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全球宗师 > 八十一 神鬼殊途
    即便成为了尸煞,但曾经在当代活了几十年的宁之蓝对导弹还是产生了一种本能的恐惧。

    那巨大的爆炸威力,冲天而起的火球,应该足以把这个医院里的群鬼毁灭吧?

    宁之蓝不知道答案,也不敢冒险尝试,瞬间就下了搬家的决定,而且今夜就带着群鬼迁徙。

    不要说宁之蓝不知道答案,估计整个世界上没有人也没有鬼知道答案。毕竟任何国家任何政府都没有尝试过这种事情,毕竟面对小规模的妖魔鬼怪,还不至于祭出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但如果这座废弃医院里的群鬼依旧不肯离开的话,那么华国很可能会对这片区域进行饱和轰炸,导弹洗地,毕竟厉鬼的数量实在太庞大了。

    “我可以带着他们离开,但你们之中必须有一个人随行。”

    宁之蓝面无表情的提出了要求,“你若是没有依照约定每晚在这里等我丈夫到来,那就别怪我不客气。若是我们找到了这个地方,并等到了我丈夫;不但可以放回你们的人,还能答应你三个条件。”

    叶迅没料到这女煞竟会提出这样的要求,事已至此更不能改口,否则被撕成两半的方镇南就是自己的下场,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忽悠:

    “美女,人和人得互相信任才行啊!带着一个人与你们鬼魂同行多不方便?还得管吃管喝,犯不上吧?”

    “我以前是美女,现在还算美女么?你这人不太实在哪!而且我现在人不人鬼不鬼,哪来的人和人互相信任?”宁之蓝并不吃叶迅这一套。

    “美鬼、美煞,这样行了吧?”

    叶迅反应到也快,急忙改口,“你是我见过的女鬼之中最好看的,也是最有气场的,还能统帅这么多恶鬼,我对你的钦佩实在是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陆漫雪差点没有被逗笑,想不到这小子在这种情况下还能贫嘴。

    “说人话!”

    宁之蓝并不卖账,恶狠狠的瞪了叶迅一眼:“你要是再鬼话连篇,那我就让你做鬼好了!我今晚可以不杀你们,但必须有一个人随我去大荒。”

    宁之蓝毫无表情的目光从三人身上一一掠过,最后指了指陆漫雪:“让这个女人跟着。”

    叶迅右手托着的火球突然变得旺盛起来,左手使劲捏住鬼胎的脖颈:“你要这样的话,我就把你儿子烧成碳渣,大不了同归于尽。”

    “那好,换他去!”

    宁之蓝又指向凌厉,“你小子对这个女人还算有情有义,我就不拆散你们了,但必须有人随行。能否找到你说的大荒无所谓,但我必须让丈夫知道我的行踪。你放心,只要你依照诺言行事,我绝不会虐待他,吃喝都不会少他的……”

    正说着突然就变得杀气横生,长发飘起,指甲暴涨:“你要是敢伤害我的孩子,我让你三人全部陪葬!”

    “我去!”

    凌厉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把手机交给叶迅,“叶兄弟,所有证据都在里面,救出师父的事情就拜托你了!”

    “凌厉。”

    陆漫雪露出为难的目光,心中实在矛盾。

    “凌师兄,这……不大合适吧?”

    叶迅同样为难,让凌厉跟着群鬼吧,生死难料。不答应这女煞吧,就算自己把这个鬼胎做了烧烤,怕是也冲不出群鬼的包围!

    凌厉露出平静的笑容:“没事,我光棍一条,只要把师父救出来,从此便再也无牵无挂。”

    “是条汉子!”

    宁之蓝颔首赞许,对叶迅道,“你只要依照诺言把我的行踪告知我丈夫,我保证绝不会伤害你朋友一根毫发。”

    “我怎么知道你丈夫什么时候来这里?”叶迅有些不甘的问。

    “一天不来你等一天,一月不来你等一月,一年不来你等一年,一生不来你等一生!”宁之蓝的声音凶恶而又坚定,完全不容抗拒。

    “小叶,好了,就这样定了!”

    凌厉阻止了还想讨价还价的叶迅,“我一个人死总好过三个人死,况且她看起来像是个守信之……鬼,你就不要再啰嗦了。我只有一个请求,拿好手机,把我师父救出来,我虽死瞑目!”

    “凌师兄你放心,我们已经有足够的证据,我一定能救出刘教练。”叶迅点点头,许下承诺。

    凌厉扭头朝医院外面看去,只见郝大旗已经被那斩首鬼拧断一根胳膊,腿也变得跛了起来,只有另外一个五阶武者在做困兽之斗。

    “宁小姐,别杀这个人行不行?他是犯罪分子,把他交给我叶兄弟,让叶兄弟救出我师父。”凌厉双掌合十,恳求宁之蓝。

    宁之蓝微微颔首,嘴里突然发出一声长啸,在用一些人类听不明白的鬼语向手下传达命令。

    群鬼响应,鬼叫声此起彼伏,郝大旗免于一死,被鬼周仓生擒活捉。但遍体鳞伤的五阶武者岳群却拼死突围,双脚腾空,足下生风,渐行渐远,群鬼也没有继续追赶。

    “女主,这家伙已经按照你的吩咐生擒活捉!”

    周仓扛着郝大旗来到宁之蓝跟前,把人扔在地上,抬脚踩在他的脸上。

    郝大旗不服气,破口大骂:“我呸,你算哪门子给关二爷扛刀的?关二爷变成了神仙造福世人,你却变成了恶鬼祸害人间,你将来有脸见关公吗?”

    “走你!”

    叶迅手一松,把已经提溜了半个小时的鬼婴放了回去。

    这小鬼似乎受了惊吓,钻进母亲腹中再也不肯露面。

    “你这个狗娘养的狼心狗肺,比最恶毒的鬼还要恶毒,还好意思在这里骂街?”

    叶迅对着躺在地上的郝大旗一阵拳打脚踢,“我让你买通方镇南用暗器谋杀我!我让你挖坑骗我们闯进鬼窝!你没想到会变成这般下场吧?”

    郝大旗倒也嘴硬,忍着疼痛破口大骂:“***/崽子竟敢踢老子,只要老子今天不死,回头早晚灭你全家!”

    陆漫雪出指如电,弯腰封了郝大旗的穴道:“别和他废话了,回头交给警方,法律自会依法定罪。”

    宁之蓝吩咐群鬼道:“此地已经暴露,人类的军队怕是很快就会找上门来,我们今夜就必须迁徙,前往这个年轻人说得那个叫……大荒的地方。对了,这大荒在哪里?”

    叶迅挠了挠头皮,向西北一指:“往西走,过了西伯利亚估计就到了吧,我也是听其他妖怪说的。”

    宁之蓝点点头,招呼一声:“既然如此,那我们现在就动身上路。”

    “现在已经三点半了,再有三个小时天就要亮了,你们不怕日光吗?”叶迅看了看手表,诧异的问道。

    宁之蓝冷笑一声:“在魔苏周之前,我们鬼族的确惧怕白昼。但自从魔苏周降临之后,我们已经可以昼夜行动,只是白天法力会打折扣而已。”

    又吩咐鬼周仓道:“周将军,你把那个男子带上随行。”

    “是,女主。”

    鬼周仓身材魁梧,答应一声,抬起胳膊就把凌厉夹在了腋下,“在路上可别乱动,否则老子一胳膊夹掉你的脑袋。”

    叶迅急忙套近乎:“周将军、周将军,在下平生最佩服的人就是武圣关老爷,不知道他老人家现在何处?”

    鬼周仓叹息道:“这我就不知道了,一千八百年前我追随君侯夜走麦城,不料中了吕蒙狗贼的埋伏,被抓到了东吴。

    我与君侯宁死不降,连带关平将军俱被枭首。我与关平将军的尸首被分埋于长江南北,我苦等一千八百年才得到投胎的机会,还没出世又要被打回轮回道,你说我气不气?

    至于君侯去了何处,实在不知……”

    “也许君侯变神了吧?”叶迅尽量讨好周仓,让他在路上善待凌厉。

    周仓两眼一瞪:“我只知世上有鬼有妖,却不曾听说过有神。”

    叶迅装模作样的分析:“可能神仙和我们不一个位面不一个空间,但谁又敢说宇宙中没有神仙存在?就像你们妖魔鬼怪,本来和我们人类也不是一个位面,但现在却因为天地异变,所以大伙就挤到了一个世界中……嗯,你觉的有没有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