,但是这么被钟神秀摇着,张仲坚还是觉的有点头晕。

    “(?ω?)哎呀,一两章你都等了,剩下个几行字你就等不及了吗?有点耐心好不好,别让别人看笑话。”张仲坚不是主角倒是看的开。

    因为生魂要去阴间,必须得有当地城隍庙的判官开的路引为证,瓜州城的位置比较偏僻,所以城隍庙中任职的判官较少,而且这地界谋财害命的屁事情又很多,所以造成了现在粥多僧少的局面,对于此事钟神秀他们也只能是望洋兴叹了。

    不过钟神秀、张仲坚这两个人还算不要脸的了,他俩一开始要是不插这个队,那得排到城隍庙外面去,八成明天才能领到路引,他俩从中午开始排到现在,也就向前进了个十来米,不得不说这些鬼差的办事效率太低了。

    ……

    八门金锁阵是根据奇门遁甲中的八门方位、星象、地形等因素所制定的阵法,八门者:休、生、伤、杜、景、死、惊、开。如从生门、景门、开门而入则吉;从伤门、惊门、休门而入则伤;从杜门、死门而入则亡。

    李靖肚子里绝对是有干货的,经过一番推演,李靖便看出了这阵图里的猫腻,他推测现在他们看到的这个阵法是经过艺术加工的。

    最早的时候这阵法应该是兵家的八门金锁阵,然后被人改成了一个似是而非的怪异阵法,最后才是道家的高人出手善后,将这阵法改成了八卦阵。

    虽然这阵法被人改来改去,但也不过是障眼法为了掩盖其本来的锋芒而已,说到底它的根基还是八门金锁阵,所以从“生”、“景”、“开”这三门的位置入阵是没有问题的。

    不过为了保险起见,从八卦阵的角度推演,李靖又排除“生”、“开”两门,而最后这“景”门的所在地,便是赵老太爷赵常青的府上。

    “果然是这里!”慧能翻上赵府高高的围墙后,不由自主的小声嘀咕道。

    “果然?慧能师傅难道你早就猜到是这里了?”刚爬上墙头的李靖听了慧能的嘀咕,也好奇的问道。

    “不,这里不是小僧猜到的,听王小五施主说……这王小五是昨天给师兄当向导的那个兵丁,他说师兄昨天曾经向他打听过这里的情况。”王小五是个十足的话痨,况且慧能又不是外人,他一吐为快怎么了。

    听了慧能的解释,李靖对钟神秀的映象不由的又拔高了几分:“要说真的是这样的话,那神秀大师真乃神人也。”

    “今天的所以线索都是师兄昨天找到的,我不过是拾人牙慧罢了,不过师兄今日一整天都不见踪影,我想他八成已经找到入口独自进去了,那我也要加快进度了。”说着慧能一个翻身便进入了赵府。

    赵常青作为瓜州城里最有钱的土财主,他的府邸那不是一般的大,而且各种景观雕塑应有尽有,亭台楼阁也是一应俱全,园中更是养着奇花异草和海味山珍。

    “按照八门金锁阵的布局,这景门的位置应该就在这口枯井里面。”掐指算了算,李靖对着慧能说道。

    “好,李施主的侠肝义胆,小僧这里谢过了,接下来的路就由小僧一人前往了,李施主请先回客栈歇息,倘若小僧明日正午还没有返还的话,那么就请李施主尽快遣散城中百姓,以减少不必要的伤亡。”低头向李靖敬了个佛礼后,慧能便直接跳入井中。

    “唉,大师你说的这么悲情,那我就更舍不得独自走了。”紧随其后,李靖也是直接翻身跳入枯井中,并且落地时直接骑到了慧能身上。

    “李施主?此事非同小可,小僧猜测这阵法掩盖之地,八成有墨家邪徒在此地聚集,而且小僧已经用纸灵鸽留言,小僧若此番身死,便请师门长辈出手降妖,李施主还是不要趟这滩浑水了。”慧能起身后,便抬手要将李靖往井上送。

    李靖却推开了慧能,说道:“这么大的阵势我当然看得出来,又是八卦阵又是八门金锁的,我一开始差不多就知道下面的东西非同小可了,但是上面有阵法,你能保证下面没有阵法?事情到了这一步不是逃避能解决的了,况且万事无绝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