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魔改大唐 > 第074章 逢山开山.为[盟主]孑孓不二加更5

第074章 逢山开山.为[盟主]孑孓不二加更5

    “战马在战场上最容易受的伤,无非就是箭伤和腿伤。”

    “用细格子状的铁条做成一层‘笼子’,不但可以防止被箭射中。”

    蹲在马背上的白玉琦也不知道在想什么,楞了一下之后才回答道:“而且还可以有效避免敌人攻击马腿……”

    你让他解释,他还真解释不清楚,干脆到了现场提炼出铁料后,直接演示给尉迟宝琳看。

    说着,抓过挂在马鞍上的缰绳,抖了两下催促战马狂奔,看的尉迟宝琳一愣一愣的,因为白玉琦是直接站在马鞍上控马的!

    白玉琦刚刚之所以楞了一下,就是因为他骑马意外激活了[基础骑术]技能,被系统灌输了一脑子的骑术技巧正在消化。

    更神奇的是,之前激活的[动物亲和]专长,居然跟[基础骑术]技能能够产生[共效]效应,额外增加了[骑术]+20%的效果和[坐骑服从性]+20%的效果。

    这个所谓的“技能共效”效应,白玉琦没怎么搞明白,但是想来大概是因为战马因为[动物亲和]的效果,对他比较亲近也愿意服从他的命令,所以骑乘起来变的更轻松也更简单了吧?

    发现这个新特性的白玉琦,还特地将之前激活的动物系列法术,跟[基础骑术]技能搭配在一起,发现:

    法术[训兽术]:[骑术]效果+20%;

    法术[动物交谈术]:[坐骑服从性]效果+50%;

    专业[驯兽师]:[坐骑服从性]+50%;

    法术[支配动物]:[骑术]+50%;

    技能[驯养动物]:[驾驭动物]+20%[骑术]、[强迫动物]+30%[坐骑服从性];

    ……

    这就相当于,白玉琦刚一激活[骑术]技能,在仅仅掌握了基础骑术的情况下,就已经具有了[骑术]+110%、[坐骑服从性]+150%的骑乘效果。

    在法术效果维持期间,他能像一个马术高手一样操控战马,而且[基础骑术]还是可以升级的!

    同时,白玉琦也发现了之前升级奖励的那些“技能点”是干什么用的了,就是专门用来升级“技能”的。

    只是技能等级不能超过自身等级,所以一下子将[基础骑术]点到了14级(+140%),获得了[骑术]+250%效果的白玉琦,别说是站在马背上操控马匹了,他想在马背上翻跟头都行!

    “嗒嗒嗒~嗒嗒嗒~”的清脆马蹄声,在如同巨龙一般向前蔓延的宽阔岩石路上传来。

    坚硬的铁制马蹄铁和岩石地面碰撞之间不时迸射出一蓬蓬的火星,一路火花带闪电的向之前发现的矿场狂奔而去。

    这里的“蔓延”不是形容词,而是动词!

    宽如四车道的岩石山路,在白玉琦的视线前方飞速延伸着。

    哪怕是他快马加鞭也追不上岩石山路蔓延的速度……再快能快的过他的视线移动?

    跟一次只能铺40米长、3米宽、10厘米厚岩石山路的孙老道相比,挂上[法术强效]和[法术升阶]专长的白玉琦,一次可以控制6750立方米的岩石。

    哪怕就是铺出一条15米宽的双向四车道来,释放一次[化石为泥]和[化泥为石]也能延伸出去4500米长,就算想铺半米厚,一次1000米也够了。

    白玉琦打算一次到位的,将几个矿场都跟库峪城连起来。

    不是说了么,要想富先修路,白玉琦倒不是想靠开矿挣钱,可先把路铺好也方便运输矿石不是?

    哪怕已经见过不少次白玉琦施展“仙法”,可这如同翻山倒海一般的“筑路仙术”。

    还是看的紧随其后的尉迟宝琳神魂震荡,只不过是凡夫俗子的他,什么时候见过这种仙家手段施展的神通法门啊?

    道路平坦自然行动迅速,之前翻山越岭费了不少时间才找到这些矿场的白玉琦,这回几乎是逢山开山遇水架桥,取直线直达矿场方向。

    倒不是直接把山给移走了,就算他拥有了控制6750立方米岩石的能力,想把一座山移平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可问题是他为什么要傻乎乎的移山呢?

    “建筑系法术”里除了[移土术]之外,还有[掘穴术]啊!

    虽然因为用得少,等级比较低,威力小,可他不是有[法术升阶]专长么?

    1阶[掘穴术]多使用几次,也足够比较快速的在山体内,挖出一条尽可能直的隧道来了。

    以挖隧道的形式,最少把路程和行走难度降低了几十倍都不止,最起码不用爬上山头再爬下来,然后再爬上另外一座山头的翻山越岭了。

    之前没注意,听狗子说那帮子干活的流民居然是靠着背篓,从矿场把矿石一块块背回库峪城的。

    虽然库峪城目前一下子多了好几万流民,可人多也不能这么浪费人力啊?

    倒不是心疼那些吃饱了没事干的流民,而是这么干未免也太没有效率了。

    临到其中最大的一座矿场跟前,也就是之前白玉琦随手炼出一批铁制工具的地方,却被一道山涧拦住了去路。

    白玉琦扯住缰绳,战马没让他多用力就乖巧停了下来,在山涧边不时踢踢踏踏的跺着蹄子。

    显然对脚上多了几个硬梆梆的金属条还有些不习惯,却将散碎的山石踢的四下滚动火星直冒。

    终南山中的水源十分充沛,从山中流出的溪流不少。

    也不知道杨氏一族当初,怎么就偏偏选了苦水村那么一个鬼地方。

    他这一路探矿过来也没见有人占地盘啊?难不成在山里搭几座茅草屋也有人管?

    理解不了当初杨氏一族想法的白玉琦,觉得可能杨氏一族挑选建村处的时候,估计光顾着选远离人群的偏僻角落了,根本没注意到苦水村那里的水源苦涩。

    等村子建好了才发现水源有问题,但又舍不得好不容易辛苦盖起来的茅草屋,干脆就将就着住了下来。

    对于当时逃避战乱,急于安顿下来的他们来说,微微有些苦涩的水源可能也不是不能接受,只要能确保族人安全就好。

    等时间长了才开始觉得生活有些不便,但是却又已经在苦谷里住习惯了还开出了田地,就更舍不得换地方了。